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天長嘯的姿態,威風凜凜,但並沒有嚎叫聲發出,必竟它只是元素體所幻化。

靈兒左手一指,它就迎上四周的雷狼,蒲扇大的前掌一下就拍飛一頭雷狼,張口噴出一道鋒利十足的風刃,寒光迫人。

「咔嚓」一聲,斬向拍飛出去的雷狼,一聲慘嚎,後腿就被斬落,趴在地下,瑟瑟發抖……

有元素風狼在此守護,兩姐弟暫時無性命之憂,靈兒忙取出幾枚丹藥給小雨軒服下,接著,自己也吞服幾枚「回元丹」。

不遠處,王天立三人被群狼個個擊破,艱難地支撐,似已到了生死垂危的地步。

遠方群山中,一名老者踏空而來,腳下紫光瀰漫,渾身還伴隨著雷弧遊離,慢悠悠地向出口處走來。

元素狼剛出來時,大發神威斬了幾頭雷狼,但雷狼一次次地進攻,它的身體已暗淡不少,青光泛白,身形慢慢擴散。

估計,再撐個十分鐘左右就會徹底消亡,風靈兒眉頭緊鎖,她似乎要做出什麼選擇,但幾次看到雨軒的神情,她遲遲不願實施。

若扔下他們三人,兩姐弟先行逃命,她估計,雨軒肯定不會同意。

到底該怎麼辦?原本以為這天使族女子會出手相助,但她卻遠遠旁觀,視而不見,根本不顧他們這些低階武者的死活。

遠處,陳玉燕已渾身是傷,只是憑著武者強健的體魄與雷狼周旋,和雨軒一樣,都是疲憊不堪,隨時都有可能倒下。

雨軒看在眼裡急在心裡,怎麼辦,她知道姐姐有殺手鐧,一旦施展,她只能帶自己逃出,但他們,今日恐怕會葬生在此。

雨軒再次厚著臉皮,去求向那位可惡的天使,希望她可以發發善心,出手相救……

語無倫次地大喊:「美麗、漂亮、可愛、性感,善良的天使姐姐,你是十萬大山中的第一高手,求求您發出慈悲之心,出手救助一下我們吧,再不救人,他們肯定會死的…祖爺爺都說過天使神族的人最漂亮、最善良…是南瀾的救世主,是宇宙萬物的救世主……也是…」。

「停,再給我羅嗦下去,我立馬就走」,女子怒氣地打斷小雨軒的鬼話連篇。

這個死小子在哪裡學到這麼多廢話,金剛一族都應該是話痴才對,絕對是從那些人族中學到這些噁心的語言。

美麗、漂亮就算了,這性感不是指那些妖女的嗎?還什麼十萬大山第一高手,簡直一派胡言亂語。

聽聞空中女子有救人的希望,小雨軒心中的巨石終於落下,吐了長長一口氣……

「那我問你,以後還欺負人不」?女子一派長輩教育晚輩地語氣問道。

小雨軒也被問的莫名其妙,我什麼時候欺負過別人,但嘴上卻說道:「不了,再也不敢了,以後絕對聽話」。

「那你以後,見人還提不提,吃奶這事」,當年,金六子帶他去天使神族找奶吃,差點把本族長輩氣死,她們天使神族怎會有奶給這小奶娃嗎?太侮辱神族了,論宇宙地位,神族都是至高無上,聖潔無瑕。

「我早就斷奶了,我現在都是吃肉」,小雨軒如實回答他的近況,他都這麼大了,吃奶,不羞死人嗎?

女子再次降落在雨軒身旁問道:「你確定」?

忽然,一股清香縈繞在鼻間,說不出是什麼滋味,頓時使人感到身心放鬆、愜意,他狠狠地用鼻抽吸。

隨後,身上的傷勢有所好轉,感覺全身傷口也不那麼痛了,自己明明耗盡的體力,一下子,恢復了一小節。

太好了,比什麼靈丹都好,再次隆起小小的鼻子,只想多吸幾口來化解自己的傷勢。

女子看到他這般行為,秀眉微揚,眸子里笑意十足,這小子是把我當成仙藥了吧,真是無知,連「光元素」的都不懂。

「天使姐姐,快救人吧」!小雨軒見女子失神,連忙叫道。

一陣詠唱聲響起,如天籟之音般迷人心神,又像山泉靈水般叮咚悅耳動聽。

「遊離在世間的水精靈啊,請聽從吾的召喚,借用爾等無上的魔力,凝聚成冰雪世界,冰封眼前的雷狼吧」。

少女背後的翅膀發出一團藍光,色彩妖繞,流光溢彩,放射到雷狼群中。

眼前所有的雷狼剎那間變成了冰雕,都依舊保持前一秒的狀態,神態萬千,栩栩如生,猶如史集畫作。

突然,「咔嚓」!

像圓鏡摔碎的聲音,嚴重影響此時的美感,有兩頭冰封在空中飛躍的雷狼,摔倒落地。

雷狼被支裂成無數碎塊,菱角分明,在星輝的照耀下,閃閃發出銀光,晶瑩剔透,猶如顆顆鑽石般耀眼。

碎塊菱角處,沒有任何血液滲出,血液凝固在其中,看起來也有點詭異,眾人驚詫。 風靈兒五人見此情景,全都震憾住了,這就是天使神族的力量嗎?這麼強大,怪不得敢以神族自稱,看來師傅也不太了解這個種族,

上次問她老人家也是沒個頭緒,若非親眼目睹,哪會明白力量的延伸,武者的力量就是毀滅,而她們卻能用力量,來創造的藝術。

「哈哈哈」!

小雨軒沒心沒肺地大笑道。

撒旦老公別太壞 在這麼震撼的情景下,也只有他才能笑的這麼開懷,這麼興奮,毫不掩飾自己的心性。

「天使姐姐,你太歷害了,你肯定比少主還強大」,小雨軒羨慕地說道,泛著眼光,眨都不眨一下。

女子似聽到小孩說她比金六子還強,心裡樂滋滋地開懷笑道,很難得的對小孩,投賞了一個笑臉,似再證明,還是這小奶娃有眼光。

一束聖光籠罩在小雨軒身上,升起白色霧氣,煙霧繚繞在星輝下,像極了仙界奇景,祥和,靜謐,令人心生嚮往之意。

聖光中,小雨軒全身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癒合、結巴后,傷口也慢慢脫咖,再次露出那古銅色肌膚,幽黃錚亮。

甚至被那雷狼撕裂掉的大塊血肉處,也開始從新生長出來,片刻后,就與原來肌膚一模一樣。。

太神奇了,小雨軒從來沒有今天這麼震驚過,傷口全都癒合不說,原本疲倦不堪的身體也恢復到生龍活虎的狀態,整個身體像沐浴在春風中,舒暢無比,腹中的飢餓感也消失大半。

光束消失后,他興奮地衝到姐姐她們四人面前,講述自己剛剛的種種感受。

四人聽后,又是一陣啞然,這個天使神族的女子如此神秘無比。

她們以往見到的所有神秘事都沒今天見的多,彷彿,這個種族就是來自於上古神話里,凌駕於萬族之上。

陸之揚帶領四人,一瘸一拐地走到神秘女子身前,恭身拜道。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還未請教前輩大名,望他日有機會報答此恩」。

神秘女子並沒有回答他們的話,而背後翅膀扇動幾下,恩賜他們四人,每人一道聖光療愈。

陸之揚四人喜出望外,紛紛感覺身體上的奇妙變化。

「你們可以稱呼我、天使,我的名字還暫時不能在南瀾傳出」。少女的話很空寧,有種聖潔、祥和的感覺。

「多謝天使前輩」,陸之揚四人可不敢稱呼她什麼天使姐姐。

「好了,你們快離開吧,我還有點事要辦」,少女開始奉勸他們離開,她要辦正事,估計那老頭也等急了吧。

一陣輕快的腳步響起,五人迅速地向出口處走去……

「那小子,你去哪裡」,天使的話再次轉來。

她一臉不解,這小子怎麼又和幾個人族低階武者混在一起,盡學一些人族的鬼話。

她是想等事情辦完后,直接送他回絕地金剛一族,不想他再和這些人族混在一起學壞。

落魄新娘:惡少別亂來 小雨軒轉身過來,滿臉不惑,天神姐姐為什麼這麼問他。

「我要去魔洞一層殺妖花」,他一臉誠實地回答。

「不準再亂跑,等我辦完事,我直接送你去見領主大人,免的不小心死在外面,白費了我剛才救你一番」。女子的話相當霸氣,似乎不容小雨軒有任何反駁。

「可,可是我,」小雨軒暫時也不想回金剛一族,他還要陪姐姐一起回宗門。

「沒什麼可是的,別廢話,好好地給我呆在那裡別動」,女子用眼神瞪了一眼,陸之揚四人,示意他們立馬離開。

望著天使咄咄逼人的眼神,四人也不知下一步如何是好,憑風靈兒和小雨軒的感情,他們知道,風靈兒肯定會帶雨軒回宗門,但是,這位前輩又…

此時,小雨軒急壞了,連忙衝上前去,向女子解釋當時祖爺爺對他說的話。

片刻后,女子皺起的眉頭緩緩鬆開。

小雨軒可憐巴巴地望著女子,希望女子聽了他訴求后,可以放他離去,眼眸里儘是焦急與無奈。

女子聽了他的話,感覺金剛一族的長輩太不可思議,如此草率行事,這麼小的孩子放養在外,十萬大山危機重重,怎麼能讓他一個人在外歷練。

女子翅膀撲扇幾下,飛出一根能量翅羽,潔白如玉,通體晶亮,栩栩如生彷彿就如真羽一般,散發出束束聖光,懾於心神,似乎不許任何人褻瀆。

「此物送你,若遇致命危機,可折斷它護你周全」。天使把翅羽交給小雨軒,並再次叮囑到,機會只有一次。

接過翅羽,小雨軒感覺此物貴重無比,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裡,心裡一陣狂喜,布滿笑容的小臉神色盎然,再次表示感謝。

什麼好聽的話都說盡了,女子打趣笑道!從沒見過這麼調皮的小鬼,揮揮手……示意小雨軒離去。

雨軒轉身大步向前奔去,隨著四人離開魔洞第七層。

先鋒 五人一路沉默,穿過層層向上的石梯,石壁上發光石忽明忽暗,空間中還不時傳出異響,在寂靜無聲的環境下,格外陰森。

一行人都小心翼翼地前進,生怕惹出事端,終於到了第一層魔洞門口。

陸之揚主動開口道,要幫兩姐弟去做妖花任務。

風靈兒婉言拒絕,並希望他們三人幫小雨軒保密身份,不可對外聲張。

望著姐弟倆消失在石門裡,陸之揚三人感憾嘆道,沒想到小雨軒來自十萬大山深處,怪不得小小年齡這麼妖孽……

石門裡,兩人眼前的情景與第七層差不多,有繁星閃爍,群山連綿起伏,草木茂盛,綠油發亮,讓人惶恐不安。

前行數百米,一路上草木被他倆踏彎了腰,似乎又緩慢直立起來,生命力極其旺盛。

眼前呈現出無數小山包,大都在海撥三、四百米之間,妖花生長在小山包底部位置。

而每座小山包上都只生長著一棵古樹,樹根盤據在妖花周圍,像一隻魔掌牢牢扎在地面,根莖錯綜複雜,扭曲在地面上,讓人發慎。

樹鱗蒼勁如岩,枝繁葉茂,彷彿遮擋一片星光,樹下陰暗無比,透露出一股陰森詭異的氣息。

妖花基本兩米左右高,單獨一根莖支撐著碩大的花朵,如磨盤般大小。

花朵顏色各異,艷麗奪目,甚至,還能聞到縷縷花香,芳香遠飄數十米,有一種誘人的魔性,吸引著獵物靠近它。

「姐姐,你掠陣,我去試探一下」,小雨軒奮勁地沖向一朵妖花。

這些妖花在他眼裡全是貢獻點,剛剛在第七層沒多大收穫,心裡還很失落,他現在迫切需要這些靈物拿回宗門換取資源。

剛接近妖花三米處,妖花根莖突然變長,一朵紅紫相間的花朵竄到他面前,格外艷麗,

「噝」的一聲,小雨軒向左橫移兩米,剛剛被嚇了一跳,沒想到妖花根莖可伸縮數米遠。 轉過頭,沖後方的姐姐做出笑臉,示意自己剛才只是大意。

「噝」!

妖花根莖再次伸長兩米,碩大的花朵也沖向雨軒,芬香撲鼻而來,十分迷醉,迷迷糊糊地不知所為,似要放棄扺擋。

小雨軒用力甩了一下腦袋,集中精神意識,緊咬牙關,連忙封閉自己的嗅覺,頓時,整個人瞬間清醒過來。

「砰」!

碩大的花朵與拳頭猛烈相撞,花盤四分五裂,花瓣飄灑在空中,漫天飛舞,緩緩墜落到雨軒面前。

眼前這一幕讓人迷幻,他從沒有見過落花的景象是這般美麗,眼裡全是欣賞與陶醉,望著不遠處的姐姐,她似乎也迷醉在這落花情景之中。

面帶驚色,笑如嫣花,不知是看到妖花敗落高興,還是為此景而欣喜,雨軒把姐姐此時的容顏深深印在了心裡,原來她笑起來是這般美麗,宛如夢境,讓人如痴、如醉…

心想著這種魔花即使敗落,也很迷人,花開,驚世駭俗,花落,曇花絕美。

地面原來幽綠的草木,因沾染上花瓣里的花粉,都紛紛枯萎,彷彿傾刻間生命一閃既逝。

突然,妖花宛如騰蛇環繞襲來,小雨軒向地面一個翻滾,正好抓住妖花根莖,表面凸凹有致,似鱗片一般,卻又感覺很瑩潤。

抱著嬰兒手臂般粗細的根莖,用力向一旁拉扯,跑出五、六米后,根莖只有手指大小粗細,再也拉不動分毫。

空氣中傳出「哐哐」聲響,彷彿有樂器在鳴奏,沒任何節奏感。

碩大的花朵傳出「啵、啵」,像花開有聲般,只是聲音中帶有痛苦、詭常。

雨軒本是想扯斷它的根莖,但此時,他的狀態,宛如拉開千斤巨弓,放開,可能會彈射自己,不放,手臂肌肉酸痛難忍。

超級尋寶儀 望著小指粗細的根莖,雨軒瞳孔放光,貪婪的盯著,彷彿看到絕世寶葯,一口咬在根莖上,虎牙橫磨,泡沫四濺。

妖花左右搖晃,好似小雨軒這一口咬得它渾身疼痛,傷到它的要害。

一番折騰,小雨軒虎口發麻,這妖花根莖如常,氣的他喔喔直叫。

遠方的風靈兒見雨軒吃癟,一道青靈斬出,破空聲尖銳無比,似要斬斷一切,毀滅萬物。

「咔嚓」!

妖花根莖被瞬間斬斷,小雨軒被彈飛出去十多米,落地前,一個旋轉的空翻,雙腳立地,動作相當華麗。

看著手中的碩大花朵,還微弱地晃蕩不停,根莖斷口處光滑無比,似有光澤液體在流動,一滴璀璨綠液緩緩滲出,晶瑩剔透,如翡翠般溫潤細膩。

取出裝有毒液的玉瓶,滴入瓶中,瞬間融入那滴毒液,綠液慢慢消散,而毒液好似緩緩地再恢復。

果然有用,小雨軒看到此處,興奮地沖向另一朵妖花。

半天時間,裝有毒液的玉瓶收集了十多滴妖花精髓。

魔洞第七層中,老人呈上一物,天使收取了此物開口道:「剛剛那小子去第一層,你去和那樹妖王打聲招呼,叫他關照一下。」

天使翅膀撲扇幾下,轉眼就消失在出口位置。

魔洞第一層,小雨軒暴力、兇殘地像一頭上古妖獸,拳風陣陣,捲起落葉飛舞,花瓣紛飛。

一朵稍大的妖花根莖被小雨軒抓在手裡,花盤竄向他的頭部,似要一口吞食下去,碩大的花苞瞬間張開。

「砰」!

金色拳頭轟進花芯,花瓣碎片四射,形成波浪狀扺擋拳頭的衝擊力,彷彿這一拳轟在水面,後續的衝擊力層層被阻,直至耗盡。

忽然,妖花順著拳頭而來,一口咬向小雨軒,他雙腿用力向下一蹬,整個人瞬間向右移動。

剎那間,妖花根莖迅速延伸,直接圈住小雨軒的右腿,已經離地三尺的身體,被一把拉扯到妖花跟前。

「窟窿」!

像有什麼東西被吞下,小雨軒就被碩大的花朵,層層包裹在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