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此化作自身資糧底蘊,直到自我感覺圓滿之際,以自身根源法則作為包容胎膜,開闢一方世界,以此成就七星。

花火從修鍊以來,最開始修鍊的是魔法,從魔法側一路走來,晉陞四星傳奇以後,不慎進入火影世界,遭遇了大筒木羽衣的算計被困於火影世界不得脫身。

為了求變脫身,在魔法側遭遇瓶頸情況下,她又開始了其它體系的修鍊。

先轉生了至《仙劍奇俠傳》體繫世界以五靈轉五行之道修真為主,輔以巫神之道為次。

其後轉生至《大唐雙龍傳》世界找到了自己的武學心念,先開闢了自己的以劫入道的劍道領域,后又以女子之身登臨帝位又開闢了運朝體系,修鍊文明升華的人皇之道。

因為心關在幾番世界輪迴轉生之中無意間成就了六星,本來開始有些落後的魔法體系,居然在觸類旁通之下飛速突破,領悟了契合自己的法意根源,開闢了一方幻想神域。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咕嚕嚕!咕嚕嚕!!

元浩軒正抱著林梓陌不放時,突然聽到一陣肚子咕嚕嚕的聲音響起。

「你再不放手,我就要快餓死了。」

林梓陌左手捂住肚子,紅著一張臉怒瞪著元浩軒說道。

「來人,快端早膳進來,伺候少奶奶。」

元浩軒聽到林梓陌肚子響亮的聲音,唇角忍不住慢慢的勾起,開口對著房間外面說道。

平兒一早本來就去廚房端熱水和早膳,走到房間門口,聽到元浩軒和林梓陌的爭吵聲,便安靜的守在門口不動。此時聽到大少爺的叫聲,連忙跟著王媽端著熱水和早膳走了進去。

林梓陌看著一臉緊張她的元浩軒,內心深處感覺有股無力感,想發脾氣又發不出,讓她去跟元浩軒說話在一起,她心裡也不願意。

林梓陌簡單洗漱好,吃完早膳。接著準備繼續到鷹幫的天池水裡解毒。

誰知臨出門前,元老太君卻派人來叫林梓陌到安平院里去一趟。旁邊站著的元浩軒,看到老太君派人來叫林梓陌到安平院,眉頭不由微微皺起。接著跟在林梓陌身後往安平院走去。

安平院里,元老太君一臉嚴肅的坐在太師椅子上,旁邊下座坐著二夫人。看到林梓陌和元浩軒走進來時,元老太君直接把手裡的一張紙丟到地上。

「林梓陌你個毒婦,竟然讓懷有身孕的芙兒跪在冰冷的地上,我們元府容不下你這樣的毒婦,這是休書,拿著趕緊離開我們元府。」

元老太君一臉厭惡的看著林梓陌,冷冷的開口說道。

「奶奶,陌兒是我娘子,這休書還輪不到你來給。」

元浩軒看到元老太君丟給林梓陌一封休書,不由氣急的開口說道。

「哼,軒兒你別忘了,你是我一手培養起來的,在元府現在還是我在掌權,你弄明白了沒有。」

元老太君看到元浩軒一臉的護著林梓陌,氣得冷冷的開口說道。

「奶奶難道為了一個小小的姨娘,要置我於不顧嗎?」

元浩軒臉上閃過一絲心傷,看著元老太君開口說道。

「你應該問你自己,為了一個心腸惡毒的女人,難道就這樣不管奶奶和芙兒肚子里的孩子死活了嗎?」元老太君一臉難過的看著元浩軒說道。

「都別說了,這休書我收下了。往後我林梓陌跟元府再無瓜葛。」

林梓陌直接彎腰撿起元老太君丟在地上的休書,低頭看明白休書上寫的聲明。不由冷著一臉看著元老太君慢慢的開口說道。

「娘子…」

元浩軒聽到林梓陌決絕的跟老太君說話,不由一臉不能接受的看著林梓陌,說不出話來。

「別挽留我,我不適合呆在世家大族裡生活,如果繼續在元府呆在,我怕我不死也會瘋掉。」

林梓陌扭頭柔柔的看著元浩軒,然後淡笑著說道。

元浩軒聽到林梓陌的話,眉頭緊緊的皺起,眼睛定定的看著林梓陌不說話。

林梓陌身後站著的平兒,看到元老太君丟給少奶奶一封休書後,早嚇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看著林梓陌更是一臉的擔心。 一個面色嚴肅,氣場極強,一個可愛,古靈精怪。

楊煙從未往兄妹這個方向想。

她慌慌忙忙的阻攔秦平。

「這位先生,請放下樂樂,否則我就要報警了。」

秦平氣笑了。

昨日二弟秦安說的那些話足夠讓他惱怒了,轉頭秦樂樂離家出走,現在就連一個外人也敢指手畫腳。

「我帶我的妹妹回家,」秦平一字一頓,渾身裹挾著寒意,「你也要管?」

楊煙:「……」

「呃,這位先生,」楊煙極為錯愕,「原來你是樂樂的哥哥,可是你們……」

不像啊。

最後三個字,被楊煙吞回去了。

再說下去,眼前這個男人似乎就要發怒了。

再看被秦平抱在懷裏的秦樂樂。

小奶娃前一秒還在蹬腿掙扎,因為本身有功夫之王的技能,擔心一不小心就傷到秦平,她可謂是小心翼翼的掙扎。

下一秒,聽到秦平的稱呼,鼓臉的小奶娃成了一朵燦爛的花。

「咦,你剛剛叫樂樂什麼?」

小奶娃不掙扎了,熟練的扒拉着秦平的肩頭,將肉嘟嘟的臉蛋擱上去,笑眯眯的戳了戳秦平的臉頰。

「樂樂沒有聽清楚,你再說一遍。」

秦平冷哼。

「沒教養,見人都不叫的嗎?」

「那樂樂該怎麼叫你呀?」

小奶娃故作苦惱的搖頭晃腦,兩個丸子頭也跟着搖晃,「樂樂沒有教養,所以樂樂不知道哦~」

秦平的臉色更黑了。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個秦樂樂就是人小鬼大,一肚子的主意,這是在故意折騰他。

楊煙也算是看出來,這兄妹倆的感情好著呢。只是一個彆扭,另外一個主意多。

「秦先生是吧,不如去房間里聊?站在走廊總歸是不好的。」

恰好,雷鼎打開房門,探出腦袋,「媽,樂樂大師,你們跑到外邊來做什麼?」

秦平身形一頓。

他可沒忘記秦樂樂要認這個雷鼎當哥哥,還要去他家住的事情。

「不必了,」秦平換了個抱姿,將小奶娃的腦袋掰正,「我們還有事,馬上就走。」

小奶娃故意亂動,兩隻小手還要去扒拉秦平的頭髮,故意惹對方發火。

「樂樂沒事,樂樂答應姨姨,要幫姨姨招魂,才不要離開。」

秦平抬腳就走,直接無視掉這句話。

「哼!」

秦樂樂大眼睛滴溜轉,她非要大葛格說出喜歡她這話不可。

「你要是不放樂樂下來,樂樂就大喊,說有人搶小孩了。」

秦平無動於衷。

小奶娃奶凶奶凶的威脅,「樂樂說真的哦,樂樂真的喊哦,你會被抓走的哦~」

「樂樂喊了,救命啊,有人搶……」

大手掌直接蓋住了小奶娃的臉。

兩隻小肉手趕緊去扒開大手掌。

這次,秦樂樂用了些力氣,成功的扒拉開對方,露出水潤的大眼睛。

大眼睛裏倒映着秦平看似冷淡又很不自在的臉。

小臉蛋立馬垮下來了。

「大葛格。」

秦平一怔。

「承認喜歡樂樂就這麼難嗎?」

小奶音裏帶着濃濃的委屈。

「如果不喜歡樂樂,樂樂走就是了。想要樂樂回去,又不承認,樂樂會很難過的。」

秦平的嘴唇動了幾下,就是沒開口。

【神算系統:這人性格怎麼這麼彆扭?】

【神算系統:說個喜歡就像是要他的命。】

小奶娃可不想放過這次機會。

她拍了拍秦平的胳膊,「放樂樂下來,樂樂要和大葛格認真聊一次。」

這大概是小奶娃第一次用這麼嚴肅的語氣說話,秦平還真的照做了。

兩人在酒店餐廳里坐下。

一大一小,一個英俊成熟,一個機靈可愛,都很嚴肅。

此刻去看兄妹倆的側臉,總算能夠找到相似之處了。

秦樂樂雙手抱胸,用最奶的聲音說最嚴肅的話。

「大葛格也是知道的,樂樂有個度假村,清水觀也永遠歡迎樂樂回去。」

【神算系統:我不覺得他們會歡迎你回去。】

秦樂樂不理睬拆台的神算系統。

「只要秦家不歡迎樂樂,樂樂隨時可以離開。」

「你們不把樂樂當做家人,樂樂也不會把你們當做家人。」

秦平抿唇。

他意識到,面對這個妹妹,必須用平等的態度。

四歲半的小奶娃並非任人欺負的小角色。

小奶娃噘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