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至於,游年三歲前的照片分不清他是男是女,自己爸爸一個勁兒的給他買粉紅色的小衣服,自家媽媽卻試圖把他扳回原來的性別……最後游年的衣櫃里一半女孩子的衣服,一半男孩子的衣服。

游屹辰知道自己理虧,耍賴道:「我不管,我就捨不得我女兒嫁給一個臭小子!」

辛夷真的是無語了,看著這麼大還耍賴的游屹辰,扶了扶額,「行行行,可是你沒有女兒!還有,你剛剛的想法你以為人家漾漾家的父母不這麼想? 情動99次:總裁大人饒了我 我可告訴你,吃飯的時候你可別拆我們年年的台知道嗎?我可對我這未來兒媳婦兒滿意的不得了呢,別跑了。」

「好好好,我不拆台,但是我總覺得『時』這個姓氏吧,有點耳熟。」游屹辰想想還是覺得耳熟。

顯然辛夷也想到了什麼,「不能吧,不會這麼巧吧?」

「管他巧不巧,到了酒店就知道了。」

……

華素馨和時京墨倆人到了酒店門口,就看見一對熟悉的背影,還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之前年年告訴我們的包廂是520嗎?」

「是是是,趕緊走吧,不能讓漾漾的父母來了等我們吧。」

時京墨和華素馨倆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不可思議。

華素馨出聲道:「辛夷?屹辰?」

游屹辰和辛夷兩人轉過頭,也震驚了,這什麼情況?好多年不見的老友竟然在這兒碰到了?

辛夷連忙回走了幾步,拉著華素馨的手驚喜道:「素馨!你們怎麼也在這兒啊?」

時京墨摟住華素馨,代替華素馨回答道:「這不是來見見親家嘛。」

游屹辰一拳砸向時京墨,笑罵道:「你這都見親家啊,怎麼不見見我們,我們都多久不見了!」

時京墨回了游屹辰一拳,也調侃道:「那你們沒事兒特地從蘇州來上海吃飯?說吧,你們是來幹嘛的?」

「當然是……」

時京墨還沒回答,就意識到什麼,這……

同時四個人也都突然意識到什麼安靜下來。

四個人就站在大廳,良久,游屹辰艱難的說道:「我就說漾漾的姓很少見,恰恰朋友裡面也只有京墨一個人姓時,我也就只是覺得是巧合,沒想到……」

時京墨和華素馨對視一眼,疑惑道:「游年竟然是你們的兒子!可是你不是說你家兒子去美國了嗎?怎麼成了游年還當了明星?」

游屹辰噎了一下,「這事兒吧,說來話長,說來話長,來來來,我們進了包廂再慢慢說。」

華素馨和時京墨倆人相視一笑,點頭。

辛夷突然想到什麼狡黠的笑了一下,叫住三人,「等等,我們考驗一下兩個孩子好不好?」

「考驗?老婆你又想什麼呢?」游屹辰無奈又寵溺的看著自家老婆道。

「就是考驗考驗孩子們的感情呀,你們過來點。」辛夷看了看四周,對著其他三人說道。

「我們就……然後……再然後……最後……」

辛夷說完,其他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點頭同意了。

——520包廂——

「年年,你說是我父母先到還是你父母先到?」時漾捏起一顆多汁的小葡萄塞進游年嘴裡,問道。

游年舒舒服服的枕在時漾腿上,享受著自己未來未婚妻的投喂服務,「我不猜,反正最先來的一定是咱爸咱媽。」

時漾聽的臉一紅,又拿起一顆葡萄塞進游年嘴裡,游年笑了笑:「害羞了?不對呀,我這還什麼都沒說呢~」

「吃的葡萄呀,真是的,趕快起來吧,不然……咱爸咱媽該來了。」時漾又給游年塞了顆葡萄,催促道。

游年本來嚼葡萄的嘴一頓,「咱爸咱媽」這四個字真的太溫馨太溫馨了,一個用力從時漾腿上起來,執起時漾的手,動情的在時漾手上烙下一個誠摯的吻,認真道:「好,我們一起等咱爸咱媽來吃飯!」

這話才說完,就聽見包廂開門的聲音,接著四位大家長陸續近了包廂,時漾,游年立刻站了起來,時漾乖巧的接過辛夷手上的包包,游年也把華素馨才脫下的外套掛到衣架上。

六人落座,飯局開始。

游年首先站起來,舉杯道:「第一杯酒敬漾漾,我好感謝她出現在我的生命里,讓我的人生足夠完整……」

說完仰頭喝盡杯中的酒,接著舉起酒杯,說道:「第二杯就,我要敬伯父伯母,謝謝他們把這麼美好的漾漾帶到這個世界,我才能與她相遇相知……」

然後又一次喝盡杯中的酒,「最後,我要感謝我的父母,謝謝你們生我養我,我無以為報,只好給你們娶個媳婦,和她一起報答你們。」

游年說完,時漾羞紅了臉,四位家長神情各不一樣,游年你看了就發現不對勁。 “唉呀,你說,你後來懷孕的時候還來公司炫耀什麼呢你知道不知道,因爲你的突然到訪,大家都沒有給你準備一個好的歡迎會啊。?當然了,你流產的事情也是我們計劃好的。你要知道,那個時候的麗娜是多麼的愛司空冷語啊,所以她當然不能容忍你有了司空冷語的孩子啊。這在她的眼裏,就是野種。她可是自封爲總裁準夫人的,準夫人會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嗎她當然不容許了。所以,就要想辦法讓你流產。摔倒是最好的辦法了,可以說是你自己摔的。當然了,爲了不讓你去找司空冷語告狀,拿我來威脅你是最好的辦法。你放心,這個法子是我想出來,所以我當然不可能受傷了。只有你這麼笨的小白癡纔會相信這件事情呢。你說你有多傻啊”

莫小可似乎是長長的嘆了口氣,才接着說道:“其實吧,我後來才發現,其實我比麗娜更愛司空冷語,所以,麗娜就成了我的最大的阻礙,我自然是要想辦法把她除掉了。可是她在公司的勢力實再是太大了,我根本沒有辦法啊。怎麼做纔好呢最後讓我等來了一個機會。那就是你的事情被發現以後,那個叫程凱的人非常的激動,估計他也是非常喜歡你的男人吧。呵呵,白筱啊,你在不知不覺間可是勾了很多男人呢,你自己都不知道吧。哈哈哈,唉,這真是一個絕對好的機會。我不但把麗娜從公司裏趕了出去,而且還順利的爬到了祕書的位置,這也算是一步登天的感覺了。那個時候,我心裏美啊。我就盤算着怎麼讓司空冷語能讓我投進他的懷抱。”

“唉,你知道嗎我爲了他真的付出了太多太多了。我排除了前面的一切的拌腳石啊。我就是不想人家打擾我和他之間的這份感情,可是呢,果果很不識趣啊,居然一點自知之名都沒有,所以我只能告訴一下她,她的本身條件了。她那樣的人怎麼可能配得上司空冷語呢。其實本來計劃都好好的,要不是因爲你啊,我也不至於後來被人家罵。唉,爲了這件事情,我放棄的東西就變得越來越多了。到現在,我已經是人盡可夫的女人了。不過好在,和我有關係的那些都是大老闆,都是有錢的人,每一次完事,都能給我買很多好東西,有事找他們呢,他們肯定能幫忙。這也是交易的一種吧。我相信,以後如果司空冷語遇上了什麼麻煩,你肯定是做不到這一點的。這也正常,你哪有我這麼愛他啊”

過了很久,沒有說話之聲,大家都以爲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呢,可是沒有想到,突然之間,莫小可又哭又叫的說道:“白筱,我上輩子到底欠了你什麼啊你這輩子要這麼的折磨我。爲什麼啊我又沒有對你做什麼,可是你卻把我逼到了這步田地,讓我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你說,你要怎麼賠償我你要怎麼賠償我我真的好恨你,我真的好恨好恨你啊,我恨你的無知,我恨你的自私,我恨你的一切。現在,我就要把你最得要的東西從你的身邊奪走,我就是要讓你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最配得上司空冷語的人是我莫小可,而不是你白筱你就到地府去給閻羅王當新娘吧。”

聽到一個很細微的聲音,後面就聽到很多很雜的聲音。再就沒有了。

“很抱歉啊,只能錄到這麼多了。再多也沒有辦法存進去了,不過我想,應該可以做爲一個證據了吧。是吧”白筱說道。

“白筱。這些就已經足夠了。至少她這個牢是坐定了。”程凱說完後,拿着錄音筆和那些警察開始交涉着什麼。因爲他們說的聲音不大,所以白筱他們並沒有聽見。

廖珍梅聽完這件事以後,不由的抱着白筱,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對待白筱這個孩子。她受了太多太多的苦了。被人誤會也好,被人不理解也好,她從來都沒有抱怨出來,只是自己一個人在那兒承受着。她都無法想像,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她的身上,她是否能像白筱這樣平靜的面對她是否能像白筱這樣,一點怨言都沒有隻怪命運不濟

“我苦命的孩子。這麼多年了,真是讓你受委屈啦。”廖珍梅拍着白筱的頭,將她攬進自己的懷中。白筱沒有哭,她只是釋然的笑了,“媽,我不苦啊。有你還有冷語對我的愛,我有什麼苦呢我還有五個可愛的孩子吶。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啦,我啊,一點也不苦的。”

看着白筱那純潔的眼神,她那發自內心的笑容,她那沒有任何依賴,只是懂事與體貼的話語,都讓廖珍梅感覺到,自己的兒子是撿到了一個寶了。這個寶是你揮之不去的。也是因爲這樣,反過來你還能再度的擁有她。司空家上輩子是燒了什麼高香啊,纔會有這樣的好媳婦啊。

“看看,看看。兒子,以後你要是不對白筱好啊,你可能真的會成爲人民的公敵了。”廖珍梅說道。

“阿姨,您這話沒錯。冷語要是敢對不起白筱啊,我直接就把他太監了。看看他還有什麼資格對白筱不好。”程凱可不忘吐好友的糟,要知道,這個女人也是他曾經愛過的女人。雖然現在他心裏還是非常的愛他的老婆大人的,可是呢,對於白筱的那份愛也沒有消失。只不過不是那種男女之愛了,已經變成了一種親人的感覺。他覺得白筱就是他妹妹,他妹夫感欺負他妹妹,那他妹夫肯定是死定的那種。

“得得得。有你什麼事兒啊”司空冷語沒好氣的踢了程凱一屁股,“我能不對我老婆好嘛,那可是你嫂子。你記住了嗎”

“啥我嫂子啊白筱是我妹妹,你就是我妹夫了。”程凱也不在意他剛剛的舉動,他比較大嘛,讓着小朋友是應該噠。

“去去去,誰是你妹夫啊。你可別亂來啊,我可告訴你,我這個妹妹啊,是一個大好人,人非常非常非常的好。你要是得罪她,我就把那些男人都找來批鬥你。而且,你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爲她,你這輩子可能都只能恨在肚子裏,直到爛掉爲止,是誰給你解了圍那可是我妹妹。是我妹妹幫了你這個大忙。要說你不謝謝人家,這老天爺都會看不過去。現在呢,這沒你什麼事了,你就好好的先把我妹妹送回醫院去,這剛醒來的人就這樣跑來幫你,你也不知道心疼一下。我看你啊,真是不知道什麼叫溫柔體貼老婆美。”程凱道。

“這和老婆美有什麼關係啊”司空冷語不明白。

“你是白癡啊”程凱用一種很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司空冷語,“你是不是活在石器時代的啊這都不懂你怎麼就這麼的木啊。我有你這樣的兄弟,有的時候,我真的很想吐血啊。這一點你都想不明白像我妹妹這麼漂亮溫柔的老婆,你都不知道要體貼,你還有什麼可取之處啊。白癡了吧你。”

“我不白癡。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變成白癡了,我一定就去你家賴着不走,看你怎麼辦。”司空冷語沒好氣的頂了回去,走到白筱的身邊,一把將她抱起。雖然他的兄弟非常的可誤,居然這樣說他,可是有一點是沒有錯的,那就是白筱纔剛剛醒過來,就這樣跑到這兒來,不合適。身體都還虛得呢,怎麼能這麼由着她呢這個時候,就是綁,也要把她給綁回去病牀上,好好的再養兩天才行。

白筱可明白司空冷語的意思了,她輕輕拉了一下他的衣領,示意他把耳朵靠過來,輕聲的說道:“我知道你要把我送回醫院。可是我真的沒什麼事。所以我想,我能不能先回家住着,然後你讓醫生上家裏來檢查一下唄。我真的好想看看女兒呢。剛剛聽媽媽說,女兒長的可像你了。我想看吶。不想回醫院吶。老公,好不好吶”

適時的開始撒嬌,這樣司空冷語還能不答應呵,只怕他的骨頭都要酥了,沒有想到白筱的撒嬌能力居然這麼強,他絕得自己如果拒絕了她,會是一件非常可恥的事情。只能點點頭,答應了。

“耶,真是太好了。老公,就知道你最最疼人家,最最愛人家了。”說完以後,還不忘在他的臉上來個大大的kiss。

商女魔妃 這在外人看來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啊,可是司空冷語還老大不樂意吶,“要謝我是可以,可是你親錯地方了。一點誠意也沒有,怎麼也要親在嘴上是吧。親臉上算啥啊”

“這麼多人看着吶。”白筱不敢相信,這個男人怎麼可以這樣啊。這可是大庭廣衆之下吶,怎麼可以讓她去親他的嘴吶。這種事情,只能在房間裏的時候,或是,家裏沒人的時候做的,不是嗎 游年看著自家媽媽的神情不太對,立刻給了自家爸爸一個飽含深意的眼神:爸,我媽這是怎麼回事兒啊?

可是更不對勁的事情發生了。游年很確定自家爸爸是接收到了自己的眼神的,可是他竟然!躲開了!

游年頓時心中警鈴大作,接著就看見辛夷女士舉杯的動作,「來來來,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啊。咱們乾杯。」

大家紛紛舉杯,這時時漾也注意到坐在自己身旁的媽媽好像表情很勉強,心頓時漏了一拍,不會是還對游年有意見吧?

準備暗暗拉了拉華素馨女士的袖子,被華素馨女士靈巧的躲開了,聲音雖然不大卻足夠讓所有人聽見:「辛辛,沒想到最後和你在一起的人也不是子熙啊。」

子熙?子熙?

Excuseme?

子熙二字一出,全場五臉蒙圈,不過辛夷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冷笑道:「你最後不也沒和子熙在一起嗎?」

兩位爸爸對視了一眼,對話大致是——

游屹辰:子熙是誰?

時京墨:我也不知道啊。

游屹辰:莫非……

時京墨:好的,了解,明白。

然後倆人就開始悶聲吃飯,一言不發。

這一邊兒算是淡定了,可把時漾和游年急壞了,這前兩秒還好好的呢,下一秒就開始火藥味兒十足了,這到底什麼情況啊。

「當年要不是你,我和子熙說不定就在一起了……」

「什麼叫要不是我?你和子熙本來就不可能,你可別把你和子熙的事情怪到我頭上!而且,孩子們都在呢,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你也要提?」

時漾覺得要是自己再不有些動作,自家媽媽和辛夷阿姨就要吵起來了,連忙打斷道:「爸媽,伯父伯母,我想去個洗手間。」

游年顯然也默契的反應過來,連忙也跟著站起來,道:「認識路嗎?我陪你。」

說完也站起來,和時漾離開,倆人剛出包廂,這門還沒關嚴呢,就聽見辛夷迫不及待的邀功的聲音:「素素,這麼多年了,我們還是那麼默契呀,還是我以最快的速度反應過來接了你的話頭,你也沒提前和我說一下,要是穿幫了可怎麼辦哦。」

華素馨也是感慨道:「是啊,這麼久了沒想到我倆還是這麼默契,也怪我,這不是即興發揮嘛,突然就想起來了。」

站在門后的時漾和游年倆人面面相覷,這意思就是……

「我媽怎麼這樣!我們好不容易在一起,怎麼這樣嚇我們呢。」時漾氣鼓鼓的說道。

游年摸了摸下巴,無奈道:「這可不一定光是伯母的主意啊,沒看見其他三位大家長簡直配合的不要不要的嘛,這不是就想讓我們著急著急?」

「那我們怎麼辦?去揭穿他們?」時漾覺得自己真的要被自家爸爸媽媽氣死了,怎麼就這麼調皮呢!

游年很少見一向溫和乖巧的時漾這樣生氣,抬手撫了撫時漾的頭髮,笑道:「揭穿?我們為什麼要揭穿?當然是配合他們玩啦,她們要吵架我們也吵唄。」

華素馨和辛夷在包廂內聊得火熱,時漾和游年在包廂外密謀,可是這都落在了某兩個悶頭吃飯的人眼中。

幾分鐘過,時漾就推門進來了,一臉的不高興,而游年竟然沒有跟在時漾身後回來。

「漾漾啊,年年呢?」辛夷第一個發現了不對勁。

被點名了時漾露出一個勉勉強強的微笑,「不知道呀。」

時漾的態度這讓四位家長都愣住了,這……

沒過多久游年也回來了,坐在位置上就開始吃東西,也不說話。

辛夷偷偷拽了拽游年的胳膊道:「你們這小兩口怎麼了?鬧矛盾了?」

游年夾了一塊排骨給辛夷,道:「媽,你就別問了,我和時漾挺好。你和伯母不還要討論什麼子熙叔叔嗎?繼續啊。」

辛夷一急,連忙道:「你們才是大事,什麼子熙不子熙啊,快和媽說,你怎麼就把漾漾惹生氣了!」

「沒事兒,就是遇到一個粉絲非纏著我要簽名,我這不是沒辦法嘛,就花了點時間,時漾可能是吃醋了吧。」游年語氣假裝不在意,實際上眼神就在偷偷瞥自家媽媽。

「你這孩子!你不是變成幕後了嗎?要是以前粉絲老婆要平衡,可是現在當然是老婆最重要呀!你啊……」辛夷壓低了聲音開始教育游年,沒完沒了。

游年真的是聽到耳朵都快起繭了,低聲道:「我知道了,媽,可是你和伯母兩人討論子熙叔叔的時候好像也沒想起來我們還要商量訂婚時間的事兒吧?」

被游年這一說,辛夷徹底沒了聲音,看著游年臉上露出得逞的微笑,辛夷是感覺越來越不對勁了。

另一邊華素馨也開始教育自家丫頭——

「漾漾,今天你是怎麼回事啊,我家漾漾那麼懂事,可不想會無理取鬧的人呀。」華素馨拉了拉時漾的手道。

「媽媽,我難道還不能生氣了?」時漾撇了撇嘴,反駁道。

「當然可以生氣呀,可是今天這麼正式重要的場合,你就忍忍,回去好好和游年談談就好啊,然後……」

「媽媽,你也知道今天是個重要的場合哦,你和辛夷伯母可不像是知道的呢~」時漾揶揄的看著像吃噎了的媽媽,反問道。

「你這孩子……」華素馨真的是被時漾堵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時,兩位悶頭吃菜吃很久的男士,才有了一絲話語權,時京墨道:「得得得,你們兩個也別裝了,什麼子熙不子熙,我和屹辰大學時候就認識你們,那大學怎麼就憑空冒出個子熙?就算有,這會計系和醫學系的系花爭一個男生,這麼大新聞我們還能不知道了?以後考驗孩子們也不能這麼考驗好嗎?」

接著游屹辰也說話了,「還有你們兩個小傢伙,嚇你們媽媽好玩兒啊,知道了就點破,這還這麼皮,將計就計了還?假吵架?假生氣?今天可是你們確定訂婚日期的日子,怎麼被你們這四個戲精一攪和這味道都變了,大家回歸個正題,把日期定了吧。」 終歸白筱還是一個傳統的人吶,不能接受那種當着別人的面,還能大大方方的打kiss的那種事情。?她可以看別人這麼幹,可以不反對別人這樣的行爲,可是如果讓她這樣做,她寧可找一個地洞鑽過去。要知道,在外人面前讓男人抱着她都不習慣吶。要不是因爲她現在是病人,她是不會這樣的。

司空冷語將白筱抱回家去了。至於公司的事情,這事已經有了結果了,那他就可以暫時的功成身退,回去好好的陪陪他的親親老婆了。

不過爲了保險起見,還是先讓醫生來家裏看看再說。

“放心吧,沒有什麼大礙了,只要注意休養一下就可以了。 天幕之下 因爲太久沒有吃東西了,所以東西不要讓她一下子吃得太多。適量就可以了。”醫生說道。

“醫生,謝謝你啊。”司空冷語第一次這麼客氣的說道,要是以前,他可從來不會說這樣的客套話的,也許是因爲有白筱在他的身邊吧,所以連他這個人也改變了。

“司空先生,您真是太客氣了。您留步吧,我自己出去就行了。”看來醫生對於司空冷語這樣的轉變並不是非常的習慣。

“沒關係,我送送您。”司空冷語繼續客氣的說。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出去就可以了。您請留步,您請留步。”醫生客氣的說道。

“真不用我送啊”司空冷語的語氣上是表現的非常的失望的。可是天知道他的內心纔不會有失望這種感覺呢。要不是白筱那兒一直讓他要送醫生出去,他纔不會多事的說出這句話呢。唉,真是的,白筱就真的要這麼的平易近人嗎唉,這樣多累啊

可是醫生再三表示不要司空冷語送他,那司空冷語只能對自己的老婆聳了聳肩,“沒辦法啊,他一直不要我送啊,不是我不送啊。這就不能怪我了哦。”

“你就憑吧。真是的,尊敬待人,這可是中華的傳統美德。”白筱沒好氣的說道。

“是是是。以後我一定注意,一定不讓咱們的孩子受到這樣的教育,可以了吧好了,好了,你都剛剛纔回來,你還是先好好休息一下吧。”司空冷語坐在白筱的身邊,爲她拉好衣服,“你想不想見見女兒”

“當然想啊。可是我現在也沒有力氣抱着她們啊。只能看。唉,你說,我還是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啊。我兩回當母親,都沒有給孩子餵奶。你說,我是不是一個特別不合格的母親啊”白筱當憂的問道。

“怎麼會呢。你啊。不要多想了。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先讓人把你的東西給整理好。”說完司空冷語出去了。

白筱輕輕地嘆了口氣,看了看四周,這個家還是沒有什麼大的變化,還是當年的那個房子,如果沒有記錯,這還是她當年的那間房間。牆壁已經被刷白了,東西也都換過新的了。不由的思緒又回到從前,那個時候的自己,因爲能住到這裏來,還真的興奮了一陣子呢。不過,沒有過多久,現實就將她打敗了。原來,現實的社會真的和想像的世界是不同的。她和司空冷語並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在他們沒有做出任何的改變之前,他們其實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可是那個時候的她就是那麼的傻,因爲他的一句話,一個動作,都可以高興上好半天。完全沒有想那麼多。只覺得自己可以和他有將來,只覺得自己和他是有感情的。可是那個時候,卻只是她的單相思而以。對於司空冷語來說,她不過是一個不起眼的女人,在他的身邊,還圍繞着那麼多花枝招展的女人,他又怎麼會爲她而動心呢現在想來,那個時候的自己真的太過於天真了。如果自己看到那時的自己,估計會直接一巴掌招呼上去,讓自己清醒一下吧。

後來,真的經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說起來,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是怎麼走過來的。當初的動力到底是什麼。她完全不知道。只是因爲別人救了自己,所以覺得死得非常的不值得吧。也許就真的只是這個樣子吧。想想那個時候的自己,該有多傻啊不過現在也好不到哪裏去吧,因爲這是性格的問題吧。當自己再見到司空冷語的時候,其實她是期待着他會告訴自己,這麼多年來,他有多麼的想她,戀她,是多麼的離不開她。可是可笑的是,這不過是一次自己的幻想而以。他也沒有變,是那麼的冷酷無情。

那一夜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她完全一點點的印象也沒有。只是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才知道。又怪自己後來因爲事情太多,又忘記了要吃事後藥。這纔有了後面的三個孩子。

這三個孩子就成爲了他們再次走到一起的橋樑。好像是吧,真的是有了孩子以後,他的態度真的轉變了。而且轉變的很大。她都能明顯的感覺到他對自己的那種憐惜。這種感覺,真的非常非常的奇妙。因爲司空冷語的轉變,他們能結爲夫妻的可能性才越來越大。你會發現,可能他有的時候嘴上不會說,可是會爲你做很多事情。例如幫你挑鞋子。他總是細心的考慮到她是懷孕的女人,所以一定是挑好走的,平底的,有的時候還能和她的衣服搭調呢。總體看來,她就像是一位非常時尚的孕婦一樣。

只不過,真的經歷過太多的事情了,她只感覺自己的心真的非常的累。自己認爲的事情,自己多年來認爲的事情,就因爲這一次的事情而徹底的改變了。如果以前她會說自己閱人有一定的能力的話,那麼這次的事情就是徹底的告訴她,她其實是多麼的好騙,人家只要表現的對你好一點,就能瞞過你的那雙自認還行的眼睛。說實話,這一點,多少讓人感覺有一些的可笑。當白筱聽到這件事的時候,她真的有一種想要發瘋的感覺。

只怪當初她真的痛的昏了過去,要不然她也能早一點知道事情的真像呢。好在自己在北京的時候就已經對莫小可的所做所爲有一些的懷疑了。而且那個時候自己還極力去說服果果相信她的判斷。可是結果是果果把她說服了,她也覺得自己這樣想法可能真的是錯的。根本不是像她想的那個樣子的。

可是依現在的情況來看,根本她當初的想法就是沒有任何的錯誤。她的想法是對的,莫小可就是那樣的女人。可是,到底是什麼改變了她呢是錢還是名利怎麼說,她們過去明明是朋友。就算那個時候她搶了她的男朋友,可是,那更本就不能叫搶啊,因爲這件事情,她都不知道的呀。所以,怎麼能說她搶呢爲什麼不說,他們兩個人的感情並不穩定,那個男人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影響,如果來公司的是另一個很漂亮的女人,那他也是有可能對那個發女人產生好感的嘍。唉,要怪,爲什麼不怪她自己的性格不好呢很明顯的,對方不就是覺得她的那個性格不好嗎

“白筱,你幹嘛呢表情居然這麼的奇怪,你是不是在想什麼事情啊”司空冷語走了進來,白筱沒有發現他進來就算了,而且臉上的表情還要搞的千變萬化似的,到底在搞什麼啊纔剛從醫院回來的人,纔剛剛醒來的人,居然這麼的不聽話吶,“白筱啊,你能不能不那麼的費腦子啊。你纔剛醒過來咧,醫生說了,讓你好好的休息。如果你不聽話的話,我只能把你再送回醫院去了哦。”

“呃,人家沒有想什麼啦,只不過有一點點的頭痛啊。然後想讓它不痛嘛,那不就是要想辦法讓它不痛嘛,那我就想呀想呀,不就是這樣嘛。唉,我沒想別的。真的,我對天發誓。”白筱說道。

“對天發誓”司空冷語看着她,想想也有道理,“行吧,那就對天發誓吧。如果你剛剛是在想別的事情,那你的孩子長後越長越難看。這樣可以吧”

“天吶。司空冷語,那也是你的孩子吧。你居然讓我發這麼毒的咒,你也太那什麼了吧。你還有沒有把他們當你的親生孩子看待啊你如果以後是你有什麼事,我讓你發這麼毒的誓,你是不是也發啊”白筱沒好氣的兇他,當然了,其實也是因爲她自己心虛嘛。心虛嘛,怎麼敢發這樣的誓呢,萬一孩子以後真的越長越醜,那怎麼辦她是不能發這樣的誓的。

“我對你,不做虧心事,我不怕鬼敲門,所以我無所謂啊。可是你就不一樣了。我看你,應該是做了什麼虧心的事了吧。嘿嘿,就你的性格啊,一試就試出來了。剛剛肯定是在想莫小可的事情了。你以爲我司空冷語第一天認識你啊。就你那個容量那麼小的小腦瓜裏想什麼事情,我還會猜不到那不是笑話嘛。”司空冷語那一抹笑意,真是讓白筱氣死的心都有了。 「好好好,那大家長們決定?訂婚嘛,要是能快就……唔」游年還沒說完就被時漾塞進了一口菜。

「漾漾,咳咳。」時京墨看著女兒「惱羞成怒」心中又是驚訝又是欣慰,一直以來他家女兒都太懂事,一點都不讓人操心,現在在游年身邊竟然可以這樣富有朝氣真是太好了,但是在未來婆家還是注意注意形象的。

時漾被自己爸爸一提醒立即反應過來,臉一紅,游年怎麼捨得他的小乖這樣,一把摟過時漾,讓時漾埋到自己的肩上。

四個大家長都是一臉「姨父姨母」笑,游屹辰第一個提議:「好了,知道你們恩愛,要不就在下月今天?」

「還要等到下月呀……」游年略帶不滿意道。

「喲,你這臭小子還嫌慢?又不是結婚,訂婚而已。」游屹辰調侃道。

「這不也說了嘛,不是結婚,是訂婚呀,訂婚早點嘛,到時候還是我們六個人一起吃個飯就好啊。」游年提議道。

「你這小子倒是著急,訂婚這麼隨意嗎?」華素馨假裝不經意的問游年。

游年生怕未來岳母誤會,趕緊解釋:「怎麼能說是隨意,我只是想早點讓漾漾娶進門。」

辛夷也希望早點把兒媳婦娶回家,提議道:「要不……下個星期,咱們還在這裡,到時候一起吃頓飯就把婚訂了?」

時京墨也是有點不贊同,道:「這是不是有點隨意?不請一些親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