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了什麼事嗎?”妖嬈的聲音不由得提高了好幾個分貝。

“今晚我們別墅裏突然來了一羣不速之客,看起來實力很強,來者不善!這些人很有可能衝藏鋒來的……”

柳依然的話還沒說完,電話就被妖嬈掛斷了。

柳依然這才鬆了口氣,妖嬈雖然掛斷了電話,但是柳依然知道,妖嬈,這個一直在暗處深深地愛着顧藏鋒的女人,一定不會坐視這夥人傷害顧藏鋒!妖嬈一定會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在自己的別墅裏!

自己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儘量不要出現在別墅周圍,以免成爲顧藏鋒和妖嬈兩人的累贅!

……

別墅裏。

顧藏鋒和明苑兩人酒喝完了,菜也吃的差不多了,雙方誰都沒有在意柳依然這麼久了還沒有回來。

明苑此時也不再藏着掖着了,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顧藏鋒!你知不知道我爲什麼要刻意從國外遠赴夏國來殺你?”

顧藏鋒不由得笑了起來,果然這傢伙是來殺自己的!

這傢伙就當自己毫無還手之力任由他們宰割嗎?任何輕視自己的對手都將付出慘重的代價!

但是顧藏鋒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相反,還對於明苑殺自己的理由感到好奇。

“爲什麼要殺我?不要告訴我你覺得我比你帥!”

“哈哈哈!”明苑大聲笑了起來,甚至誇張到眼淚都差點掉了出來,“你可真自戀!十五天前,你們夏國應該是下午吧!那天下午你是不是玩了英雄聯盟?”

“嗯?”顧藏鋒仔細回想着自己上一次玩英雄聯盟的究竟是哪一天。

不過顧藏鋒想破腦袋也想不起來究竟是哪一天。而且顧藏鋒更加迷糊了,這個傢伙……怎麼問自己這樣一個沒頭沒腦毫不相干的問題?

“你仔細想想!”明苑似乎是知道顧藏鋒想不起來具體時間,開始輕聲提醒着顧藏鋒,“我也是一個喜歡玩英雄聯盟的人!你好好想想,十五天前,下午,你是不是玩了一把青鋼影?”

“哦!對!”顧藏鋒猛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頂,“我記起來了!是的,十五天前的下午,我玩了英雄聯盟,上單青鋼影!把對面那個菜逼傑斯的狗頭都給錘爆了!不過……這事跟你有什麼關係?”

“我他媽的就是你嘴裏的那個菜逼傑斯!”

明苑怒了,拍着桌子朝顧藏鋒吼了起來。

“什麼?你就是那個菜逼……額……你就是對面的那個傑斯?”顧藏鋒傻眼了。

這什麼跟什麼啊?

就因爲自己對線把他打爆了,這人就想現實裏和自己來一次對線?有這麼小氣的人嗎?

你好歹也是一個大老爺們,誰玩英雄聯盟沒有被打爆過?被打爆一次算什麼?

就因爲被打爆一次,就想現實裏還回來?

你丫的就這點出息?你就這心態?


你玩你尼瑪的遊戲呢! “你這個王八蛋!上次有人在英雄聯盟裏如此吊打我,已經是三個月前的事情了!你知道他是什麼下場嗎?這個王八蛋全家都被我殺光了!現在你暴打老子?老子本來也想殺你全家的!但是你有個好老婆,你老婆我不能動,你,老子是殺定了!”

顧藏鋒一臉鄙夷的看着明苑:“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就像一個氣急敗壞的小屁孩!”

“老子不管!老子現在就只想讓你死!死的越慘越好!看在你做的一手好菜的份上,你現在自盡,我會考慮不鞭屍!”

“你可拉倒吧!就你那菜逼技術,老子用腳都能夠打爆你!”

“你放屁!就是你們打野來抓了一次,不然老子一定會打爆你!”

“眼都不插,你就這意識?菜逼就是菜逼!”

“老子不是菜逼!”

“你就是菜逼!”

“那你說老子哪裏菜逼了?”

“你哪裏都菜逼!要不是你猥瑣在塔下,別說老子對線單殺你四次,四十次都不在話下!你自己想想,青鋼影拉E你玩個傑斯居然不會近戰形態錘走青鋼影,你玩尼瑪的英雄聯盟呢,回去玩貪吃蛇吧!”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草泥馬的!”

明苑徹底怒了,一把將餐桌掀翻在地。

但是明苑很快又冷靜下來。


明苑的確是一個對遊戲近乎癡迷的人,明苑很快就覺得顧藏鋒說的話也不是沒道理。

自己怎麼就沒近戰形態錘開顧藏鋒這個沙碧青鋼影呢?

看到明苑冷靜下來之後,顧藏鋒不由得咧嘴一笑:“怎麼?菜逼,你也知道了自己有多菜了?”

顧藏鋒的這番話讓明苑無言以對。

自己居然犯了這樣一個低級的錯誤,自己不是菜逼是什麼?

明苑深深地吸了口氣,殺氣騰騰的瞪着顧藏鋒:“即便如此,你單殺我四次,我也不會放過你!”

話不投機半句多。

祝融,你也重生了 ,自己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顧藏鋒緩緩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右手從口袋裏摸出狼牙。

“鏘”


隨着一陣清脆的金屬聲音,狼牙鑲嵌了X金屬的鋒刃彈了出來,銀白色的X金屬鍍層在燈光的映襯下寒光閃閃,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這是……”明苑的一個手下不由得愣住了,“狼牙?顧藏鋒……狼鋒!你是狼鋒!”

“什麼?狼鋒?是狼鋒?”

“天啊,居然是狼鋒!”

本來已經覺得穩操勝券的明苑一行人,此刻不由得緊張起來。

狼鋒,這是一個讓全球各大組織的人感到膽戰心驚的一個名字!

明苑不由得瞪大了自己的雙眼:“狼鋒?狼鋒不是已經死在了血影手中了嗎?”

“少爺……”明苑的一個手下湊上前輕輕地碰了一下明苑的後背,“狼鋒死在了血影手裏,畢竟只是傳聞,誰也沒有親眼見過狼鋒的屍體,狼鋒確實有可能還活着!如果這傢伙是狼鋒,情況就不妙了!”

明苑的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顧藏鋒在血影的各種光輝事蹟。

明苑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隨便在遊戲裏遇上的一個對手,居然就是赫赫兇名叱吒全球十餘載的七號狼鋒!

一時之間,明苑也開始感到爲難了!

憑藉明苑對於顧藏鋒各種傳聞的瞭解,明苑並不覺得依靠自己這些人能夠殺掉顧藏鋒,相反,還有可能會被顧藏鋒一人團滅。

即便自己這邊佔得上風,可是顧藏鋒是誰?那可是血影出動大批精英高手都沒能殺掉的猛人!

一旦今晚撕破臉皮,又讓顧藏鋒逃了,自己以後都要活在顧藏鋒的陰影之下了,任憑誰面對顧藏鋒這種猛人的暗殺,都會變得吃不下睡不着笑不出。

但是如果這件事就這樣算了,明苑也覺得自己的面子上上掛不住,自己回去之後別人會怎麼笑自己?

氣勢洶洶的去找別人麻煩,結果卻是打都沒打起來就灰溜溜的跑回來了。

身爲紅衣教大少爺的驕傲並不允許明苑幹出未戰而逃的事情!

不管是出於自己對顧藏鋒的仇恨,還是出於自己的尊嚴和榮譽,這一戰,必須要戰!

感受到了明苑開始堅定地殺意,明苑的手下們也下定了決心。

一行人緊緊地握着自己手裏的武器,隔着被掀翻在地的桌子和顧藏鋒對峙着。

只需要明苑一聲令下,一場血戰就將展開!

“咚咚咚”

別墅裏的氣氛緊張到了頂峯時,別墅外面忽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從別墅外面走了進來。

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顧藏鋒分別許久的泰逍遙!

泰逍遙看到別墅裏這架勢,不由得微微一怔:“臥槽?這是幹嘛?打架嗎?嗐,狼哥,你也太不厚道了,打架居然不叫我!過分了啊!”

明苑一夥人雖然不知道泰逍遙的身份,也不知道泰逍遙的具體實力。

但是能夠稱呼顧藏鋒爲“狼哥”的人,會是什麼善茬嗎?要知道顧藏鋒的那夥兄弟都是稱呼顧藏鋒爲“狼爺”!

難道這個闖入者,是一個實力強橫,更甚顧藏鋒那夥兄弟的頂級強者?

想到這裏,明苑一夥人心裏更加沒有把握了……

別墅裏的氣氛,由緊張變成了僵持。

更讓明苑一行人心驚膽戰的事情發生了,別墅外面再次傳來一陣腳步聲。

明苑當然知道,這個腳步聲一定是顧藏鋒的人,自己出門帶上的人已經全部在這裏了,其他在湖東市的手下沒有自己的命令是不可能出現在這裏的。

已經出現了泰逍遙這樣一個疑似頂級強者的高手了,接下來出現的又會是什麼猛人呢?

隨着腳步聲愈來愈近,出現在衆人眼前的是妖嬈!

妖嬈走路的步伐極其緩慢,每一步都發出沉重的聲音,這種沉重的聲音更是一身一身的敲在明苑的心頭!

“這是……這是妖嬈!”明苑的一個手下不禁驚呼起來。

“妖嬈?”

明苑深深地吸了口氣,臉上已經有了退卻的意思。

妖嬈……曾經的血影六號!

在全球的兇名,甚至更甚顧藏鋒!

顧藏鋒之所以兇名赫赫,很大程度上和顧藏鋒變態的身手還有詭異的體質有關。

而妖嬈就不一樣了。

妖嬈的兇名,那可真的是妖嬈自己一個人一個人殺出來的!

或者可以這樣打個比方,如果顧藏鋒累積殺了一百個人,那麼妖嬈一定累積殺了一千個人以上!

妖嬈就是這樣一個典型的冷血殺手!

這樣的冷血殺手要麼不出手,一旦出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妖嬈瞥了一眼顧藏鋒,拔出了自己的匕首一聲不吭的和泰逍遙站在了顧藏鋒身後的左右兩側。

看着三人,明苑不由得感到一陣失落……

看來,自己真的殺不了顧藏鋒了……甚至以後的日子裏還會遭到顧藏鋒的追殺……

被狼鋒追殺是什麼滋味?想必血影的那些高手最清楚了吧!

其實還有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