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品應該也能治好你的傷了。”張謙說。

鵬魔王一點頭,抱起寶瓶喝了一口,不一會,他的外傷慢慢的恢復了。

“畢竟是仿品,只能治好些許外傷,內傷還是得回去慢慢調理啊。”鵬魔王感慨了一下,把寶瓶還給了正忙着吸盤龍大仙的魂的張謙,同時說道:“少年,沒別的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張謙吸完魂,收起了倆瓶子對鵬魔王說:“鵬大佬先別急,我問個事,老貓現在怎麼樣了?”

“小貓他最近一直在悶頭修煉,他的天資雖然……一般,但是很刻苦。”鵬魔王笑了,“相信不久的以後,他就能獨當一面了。”

“謝謝您了鵬老大。”張謙笑着拿出了一條好煙和一大包辣條:“一點小意思,不成敬意。”

“啊?”鵬魔王有些蒙了,啥意思啊?給我的勞務費?用不着啊這個,我是看在…並不是圖你這點東西啊!

“哦,這是我們這的一點特產,您帶回去試一試。”張謙一臉的銀笑,“沒別的意思,好東西要分享嘛。”

“那好吧,多謝少年,本王去也。”鵬魔王拿好東西,飛進了張謙背後的光門。

“你啊你,你們這特產有的是呢,爲什麼要給他辣條這種東西?”

“辣條有毒啊你不知道嗎?”張謙笑的不行了,“我真想看看他吃完辣條以後會是什麼樣子。”

這時候黑白無常也走了過來:“少年,此間事了,吾等先行告退了。”

“別別別,你們也有份。”張謙趕緊又拿出兩條煙和兩大包辣條分給了他們:“之前就說好了的,拿去嚐嚐。”

“這…”黑白無常雖然有些蒙,但是之前的確就說好了。

“拿着拿着。”張謙活像個推銷光盤的奸商,一臉熱情,“拿回去嚐嚐看怎麼樣。”

“如此多謝少年。”黑白無常一抱拳,也化作光芒消失了。

戰鬥結束了,從最開始的血狼三兄弟和妖怪們到最後的盤龍大仙,全部被解決,一個不剩。

不過張謙事後再想想就覺得有些悚然了。

還好鵬魔王的冷卻時間到了而且正好鵬魔王能完美剋制盤龍大仙,這次肯定就全部完蛋了!

上萬年的老妖精,嚇死人了好嗎!

1984之狂潮 他的毒也就鵬魔王不怕,換成別人誰受得了?

恐怕李白和黑白無常在他手底下都撐不了多久。

然而風險和收穫是成正比的,因爲這次到底收穫了多少能量點,到現在系統都還沒計算出來!

按照系統最保守的估計,這次的能量點最少會有個幾百萬!

在系統計算能量點的時候,張謙來到了狼帝他們面前。

狼帝受的傷比較嚴重,差點被血狼三兄弟打死,而至於他們爲什麼沒當場打死狼帝,張謙猜測是他們是覺得讓狼帝就這麼死了那會太便宜狼帝了所以才留他一口氣打算日後在折磨。

可惜啊,他們猜中了開頭,卻沒有猜中結尾。

給狼帝服用了幾滴水月寶瓶裏的‘神仙水’之後,狼帝也很快恢復了傷勢。

“這次多謝你了,張先生!”狼帝說。

“沒事,你別怪我就行。”張謙說,“不是我不早早的放出來鵬魔王,而是早放出來就起不到這個效果了。”

“我怎麼會怪你呢。”狼帝嘆了口氣,看着地上的灰狼妖屍體,有些悽然:“幸好你沒有早叫出來鵬魔大王,否則他們肯定會化整爲零的逃走,以後肯定會做好更萬全的準備,那樣就更難對付了。”

張謙笑着說:“行了,你的心頭之患解決了,我等着喝你的喜酒了。”

狼帝也笑了。

這時候系統突然說話了:“喂,別笑了!我發現了一些問題!” 張謙一愣:“什麼問題?”

這時候胡軒走了過來,手上還拿着一顆晶瑩剔透的青色珠子。

“這個是盤龍大仙的妖丹,請親王殿下過目。”

“你去給小玉吧。”

“我不要。”小玉走了過來笑着說,“我吃了也沒多少用,還是你吃了吧,好歹能讓你有一些修爲。”

“那就先留下吧,以後再說。你們先去那邊打掃打掃戰場,小玉你也別閒着,去看看小倩。”

打發走了他們,張謙急急忙忙的問系統:“什麼問題啊到底?”

“這次吸的魂的能量點計算出來了。”

“有多少?”

“九百二十六萬。”

“臥槽!發達了發達了!”張謙興奮了。

“你興奮個屁啊你!”系統不悅的說。

“我怎麼能不興奮?九百多萬能量點啊!”

系統沒好氣的說:“上一次,吸收了七皇子還有那幾個仙人那些反叛的狐妖,你還記得吧?”

“記得啊!”

“那一次的吸收穫得了兩百三十多萬能量點,而那一次吸收了兩個仙人、七皇子還有五十六隻狐妖。”

“這次呢?”

“這次,萬年老妖盤龍大仙,還有血狼三兄弟,還有一百五十四隻妖怪。”

張謙掐着指頭算了算,但是他算了半天也沒算出點事了。

“跟你明說吧,刨去血狼三兄弟和那一百多隻妖怪,這隻萬年老妖精只提供了大概四百萬左右的能量點。”

“是有點少。”張謙說。

“有點少?!”系統氣惱不已,“你知道一隻萬年老妖怪能提供多少能量點吧?最少也是千萬!幾千萬的也有!上億的也有!”

“根據我的估計,這個盤龍大仙雖然提供不了上億能量點,但是一千多萬好歹還是有的,現在卻連一半都不到!”系統沉聲說,“你明白我是什麼意思吧?”

張謙拿出了那顆青色妖丹問:“會不會是因爲他爆妖丹了?”

“爆妖丹不影響這個能量點,我吸收的是魂,是他的精魄。”系統沉默了一下,問,“你還記得許久之前的那個影術師吧?”

“影術師?哦,你說的就是我和江雪江雨認識的那次事件吧?”

“對,就是那次事件你纔會認識這倆小妞。”系統說,“當時我吸收的那個影術師的魂並不完整,只提供了很少的能量點,而之所以會出現這種狀況是因爲那個影術師發動了邪術,逃走了一部分!”

“你的意思是?”

“這個萬年老妖精肯定也是用了什麼方法逃走了一部分,以至於我吸收的根本不完整!”系統沉聲說。

張謙這心也沉下來了:“果然萬年的老妖精都不好對付!”

“但是鵬魔王明明說已經解決了啊!”

“我記得當時鵬魔王說這個盤龍大仙想要爆內丹,結果沒萬全爆發出來,想必當時的時候鵬魔王必定是全神貫注的把他的內丹打了回去,所以有可能會沒有閒工夫去注意其他的情況。”

“那個盤龍大仙很有可能就是趁着鵬魔王不備的時候用什麼方法逃走了一部分。”說到這系統突然笑了起來:“你現在啊,又多了一個隱藏在暗中的對手了。”

“媽的……”張謙低聲罵道。

“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系統很輕鬆的說,“這個老妖怪靈魂被吸收了一部分,妖丹也留下了,幾乎就相當於是廢了,就算他能再重新修煉起來,那也得很久很久以後了。”

“而那個時候,恐怕你早就不在人間了。”

“那我心裏也膈應啊!”張謙說,“上千萬的能量點結果只拿了不到一半?扎心啊老鐵!”

青梅煮馬:霸寵小頑妻 “那能怎麼辦?”系統笑着說,“這就不錯了。本以爲就能拿到那些小妖怪的能量點呢,結果最後跑出了這麼一個大妖怪,能多出這幾百萬也不錯了!”

“拿出一百萬來升級小兵甲乙。”

“行。” 諸天作弊界面 萌丫頭誤闖總裁公寓 系統說,他的聲音也挺歡喜,看起來這次的收穫他也很滿意,“不過我可提前跟你說好,29級升30級是個坎兒,需要很多的能量點,所以你確定要把這一百萬花在小兵甲乙的身上嗎?”

“你先跟我說如果花在他們身上,到底能把他們強化到什麼地步?”

“嗯……五十萬的能量點……強化完之後,他們的單體戰鬥能力不會弱於白起。”

“那得花多少能量點才能讓他們的作戰能力不弱於項羽?”

“項羽?你知道項羽多厲害嗎?”系統笑了,“我以前說過他可是沒有受到壓制的鬼雄,他的單體作戰能力甚至能排進仙佛榜的前五十!”

“你就說需要多少。”張謙說。

“最少幾千萬,說不定還得上億。”

“臥槽……項羽和白起差這麼多嗎?第一名和第二名差這麼多?!”

“你以爲呢?白起坐擁百萬大軍卻還是老老實實的當第二名,這是有原因的。”

“…..那還是先花一百萬強化他們倆吧,有兩個白起那種等級的高手護衛也不錯了。”

“好。”系統說,“我先給他們強化完,我再去升級。”

“這次你能升幾級?”

“現在是26,能升到29。”

“好我等你好消息!”

幾分鐘後,小兵甲乙強化完成。

張謙把他們叫了出來。

然後,正在打掃戰場搜刮妖丹的小玉和狼帝,還有還沒走的白起等人就愣住了。

一股非常強勁的鬼氣突然毫無徵兆的涌了出來!

他們全都傻呵呵的轉頭看向了張謙這邊。

只見張謙的身邊出現了兩個魁梧的、身穿金甲的高大鬼影! 錯上冷傲特工妻 而這兩個鬼影的身後還跟着數以萬計的鬼兵!

雖然鬼兵數量少,但是他們的鬼氣卻強的嚇人!

小玉趕緊跑了過來查看情況。

“屬下,參見主公,參見玉夫人!”小兵甲乙齊齊下拜,他們身後的鬼兵也呼啦啦的拜倒了下去,這場面異常壯觀!

“快起來!”張謙笑着說。

小玉目瞪口呆:“這聲音…他們倆是小兵甲乙?”

“對。”張謙笑着回答,他現在一臉自豪。

“蒼月仙子在上!”小玉驚呼,“他們倆怎麼會有這麼強悍的氣勢了?還有這些鬼兵……”

“哈哈哈哈,”張謙一把摟住小玉的肩膀,一臉得意的說,“因爲他們現在已經不是小兵了。”

“他們是鬼帥!” “鬼帥”這個詞是系統告訴他的,他覺得這詞兒真霸氣真拉風。

這鬼很帥所以叫鬼帥!不錯不錯!

張謙一臉得意。

“嗯不過我還是喜歡稱呼你們小兵甲乙。”張謙說。

“主公,您喜歡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小兵甲乙恭恭敬敬的說。

稍後,胡軒和狼帝他們也打掃好戰場了,總共收集到了三百零六顆妖丹,算上盤龍大仙的頂級妖丹,張謙這次可謂真的是大豐收了!

之前蒼月谷和狐妖叛軍的那一戰,張謙一個妖丹都沒要,全都給了小玉讓她用來籠絡人心了,這次的他打算留下一些了,妖丹可是好東西,又能煉丹又能煉器,給妖怪吞了還能直接增長妖怪的修爲,他可不想全都分出去。

而狼帝則是很客氣,一顆妖丹都不要。

“這次如果不是張先生幫忙,我們灰狼族肯定會被滅族的。”狼帝說,“所以這些妖丹理應是張先生您的,我們一個都不要。”

最終狼帝還是死活不要,小玉也說和張謙現在是一家了,沒必要分誰的誰的,也就沒要。

“行吧,那都歸我了。”張謙把它們收進了系統空間。

狼帝帶着手下去救治傷員去了,小玉讓其他的狐妖也去幫忙,然後她和張謙小倩一起回去休息去了。

躺在牀上,摟着小玉,張謙這心裏的確是有點癢癢了。

這段時間天天在外面竄,辦這事辦那事,打怪升級,根本沒時間享受一下溫柔鄉。

再加上許雯現在正懷着孕,張謙這一躺,懷裏小玉一摟,這才感覺到有些莫名的渴望了。

至於小玉的真身是什麼,他這會已經懶得去想了。

狐狸就狐狸吧!反正讓小玉保持着人形就行!

然而他註定今晚什麼都做不了,因爲小倩一直在往他們倆人中間拱。

小玉靠在張謙懷裏,臉通紅,呼吸也有些急促。

“你在想什麼?”

“啊?我?沒想什麼。”

“怎麼可能會沒想什麼?難道你腦子裏一片空白嗎?”

“就是一片空白啊。”

“胡說八道。”小玉輕輕的捏了捏他的腰,他立刻覺得腰上一陣癢癢。

聞着小玉身上誘人的香氣,他差點沒能把持住自己。

鎮定鎮定,小倩還在,不能當着孩子的面瞎想!

小倩卻突然擡起頭看着張謙:“爸爸,你是不是還沒和媽媽睡過覺呢?”

一聽這話張謙差點噎死,小玉的臉也騰的一下就紅了。

“這孩子,胡說八道些什麼呢!”張謙說。

“我沒胡說八道啊,”小倩一本正經的說,“成了親的人不都是要一起睡覺的嗎?胡良叔叔和胡靜嬸嬸就天天在一起睡覺的!”

“這些我都知道,別以爲我是三歲小孩。”小倩說。

“那你是幾歲小孩?”

“一歲小孩。”小倩理直氣壯的說,“反正不是三歲小孩。”

“靈胎就是吊啊。”張謙感慨,“才一歲就懂這麼多了。”

“小倩別鬧了。”小玉臉上的羞紅緩緩的消停了,正色問張謙:“你打算什麼時候帶我去見你父母?”

“明天吧,應該沒什麼事了,明天咱們就走。”說到這他突然想起了什麼,皺着眉頭說:“不過臨走之前,你得跟你的族人交代一下。”

“好,我會跟他們說我離開一段時間。”

“不是,我說的交代不是這個意思,”張謙嚴肅的說,“今天那個盤龍大仙並沒有死,他應該是會什麼法術,所以逃走了一部分。”

“逃走了…一部分?”小玉一愣。

“就是分出一部分的靈魂逃走。”

小玉轉了轉眼睛:“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在我還小的時候,我的父皇曾經跟我說起過,在蛇族中,有一些妖怪會一種叫做‘蛇蛻術’的祕術,他們可以在瀕死的時候從體內誕生出一條小蛇分身逃走。”

“哦?”張謙點了點頭,“那應該就是這種法術了。”同時心裏想着,系統這廝應該知道這個吧,他怎麼不早點提醒呢?

“反正就是這樣,你一定要叮囑他們,回到蒼月谷之後好好戒備守衛,以防止這個傢伙來偷襲。雖然他再修煉到現在這個等級要等好久,但是難保他會不會糾結一些其他的妖怪。”

“好!”小玉認真的點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