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一聲悶響,伊布的腦袋毫無疑問地被踢了個正著,頓時疼得它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翻起了白眼。

「出現了!喇叭芽的腳後跟之踢!伊布這下是要失去戰鬥能力了嗎!」

解說員那激動的聲音立刻響起,而全場的觀眾也爆發出熱烈的掌聲,沒想到一隻喇叭芽也能這麼厲害,這場比賽還真是出乎意料的精彩。

「皮卡……」

見此情形,皮卡丘的嘴角微微一咧,總覺得光是在旁邊看著,就感覺疼到不行啊。.. 腳後跟之踢,在小精靈的絕招中並沒有這一招,純粹是解說員即興編造出來的,不過從喇叭芽的動作上來看,這名字取得還挺貼切的。

「唉,真是,都叫它要小心的了。」

小智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對戰大針蜂和飛天螳螂的時候倒還好,因為對方造型有些威猛,所以伊布嘴上是不在意心裡卻是提著十二分的小心,可面對這隻喇叭芽,伊布就放鬆了警惕。

可這倒也不能完全怪它,畢竟在場的人中除了小智以外,誰會知道薰子的喇叭芽會這麼獨特與厲害呢?

「(喂喂,帥氣逼人的伊布醬,你要是就這樣輸了,噴火龍和化石翼龍可是會嘲笑你的。)」

喇叭芽的攻擊力並不算太強,伊布只是一下子被踢懵了,因此小智利用波導將話語直接傳遞到它的腦海中,試著喚醒它。

此時,腦袋上被結結實實踢了一腳的伊布,正處於意識模糊的狀態,在它的腦海中就如走馬燈一般放著各式各樣的畫面,全都是諸如冰激凌、炸雞、薯條這類美食。

沒錯,出生於伊修地區的伊布就是喜歡這些垃圾食品。

接收到小智的波導訊息后,伊布並沒有清醒過來,只是腦海中的畫面突然一變,那原本的快餐美食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兩個熟悉的面孔——噴火龍和化石翼龍。

「布依?!布依!(為什麼你們兩個魂淡會出現在這裡啊?!快滾出去!)」

可惜,無論伊布怎麼叫喊,這兩個傢伙就是在它眼前揮之不去,噴火龍的目光一如既往地那麼不屑,化石翼龍更是過分,居然朝著它扮鬼臉。

這下可把伊布氣壞了。

「布依!(誰要輸給豆芽菜啊!)」

就在裁判剛想要舉起宣布喇叭芽勝利的時候,受到刺激的伊布猛地跳了起來,一臉不服輸地盯著對面的喇叭芽。

呼,好險,這要是真的輸了的話,那咱以後還怎麼混下去啊!

伊布心中一陣后怕,萬一它就這樣下場,後果肯定就會像夢裡那樣,被噴火龍和化石翼龍嘲笑個夠,對它來說這簡直是生不如死。

「哎呀?居然挺了過來。」

薰子見狀微微一驚,但很快就恢復常態,反正對方也拿喇叭芽沒辦法,最後的勝利者肯定是她無疑。

「布依!布依布依!(老大,快讓咱使出必殺技!咱今天絕對不能輸!)」伊布扭頭朝著小智大喊。

「必殺技?」小智先是一愣,隨即恍然大悟,「那好,伊布,用媚惑。」

「布依(什麼?!咱就沒有其他更帥氣的必殺技了嗎!)」這回輪到伊布大吃一驚了。

不過話雖如此,伊布仔細想了想,自己好像的確沒什麼其他厲害的絕招了,無奈之下,它只得心不甘情不願地使出了媚惑。

「布~~~依!」

伊布的小臉突然變得帥氣逼人,朝著喇叭芽輕輕地眨了一下眼睛,緊接著無數顆粉紅色的愛心從它身上躥出,朝著喇叭芽飛了過去。

「快避開!」薰子臉色一變,有些慌張地大喊道。

伊布雖然實力不強,可使出的媚惑絕招那質量根本是沒的說,那些粉紅色愛心的數量完全可以稱得上是鋪天蓋地,任憑喇叭芽的柔技是如何了得,可在這般愛心轟炸之下,最終也難免中招了。

「子波~~~」

原本喇叭芽看上去就有些傻乎乎的了,而在陷入頹廢狀態后,那副表情更是呆到不行,滿眼冒起愛心。

「喇叭芽!」薰子急得大叫,「你清醒點啊!那個傢伙根本就不是你喜歡的種類吧!而且那隻伊布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肯定不知道玩弄過多少雌性小精靈了!」

可惜,媚惑這一絕招的效果和雙方的種族無關,在現在的喇叭芽眼中,原本那隻毛茸茸的伊布已經變成一隻它理想中的雄性喇叭芽,可謂是一見傾心。

「布依?布依布依!(啊呀?沒想到這沒用的大小姐還挺了解咱的嘛,你說的不錯喲!)」

被罵了一頓的伊布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在它看來,能受到雌性的歡迎那是它的本事,玩了就甩那也是雙方的原因,畢竟大家都是成年小精靈嘛,至於人類的道德標準那就更與它無關了。

「行了,你少說點吧,去解決它。」小智有些不耐煩地催促道。

「布依!」

似乎是為了報之前的一踢之仇,伊布陰森森地一笑,隨即對喇叭芽展開了慘無人道的毆打,一直到失去戰鬥能力,喇叭芽都沒有清醒過來。

「喇叭芽無法戰鬥,伊布取得勝利,所以最後的勝利者是小智選手!」

隨著裁判的舉旗示意,巨大的電子屏幕上,屬於薰子這一邊的圖案全部熄滅,這也意味著小智的預選賽終於拉下了帷幕。

「太驚人了!最後時刻伊布居然使出媚惑來反敗為勝!小智選手再次完成了1V3的壯舉,讓我們來恭喜他順利進入十六強!」

其實都用不著解說員多講,場上早已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只是小智和伊布這兩位獲勝者卻沒有多少興奮的感覺。

小智是因為對手沒有達到他的預期,就算贏了也沒啥好高興的,而伊布則是由於……

「布依,布依!(為什麼咱非得對著一根豆芽菜犧牲色相,咱的職業生涯上要有污點了啦!」伊布一臉蛋疼地碎碎念著。

可隨即它眼珠子一轉,一下子蹦到小智的懷中,故意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布依!布依!(老大!咱的心靈受到嚴重創傷啦!快請咱吃點好吃的安慰一下咱那顆幼小的心靈吧!)」

「……偶爾一次。」

雖然明知伊布大部分是裝出來的,但小智考慮到這回伊布的確是挺幸苦的,所以決定滿足它這個小小的要求。

這倒不是說小智摳門,主要是因為伊布喜歡吃的都是些垃圾食品,偶爾一次是沒什麼,但吃得多了就會對身體造成影響,因此在這方面小智一直都很注意,不讓小精靈們胡亂吃東西。.. 收回了伊布以後,小智立即就帶著皮卡丘想離開現場,只不過這一回,那些記者們似乎學聰明了,早早地就堵在門口。

小智剛走出選手通道,周圍就呼啦啦地走來一大幫子人,將他團團圍住,手中相機的閃光燈咔嚓咔嚓拍個不停,稀奇古怪的問題更是層出不窮。

「小智選手,聽說您是今年剛出道的訓練家,而且僅僅不過才10歲,請問您是如何擁有如此驚人的實力?」

「傳聞中您和聯盟的一位神秘天王有密切關係,請問有這麼一回事嗎?」

「您似乎擁有一位來自卡洛斯地區的女朋友,請問的確如此嗎?」

「請問您方便透露一下您的隊伍中還有哪些王牌小精靈嗎?」

「聽說您還有一隻十分強大的小精靈作為壓軸底牌,請問是嗎?」

小智只感覺自己的頭都大了,這感覺就像有一萬隻鴨子在他耳邊叫,吵得人心煩。

「什麼嘛,這些人怎麼這樣。」

瑟蕾娜嘟著嘴有些不滿地報怨著,她和娜姿本想去迎接小智,可這群記者卻將她們擋在外面,連小智的影子都看不到。

「交給我來。」娜姿淡淡地回答道,緊接著眼中閃爍起了紅光。

另一邊,正當小智打算擠開這些煩人的記者,硬生生闖出去的時候,異變卻陡然發生了。

只見原本還吵吵嚷嚷的記者們毫無徵兆地齊齊閉上了嘴,表情也變得獃滯起來,就好似整個人都傻了一般,隨後三三兩兩地朝四周散去。

「這是?」小智先是一愣,旋即轉頭微笑道,「謝了,娜姿,看來你的超能力有所進步。」

「這多虧了素利拍。」

在回到金黃道館后,娜姿就立刻置身於自身的超能力開發,依靠著對素利拍的研究,娜姿的超能力進一步地增強,能對人類的大腦進行輕度暗示,也就是所謂的催眠。

雖然比不上素利拍那麼變態,能將人徹底洗腦,但諸如驅趕、暫時性失憶這類的小事還是能辦到的。

「好啦,先別提這些了,我們先去為小智慶祝一番吧!」瑟蕾娜提議道。

於是,一行人立刻前往餐廳,打算在那兒好好吃上一頓,順便犒勞一下小精靈們,只不過在餐廳內卻是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人。

正是小茂以及他那六個女朋友,她們許久不出現,小智本以為雙方早就分手了,可現在看來卻好像並非如此。

「喲,小智,你應該成功晉級了吧?」小茂一臉春風得意地問道的,看樣子顯然也是晉級成功。

不過這都在小智的預料之中,畢竟小茂本身實力就不差,更何況現在脾氣也改好了,在不輕敵的情況下,很少人能戰勝他。

就當小智想說話之際,餐廳門口卻又走進來兩個人,而且還都是他熟悉的人。

「嗨,小智小茂,你們這兩天過得好嗎?」

「恭喜你們順利晉級哦,還有瑟蕾娜醬,好久不見了呢,你是來為我家小智加油的嗎?」

來者正是大木博士和花子,雖然他們說過要等小智或小茂進入正式比賽才會過來加油,但最後看來還是提早過來了,不然也不可能預選賽剛一結束就立即趕到。

「花、花子阿姨?」瑟蕾娜先是一愣,隨即趕忙回禮,「您怎麼會過來,哎呀真是的,我都來不及準備。」

「呵呵,用不著準備什麼啦,你特意過來為小智加油就是最好的了。」花子笑吟吟地道,這眼神完全就是一副婆婆看兒媳婦的樣子。

瑟蕾娜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潮紅,低垂著頭,一副十分乖巧的樣子,而花子見狀對她更加喜愛了,親昵地揉著她的小腦袋。

「哎呀?這位是?」緊接著,花子又注意到了娜姿,這個女孩子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您、您好,初次見面,我是金黃道館的館主,我叫娜姿,請多關照。」不知為何,娜姿也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原來你就是娜姿啊,呵呵,我有聽小智提到過你哦,聽說你是一名十分厲害的超能力者,有時間的話可不可以給我表演一下?」花子兩眼放著光,一副十分感興趣的樣子。

而這話讓旁邊的小茂心中一驚,過往的記憶頓時湧現了上來,隨即不由地冷汗直流。

花子阿姨!你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吧!居然讓這個女人表演,小心惹惱了她把你變成布娃娃!

好在小茂的擔心並未變成現實,娜姿只是點了點頭,略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您過獎了,我其實沒有那麼厲害,如果您有興趣的話,我隨時可以為您表演。」

說著,娜姿有意無意地瞄了小智兩眼,頓時讓他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難不成娜姿想拿我當實驗品?

小智心中暗暗猜測,雖然娜姿曾經說過,她的超能力無法影響到意志堅定的人,可現在她的超能力增強了,說不定是開始想報仇了?

不過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太可能,早在旅行途中,娜姿就已經消除了對他的敵意,這可不是裝出來的,更何況在波導之力的面前,想裝也沒法裝。

想不通的小智索性不再去想,轉而關注另外一件事:「我說老媽,我之前就很在意了,你是不是將瑪納霏帶過來了?」

「沒錯,這孩子吵著要來,真是粘人的孩子呢。」

花子笑著點了點頭,緊接著打開手裡拿著的旅行包,將正在裡面睡覺的瑪納霏輕輕地抱了出來。

一把鍋鏟搗江湖 「請問,這就是……瑪納霏?」瑟蕾娜有些遲疑地問道,因為花子懷裡抱著的,分明就是一隻黃色的皮卡丘啊。

其他人也都是紛紛表示不解,皮卡丘更是一臉好奇地打量著,怎麼看都和它長得一模一樣,根本就不是瑪納霏嘛!

在場的人中,唯有小智的臉色怪異至極。.. 「大木博士,這麼天才的點子肯定是你想出來的吧?」小智滿臉黑線地問道。

「哈哈,果然瞞不過你的波導啊,不過你就不用謝我啦。」大木博士不好意思地撓著腦袋,自作多情地以為小智是在誇他。

「……」小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你還真的是很聰明,簡直聰明過頭了。」

「喂!爺爺,小智,你們兩個到底在說些什麼啦,瑪納霏怎麼會變成皮卡丘的樣子。」見這兩人一直在打啞語,小茂實在忍不住追問道。

末世之人生贏家 「呵呵,是這樣的。」

大木博士謹慎地朝四周望了望,見沒有什麼可疑人物,隨即對著瑪納霏說道:「好了,你先下來吧。」

緊接著,在眾人那震驚的目光下,瑪納霏就好似融化一般,突然變成了泥,然後那一灘粉色的泥緩緩滾落下來,露出瑪納霏小小的藍色身體。

而那一灘粉紅色的泥,竟然也是小精靈,一隻尋常難以見到的百變怪!

「難、難不成……」小茂一臉難以置信,「爺爺你讓百變怪包裹住瑪納霏,之後再變化成皮卡丘的樣子?」

「沒錯!怎麼樣,天才的設想吧!」

由於瑪納霏吵著要跟來,而精靈球又容納不下它的力量,為了掩人耳目,大木博士想來想去就想出了這麼一個主意。

見大木博士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眾人都不知道該怎麼去吐槽他,雖說這個主意看上去不錯,但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好啦好啦,我們說些別的,為了祈禱你之後比賽順利,媽媽今天會做你最喜歡吃的東西哦!」

「這裡又沒廚具,你要怎麼做?」小智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哼哼。」花子一臉自信地拍著胸脯,「媽媽自然有辦法啦,你就安安心心地等著吃好吃的吧!」

雖說花子叫他安心,但小智卻反而安心不下來,他可是知道自家老媽經常會做一些脫線的事情,而事情的發展也果不其然,為了一展廚藝,花子居然臨時徵用了餐廳里的廚房。

石英高原上的餐廳是由聯盟官方開辦的,專門為工作人員以及參賽選手提供免費兼精美的食物,即使是再挑剔的食客,也對這兒的食物挑不出絲毫的毛病。

自然,廚房裡的每一位大廚都是一流的,性情也是高傲無比,然而此時所有大廚都心甘情願地將廚房讓出,讓花子盡情發揮。

洗菜、切菜、炒菜、調味,這些需要幾個人才能完成的工作,花子卻是獨自一人就完全搞定,所用時間不但相差無幾,那色、香、味更是別提了,甚至搞得好幾名大廚居然跑到她的旁邊開始學習請教起來了。

「我說老媽,他們為什麼肯把廚房讓給你啊。」小智一臉古怪地問道。

天網建築師 「這當然是多虧了娜姿醬啊,是她負責說服的哦。」花子笑吟吟地回答道。

「她負責說服?」

小智頓時感到不可思議,以娜姿的語言水平,有能力說服別人?根本就不可能的嘛,她平時連話都不怎麼說,哪有這種口才啊。

等等!

突然,小智臉色一變,娜姿所謂的說服難不成……是催眠。

想到此處,小智只感覺頭都大了,娜姿為了讓花子展示廚藝,居然大張旗鼓地將大廚們催眠,真的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么?

小智覺得自己是越來越搞不懂那個古怪的女孩了。

在眾人的幫忙下,很快所有的佳肴都被端上了餐桌,在這美食的面前,不只是小茂和大木博士,就連瑟蕾娜和娜姿也是放下矜持,以極快的速度將食物往嘴裡塞。

「花子阿姨,您做的菜實在太好吃了,小智有您這樣的媽媽真是幸福啊。」

「人間美味。」

在小智看來,瑟蕾娜和娜姿完全就是在胡亂拍馬屁,哪有她們說得這麼誇張啊,尤其是娜姿,什麼人間美味,你吃的只不過是土豆絲好么。

可花子偏偏還當真了,擺著手微笑道:「你們兩個孩子真是會說話,哪像小智,吃了十幾年我做的飯,就從沒誇過我。」

「好啦好啦,先別說這些了。」

大木博士見氣氛有些不對,連忙打了個圓場,接著說道:「對了,小智還有小茂,這回你們兩個人都進入了十六強,下一場比賽再打贏的話就是6V6的戰鬥了,你們打算怎麼配置隊伍?」

「這個……要等到時候分析完對方的情報之後再決定吧。」小茂想了一會,還是拿不定主意。

而小智的回答則簡單多了:「派最強的上。」

「你可別大意了。」小茂好心勸道,「小精靈對戰可不是光靠強大就能獲勝,屬性上的決策可是十分重要的,別小看對手才好。」

「這些我都懂,但我的小精靈就那麼幾隻,對方很容易就能針對我,所以與其煩惱這些,還不如想想如何在逆屬性戰鬥中取得勝利。」小智一臉無所謂地道。

小精靈的屬性相剋的確是很重要,但也並非就是決定勝負的因素,有時候好好地利用逆屬性,說不定還能得到預想不到的戰果。

這一頓聚餐,在眾人的歡聲笑語中落下了帷幕,隨後迎來了第二天的抽籤儀式,這回石英大會別出心裁,居然搞了個釣魚式的抽籤方式。

簡單來說,就是讓進入十六強的選手從水池中釣起標有比賽場次記號的鯉魚王,從而決定對手,小智覺得這肯定是哪個官員想要撈業績,所以才搞出這種多餘的東西。

寧西河畔大地情 小智是第三個抽籤的,他釣到了一條標有A-3記號的鯉魚王,而巧合的是,他的對手正是阿弘,那個原著中有著一隻梳著劉海的皮卡丘的訓練家。

而小茂被分到了B-4組,也就是說,要是一切順利的話,兩人只有在決賽才會碰面,避免了一出同鎮相殺的戲碼。

「小智,你可別連八強都進不了哦,我還等著和你在決賽分勝負呢,這回我可不會再輸了。」小茂的眼中戰意濃濃,這一刻他已經等了好久。

「你還是先想辦法挺到能和我碰面再說吧。」小智毫不客氣地回道,別的不敢說,八強是肯定穩的。

以那個阿弘的水平,小智自信無論如何,對方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說不定又能來一次1V3了。.. LCK之職業女選手 次日,讓選手們好好地休息了一晚后,石英大會的正式比賽終於開幕了,小智的比賽安排在上午的第三場,此時他正在選手休息室內,靜靜地等待著第二場比賽的結束。

「那個,小智,你都沒有去研究過對手的情報,這樣真的好嗎?」瑟蕾娜有些擔心地問道,畢竟現在可是正式比賽,能出場的選手的實力肯定不會弱。

「自大。」娜姿的評價更是簡單易懂。

「沒那個必要。」小智的語氣透著一絲無趣,「我聽說過那個人,他的情況我很清楚。」

正是因為知道阿弘會派出哪些小精靈,所以小智才會感到沒勁,這石英大會一路打下來,碰到的對手個個都屬於醬油級別,根本就沒有一點難度。

本以為到了正式比賽就會有所改變,可沒想到命運就如同原本發展的那樣,他依舊對上了阿弘……

「這樣啊,那就好。」瑟蕾娜了解小智是個謹慎的人,見他這麼有把握,因此也放下了心不再多問。

沒一會,第二場的比賽就結束了,休息室的喇叭內傳來解說員激動的聲音:「現在,備受矚目的A組第三場比賽就要開始啦!讓我們有請兩位選手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