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天道」受此界壓制所限,每次出現的分神,並不能夠真正的無限降臨。

他的真身降臨到此界的可能幾乎是沒有!

饒是如此,「天道」透過虛空禁錮,射下的那道有限的威壓,雖似投影又好像是虛幻,但是力量卻真真正正的存在……並充滿了毀滅性的力量。

由此韓星判斷,「天殺堂」殺手識海中的玉牌,是「天殺堂」用此界的信仰之力凝聚而成,以此來祭奠「天道」,獲取守護之力!

「天殺堂」與「天道」狼狽為奸,以此等手段,控制整個大羅天界,彼此獲益。

也許這就是「天殺堂」為此界「天道」代言人的奧秘所在。

「天道」的力量足以粉碎強大生靈,「天殺堂」的殺手在生死關頭獲得來自上蒼「天道」加持的這一絲神秘力量,幾乎可以對抗戰神,讓強者大能退避三舍。

便是韓星自己,身上若非是有諸般仙器存在,也決對抗不了「天道」這一縷從虛空大力反饋降臨下來的力量。

否則,就是一萬個韓星,也早就掛了。

所以,這個節骨眼兒上,韓星絕不希望「天殺堂」的殺手在狗急跳牆之際,用玉牌祭喚出「天道」的分神降臨!

雖然「天道」發出來的破滅力量十分短暫,但只要有一絲透過虛空,攻擊在傾天盪神大陣上,也足以將此陣毀去!

屆時,被大陣封鎖之地便會洞開,所有被困住的這些人,便會沖向四面八方,全都逃遁。

「天盪神大陣」是韓星的殺手鐧,他絕不允許有半點失誤!

這也是他為何在斬殺宋黑武時,不動用「傾天盪神大陣」,而用自身力量,去力抗「天道」的原因……

他怕提前暴露,功虧一簣。

現在,大陣核心已經運轉,所有被困陣中的這些人,都必須的死!

因為自己煉化真龍大脈的消息已經泄露,被困住的這些人,每一個都視殺了自己而後快!

左鶴軒利用一千多名修士充當炮灰韓星看得一清二楚……

但看得清,卻未必同情!

這世上根本沒有好人壞人之分,也沒有什麼是與非、對與錯,有的只是誰比誰更壞,誰比誰更殘忍,在弱肉強食的生死關頭,誰能夠活下去規則!

追殺自己,進入大陣,是這些修士自己選擇的路,腳底碾出的血泡怨不得別人!

今天他們躺在這裡,或許在慈悲一念之下,就會換成是自己!

這些人對韓星而言就是一些毒瘤,是毒瘤就得割除!

農家喜事之旺門佳婿 不在這裡解決他們,他們就會一直追殺到宋城。

屆時,很有可能會招引天下所有宗派將宋城圍困住!

「天殺堂」也會傾巢而出!

他們甚至不會給自己一點點喘息的時間,來徹底將真龍大脈煉化!

不將真龍大脈徹底煉化,以韓星現在的修為,尚不足以抗衡天下!

到那時,自己危矣!宋城危矣!百姓危矣!

所以,韓星拼著讓八十一名石人神將被三百名修士壓著打,也要誘敵進入大陣核心,再一個不留的除掉,全部斬殺!

韓星站在承仙台上一手扶旗,一手背扶,用一種貓看老鼠的眼光掃射著眾人,最後盯在左鶴軒的身上。

「韓星,你竟然敢騙我!」左鶴軒眼珠瞬間布滿血色,低沉的暴吼聲中,蘊含著無窮無盡的殺機!

「不錯,你今天必死!包括所有敢於追殺我的人!也全部都得死!」韓星黑髮紛飛飄揚,青袍獵獵作響,眼神冷冽無比,從嘴角上露出一道讓人膽寒的殺意,如同上古冥神臨凡。

左鶴軒死死的盯著韓星:「哼,你以為靠此陣就能困住我等?那你也太小看『天殺堂』了,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血煞祭妖兵,寶幡化天刀,斬仙不輪迴!」他如鬼魅般出手,祭出了一桿三寸大小血色寶幡!

此幡一出,天地一片赤紅!

「轟」

天空一陣顫慄,血色寶幡展開,周圍血雲翻滾,出現了成千上萬無數張痛苦的面孔,裡面不知收走了多少絕代高手的性命!

這滔天血煞之氣,只怕是方圓千萬里之內的修士都可以感覺到。

血色寶幡在空中宛如一道血色的湖泊在半空飛速旋轉,鋪了天,蓋了地,從五道幡尾上,甩盪出了一圈圈血色符文。

這些血色符文飛越來越大,轟然一聲響,血色寶幡的五道幡尾竟在呼嘯間化成了五把萬丈驚天魔刀,遮天蔽日的橫在空中。

一股可怕的殺機從左鶴軒身上瀰漫而出,他突然暴吼一聲,道:「韓星,你與『天殺堂』相比,你就是只螻蟻,太微不足道了,你根本不知道,我們背後勢力有多大!你雖布下這中看不中用的傾天盪神大陣,也是徒勞掙扎,殺你,宛如屠豬宰狗,沒有區別!」

韓星星以一種極盡漠視的目光望著他,臉上沒有任何怒色,古井無波,道:「好大口氣,你不裝逼能死啊?就憑你?下輩子吧!『天殺堂』很了不起嗎?早晚有一天,我要去大羅天界走上一趟,讓『天殺堂』在這片天地間消失……」

左鶴軒大叫:「死到臨頭還敢嘴硬,我這化血寶幡乃是用『天殺堂』百年所斬的秦洲大陸萬餘名修士的精血魂魄煉製而成,裡面封有他們的元神,己被祭煉成魔,只要我再收進新的精血魂魄,就會讓這些意識沉睡魔念重新蘇醒……它們生前,被刀槍所滅,死後怨念不滅,凝聚出了化血天刀……要斬盡世人,我看你如何能破!」

「以新怨之魂,祭祀幡魔,加持化血天刀!」便在這個時候,左鶴軒神色猙獰,右手抬起,向著離自己最近的十幾名修士一抓而下。

這一抓之下,凄厲的慘叫傳出,幾十名修士的身體肢解,直接崩潰開來,化作無數血光,被他打入到了化血寶幡中。

化血寶幡裡面竟下起了血雨,灑落在了那成千上萬張痛苦的魔孔之上,融入到了他們的魂魄之中。

剎那間,千萬沉睡的元神被激醒,咆哮著似要掙扎的衝出幡外……

只是這些元神被化血寶幡里那些符文所束縛,在凄厲的慘叫聲中,全部崩潰碎裂,驟然間化成了血霧魔念,被注入到了那五把萬丈化血天刀之中。

「給我死!」左鶴軒身體向前一步邁去,雙手掐訣,向前猛地一推。

頓時,化血天刀開始顫鳴,雖不能脫離血色寶幡,可卻有五道烈陽般的刀芒從其上猛的散出,讓人心顫的刀芒超越了閃電,如同瞬移,直接向韓星斬了下來。

「這應該是千萬修士的元魂,轉化為了最純粹的能量……刀芒!一旦被其所傷,死後靈魂不入六道輪迴,將被永遠封印在裡面!」韓星意識到這一點,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

那些沒有死的修士更是看的背心發冷,不寒而慄……

世間之殘忍,莫過於此!

左鶴軒為了達到目的,竟然不惜以他人性命來生祭化血寶幡。

傳聞「天殺堂」每一名殺手都是兇狠決絕,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這直接就是滅絕人性的一頭畜生!

寧可死,也絕不再替他賣命!

剩下的近三百名修士,在這一刻,共同產生出了如此的堅決的想法!

化血天刀轟鳴之聲驚天,雖不是真刀,但這股刀意,比真刀還可怕……

被化血天刀斬破的空間里,有數萬不入輪迴的魂魄在咆哮,隨著刀芒驚天動地,向著韓星滾滾斬落而下。

「死你媽!都天神魔,給我出來,破!」一聲怒吼,超越雷霆,就在此時,韓星出手!

韓星的話音剛落,立刻四周轟鳴,從十二座金人頭頂上衝出十二尊的都天神魔。

都天神魔相貌奇古,一身凶煞,浩蕩透發來一股磅礴的氣息,震撼人的靈魂。

這些都天神魔或頭生龍角,或雙臂覆蓋著鱗片,更有八頭十六臂神魔相顯化。

他們或手揑印,或各持幡弓,屠神槍、斬仙劍、鎮天塔、寶蓮,.精輪等法器,腳踏天龍,端地威嚴。

韓星催動的力量,讓整個大陣風雲倒卷,天地色變!

十二都天神魔齊齊出手,各種兵刃帶著黑霧,在呼嘯中宛如電破長空,衝破穹蓋,轟向化血天刀! 「盤古創世,力壓諸天,都天神煞,逢生皆殺!」韓星大喝,低沉如遠古時魔神的低吟般聲音,從他口中緩緩發了出來。

鎮仙旗上突現鮮艷通紅的火焰符文,開始流轉閃亮,上面隱隱約約被緊錮封印在旗中的神祗魂魄,一個個仰天長嘶,出了巨大凄厲的咆哮。

一時間,血腥氣息鋪天蓋地。

鎮仙旗上一道道強大的火焰符文之力,直接衝進十二都天神魔的幻體之內!

十二都天神魔齊齊仰天嘶吼,所化出形體更加凝實,如冥古大凶重見天光,煞氣衝天,讓人毛骨悚然。

每一頭都天神魔周身的黑煞霧氣,都讓人感覺殺戮無盡,裡面淹沒了不知多少被奪去的生命!

他們手中的武器,發出了殺戳和暴戾的呼嘯聲,像是無盡生靈在掙扎與哀嚎。

重生之貴門嫡女 豁然,這些武器爆發出了紅白交織的匹練刃光,激射而出,狂飆般劈向那五把山嶺般寬大的化血天刀。

「不好,這鎮仙旗確是遠古所留下的神物!這些都天神魔活靈活現,居然有絲絲盤古血脈的印記,才能產生出讓人生畏的氣勢!」左鶴軒顯然猜出了鎮仙旗與十二金人的來歷,心中猛然一凜。

以他在「天殺堂」的見聞識廣,已經看出來這二種寶物與自己識海中的玉牌一樣,能通過一縷精血或印記與至高無上的異域神靈建立某種聯繫!

他想不到,自己這五把以千萬修士的元魂轉化成的化血天刀,幾如重生的惡魔,噬人精血元神,從無對手,此刻竟被十二都天神魔爆發出的驚人威力,一下子壓了下去!

更可怕的是,左鶴軒已發現,自己體內精血有鼓盪外流的趨勢,而去向正是韓星手中的那桿鎮仙旗!

左鶴軒似乎明白了什麼,他要竭力想要收回化血寶幡。

但鎮仙旗發出的符篆,此刻彷彿就如一個蘇醒的惡魔,緊緊纏縛住了寶幡的五條幡尾,不肯讓他收回。

而空中十二都天神魔的兵刃,化成十二股黑霧與化血天刀的五道血霧交織、吸咐、橫掃碰撞在一起,發了驚天動地的巨響轟鳴。

各種武器迸發出一片刺目的光芒,璀璨刃芒穿裂了九天十地,讓星月無光,天宇顫慄。

「轟隆……!」

天際黑雲之上,一聲聲兵刃相撞聲如驚雷炸響,讓地面上的人們只覺得耳中轟嗡而鳴,不禁駭然失色。

他們驚愕的看到,寬如湖泊、長如山嶺的五把化血天刀漸漸在卡卡開裂,血煞的紅光漸漸從淡轉濃。

與此同時,十二都天神魔的兵刃形成的滿天黑霧推動倒卷,將化血天刀血煞紅色掩蓋,從裡面傳出陣陣吞噬咀嚼靈魂之聲,更有凄厲的慘叫傳出。

諸般兵刃化成的黑紅霧氣,在翻滾撕殺中彌合,形成了一團巨大的光球,在不停的蠕動,從中散發出的暴戾,肅殺氣息,籠罩了整個傾天盪神大陣!

大陣內所有的修士在這股威壓氣息之下,頓感彷彿世界末日就要來臨了一般。

轟!

巨大的光球炸裂開來,空中像有一條血河崩潰,無數的血雨傾倒而下,四散飛射!

驀然間,十二都天魔神血口大開,長鯨吸水般將這些由秦洲大陸萬餘名修士的精血魂魄化成的血煞魔力,吞噬一空。

空中,五把萬丈化血天刀開始勢弱,裡面大量猙獰的魂魄面孔在逐一減少……

喀嚓嚓,宛如真刀被折斷了一般,無堅不催,無物不毀的化血天刀轟然炸開!

隨著化血天刀被毀,轟隆一聲響,血色寶幡的五道幡尾,竟在呼息間也被炸成了片片碎布條,崩潰開去。

幡內數萬不入輪迴的魂魄,發化一道道白光,盡投天際消失不見了。

空中血色湖泊急劇縮小,血色寶幡中頭顱成山、血流成河的幻像不見了。

「啪嗒」一聲,一個只有一尺二寸大小破爛不堪的黑幡,從空中落地,再無半點靈光。

霎時間,從鎮仙旗中衝進韓星體內一道純正的靈魂之力,讓他功力暴增,對鎮仙旗中的諸般妙用與控制又有了深刻的領悟。

「噗」

左鶴軒整個人彷彿瞬間被抽幹了力氣,被一道道漣漪刀罡鋒芒劃過。

他渾身縱橫交錯的出現了十七八道傷口,鮮血如同血箭一般的往外嗤嗤飛射、濺出。

突然間空中風雲激蕩,一股難言的氣息,在離他最近的一尊身披紅鱗,耳穿火蛇,手握騰蛇都天神魔身上猛地出現。

這尊都天神魔手掌張開,騰蛇騰空而起,蓋壓蒼天,朝左鶴軒猛然下落。

咔嚓一隻,騰蛇將左鶴軒的一條手臂死死咬住,硬生生拽了下來。

騰蛇飛回都天神魔手中,卻將左鶴軒手臂的大筋宛如拉皮筋般拉出足足有十幾丈長。

左鶴軒鮮血狂涌中,身子被大筋拽的騰空飛出,向都天神魔血盆大口中落去……

情急之下,他右手抽出佩劍,啪的一聲,硬生生的砍斷了自己的大筋,身子才摔落到了地上。

一聲慘叫震撼蒼穹,至此左鶴軒劣勢已成。

所有人都明白,縱然他使出渾身解術,也無法扭轉敗局。

許多被他驅使的那些修士,此刻人人的心中都幸災樂禍—–這才叫報應!

左鶴軒踉蹌的身子終於站定,全身上下有十幾處透明的血窟窿,左肩更加是血肉翻卷,白慘慘的骨碴露在了外面。

他正掙扎於鬼門關前,自然不會想到這些修士盼著自己死的念頭,但卻明白,自己再也支撐不了多久。

此刻,眼前的十二都天神魔似一個個惡魔,張開血盆大口,獰笑著,馬上就要將他吞噬進去。

一旦被十二都天神魔吞噬,自己的靈魂將永遠進不了六道輪迴,只能被封印在這些天魔體內,成為他們的一絲護體黑霧。

死的應該是別人,為什麼是自己?

他不甘心,就這樣完結了一生!

左鶴軒在即將陷入昏迷的前一刻,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動用最後的底牌!

「天殺堂」打入在識海中的那塊玉牌!

用它去祭祀「天道」,召喚出「天道」的力量降臨,足可以毀天滅地!

天地不仁,萬物皆為芻狗……就讓「天道」把韓星連帶那剩下的二三百修士一併滅了吧!

這樣做,雖然自己失去了識海中的玉牌,肉體肯定不保,那也強於死後不得輪迴!

倘若元神僥倖走脫,在進入輪迴前,只要想辦法進行奪舍別的修士靈魂,自己便可借他的軀體重生!

左鶴軒全身一震,腦海中片刻清醒,當機立斷。

他一聲大吼,竭盡一生修行,提勁貫出將靈力匯聚到識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