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時,便有資格入駐至界的禁地!

以柳青璇的悟性,在禁地里,或許能夠感悟出仙帝的境界屏障!

轟!

葉塵踏出一步,他身形傲立於半空,遙望向很遠之處的三十六座宮殿,淡聲道:「既然至界容許外來真帝入駐至道帝宮,為何又不允許我們參與武道會武?」

一些外來真帝也紛紛說道:「就是,若是至界瞧不起我們這些外來真帝,為何又讓我們待在至道帝宮?瞧不起我們,便不要在開始的時候讓我們入至道帝宮!」

一時間,諸多議論聲紛紛響起。

遙遠的天刑宮。

邵東眸子凝望向遠處的葉塵,淡聲道:「雙神立道統,至界屬於東瑤神帝的道統,而璃界、明界、妖界,屬於青天神帝的道統,若是有人暗中混在至道帝宮,豈不是浪費了至界的資源?」

葉塵凝望向他,淡聲道:「你又如何知道我們就是青天神帝的道統下,另外,誰不知道我幾人來自元界?我相信,你們早就暗中查過我們來自哪裡了吧?」

「查?」邵東輕蔑一笑:「你覺得至界會為了一些真帝而去每個世界查?」

葉塵淡聲道:「既然如此,那便告辭,不過,我倒是覺得至界這麼做,是擔心有能人會擊敗你們至界本土地域的真帝。」

邵東冷笑道:「外來者擊敗至界真帝,你是在說笑話嗎?你覺得誰會將最強真帝安插在至界?」

「既然如此,你在擔心什麼?」葉塵反問。

邵東凝望著葉塵,眸子深處有寒光綻放,他冷道:「好,就如你所願,我倒是想看看,你們外來真帝,又如何在至界問鼎榜首!」

「三天後,你便會知道。」葉塵。

邵東眸光流轉,望著葉塵:「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所有外來真帝,都要進入天鏡之下,以查常年所待之處。」

「可以。」葉塵。

諸人聽到天鏡二字,眸子里流露一抹震驚之色。

天鏡!

傳聞那是仙帝的仙器,雖無攻防作用,但當籠罩人時,能將其曾經所待過的世界印現出來。

這樣的仙器,至界怎麼會有?

難不成?至界的道帝與仙帝有來往?

葉塵回到自己的院子。

天鏡?

他這些天熟悉了諸界的各方記載,天鏡這玩意他從某本書籍里看到過。

他並不怕,他以前一直待在元界,沒有去過其它的世界,何必怕天鏡?

天刑宮。

邵東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的笑意。



傍晚時分。

葉塵一家五口聚在一起,吃吃飯,聊聊天,好悠閑。

對這樣的小日子。

葉塵喜歡,柳青璇喜歡,夏傾月、林溪也喜歡,沒有什麼比過上小日子更好了吧?

至於葉凡。

一個人發著呆,不知道在想什麼。

砰!

葉塵對著他的腦袋彈了一指:「想什麼呢?」

「沒什麼。」葉凡回過神來,搖頭道。

「沒事你出什麼神?是不是喜歡上星月女帝了?」葉塵看著他,道。

「喜歡?我閱女無數,能讓我喜歡的女人很少很少。」葉凡。

「真帝都不入你眼?」葉塵。

「不是神帝,我不要。」葉凡。

「…」葉塵,暗道牛筆,他曾還說過不是真帝我不要,這下好了,來了個不是神帝我不要。

柳青璇看了一眼葉凡,問道:「你還沒說過你的三個小媳婦呢。」

「沒什麼好說的…」葉凡。

「說!」柳青璇。

迫於母威,葉凡撓了撓頭說道:「我第一個媳婦特別單純,單純到連小孩子都不如,腦子裡除了吃就是吃,為了吃…拚命修鍊,然後最後吃了許多龍…」

「…」,柳青璇無語。

「第二個媳婦吧,很高冷,惜字如金,她說話,從來不會超過三個字…」葉凡又道。

「不超過三個字怎麼說?」葉塵疑惑道。

葉凡笑道:「比如你問她吃什麼,她會說,隨便,你問她什麼時候休息,她要麼說現在,要麼說隨便,要麼就搖頭,反正跟她相處這麼久了,從來沒見過她一句話能說三個字以上。」

葉塵撓了撓頭,世間竟然還有這樣的人?

好奇妙。

柳青璇也是暗自稱奇。

每句話只說三個字?真的能做到么?

「你第三個媳婦呢?」夏傾月問道。

「我第三個媳婦更奇葩…除了睡覺就是睡覺,你們知道她是以什麼問鼎神帝的嗎?」葉凡。

「以什麼問鼎證帝?」柳青璇好奇道。

「說出來嚇死你們,她以睡夢證帝,她睡覺的時候,能讓自己的意識進入別人的夢鄉里,這是睡出來的道。」葉凡。 .進入別人的夢裡?

葉塵幾人只覺很神奇,也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

在夢裡,有許多人都在幻想。

如,少年時期,經常會幻想自己跟某個美人恩恩愛愛。

也會在自己的夢裡,徹底綻放出內心的真實一面,毫無顧忌的一面。

夢裡,什麼都有。

一般夢裡是什麼樣的,基本就能窺探這個人的潛在內心世界。

若是讓別人進入自己的夢裡,想想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葉凡又道:「不僅這樣,她還能在別人的夢裡,讓那人永遠的待在夢裡,無法醒來,讓那人以為,夢裡就是真正的世界。」

葉塵幾人對視一眼,這樣的能力,確實很強了,比之幻象不知高明了多少。

葉凡沒再說什麼。

就這時,天刑宮中傳出了一道聲音。

讓所有外來真帝,前往至道帝宮的中心區域!

中心區域,那裡有大陣籠罩!

葉塵幾人前往中心區域,中心區域里,有許多門,看起來像是八卦陣。

生門、死門、以及其餘的門。

葉塵微皺眉頭,這八卦陣屬於帝陣,在這樣的帝陣里,一般的真帝恐怕會有九死一生的可能。

「都進入陣內。」邵東的身形出現,於立半空,對諸人開口說道。

諸人沒有多想,便沒入了八卦陣內。

「走吧。」葉塵道。

隨後幾人紛紛落於八卦陣內。

當落於八卦陣內時,諸人眉頭一皺,他們彼此看不到對方,好像各自都處在獨立的空間里。

一寵成癮,豪門新娘太撩人 邵東的眼神深處,微不可察的閃過一絲殘忍。

轟咚!

八卦陣,八門轉動,葉塵、葉凡所待的空間,暴湧出毀滅力量。

葉塵、葉凡神色平靜,眼神深處閃過一絲冷冽光芒,他們,遭到了暗算!

用腳指頭想想都知道,算計他們的人,除了邵東,還能有誰?

他們得罪過不少人,但,真正有能力算計他們的,唯有邵東。

葉塵不懼,他領悟陰陽道,已經是不死不滅的程度,即便這八卦陣很強,一樣也殺不死他。

葉凡同樣不懼,八卦陣而已,不動用紫氣一樣能輕鬆應付。

夏傾月、林溪那裡,有兩張蘊含閃電的大網憑空出現,好似要禁錮住兩人。

夏傾月眸光流轉,有網出現?明顯是被人暗算了!

暗算的人,她第一個念頭想到的便是邵東,邵東是純陽之體,她與林溪是純陰之體,除了邵東,誰還會暗算她?

轟!

夏傾月漆黑明亮的眸子綻放出陰陽之息,左眼含陰,右眼含陽,陰陽流轉,大道衍生,本源之道,力量無窮無盡,輕易撕碎了湧來的大網。

同樣的,林溪那裡也遭到了同樣的一幕。

邵東操控著八卦陣,見那大網被輕易撕碎,瞳孔微微收縮,目露震驚,這是帝陣,陣之所以是陣,是因為陣以獨特的力量形成,一般情況下,陣的力量遠超於本身。

而,八卦陣不僅沒能耐何夏傾月跟林溪,甚至都沒能奈何的了葉塵、葉凡!

這一點,已經說明了太多太多。

邵東相信,他若是處於八卦陣內,根本就抵抗不了這陣內的力量,而葉塵一家五口,竟然都能輕易撕碎陣法的力量。

這!

足以,說明五人的實力超過了他!

邵東震驚之於,更多的是嫉妒,憑什麼,葉塵幾人的實力比他還強?

「八卦陣不夠,那便加點料吧!」

邵東殘忍一笑,八卦陣內陡然被一股更強力量充斥。

這股力量,隱隱有道帝的力量!

轟咚!

狂暴的力量襲向葉塵、葉凡。

一見鍾情,邢少暖心愛 另一邊,柳青璇眸子里閃過寒光,動動念頭,那股力量輕易被震碎!

砰!

柳青璇冷眸穿透八卦陣,冷望向外面的邵東,邵東只感覺自己周身有死亡氣息纏繞,還沒等他多想一會兒,一股可怕的力量硬生生將他震的暴碎開來!

血霧飄揚

八卦陣停止了運轉。

諸人紛紛從陣內走出。

而,不遠處的圍觀的幾百真帝,一個個都愣在了那裡!

邵東,竟然爆體而亡!

怎麼死的?諸人不知道?

只看到邵東砰的一聲就炸了。

柳青璇對葉塵幾人傳音,將剛剛的事說了一番。

葉塵幾人暗自點頭。

邵東,死的太便宜了。

想打他們的主意。

「邵東怎麼就突然死了?」

有許多人紛紛議論著,一個個感到莫名其妙。

三十六宮的真帝陸陸續續到了這裡,得知邵東竟然莫名其妙的就死了,一個個震驚之於,也是一頭霧水。

好端端的怎麼就爆體而亡了?

有人皺眉道:「會不會是他操控了天鏡,但修為不夠,被反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