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普通的仙獸門弟子不一樣。

自己無需為仙獸門基礎技能的缺失,而感到羞愧。

他們三歲入門,所學所看,皆是各種生物的詳細資料,如何與禽鳥溝通,如何分辨馭獸品級,從小沉浸在這些知識中,這方面自然水平很高。

而自己他們那個年齡,還在磕磕巴巴地背誦「鵝鵝鵝,曲項向天歌」呢!

老秦師父也只是順口抱怨幾句,說高興了,才道:「既然如此,你便跟老朽一起發音。」

「咕嚕吉魯,吧唧……」

老秦師父講述一遍,秦旭重複一遍。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老秦師父的發音,只有秦旭才能聽到。可是等秦旭不倫不類的重複的時候,站在地上的小香豬忽然仰起腦袋,豎起的尖耳朵抖了好幾抖,圓溜溜的鼻子,在秦旭的褲腿上蹭了蹭。

難道真聽懂了他說的話?

額,其實秦旭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更確切的說,他也不知道老秦師父在說什麼。

不過,秦旭模仿老秦師父發聲的第一遍,小香豬並沒有任何動作。

等老秦師父不斷糾正他的發音,小香豬的回應更積極。

「嗷嗷哼唧,嗷嗷哼唧!」它似乎也在急切地說些什麼。

「它是不是在跟我說話?」秦旭覺得這個小傢伙太有意思了。如果真是說話,這應該是秦旭第一次和非人類生物進行交流了。

「應該是。」老秦師父的口吻,也有些不太確定。

「……老秦師父,你不是說你天天在獸堆里摸爬滾打,十歲就能流利與各類鳥獸魚蟲溝通嗎?」秦旭聽著猶猶豫豫的回答,無奈地問道。

「這也沒辦法,老朽如今靈氣全無……」老秦師父理直氣壯地說道。

好吧,總歸是缺靈氣惹得禍。

老秦師父讓秦旭繼續跟著自己重複嘀咕幾句,然後恍然大悟,說道:「我知道它說的什麼意思了!」

「什麼?」

「吃的!」

「啊?」

「就是它肚子餓了,需要食物。」

那麼,說好的找錢包呢?

「它不是剛才泡澡的時候,剛吃過蒸紅薯嗎?」秦旭想到老媽拿出的那個大紅薯,問道。

「這種凡人使用的開光手段,我們仙獸門弟子是看不上的。這隻小豬,大概是開光過後,身體狀態調整,需要食物補充能量。」老秦師父分析說道。窩在他懷裡的胖兔子,一隻眼睛微微睜開,瞄了一眼地上「嗷嗷」亂叫討要食物的小傢伙,聳了聳耳朵,繼續把眼睛閉上。

「好吧!」秦旭環顧四周,看到一家便利店,便說道,「那我給他買一個麵包吧,再加一個火腿腸,要知道,以前人養豬,都是吃剩菜剩飯的,這可是高規格的待遇了。」

秦旭和他的同事們,現在加班,吃泡麵都沒有加火腿腸呢!

買了兩個豆沙口味的麵包,一根玉米火腿腸,一手攬住小香豬,走到附近的公園,在花壇邊的石頭矮圍欄坐下,撕開塑料包裝袋,遞給一直在「嗷嗷哼唧」的小香豬。

「趕緊吃,快點吃,吃完幫忙找人。」秦旭對小香豬說道。

可是,讓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在泡澡的時候,還對清蒸紅薯來者不拒,吃得香噴噴的小香豬,圓圓的鼻孔,湊近秦旭買的麵包和火腿腸之後,竟然一點兒開動的想法也沒有,反而嫌棄地轉開頭,對著秦旭又「嗷嗷哼唧」起來。

「老秦師父,這是怎麼回事?」秦旭一臉莫名。

說好的想吃東西呢?

正兒八經的食物擺在面前,怎麼嫌棄起來了。

老秦師父蹲在秦旭的膝蓋上,專註地聽小豬崽哼哼唧唧,一邊聽,一邊還很認同的點點頭。

等他們交流結束,老秦師父才對秦旭說道:「它說,你手裡的食物實在是太難吃了,充滿了刺鼻的怪異味道,讓它的鼻子非常難受,它絕對不要吃這樣的食物。對了,以後老朽也不吃。」

秦旭無語凝望天空。

總算明白了。

作為一隻被激發出味覺天賦的豬,好像這樣的挑剔,也挺合理的。

再看看麵包和火腿腸包裝袋上的成分表,是有許多人工添加物,普通人的嗅覺和味覺,大概還覺得挺香。

這隻小傢伙看不上,秦旭也沒浪費,反正沒弄髒,直接當做點心啃掉。

「那他到底要吃什麼?難道給他準備一份我媽包的餃子?」秦旭看著這隻小豬渾圓勻稱的體型,有一種預感,這小傢伙的伙食,會給他帶來不小的麻煩。

「你把它放在地上,讓它自己找找看吧。」

老秦師父對現代社會並不熟悉,剛說完這句話,又接著補充了一句:「如果你有靈氣,就算使用門派最簡單的配方,也能夠製作出滋養這些小傢伙們的食物。」

靈氣是硬傷。

是老秦師父心中永遠的痛。

秦旭已經習慣了他三五不時的吐槽。

沒有通過老秦師父的翻譯,秦旭手指往離開公園的方向指了指,這隻屁顛屁顛走路的小香豬,似乎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轉個身,往馬路外面走去。

秦旭仔細觀察這個小傢伙。

有趣地發現,此時,這個小傢伙的鼻子與之前有了變化。

他能明顯看到鼻孔在一呼一吸之間,放大,然後縮小,繼續放大,又再縮小。

秦旭想,這應該是這隻小豬辨別尋找氣味的方式吧!

做好了讓它尋覓食物的準備,但秦旭卻沒想到,它比預料中更為挑剔。 路過一家壽司店。

小香豬鼻孔擴大,然後「哼唧」一聲,甩著尾巴,頭也不看的走開。

路過一家快餐店。

小香豬停留了兩秒鐘,「咕嚕」兩聲,不知聞到了什麼嚇人的東西,竟撒腿飛快跑走。

路過一個農貿菜市場。

這回小傢伙多了幾分興趣。

秦旭抱著它在菜市場里逛了一圈。

挑挑揀揀半年,無論肉菜魚蛋,皆不滿意,一樣也沒看中。

最終,還是從農貿市場後門離開的時候,小香豬突然激動起來。

秦旭看到小香豬眼巴巴看著的方向,一個推著電動車,車后焊著兩個鐵框架的中年人。

這個中年人沒有攤位,擺在農貿市場附近,大約賣些自家產的蔬菜瓜果。

秦旭細看,鐵框架里的竹籃子基本空著,大概快要收攤了。

中年人感覺到了秦旭的目光,立刻笑著吆喝道:「自家種的芋頭蛋,味道很好吃,要不要買一點,一斤兩塊錢,全要的話,我算你便宜點,十塊錢打包了。」

從外觀上看,這位大哥竹筐里的芋頭,與農貿市場裡面菜攤的芋頭相比,實在相差太遠。

個頭小不說,表面泥土並未完全清洗乾淨,看起來坑坑窪窪。而農貿市場裡面所賣的芋頭仔,一個一個都被菜攤老闆清洗乾淨,表皮光滑,飽滿圓潤,擺得整整齊齊,讓人一看就很有購買的想法。

不過,人家小香豬溜達了大半天,就看上這點芋頭,秦旭一點也沒有猶豫。

必須打包。

按照這種趨勢,能找到讓這隻豬感到入口的食物,可比秦旭正經吃個穩定時間的三餐難多了。

直接清空了存貨的中年男子很高興,從電動車前籃里抽出一個大塑料袋,幫他打包裝袋,還拿出手機讓秦旭掃碼。

「對了,這位大哥,你家還有沒有這種芋頭,或者其他蔬菜?給我留個電話,如果味道好,我以後直接上門買呀!」秦旭買下一整袋芋頭,還不罷休,乾脆訂下一個穩定的進貨渠道。

「行呀!」菜農大哥樂呵呵地說道,大概沒有哪個菜農,會拒絕這麼熱情的顧客吧!

拎著大約有八斤多的芋頭仔,秦旭繼續跟著小香豬走。

在路上溜豬,可比在路上遛狗醒目多了。

迷你豬個頭不大,不像普通大豬體態臃腫,反而走路的時候,有一種充滿節奏的輕靈感,有天生自帶一股活潑的憨態。

這讓路過的大人小孩,都紛紛側目。

尤其是許多小朋友,牽著爸媽的手,眼睛卻黏在小香豬身上,要不是父母拉拉扯扯,連拖帶拽,不斷催促,他們都能直接跟秦旭回家了。

「老秦師父,你說這個小傢伙喜歡吃什麼?蒸芋頭,芋頭燉排骨,烤芋頭,還是紅燒芋頭。」秦旭琢磨著問肩膀的老秦師父。

「我估計,它現在對你手裡的芋頭,暫時沒有太大興趣。」老秦師父指了指忽然加快速度的小香豬,說道。

豪門錯愛:誘寵小嬌妻 「什麼?」

「它肚子已經餓得咕嚕咕嚕叫喚,來不及等你給它煮芋頭了,它發現了更好吃的東西。」老秦師父笑眯眯地說道,說完,用比秦旭走路更快速度,一躍到小香豬背上,期待地看著前方。

「……」

呵呵,真有個性的小豬,真有個性的師父。

大約走了八百多米,小香豬終於在一間店鋪門口停下來。

秦旭落在它身後,它等不及,有些焦急,拿著大鼻孔,拱著玻璃門,想要鑽進去。

秦旭抬頭,想要看看這家讓這個挑剔的小傢伙,不辭老遠,小跑過來的店鋪,賣的是什麼美味。

小菜家的手造餃。

一個挺古香古色的牌子,上面寫著幾個卡通體的漢字。

喲,這不是他老媽的同行嗎?

秦旭一把抱起急得團團亂轉的小香豬,走進這家小食鋪。

現在不是飯點,但裡面卻有七八個顧客。

不算大的店鋪,進門就看到一個井井有條的開放式廚房非常醒目,店裡的員工在開放式廚房裡忙碌。

而就餐區大約只能容納十人堂食。

整體裝飾風格,是明亮的地中海藍色,從就餐環境來說,這間小店設計得令食客很有食慾。

小店的餐單,設計成原木色的牌子,直接懸挂在牆壁上,一目了然。

步步逼婚:搶來的老公 在菜名底部,還用小字標註了每一份菜的價格。

靠近門口的位置,還掛著一個小黑板,上面用熒光筆寫著今日的特色餐單。

我的鋼琴有詐 「韭菜餃子,牛油拌飯。」

秦旭抱著豬進店,頓時所有人刷地看向他,應該說,看向他手臂上掛著的無辜小香豬。

「先生,」一位穿著黑色制服的秀氣服務小哥走過來,謹慎地對秦旭說道,「小店不能將寵物帶進來。」

「那我打包吧。」秦旭表示理解,「一份韭菜餃子,一份牛油拌飯。」

雖然大部分人對貓狗豬這類動物,都沒有惡意,旁觀也能表示友善,但若是某個寵物的主人將其擺在公共餐廳,與人共餐,甚至使用餐廳碗盤,那就實在太討人嫌棄了。

「我們餐廳的打包飯盒,使用的是可降解的環保餐盒,兩個餐盒,需要五元錢的打包費。」這位服務員小哥事先解釋道。

「……」真貴。

這是秦旭的樸質想法。

一份餃子三十五塊,一碗牛油拌飯四十塊,加上五塊錢的打包費,這價錢都夠秦旭平常去大排檔點三盤小菜,喝兩聽啤酒了。

看了一眼站在小香豬頭頂躍躍欲試的老秦師父,還有不斷蹬腿,想要衝進廚房的小豬,再貴也得買。

不過,以後還是吃芋頭吧。

這種開銷,讓每月工資不過四千塊的秦旭,花得心虛。

等餐的時候,好幾個就餐的食客,還拿出相機,將秦旭和他懷裡的小香豬拍下來。

「網紅店打卡,一位有型小哥哥帶著一隻迷你豬來這裡打包飯菜,反差萌,超有愛。」——這是在最角落吃餃子女孩的朋友圈。

「養貓養狗不流行,養豬才是真漢子。小菜家的店鋪偶遇一隻可愛小豬。」——這是在秦旭旁邊吃麵條的戴眼鏡小哥的微博。

……

大約等了十五分鐘,秦旭所點食物,已經準備妥當。

接過和牛皮紙同色的打包帶,秦旭找了個冷清的街角,將兩份食物打開。

老秦師父撲上來,小香豬也拱過來。

「停!」秦旭趕緊護住食物,非常嚴肅的說道,「咱們說好了,每份食物一人一份,大家不能搶!」

「嗷嗷哼唧!嗷嗷哼唧!」

「小氣的臭小子!」

秦旭說歸說,不過在分配食物的時候,自己卻只嘗了個餃子,吃了一勺牛油拌飯,剩下的全都平均分給小香豬和老秦師父。

他想,反正自己不挑嘴,吃啥都行,就別浪費這比正常外賣店貴了三四倍的食物,給挑嘴的傢伙留著吧!

老秦師父深深呼氣,深深吸氣,然後心滿意足地拍拍肚子,欣慰地說道:「雖然此界靈氣可憐,但食物可口,倒是能滿足口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