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現在想要撤力,恐怕沒有機會了,只好硬著頭皮上。

砰!

一聲巨響,本以為秦毅會被王堂主強大的氣息打飛,卻看到秦毅雙指點飛了王堂主。

王堂主落在地上后,吐口一口血,但檢查了自己的身體並無大礙,一瞬間看向秦毅的目光如看到仇人一樣。

接著又飛上了比武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再次做出戰鬥準備。

剛剛那些失落的弟子和堂子也重振心態,不過秦毅卻是搖了搖頭,剛剛明明自己留了一手,在最後一刻卸掉了部分力量,沒敢將紅塵給自己的力量全部散發出來。

可這王堂主似乎不領情,甚至還將秦毅的留手當成了他自己的錯覺,既然如此的話,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他秦毅從來不是一個善人!

「扇成!」話落,秦毅手中多了一把扇子,那扇子非常好看,在秦毅手掌間跳動。

王堂主沒有多想,直接沖了上去,秦毅則是面無表情的揮動著看上去絲毫沒有力量的扇子,扇刃劃過王堂主的脖子,鮮血直流!

什麼!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一招!一招王堂主就死了。

扇刃上的鮮血浸透了扇子,但接下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了進去,秦毅挑了挑眉,對這個扇子有點好奇。

不過現在沒時間想這些,現在自己殺了光明教的王堂主,接下來還要考慮如何面的這些長老,尤其是那個大長老以及接走聖女和小花他們。

「聖女和她身邊的小花在哪?」秦毅看著台下那些畏懼他的人,淡淡的問道。

聞言,所有人都不出聲了,都是一副震驚或是畏懼的表情,震驚顯然是對秦毅提出聖女和小花的名字,而畏懼似乎是因為其他一些事情。

秦毅發覺了一絲不對,皺著眉頭問道:「聖女和小花到底怎麼了?」

他環視眾人,看到大家仍然是一副表情心中升起了一絲不好的感覺。

這時一個堂主走了出來,作揖說道:「大人,我知道你要找的聖女和小花在哪裡?」

聞聲秦毅絕對有些奇怪,這個人他剛剛有些印象,明明是一副打死也不說的樣子,可為什麼現在又站了出來?

「不過大人你要是想知道,需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聽到後面的話,秦毅心中有了答案,原來是這個堂主想讓自己幫忙,想用這個作為交換條件,不過,秦毅認定的事情需要用條件交換嗎?

當然是不用!

「你還有條件跟我交換,不知道有一種功法叫搜魂煉魄嗎?我想知道的,只需要將你殺掉就可以了。」 聞言那堂主一愣,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情,剛剛他著實忽略了這種邪惡的功法,因為他們是光明教的,所以很多的功法並不能學習,時間一長就會讓人忘記。

那堂主見沒有希望就要退回去,可秦毅卻沒想過給他活的機會,一步一步走向他。

就在這時,從內堂傳來兩道聲音:「你要是敢殺他,我讓你生不如死!」

聽聞,秦毅一挑眉,以手當刀,直接將那堂主的頭砍下,不過卻沒有搜魂,因為他知道來的這兩個人估計是長老,所以聖女和小花的去向,問他們就可以了。

「你!」秦毅當著長老的面子直接殺了堂主,這擺明了是挑釁啊!同時許多的弟子也將秦毅認成了真正的殺神,這才是殺神,一個不拘於任何威脅的去殺人。

「好大的膽子!來人給我綁上他!」大長老爆喝一聲,可周圍的弟子根本不敢上前,剛剛他們可是看到了眼前這年輕人是如何斬殺王堂主的,現在再讓自己上去綁上他?

若不是他們也同樣不敢冒犯大長老,恐怕都要將繩子往低山一扔讓他自己去呢。

當然這樣的話他們是不敢說,所以現在是非常尷尬的境地,一邊是大長老一邊是剛剛斬殺過王堂主的實力,哪邊都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這一瞬間,他第一次後悔當執法堂的弟子,原先再光明教的執法堂那叫一個風光啊,無論實力如何,只要你有頭銜,握著鐵鏈,就算第二代弟子也要跟你稱兄道弟,那第三代弟子更是可以隨意壓榨。

哪像現在這樣?

「你過來把握綁上吧,我不會反抗。」聞言,執法堂的弟子冒出了一身冷汗,真不知道是不是秦毅騙自己過去再將自己擊殺,所以仍然不敢過去。

「你怎麼不聽呢?我說真的,你把我捆上吧,我不反抗,真的。」說著,秦毅還走向了那名弟子,滿臉真誠的笑容。

這時執法堂弟子才勉強相信,看著許多弟子看自己的目光,假裝特別厲害的想要挽回一點點的尊嚴,但實際上,他們執法堂的尊嚴早就沒了。

大長老在一旁黑著臉,怒視著那名弟子,通過眼神好像在說你竟然不聽我的?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

被捆上的秦毅壓到了大長老面前,大長老真的是氣不打一出來啊!剛剛他們還在屋裡討論如何殺死這個和聖女不清不白的人,結果不出十分鐘后就送上門了?

想著,手上充滿了力量,向秦毅面部打來,但還沒在接觸到臉的時候,這股力量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著秦毅露出的笑容,大長老皺了皺眉頭,冷哼一聲:「壓下去,關起來!」

說完,執法堂的人會意,將秦毅帶往地牢,而大長老則是帶著其他幾位長老回了內堂,坐在椅子上一臉沉著的表情。

「剛剛你們看到了吧,他竟然輕易的化解了我一掌的力量。」

「看到了,這簡直泰不可思議了,他到底是誰,怎麼會擁有這樣的力量?」三長老略微慌張的說道。

而二長老則是不屑的說道:「切,老三瞧你那出息,他可能只有一個護身符什麼的,估計還是聯盟給他的,所以並不是你想的那樣。」

「可是我們這樣做就相當於和聯盟宣戰了啊!」說話不多的四長老問道。

「跟聯盟作對?不存在的,就算是聯盟看好他,咱們悄無聲息的殺了他也行,光明正大的殺了他也行,你可別忘了咱們光明教的祖上是什麼人?」

此言一出,眾人的后怕瞬間消失,的確創建他們光明教的可不是一般人,雖然多年不出來他們這幾個老骨頭都要忘記了,但他還沒有死,所以殺一個與聯盟有關係的凡人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此時地牢之中。

秦毅被帶到了一個房間,這裡滿屋子的茅草堆,他隨意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了。

忽然,一股困意來襲,他慢慢的閉上了眼睛,一道從記憶枷鎖中衝破的信息進入了他的腦海。

這是什麼?

陰陽兩極,乾坤八方!

生為貴,死為惜。

看到這些信息后,秦毅滿臉懵逼,這到底是啥,為啥感覺和地球上的古代玄學有關?

這時,他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陣盤,上面刻著各種奇怪的文字,看到這些既熟悉而又陌生的文字,秦毅恍然大悟,這竟然是陣法。

秦毅再仔細看了看,果然沒錯,這就是陣法,想來也沒錯,大帥之前一直說他的主人對陣法有很深的理解,看來是沒錯了,這就是自己前世那人的陣法。

不過,這陣法與之前在地球上所接觸的有所不同,一時半會自己還不能理解,只能通過機遇或是其他的一些事情才能完全理解。

退出了自己的記憶,秦毅緩緩掙來了眼前,但這一掙差點嚇死自己,剛剛因為進入記憶的緣故,沒有散出意念,所以對臉前這副臉龐的到來也渾然不知。

「你是誰?」秦毅幾乎是出於本能的問道,因為一開始他就觀察了這四周沒有人,可現在地牢的鐵籠子完好無損,大鎖也在,眼前這人除非是一直在這裡,否則根本進不來。

「我也不知道我是誰。」那人蓬頭垢面的搖了搖頭,秦毅仔細的打量著,見他那渾身破爛不堪的衣服皺起了眉頭,這地牢溫度寒冷,再加上限制了功力。

若不是秦毅穿的衣服有一定的保暖效果,再加上自己修鍊出來的仙體,不然早就被凍死了!

「那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秦毅看他風風點帶你,總是傻笑,也沒有敵意,便聊了起來。

「他們把握抓進來的。」說道這裡那傻子明顯威威一頓,似乎對於這種結果非常不喜歡。

「他們為什麼抓你?」秦毅再次問道。

「不知道。」這傻子搖了搖頭,說道。

聞言,秦毅真是頭大,自己這是什麼命?在這陰冷的地牢里,本以為沒有人,恐怕就要憋壞自己了,結果終於出現一個傻子,對自己沒有敵意,可卻是一問三不知,這還咋聊下去。

「那你以前是做什麼的?」秦毅抱著試試的想法,打算再問最後一個問題,如果這個傻子仍然是不知道,自己就不會再跟她說話了,反正自己明天就會出來,撐一撐就過來了。

「你問我以前啊……」你問到這裡,那傻子彷佛再努力回憶一樣,陷入了沉思,秦毅心中一喜,暗道這回有戲,估計是能想起來啥,於是就老老實實的等著。

等了好久,期間這傻子一直是沉思的狀態,忽然轉過身子,沖著秦毅張嘴說道:「我不知道!」

啊啊啊啊!秦毅都要崩潰了,想了這麼半天,自己期待了這麼久,就一直不知道,怎麼想都覺得自己好像被傻子玩了。

秦毅怒視傻子,要不是這個人是個傻子,自己不和大腦缺根勁的人計較,他早就掐死他了。

但其實,也不知道誰腦子缺根勁,明明知道對方腦子不好,還跟人家聊天……

「那你知道什麼?」秦毅幾乎吼了出來,聲音非常的大,嚇了眼前這傻子一跳,那傻子臉上的笑容嘎然而止,換之的全是平淡,平淡的讓人可怕。

淡然這種表情他秦毅還是不會畏懼的,不過他卻十分好奇,這個人到底是真傻子還是假傻子,如果不是裝的,那為什麼現在會有這樣王者一般的漠視眼神呢?

就在這時,傻子將左手緩緩舉過了頭頂,艱難的想要說些什麼,秦毅見狀,趕忙告訴他:「你不要著急,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話音剛落,這傻子終於開口了。 「我只知道,他們以前叫我教主。」那傻子一字一句的說著,秦毅聽聞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重生之本性 教主?什麼教主,光明教的教主嗎?那為什麼會在光明教的地牢里?

可是他看那傻子的表情並不像是假的,難道說這真的是光明教的教主?

之前他就有質疑過大長老的權利太大,似乎將教主完全架空一般,而光明教的教主也沒有現身過,難道說是大長老這群人謀反,將原本光明教的教主弄瘋,之後再關起來的嗎?

可是那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呢?

如果說想要謀權篡位,那現在就應該不會有大長老這個職位了吧,而應該是直接由大長老接替教主的位置。

等秦毅想完,再看傻子已經消失了,秦毅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知道這傻子並沒有走,而是有手段讓自己看不到罷了,既然他現在已經消失了,秦毅開始休息了起來。

於此同時整個火域的勢力都收到了一條信息。

火域,作為這片大陸四域之中力量最薄弱的區域,無時無刻都有其他三域的強者要想強行穿過來,因為這裡有些他們沒有的資源,他們再自己的區域因為有太多強者的原因,能大幅度提升自己實力的靈物都被消耗了。

所以火域作為與其他三域有著同樣資源,而又沒有消耗這麼多的地方,自然就受到了無數強者青睞。

不過至今,火域都沒有遭受強者攻擊原因就是因為在四域中有無盡的海洋阻斷了去路,他被稱為無盡的海洋,但並不是真正的無盡,因為畢竟海洋的兩端相連著大陸。

但曾經有無數強者想要跨越著海洋時,都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一些能夠回來的強者,說什麼也不想再去了,而一些不能倖存的強者,就葬身大海。

而這次發給所有宗教的信息就有關這海洋之中的東西,許多人都覺得這海洋之中有著某種與他們不同的生物,當然這在火域僅僅是一個猜測,但其實在其他三域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而信息的主要內容是告知所有的宗教,在東邊的海洋中,有人看到了不一樣的生物,因為大多數的普通凡人,都居住在東邊,所以這幾天東邊許多的居民也是死傷好多。

所有死亡的人有著一個統一的特徵,那就是身上的血液全部消失,反而是換上了海水,這聽上去就非常恐怖。

附近的聯盟成員已經前去調查,但是最近這幾天也不斷的有傷亡,於是聯盟總部就向十二個火域宗教和九個火域城主府發起了支援任務。

畢竟這關係著所有火域的人,若是這種生物能殺死修真者,這將會是繼永恆森林中妖獸后的又一種威脅生命的生物,他們不能坐視不管。

火域雖然實力非常低,但有著太多的東西,就好比其他三域都爆發過的區域戰爭,這在火域是從來沒有過的,因為這裡所有的宗教實力相當,根本就不存在一個打多個的情況,所以沒有人發起區域戰爭。

同時因為實力的問題,也沒有人去往永恆森林深處,進一步挖掘裡面的寶物,所以這些東西失去了人們對他們的破壞,就會繼續生長,這樣一來,越好的東西會隨著年份的增加,越來越好,而那些因為年份太短並不太值錢的也因為多年無人採摘變成了靈物。

所以說,整個火域真的很適合一個有天賦的人提升到一定的實力,再通過這些靈藥,有可能成為整篇大陸最厲害的人!

然而現在這個有天賦的人還再光明教的地牢里關著。

翌日,地牢的大門被打開了,兩個執法堂的人走了進來,架著他來到了光明教內堂。

此時內堂有四個人正襟危坐。

陌上花開,歲月安好 「你就叫秦毅?」 冒牌高人 聽到大長老這個問題之後,秦毅都不想回答他,你不知道我叫啥就關了我一晚上?腦子有病吧。

隨後,秦毅白了大長老一眼,扭過臉去,不再說話。

現在的大長老可是敢怒不敢言啊!因為昨天晚上聯盟的一封密函發給了他,結果因為自己晚上太懶沒有看,所以差點犯了錯誤,他現在也是左右為難,看秦毅的表情,似乎聯盟沒有通知到他,但自己如果不將這件事如實說明,遲早是要露餡的啊。

「呃…..秦大人,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可好?」

嗯?聽聞不單單是秦毅一愣,就連二張和三長老都微微一愣,這是什麼情況?怎麼大長老喊秦毅叫秦大人呢?

「喂,老頭子,你到底演的哪出?」秦毅挑了挑眉,問道。因為這實在是太不符合邏輯了,前一天看到自己還跟仇人一樣,甚至都要扇自己嘴巴子,現在就求原諒?

真當老子是軟柿子,想捏就捏啊。

「這…..這秦大人,您不就是找聖女嗎?我告訴您,我帶您去找。」

大長老知道秦毅這次來有什麼目的,所以乾脆拋出最大的橄欖枝。

果然,秦毅一挑眉,他還是對這個感興趣的。

「那你說說吧,聖女在哪?」秦毅淡淡的問道。

聽秦毅這麼一問,大長老心中一顆石頭終於落地了,好在他早上有先見之明,看到了那封密函之後,立刻就找人將聖女和小花放了出來,讓他們趕快洗漱打扮,心中只能默默的祈禱聖女和小花不把他們的遭遇說出來。

「秦大人,這邊請,現在聖女和他的陪練小花,正在閨房裡洗漱。」

聽聞秦毅臉上浮出了淡淡的笑容,真的是在閨房了嗎?換句話說他們一直都在閨房裡嗎?還是你現請回來的呢?

當然這一切他現在不會說,畢竟狗急跳牆,萬一讓自己看不到聖女或是殺了自己的美女侍女那就得不償失了。

穿過了大大小小的宮殿,大長老帶著秦毅來到了一扇粉色的木門前。

「秦大人,這便是聖女的閨房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說完,給了秦毅你懂得的意思離開了,搞得秦毅一臉黑線。

若不是今天的大長老和昨天的大長老長著一副嘴臉的話,秦毅可能還以為自己認錯人了呢!昨天還因為自己和聖女不清不白氣得七竅生煙。

而今天就變成了拱手送了出去??

秦毅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才不會這麼庸俗!

站在門口深呼了一口氣,緩緩推開了大門,迎面傳來了一股香氣,秦毅一愣,這火域也有沐浴露這東西?這裡除了跟地球的建築物不同,科技發展不同以及法則不同,還有什麼不同的?

怕是沒了。

此時,聖女和小花並沒有發現秦毅進來了,兩人還在屏障后的大沐浴桶中玩帥。

「姐姐,你看你的這裡,竟然這麼大,是不是練功練的啊!」

這是小花的聲音,但讓秦毅疑惑的是,小花管聖女叫姐姐?

「切,晴兒你少來,分明就是我發育的好,你不也是練同樣的功法嗎?怎麼搞的跟京都飛機場一樣?」

秦毅猛然一驚,瞳孔聚縮,彷佛呼吸都非常困難一樣!

他聽到了什麼?京都飛機場?這不是地球嗎?那為什麼這樣的詞會出現在火域?

「唉,姐姐你提京都我想起來,我好像家啊,咱們當年來到這裡,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呢?」

小花有些失落的說道,看得出來,她對那個地方非常的憧憬。

而此時秦毅也可以完全確定,這兩個牛人百分之八十是地球來的!

忽然,他壓著聲音喊了一聲:「我王境澤就算餓死,從這跳下去,也不會吃你們一口東西。」

話落,整個空氣都彷佛停止一般。 隨著聲音,秦毅也出現在二女面前,眨著雙眼,等待著結果,因為如果是地球人的話,對於這一句應該是非常熟悉的,畢竟就連秦毅這種從來不看電視的人都耳熟能詳,可見廣泛程度。

「啊……!」一聲尖叫將秦毅拉回了現實,只見二女迅速穿上浴衣,雙手將自己捂的嚴嚴實實的,漲紅著小臉,等著他:「你偷看我和小姐洗澡,不要臉!」

秦毅愣在了原地,這不對啊,沒按套路出牌啊,按理說這兩個人聽到這句話應該也會非常瘋狂的跟自己問這問那,估計連衣服都顧不上穿。

不死心的他,抬了抬手又說了一遍:「我王境澤就算餓死,從這…….」沒等秦毅說完,小花一伸手不知道抓了塊什麼東西就堵住了秦毅的嘴。

「你說的是啥,那叫王什麼的死不死跟我們有什麼關係?還是說你改名換姓了?」說著,兩人簡單的擦了擦身上的水,穿上了衣服。

聖女小臉紅撲撲的一句話都沒說。

秦毅看著兩人,這不應該沒反應啊,怎麼會這樣呢?自己明明聽到他們說起京都飛機場了啊,既然都是地球人不願意與自己相認嗎?

懷著疑問,秦毅跟著兩人走到了內堂,三人坐在椅子上,聖女率先開口:「秦毅,你怎麼來這裡了,你還是快點離開吧,現在大長老他們正想要抓你,殺你滅口呢!」

聽著聖女焦急的語氣,秦毅微微一笑,心中暗道聽著語氣,這小妮子對自己挺上心?莫不是對自己有意思吧。

「你放心吧,我沒事。」秦毅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他現在能有什麼事? 致富從1998開始 剛剛自己進來還是大長老引來的呢,可這在聖女眼中便成為了自大。

「秦毅,我承認你有點神秘,但是我們光明教的大長老實力非常恐怖,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快點走吧。」聖女說著起身就要拉著秦毅跑,可卻怎麼也拉不動。

「哎對了,別人都一直叫你聖女,你真實的名字叫啥?」他突然想起來,剛剛這小妮子喊小花叫晴二,而小花又喊她叫姐姐,所以這所謂的聖女和貼身陪練的關係一定不一般。

聽聞,這可讓聖女急壞了,她真不知道秦毅腦子怎麼想的,都這種時候了還想著問自己的名字?

「你快點……」沒等聖女說完,門外就傳來了一陣腳步聲,聖女嬌軀一顫,緊張的拉扯著秦毅小聲而又急促的說道:「你快走!你快走,是長老他們!長老他們來了!」

聖女說著眼角都急出了眼淚,不禁讓秦毅一陣心疼,心中暗道怎麼這妹子就是不相信我呢?害的她哭了出來。

「你放心,我絕對會沒事的。」秦毅給了聖女一個放心的眼神,可聖女哪裡領情,最後見秦毅無動於衷,咬了咬嘴唇,打算走一步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