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十個億,但是百億都不賣?

這是什麼神仙?

他腦子裏面到底在想啥?為什麼能對自己的公司那麼自信?

鄧建本覺得有些好笑,他是笑不出來,笑聲都在肚子裏打轉呢。

但是沈益卻清楚的很,參考英雄聯盟,這遊戲真運營好了,一百億兩年就能掙上來。

而我的世界,更是被微硬公司以25億石油幣的價格收購,就算當年石油幣匯率掉到6.1比1,也能兌換成152億了。

所以沈益覺得根本沒有必要被收購,除非他們能立刻拿出百億。

況且被收購之後,他就淪為打工仔了。

不知道這些資本家會用什麼樣的手段,把電腦管家變成屎給用戶喂。 乾珏撓了撓頭,尷尬地笑了兩下,才將準備好的開場白說了出來。

「大師您好,嗯…,是這樣的,我前兩天不是舉行了武魂覺醒儀式嘛,然後我就覺醒了一個武魂,我想知道,我之後該怎麼修鍊,我聽說大師您是武魂理論知識研究的大學者,所以想請您指導一下。」

大師嘆了一口氣,開始整理自己桌子上的筆記:「好啊,但是…,我為什麼要指導,你給我個理由。」

「因為…,我的武魂很特殊啊,您一定會感興趣的。」

乾珏當然知道怎麼勾起大師的興趣,不需要其他,只需要一個奇特的武魂便行。

但是大師聽到乾珏的話,並沒有太過提起興趣。

「好啊,但是,特不特殊,不是你說了算的。也罷,你就放出你的武魂,我看一下吧。」

大師調整了下自己的坐姿,懶散地靠在椅子上,看着乾珏,似乎在說。

請開始你的表演。

乾珏也不廢話,立刻釋放出千珏武魂,霎時間,一張古老神秘的面具緩緩浮現,將他的面容遮住,面具的眼孔處,兩團幽幽的藍色光焰舞動,照耀着大師。

大師立刻就感覺到了一陣死亡的恐懼襲來,彷彿自己已經被死神盯上了一般。他下意識地從椅子上坐了起來,臉上的神色變得嚴肅無比。由於起身太快,他甚至將椅子也給碰倒了。

「這是…什麼武魂…?一副面具…,這樣的面具…頂級武魂…」

大師喃喃自語,他驚異地看着乾珏臉上生成的面具,乾珏將羊靈武魂附身之後,大師立刻就從這面具古老的材質,神秘的符文,以及那奇特的光焰眼瞳就判斷出來,這一定是一種頂級武魂。

並且,之後隨之而來的,被死亡盯上的感覺讓他知道,即使是在頂級武魂之中,這種武魂也一定是靠前的存在。

大師緩和了一下心情后,才慢慢的靠近乾珏,仔細地觀察了一翻乾珏的面具。

「面具類的武魂也不是沒有,但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哪種面具武魂是頂級武魂,因為這種面具類武魂大多是精神強化類,它們更多地是偏向輔助系。而輔助系武魂,據我所知,從來沒有出現過先天滿魂力。但我又可以肯定,你這武魂一定是一個頂級武魂,且你的魂力也一定是先天滿魂力,孩子,我說得對么。」

乾珏沒有說話,他笑了笑,但大師看不到,大師只看到他從衣服內,將武魂殿的證明拿了出來,遞給了自己。

「千珏面具武魂…,先天滿魂力…,功能是大幅提升身體素質…,不對,這武魂絕不只是提升身體素質這麼簡單,至少…,」

大師想起剛才感受到的那股被死亡盯上的恐懼。

「至少…,還包括精神衝擊…。」

他盯着乾珏。

「孩子,你能告訴我你的武魂到底有些什麼特性嗎?你說得很對,你的武魂,的確很特殊…」

大師緩緩地問著乾珏。現在已經是他起了興趣。

「抱歉,大師,您知道,像這種特殊的武魂,如果能不泄露出他的特殊效果,那對我才是最保險的,不是么?」

乾珏收回羊靈附體,笑着看着大師說道。

大師看着乾珏,半晌后緩緩點了點頭。

他嘆了一口氣,沒辦法,乾珏的確說得有道理,像他這種武魂,如果將特殊效果泄露了出去,就很容易會被敵人針對。但…,這的確是個很強大,又很有意思的武魂啊…,如果能研究一下,說不定自己的武魂十大核心競爭力理論,就又可以完善一些了。

可惜!

「你說的沒錯,你真是個聰明的孩子。那你將你武魂是怎麼提升你的身體素質的,我也好幫你….」

既然乾珏不願說出武魂的特殊效果,大師也不好勉強,就準備從其他地方看看能不能給他點指導。

可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乾珏打斷了。

「除非,是最親近的人,是我能確保他不會害我的人,我才能告訴他。」

乾珏打斷他之後,忽然這麼說了一句。

大師看着乾珏,心中念頭急速轉動。

然而,他念頭轉動得再快,也沒有乾珏的動作快。

只見乾珏猛地跪了下來。

「請您收我為弟子,教導我修鍊,我願尊您為老師!」

乾珏將以前看的電視劇,小說等拜師的說辭說了出來。畢竟他也沒有過這種經歷,只能借鑒了,哪怕有些尷尬。

「你….孩子,你幹什麼,快起來。你….,我….」

乾珏尷尬,大師卻不覺得。他只覺得自己忽然有點亂了方寸。

緩了好一會,他才對一直跪着的乾珏說道。

「孩子,你先別急,你聽我說。

我雖然自認我的理論知識無人能及,但理論終究是理論。我的魂力因為武魂的關係,永遠無法突破到三十級,所以,你要想清楚。

我並不是不想收你為弟子,你要知道,你的天賦絕對是最頂尖的。在這幾百年裏,頂級武魂出現了不少,但獨一無二的頂級武魂,一共就只出現了八個,這八個人,無一不是鎮壓了一個時代。所以,你明白你天賦代表的意義么。」

「嗯,我明白。」乾珏點點頭。

「所以,即使是這樣,你也要拜我為師么。我的實力只有二十九級,你拜我為師后,除了你現在缺的第一個魂環,我能幫你以外,之後你所有的魂環,可能都只有你自己想辦法了。你可要想清楚。」

大師將自己實力不濟的缺點說了出來,他是一個很務實的人,雖然他很需要一個弟子來實現自己的理論,但他還是希望自己弟子是心甘情願的。

「老師,我想得很清楚。請您收下我吧!」乾珏再次對着大師磕下頭去。

「好!既然你已經想清楚,那我就收下你作為我的弟子。」

大師有些激動地上前扶起乾珏。他的實力因為武魂的原因,已經到頭。沒有辦法再改變,但他的研究,卻可以以弟子的成長來證明。他需要一個好天賦的弟子,來證明自己的武魂十大核心競爭力理論的正確性。

「謝謝老師!」

乾珏站起來后看着大師,他也是有些激動,從今天開始,他就要開啟自己的修鍊之路了!

並且,拜大師為師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很多不該他知道知識,他都可以推脫到大師的身上,誰叫大師在所有人眼中都有一個博學的形象呢。簡直就是一個最好的背鍋俠。

「好,好孩子。你的證明上記錄的名字叫乾珏對吧,那以後我就叫你小珏了。你記住,老師的名字叫做玉小剛,不過外人一般都叫我大師。

大師這個名稱有尊敬,也有嘲諷,不過總地來說,一般沒人直接稱呼我的名字,所以你以後叫我老師就行。」

「我知道了老師。」

「好,那你現在將你的武魂特性告訴我吧。我也好給你制定專門的修鍊計劃。對了,你對你的魂力熟悉了么?有沒有人教過你該怎麼修鍊魂力。」

大師說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拿出一個本子,準備記錄乾珏的信息。

「老師,我對魂力熟悉是熟悉,但是操控還不是很熟練,也沒有人告訴我還怎麼去修鍊自己的魂力。」

乾珏老老實實將自己的情況告訴了大師。

「嗯,這是正常的,因為你覺醒還沒有兩天。一般來說,武魂殿的覺醒儀式,都是放在魂師學院開學招生的前兩三個月進行的。而從你們覺醒武魂后,到開學這段時間,就是給你們熟悉自己的武魂,聯繫對自己魂力操控的時間。而等到你們這兩步做完,學院開學之後,學院的老師才會慢慢教你們怎麼修鍊魂力。

魂力的修鍊沒有捷徑可走。只有日復一日地冥想修鍊去積累。不過,這也是看天賦的,武魂強大,冥想修鍊時從天地間聚集的能量多,那魂力自然就積累地多,修鍊速度就快。」

「哦~,怪不得我們舉行覺醒儀式的時候,我最好的夥伴覺醒了藍銀草,即使他也是先天滿魂力,那個主持儀式的魂師也說他沒辦法修鍊,成為不了魂師。」

千珏話語間,不著痕迹地,就將唐三的情況告知了大師。

果然,大師立刻就從乾珏的話語中聽出了不對勁。

「什麼?你說他覺醒的武魂是藍銀草,卻是先天滿魂力?」

大師皺着眉頭,向乾珏確認到。

「是呀,當時唐三測魂力的時候,那水晶球的亮度,可不比我低呢。」

「是么…,沒道理啊。。」大師低頭皺着眉,用右手的大拇指與食指捏著額頭。

「除非….」大師忽然雙眼一亮。

「除非什麼?」乾珏自覺接上話頭。

「除非,你那個夥伴,是雙生武魂!對,就是雙生武魂!小珏…」大師忽然抬頭看着乾珏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那個夥伴的天賦,可不比你差,甚至是比你還要好!」

大師看着乾珏,想看看他是什麼反應。雖然已經拜師,但大師還是要測出乾珏是什麼性格,如果善妒的話,就得想想辦法去糾正了。

「真的嗎老師!那真是太好了,我們倆還為他的武魂是藍銀草這件事哀傷了好久呢!對了,老師,要不這樣,你等下也跟我回村子,也去見見唐三,如果合適,您也把他收為弟子好了,這樣,我們倆又能在一起生活了!」

乾珏明示著大師,想早點將唐三和大師這對師徒定下來。只要大致的劇情沒有太大的出入,那他熟知劇情的優勢就不會消失。

「嗯…,好,那我等會就和你一起回你村子。只要他不介意我的實力,那我也就厚顏地再收一個弟子!」

大師猶豫了幾秒,便立刻做出了決定。

雙生武魂啊,其稀有程度,甚至比乾珏這種獨一無二的頂級武魂來得更加珍貴。

如果能將那個孩子也收為弟子的話…,大師可以肯定,等這兩個孩子成長起來后,一定是這個時代最強大的兩人。而那時候,他也能證明,自己研究的正確性。

「放心吧老師,唐三肯定會認可你的。老師的實力,是無法傳給學生的,能傳授的,只有知識。這種道理,我都能明白,唐三又怎麼會不明白。老師你放心吧,唐三可比我還聰明,到時候,估計也會求着你收他呢。」

大師看着乾珏,心中充滿著感嘆。

他收下乾珏,其實不止是因為乾珏的天賦。天賦再好,如果人不聰明,那也走不遠。從乾珏拒絕告訴他自己完整的武魂特性的時候,他就知道,乾珏和他玉小剛一樣,是個聰明人。而他玉小剛的弟子,也必須是個聰明人。

只是沒想到,現在居然又出現了一個天賦絕頂的聰明孩子,這真是。。。

大師搖搖頭,感嘆著自己的好運。他笑着對乾珏問道:

「你們村,肯定只有你們倆個玩得好吧?別的孩子和你們玩不到一起去。」

「嗯嗯嗯嗯,是的老師,其他孩子太笨了。」

「不是他們笨,是你們太聰明。你們是天才!」

。。。。。。

未完待續。「我知道了,放那兒吧,我現在就看。」安遙接過u盤首先複製了一份發在了自己家裡的電腦里,然後才打開看。

裡面的內容很是複雜,林央央買通當初的李柱,有李柱的錄音作為證據,還有將兩個屍體偷偷運到外面,假裝是她和尤尼尼,甚至之前安遙所有的黑料和緋聞,都是林央央在……

《慕總他總想當男二》第三十章愚不可及 衛風說到這裡,稍微偷偷瞄了一眼萱雨,接著說道:「所以說,你在人家女兒面前,說她父親的壞話,這不是誠心找不自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