但葉天絲毫不急著打斷他,靜靜等著那驍凈尊者將化魂真氣不斷的提煉出來,當得這傢伙將自己的靈魂耗盡之後,葉天方才開口:「來吧,最後一招,還是等你先出手。」

驍凈尊者深吸了一口氣,胸膛就像是個吹滿了氣的水囊一樣隆起,而後又泄下,他仰頭狂笑了一聲,身影陡然閃爍而出,拖著那彷彿是一整片黑雲般的化魂真氣,朝著葉天猛衝而來!

化魂真氣在他的身後,發出一陣如同冤魂一般的凄厲的尖嘯聲,鋪天蓋地朝著葉天籠罩而去,葉天手中的三丈龐大的瀟湘斷魂劍,在那一片化魂真氣面前顯得那麼渺小。

然而,這般渺小卻並不足以成為判斷強弱的標準。

葉天手中印訣輕輕掐起,瀟湘斷魂劍赫然便是對準了那驍凈尊者,當得那化魂真氣撲到他跟前的時候,瀟湘斷魂劍陡然間疾射而出!

剎那間,瀟湘斷魂劍就像是利刃斬破驚濤駭浪一般,將那化魂真氣直接給破成了兩半,化魂真氣一接觸到瀟湘斷魂劍,便是立刻冰雪消融般的消散而去,灰飛煙滅!

前後不過剎那,瀟湘斷魂劍亦是斬破了那一整片化魂真氣,轟擊在了驍凈尊者的身上,一股靈魂波動爆散而開,讓的周圍的空氣陡然生出一片肉眼可見的扭曲! 「三堂嫂的日子真要是過得好有怎麼可能會帶著小瓶子跑了?」宋離涼涼道。

宋華富就是過來讓宋老漢兒幫自己的,但是卻沒想到會聽見宋離說出這樣的話?他們不都是宋家人嗎?怎麼這宋離一點要幫著他們說話的意思都沒有?

儘管宋華富滿心的疑問但是依舊還是為自己辯解。

「我們對老三媳婦真的是很好的,再說了她毛氏既然已經嫁進我們宋家了,那為我們做點兒事也是應該的不是。」宋華富可不認為方氏有什麼做錯的。娶媳婦回來不就是為了給自家幹活兒的?這要是給自家幹活兒都不行,那還去媳婦做什麼?

不過宋離卻不怎麼相信宋華富的話,毛氏一直一來都是受方氏壓迫的,怎麼可能突然就想著要帶著小瓶子離開?這中間一定是還發生了其他的什麼事兒,只不過現在看來堂叔這是根本就沒有想要跟自家說實話的意思。

「爹,既然堂叔連實話都不願意跟你說你又何必做這個惡人來幫他?」宋離道。

宋華富不敢置信,宋離說的這是什麼話?什麼叫做自己沒有說實話?那實話自己能說嗎?

宋老漢兒原本對宋華富的印象也不是怎麼好的,如今更是滿滿的都是嫌棄。

「華富,你這上門來找我讓我幫你,我們是做堂兄弟的這不幫你也說不過去。」 獨家溺愛,纏上失憶新娘 宋老漢兒的話讓宋華富喜笑顏開。 九爺,寵妻請節制! 看來自己來求宋華豐幫忙還是有效果的,不過宋老漢兒接下來的話就讓宋華富的臉色不是那麼的好看了。

「雖然幫你是可以,不過你連實話都不願意跟我說你讓我這怎麼幫你?」

這是什麼意思?剛才不是還說可以幫自己嗎?這怎麼轉眼間就變了?這人怎麼可以這麼善變?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說你不打算幫我?」宋華富質問。

宋離擋在宋老漢兒面前,「堂叔,您說話最好還是要注意點兒,我爹可沒有什麼義務要幫你。」幫你是情分不幫是本分。

宋華富也知道是自己太過激進了,不過要是宋華豐都不幫自己的話,那自己就真的找不到能幫自己的人了。

「二哥,你看我剛才就是太著急了,所以說話有一點兒過分,二哥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毛家人那麼兇狠,你總不想啃著我被毛家人給打死不是。」強橫的不是,宋華富就來軟的。總之是能屈能伸。

只是宋華富等了好一會兒宋老漢兒依舊沒有表態的意思。宋老漢兒可以等但是宋華富沒法子等下去了。

「二哥,你倒是說句話啊,這方氏還在家裡呢。」自己是一個人跑出來了不假,但是方氏卻被毛家人給扣住了,自己這要是再不回去還不知道毛家人會怎麼對方氏。

宋離沒想到這一向自私自利的堂叔居然在這個時候還會惦記著方氏,看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人。

「那你就跟我說實話。」宋老漢兒心裡也窩火,這宋華富真當自家是開善堂的?有事沒事的就來找自己。

宋老漢兒這樣的態度自然是宋華富沒有想到的。

「堂叔,其實你不應該來找我爹。」宋離悠悠道。

不應該來找宋華豐?那自己應該去找誰?自己還能去找誰?

「我爹跟堂叔畢竟還只是堂兄弟,但是大堂叔就不一樣了,你們可是親兄弟,大堂叔總不會看著堂叔被人欺負卻不聞不問的不是。」

宋華富當然知道宋離說的是誰,那是他的親哥哥,宋華田。只是要是大哥能幫的上自己自己又怎麼可能會來找宋老漢兒?自己又不是吃飽了撐的。

「你大堂叔一家的日子也不好過。」宋華富道。

宋離是真沒想到宋華富連這樣的話都能說出口,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是想要說自己的日子很好過嗎?再說了你自己的親大哥都幫不上你你還指望別人幫你?別搞笑了好不好?

「堂叔,這話可不能這麼說,不管怎樣大堂叔那裡才是你應該去的地方,你說是不是?」宋離道。

宋華富要是還聽不明白宋離這話是什麼意思那真的就是他傻了。

「二哥,你倒是說句話啊,難不成你這麼大個家就是這麼二哥小丫頭當家作主了?」宋華富見宋老漢兒遲遲沒有表態的意思,自然就著急起來了。

「開門,宋華富你不要以為你躲在裡面我們就拿你沒辦法了,要是你今天不能把我小妹給找出來,我毛大軍就要你們宋家人償命。」毛大軍跟毛二軍早已經在宋離家外面了,不過因為一開始的時候兩人不知道這是在誰家外面所以不敢直接闖進去,而是一直貓在外面等著,可是宋華富進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出來的意思,這二人才開始著急起來。這要是宋華富就躲在裡面不出來,自己豈不是拿宋華富一點辦法都沒有?所以他們才會想出在外面叫門的法子來。

宋華富一聽是毛大軍的聲音更是被嚇得不行。

「二哥,毛大軍來了,怎麼辦?」

「堂叔,人家是來找你的,你問我爹有什麼用?」現在想起是一家人了?早幹嘛去了。

宋華富這會兒怎麼敢跟宋離辯論什麼,只要宋華豐能幫他把這一關給度過了,就算是讓他管宋離叫娘他都是願意的。

「阿離丫頭,我可是你的親堂叔,你可不能這麼做啊!」宋華富見宋老漢兒半天沒有反應就去扯宋離的衣角。

「堂叔您這是做什麼?」宋離嫌惡的把衣角從宋華富的手裡抽出來。

外門的毛大軍把門拍的更急了。

「阿離。」宋老漢兒見宋華富這麼可憐的求自己,忍不住動了惻隱之心。

宋離知道今天要是自己鬆口了,那麼將來要是宋華富遇見其他的麻煩事了,肯定還是回來找自家的。所以這麼忙自己怎麼都不應該幫。

「爹,堂叔跟毛家不管怎麼說都是親家,我想他們應該不會對堂叔怎麼樣的,再說了毛家人過來也不過就是想讓堂叔說清楚三堂嫂到底在什麼地方。我想只要堂叔肯說實話,毛家人是不會為難堂叔的。」

宋老漢兒雖然有些憐憫宋華富,但是宋離說的也是有道理的,所以宋老漢兒開始有點兒搖擺不定。 「華富,這毛家人一直在外面這麼叫著也不是個事兒,你看看你是不是應該出去跟毛家人說說?」

剛才他們就把毛家人給攔在外面了,這會兒毛大軍他們在外面叫的是越發的狠了,真要是一直不出去,肯定是不行的。所以趙氏才進來問宋華富到底是怎麼打算的。

「二嫂,求你就跟二哥幫我求個情,毛家人這是要我的命啊。」

宋華富翻來覆去的就是一句,毛家人要自己的命。

「大哥,二哥,三哥。趕緊把堂叔請出去,等會兒要是鬧起來殃及到我們就不好了。」宋離實在是懶得聽宋華富在爹娘面前賣慘,直接讓自己的幾個哥哥把人給弄出去。

宋華富哪裡想到宋離會這麼做?他原以為只要自己繼續磨下去,宋華豐肯定會受不了幫自己的。

「阿離,我可是你的親堂叔,你怎麼能這麼做?」宋華富被宋有業三兄弟架著直接丟出了院外。

等宋老漢兒反應過來之後,宋華富已經被扔出去了。

「好你個宋華富我看你往什麼地方躲,你要是不把我小妹交出來,我饒不了你。」毛大軍跟毛二軍架著宋華富往家去了。

毛大軍等人一離開,整個世界就安靜下來了。

「這叫什麼事兒?親家居然追著親家跑。」

「爹,準是堂叔他們一家子為難三堂嫂了,要不然三堂嫂也不會帶著小瓶子跑的。」 鳳霸天下:拒做帝王寵 周氏見宋華富不在了,這才敢出來說話。

到底是什麼樣為難的事兒,會逼的毛氏帶著小瓶子跑了?宋華豐忍不住在心裡想。

「行了,你也不要瞎捉摸了,這事兒只要咱們不去參合,那跟咱們肯定就沒有關係。」趙氏對於宋離讓幾個兒子把宋華富給扔出去很是滿意。

「再不參合,那宋華富都是我堂兄弟。」宋老漢兒突然就爆發了。

「咋的,你要是想去那你就自己去,不過你今天要是去了宋華富哪裡,今後你就不用回來了。」趙氏氣勢洶洶。

宋老漢兒也就是嘴上這麼一說,結果被自己媳婦一凶,哪裡還敢說什麼自己要去幫忙的話。

「我也就是隨口那麼一說你可千萬不要當真。」宋老漢兒討好的看著趙氏。

趙氏也不是真的跟丈夫生氣,只是怕丈夫一個心軟就真的出去幫忙了,那今後可就是有少不了的麻煩。

「行了,這麼晚了還是先休息吧。折騰了這麼大一晚上也不嫌累的慌。」趙氏翻了個白眼。

宋華豐好不容易才把趙氏哄高興了,自然不會跟趙氏反著干。

「那爹娘我們也出去休息了。」

宋離出去之後直接進了宋有彬的屋子。

「阿離,你怎麼跟著來了?」宋有彬很是詫異。

「三哥,咱們倆去瞧瞧到底是怎麼回事吧!」宋離笑嘻嘻的道。

阿離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好不容易才拜託了堂叔,現在卻要自己湊過去,這不是自己沒事找事兒嗎?

「我看咱們還是不要去湊這個熱鬧了,你說怎麼樣?」宋有彬實在是擔心小妹這就是過去看熱鬧的,這要是一個不好只怕是就要惹禍上身了。

偏偏宋離一點都沒有自覺的意思。

「不怎麼樣。」宋離拒絕的很乾脆,這麼好的機會她怎麼可能會不去看看?

宋有彬沒辦法只能陪著宋離一起去,不過宋有彬為了防止宋離搗亂,還是把規則跟宋離說的很清楚。那就是不管怎麼樣,宋離都不能貿然衝上去。

宋離白了宋有彬一眼。

「三哥,你看我像是那麼衝動的人嗎?」

宋有彬點頭,你不是像你根本就是。

宋離翻了個白眼,你作為我的三哥,怎麼能這麼不了解你這個妹妹呢?

「宋有田,你以為你躲在屋子裡就沒事了?我小妹那可是你媳婦兒,如今你媳婦跟閨女都被你爹娘給逼走了,你還躲在屋子裡你到底算是個什麼男人?」毛大軍對著緊密的房門叫道。

「真傻,這個時候就應該直接一腳把房門踹開,然後直接進去不就好了。」宋離吐槽。

宋有彬心裡一緊,阿離這是做什麼?他們可是過來看熱鬧的,千萬不要出事。

「宋大叔,勞煩您把門給打開,我們有話想要跟妹夫說。」毛二軍跟毛大軍不一樣,不過毛二軍嬉皮笑臉的樣子更是讓宋華富忌憚。

「他們房裡的鑰匙我沒有。」宋華富怎麼敢當真把鑰匙給他們,這要是一個不小心,說不定自己兒子就死在這裡了。

「大哥,沒有鑰匙,你說咱們應該進門進去。」

當然是直接把門踹開,然後進去啊!笨,連這都不知道,這出好戲,宋離是越看越高興。

「不是這樣的,你們不能這麼做。」方氏直接攔在毛家兄弟倆面前。

宋離嘆氣,這個女人怎麼又出現了?怎麼哪裡都有她,這不是耽誤自己看戲嗎?

宋有彬見宋離一副恨不得自己上手把方氏給拉開的架勢,很是不明白。堂嬸到底是怎麼得罪阿離了,惹得阿離看她這麼不順眼?

方氏也知道自己肯定不會是毛家兩兄弟的對手,所以她在毛家兄弟面前攔一攔也不過就是做做樣子罷了。她等的是要毛家兄弟上前去跟自己動手的這個一個機會。

「大哥,你說親家大嬸現在像什麼樣子?」毛二軍對方氏的印象很不好,在毛二軍的印象裡面小妹每次回娘家似乎就沒有在自己面前說過一句關於方氏的話。

毛二軍對自己妹妹是很了解的,既然妹妹從來都沒有說過關於方氏的話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方氏對她並不好,可是她又不想讓他們擔心,所以才不會在他們面前說這些話。

「親家大嬸,我妹妹到底去什麼地方了?」毛二軍問道。

方氏眉毛一橫,「毛三妹有手有腳的,老娘怎麼知道她去什麼地方了?」要是真吵起來,恐怕是個毛二軍加起來也不是方氏的對手。

院內的矛盾是越來越白熱化,趴在牆頭的宋離忍不住伸了伸自己已經有些微麻的左腿,這看好戲果然不是那麼容易的。

等等,這怎麼又來人了?

宋離扯了扯宋有彬的衣裳,「三哥,你看那幾個人是不是朝著這裡來的?」 伴隨著那一陣波動擴散而開,周圍的無數人都是被陡然襲來的一陣勁風給吹拂的東倒西歪,不少實力五劫,六劫的高手們,甚至是直接在這氣流涌動之下被捲動的失去了平衡,險些朝著地下栽了下去!

瀟湘斷魂劍徑直穿過了那驍凈尊者的身體,就像是一道清風吹過他的身軀一般,似是沒有帶起半分的威能。

但就在下一刻,那驍凈尊者的胸膛之上,赫然便是有著一道傷痕豎直破開,幾乎是完全對等的將他的身軀一分為二!

步步情錯:總裁,我已婚 那驍凈尊者,此刻根本已經感受不到半分的痛苦了,他的最後一縷殘魂,在這瀟湘斷魂劍的威能之下已經是徹底的破碎了去,絲毫不剩,那具肉身失去了靈魂,成了一具無意識的空殼,分化做兩半,朝著地面之下墜落而去,而那肉身,赫然便是在墜落之中化為齏粉,煙消雲散!

滿場之人,皆是屏息凝神,連一聲大氣都喘不出來,目光望著那驍凈尊者逐漸湮滅而去的肉身,心中的駭然,幾乎要撕碎了他們的理智!

但就在此刻,葉天的動作卻是並未停下!

只見得葉天的雙指忽然並起,朝著那鬼宗龐大的人群一指,那驍絕老鬼第一時間反應了過來,但已經為時太晚了!

瀟湘斷魂劍在抹殺了驍凈尊者最後一縷殘魂之後根本沒有停下,繼續朝著遠處鬼宗的人群飛射而去!

葉天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只殺一個驍凈尊者!

驍絕老鬼的身影飛快的閃爍到了那瀟湘斷魂劍之前,欲要將之抵擋下來,葉天的靈魂修為雖強,但比起他這個老輩八劫涅槃境高手而言,還是有所差距,瀟湘斷魂劍還不足以對他造成什麼極大的創傷!

但就在那驍絕老鬼欲要出手阻攔瀟湘斷魂劍的時候,葉天的嘴角卻是一掀,手中的印訣陡然一變,一聲低喝,陡然從葉天的口中發出!

「爆!」

淡淡的一個字眼,從葉天的口中陡然傳出,而隨著葉天的聲音落下,那瀟湘斷魂劍赫然便是爆碎而開,瞬息之間,便是掀起了一陣靈魂震蕩,在那鬼宗的人群之中瞬間席捲而開!

這般變故,讓得那驍絕老鬼的臉色都是猛然一陣聚變,這股靈魂震蕩要是擴散開了,這一群鬼宗的高手們,怕是超過七成都要受到影響!

驍絕老鬼第一時間便是雙臂猛然張開意圖靠著自己的靈魂能量將那擴散而開的靈魂震蕩給抵消了去,然而,即便他的動作再快,也是沒能完全的將葉天發出的靈魂震蕩給阻攔下來,僅僅是片刻的功夫,前後不過一次呼吸,那擴散而開的靈魂震蕩,就如同鐮刀割麥子一眼,大片大片的將鬼宗之人給放倒了去,不下五十名鬼宗七劫涅槃境一下的高手被籠罩在了靈魂震蕩之中,瞬間便是口鼻噴血,折翼飛鳥般的朝著地下墜落而去!

這些傢伙的靈魂修為,怎麼可能承受得住葉天發出的靈魂震蕩?被那靈魂震蕩波及到的第一時間,這些傢伙的靈魂便是瞬間破碎了去!

「小子,你好狠毒的手段!」

那驍絕老鬼怒瞪著葉天,面色頗為陰沉的低聲喝道。

「狠毒么?」

葉天聳了聳肩,「跟你鬼宗動輒屠殺一城一郡的人,將之煉做鬼人相比,我應該算是十分仁慈的了,你想看狠毒手段,我也不是沒有!」

一邊說著,葉天的嘴角便是一邊揚了揚,手掌朝著那鬼宗的大片人群一張,便是要做凌空虛抓一把的動作。

那驍絕老鬼瞧得葉天這動作,臉上頓時是閃過一抹驚色,連忙擋在了葉天伸手指向的位置,翻手一掌拍出,直接是將一股瑩白色的空間之力揮灑了出來,凝聚成一道空間屏障!

而就在那空間屏障成型的瞬間,葉天的手掌也是握了下來,驍絕老鬼凝聚出來的那空間屏障,陡然像是瓷盤摔在了地上,瞬間粉碎而去!

只是,葉天這一手空間坍塌,也是被這驍絕老鬼的這一招給擋了下來,並未落在了那鬼宗人群之中,那驍絕老鬼這才暗自鬆了一口氣,若不是他反應足夠快,靠著空間之力化解了葉天的手段,這一招空間坍塌落在鬼宗人群中,恐怕又是瞬間就要折損了鬼宗大批的高手了!

「小子,今日你是挑明了不想活命了,是不是?」

驍絕老鬼望著葉天咬牙切齒的問道,此行前來,他們的目的僅僅是想要奪走求道菩提,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暫時放一放,原本,驍絕老鬼也深知這幾日正是四方閣會的日子,想要在這種時候鬧事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本想帶著這大批的高手前來威懾一番,讓得這三閣之人老老實實交出求道菩提便是了。

畢竟,這些個八劫涅槃境級別的高手不可能隨隨便便的動手,另外兩閣也不可能將所有的七劫涅槃境強者全部帶來,要論決定局面的七劫涅槃境,鬼宗可是要多得多,不怕這三大閣不將求道菩提交出來,滅頂之災,三大閣可都不想隨便沾惹上了!

但葉天的存在,卻是讓得鬼宗此行落得頗為的有些狼狽,驍凈尊者死了都還不算,葉天這先後的兩次出手,險些就給鬼宗帶來了無比慘痛的代價,這樣的情形,那驍絕老鬼可是全然不能忍受,此時此刻,不殺葉天,此行絕不可能罷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