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沒有命令誰敢離開?”林志超愣了一下,猛然反應過來,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拿起對講機喊道:“各單位注意,剛纔有一輛警車離開,馬上盤查是什麼情況,馬上盤查。”

很快,一個聲音在對講機裏響起:“組長,查到了,是一輛巡邏車,不是我們的人開走的,懷疑是潛藏的疑犯。”

“馬上調一隊人追捕。”林志超惱怒的說道,現場還需要人留下來盤查可疑人物,還得警戒,抽調一隊人是極限了,林志超看向秦天。

秦天會意的馬上拿起對講機說道:“孫海龍,有一輛巡邏車被疑犯開走,馬上安排一架直升機過來幫忙,疑犯往東北方向逃竄。”

“能不能直接擊斃?”孫海龍的聲音響起。

直接擊斃就意味着對巡邏車開火,巡邏車也就廢掉了,秦天看向林志超,林志超想了想,說道:“可以擊斃,拜託了。”

“跟上去,咬住就好了,我馬上過去,看能不能抓活口。”秦天忽然改變主意道,等孫海龍答應後看向林志超繼續說道:“給我一輛車,一個熟悉地形的人開車,我親自過去。”

“我也去。”夭夭趕緊說道。

秦天看了眼夭夭,現場有警察和軍隊的人控制,留下來作用不大,跟過去也好,沒有反對,林志超知道自己必須留下來指揮現場,不能走,馬上叫來一名年輕人,秦天一看,居然是當初醫院留守門口的那位,不由看向林志超。

“放心吧,他的車技最好,也最熟悉路。”林志超解釋道。

早就聽說對方腦子裏有彈片壓住了神經,反應各方面有些遲鈍,但林志超這麼安排,又怎麼解釋,秦天不好再說什麼,爲國家受了傷的人值得尊重,當即點點頭,對方示意兩人跟上,急匆匆朝停車場走去。

很快,大家來到停車場,對方領着來到一輛越野車旁邊,拿出鑰匙開鎖,迅速鑽進駕駛位置啓動,將一個對講機放在駕駛臺一個固定位置,這個固定位是後期方便工作需要自己加上去了,倒也實用。

“叫我阿超就好了,兩位長官坐穩。”對方回頭看着兩人叮囑道。

“放心吧,以你最快的速度開。”秦天說道。

“好咧。”對方眼前一亮,興奮的答應道,打開對講機問道:“我是阿超,奉命追捕逃犯,馬上給我座標。”

“海岸路往東。”一個聲音在對講機裏響起。

“嗡——”的一聲,汽車馬達咆哮氣啦,放佛一頭憤怒的猛獸,緊接着,越野車猛的往前竄去,瞬間離開車位,一個急甩尾朝出口狂衝,道閘欄杆擡起,越野車猛轟油門,衝上了主路,順着道路猛衝起來,一股強大的推背感襲來。

秦天趕緊抓住副手,自己開車夠猛了,沒想到這個人開車更猛,探頭一看,發動機指針在往前移動,已經一百二了,速度還在增加,吐了口氣,就發現速度已經快接近一百四,夜晚的道路還算空曠,沒什麼車,速度起得來。

很快,秦天就發現沿途攝像頭不斷閃白光,這是超速拍照,但非常時期顧不上了,阿超繼續猛轟油門,速度一下子到了一百五,並固定下來,秦天發現車速雖然快,但還算平穩,沒有飄的感覺,估摸着這輛車被改裝過。

阿超興奮的說道:“兩位長官,好久沒這麼痛快飆車了,你們沒事吧?”

“沒事,注意開車。”夭夭沒好氣的提醒道,這麼快速度對方居然回頭,這膽子也太大了,好在夭夭也訓練有素,膽量奇大,並沒有被嚇住。

“目標轉開普汀路,往西方向逃竄。”忽然,對講機裏有人提醒道。

“收到。”阿超興奮的滿口答應道,迅速打方向盤衝進岔路,速度居然沒有絲毫減下來的意思,一個漂亮的S形連續超越三輛車,繼續狂奔,在前面岔路口猛打方向盤,汽車輪胎轉速太快,和地面發出刺耳的摩擦聲來,一股焦臭味瀰漫在空中,越野車卻瘋狂的朝前衝去。

不一會兒工夫,越野車衝上來了高架,秦天一看,居然是逆行,不由樂了,這傢伙果然夠瘋,夠猛,夠玩命,難怪林志超將對方推薦過來,也只有這種人才追的上強大的敵人,丟給夭夭一個小心的眼神。

越野車猛打方向盤提醒前方來車,好在車輛並不多,阿超熟練的避開幾輛車後猛的拐彎,衝上了一條平坦大道,秦天透過窗戶往外面一看路標,正是開普汀路,再一回想剛纔走過的路,如果不是逆行了一段,恐怕還得十來分鐘才能到,不由興奮的笑道:“阿超,可以啊。”

“哈哈哈,多謝長官誇獎,坐穩了,就在前面。”阿超興奮的喊道。

越野車拐過彎道,前方果然出現一輛直升機,正在夜空中飛行,死死咬住下面一輛警車,秦天大喜,馬上通過對講機喊道:“孫海龍,問一下直升機,能不能打爆輪胎造成翻車?” 月色下,孤零零的大橋上,偶爾經過的車輛隔着老遠就停下來,好奇的看着一架直升機翻過橋樑,到了另一頭後忽然開火,和平年代誰見過這兇悍場面,都被嚇住了,紛紛上車掉頭就跑,一些熱心市民更是打電話報警去了。

兇悍的子彈攻擊聲也吸引了秦天三人,大家迅速衝到橋樑另一側,直升機懸停在虛空中,密集的子彈潑雨一般攻擊橋樑下面的拱形部位,發出叮叮咚咚聲響,聲勢駭人,秦天三人站在橋樑上面都能夠感受得到子彈那恐怖的威能。

“嘶”阿超第一次見到這麼兇猛的火力攻擊,被震住了。

子彈往下面打,大家在橋樑上面,倒也沒事,但子彈飛掠而下形成的氣流彙集在一起,給人一種心悸的感覺,好在三人都是膽大之輩,並沒有被嚇住,秦天正準備拿起對講機向孫海龍詢問一下,就看到直升機忽然停止開火了。

“嗯?”秦天愣了一下,看向直升機。

直升機忽然靠上來,絲毫不顧被擊中的危險一般,難道打中目標了?秦天驚疑的猜想着,一邊好奇的觀察,只見直升機懸停在大家頭頂,垂下來一根繩索,繩索從大家跟前一直往下,垂下橋去。

緊接着,一名全副武裝的軍人索降下來,一腳踩在橋樑欄杆上,一手抓住繩索,另一手拿着一把突擊步槍,臉上滿是油彩,目光冷靜的看着秦天說道:“報告長官,目標疑似被擊斃,下去排查,請指示?”

“不行,太危險。”秦天沉聲說道,萬一目標是裝死呢?見對方疑惑的繼續看着自己,便組織好語言解釋道:“下去可以,發現目標後開火,別急着排查,小心有詐,敵人太強,不能大意。”

“明白。”對方感激的說道,腳下用力一蹬,身體彈開,往下跳去。

橋樑並不高,這名軍人很快就跳到了橋樑下面橋墩平齊位置,可以看到橋樑下面情況,原本已經被打中的目標不見了,這名軍人大驚,迅速意識到了不對勁,正準備示警,忽然一道白光飛掠而來。

這名軍人聽了秦天的提醒,早有心理準備,知道要遭,人在空中無從借力躲避,果斷鬆開繩索,整個人往下掉去,一邊大喊道:“目標沒死”

橋樑並不是很高,下面是兩米多深的河流,人掉下去倒也不會有事,橋樑上面密切注意失態發展的秦天反應過來,迅速舉槍瞄準過去,就看到繩索被什麼東西斬斷,一道白光掠過,飛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這時,直升機也意識到了危險,迅速拔高,帶動着繩索也跟着拔高,忽然,從橋樑下面飛躍而出一道黑影,黑影一把抓住了拔高的繩索,整個人被繩索帶動着騰空而起,不等秦天開火,對方就已經被直升機拉了上來,高於橋樑。

直升機朝前飛去,帶動着繩索,繩索上的人也被拉動到了橋樑上空,這一切太快了,就像是演練了許多次一般,秦天大怒,迅速瞄準開火,槍聲響起的一剎那,就看到一道黑影從高空中跳落下來。

“王八蛋!”夭夭大怒,衝了過去。

“小心。”秦天忽然興奮起來,一股莫名的戰意狂飆,剛纔的繩索應該是被飛刀之類的武器斬斷,對方有可能沒子彈了,也有可能用這種方式迷惑自己,決不能大意,見夭夭衝上去趕緊示警,自己也狂衝上去。

對方從高空跳下來後翻滾一圈,距離大家並不是很遠,還沒等對方起身,夭夭就已經衝上去了,一個飛腿猛踢過去,對方放棄了起身,揮起拳頭猛砸過來,直奔夭夭的腳掌,上來就是一記硬碰硬。

咚的一聲悶響,緊接着就是一聲吃痛的慘叫,夭夭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衝上來的秦天大驚,馬上意識到對方是個絕頂高手,力量巨大,不能硬拼,硬生生的剎住車,擡手就開火。

對方身體敏捷的在地上翻滾起來,快如風火輪,居然避開了秦天的射殺,秦天大驚,不斷開火,不敢讓子彈停下來,這種恐怖高手非同小可,一點機會都能抓住並脫身,一般吼道:“阿超,幫忙。”

“來了。”阿超也反應過來,舉槍就打。

兩把手槍不斷響起,而對方一會兒左衝右突,一會兒在地上翻滾,身體敏捷如鬼魅一般,位置難以捕捉,一連串眼花繚亂的動作後來到阿超的越野車旁邊,一個縱躍,直接從打開的窗口鑽了進去。

咚咚咚秦天迅速開火,可不會估計越野車是阿超的,相對於抓到這種恐怖高手,一輛車的損失算的了什麼?

咔嚓再次扣動扳機時,子彈打空的聲音響起,清脆的扳機聲響讓秦天大怒,猛衝過去,這時,對方忽然舉槍瞄準過來,秦天大驚,本能的翻滾躲避,就聽到越野車馬達轟鳴聲響起,知道要遭,顧不上危險,狂衝過去。

“敢搶老子的車,啊”阿超怒了,狂衝上去,擋在前面。

“啪”的一聲槍聲,一發子彈打中了阿超的胳膊,手上的槍也跟着掉在了地上,而對方猛轟油門,駕駛車準備跑路。

“絕不能讓敵人跑了。”秦天大怒,一個箭步衝了上去,腳下用力一蹬,高高躍起,跳在了車頂,雙手死死抓住車頂兩邊的行李架欄杆,還沒等穩定身形就聽到子彈聲響起,一枚子彈從前方車頂射了出來。

“嘶”秦天大驚,身體迅速滾到一邊閃避。

“咄咄咄”三發子彈穿透車頂飛了出來,幾乎插着秦天的身體竄入高空,兇險無比,秦天趕緊翻滾到另一邊躲避,憤怒無比,沒想到這個人如此難纏,不僅躲開了直升機的火力攻擊,還詐死讓人下去,並斬斷繩索,藉助繩索逃離橋樑下面橋墩,落地後避開子彈攻擊,搶車逃逸,這種手段簡直匪夷所思,太可怕了。

“如此強大的敵人絕對身份不簡單,必須拿下。”秦天憤怒的暗想,不服輸的勁頭涌上來,雙目赤紅,滿是濃濃的戰意。 ,精彩小說免費!

月色下,孤零零的大橋上,偶爾經過的車輛隔着老遠就停下來,好奇的看着一架直升機翻過橋樑,到了另一頭後忽然開火,和平年代誰見過這兇悍場面,都被嚇住了,紛紛上車掉頭就跑,一些熱心市民更是打電話報警去了。

兇悍的子彈攻擊聲也吸引了秦天三人,大家迅衝到橋樑另一側,直升機懸停在虛空中,密集的子彈潑雨一般攻擊橋樑下面的拱形部位,出叮叮咚咚聲響,聲勢駭人,秦天三人站在橋樑上面都能夠感受得到子彈那恐怖的威能。

“嘶——”阿第一次見到這麼兇猛的火力攻擊,被震住了。

子彈往下面打,大家在橋樑上面,倒也沒事,但子彈飛掠而下形成的氣流彙集在一起,給人一種心悸的感覺,好在三人都是膽大之輩,並沒有被嚇住,秦天正準備拿起對講機向孫海龍詢問一下,就看到直升機忽然停止開火了。

“嗯?”秦天愣了一下,看向直升機。

直升機忽然靠上來,絲毫不顧被擊中的危險一般,難道打中目標了?秦天驚疑的猜想着,一邊好奇的觀察,只見直升機懸停在大家頭頂,垂下來一根繩索,繩索從大家跟前一直往下,垂下橋去。

緊接着,一名全副武裝的軍人索降下來,一腳踩在橋樑欄杆上,一手抓住繩索,另一手拿着一把突擊步槍,臉上滿是油彩,目光冷靜的看着秦天說道:“報告長官,目標疑似被擊斃,下去排查,請指示?”

“不行,太危險。”秦天沉聲說道,萬一目標是裝死呢?見對方疑惑的繼續看着自己,便組織好語言解釋道:“下去可以,現目標後開火,別急着排查,小心有詐,敵人太強,不能大意。”

“明白。”對方感激的說道,腳下用力一蹬,身體彈開,往下跳去。

橋樑並不高,這名軍人很快就跳到了橋樑下面橋墩平齊位置,可以看到橋樑下面情況,原本已經被打中的目標不見了,這名軍人大驚,迅意識到了不對勁,正準備示警,忽然一道白光飛掠而來。

這名軍人聽了秦天的提醒,早有心理準備,知道要遭,人在空中無從借力躲避,果斷鬆開繩索,整個人往下掉去,一邊大喊道:“目標沒死——”

橋樑並不是很高,下面是兩米多深的河流,人掉下去倒也不會有事,橋樑上面密切注意失態展的秦天反應過來,迅舉槍瞄準過去,就看到繩索被什麼東西斬斷,一道白光掠過,飛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這時,直升機也意識到了危險,迅拔高,帶動着繩索也跟着拔高,忽然,從橋樑下面飛躍而出一道黑影,黑影一把抓住了拔高的繩索,整個人被繩索帶動着騰空而起,不等秦天開火,對方就已經被直升機拉了上來,高於橋樑。

直升機朝前飛去,帶動着繩索,繩索上的人也被拉動到了橋樑上空,這一切太快了,就像是演練了許多次一般,秦天大怒,迅瞄準開火,槍聲響起的一剎那,就看到一道黑影從高空中跳落下來。

“王八蛋!”夭夭大怒,衝了過去。

“小心。”秦天忽然興奮起來,一股莫名的戰意狂飆,剛纔的繩索應該是被飛刀之類的武器斬斷,對方有可能沒子彈了,也有可能用這種方式迷惑自己,決不能大意,見夭夭衝上去趕緊示警,自己也狂衝上去。

對方從高空跳下來後翻滾一圈,距離大家並不是很遠,還沒等對方起身,夭夭就已經衝上去了,一個飛腿猛踢過去,對方放棄了起身,揮起拳頭猛砸過來,直奔夭夭的腳掌,上來就是一記硬碰硬。

咚——的一聲悶響,緊接着就是一聲吃痛的慘叫,夭夭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衝上來的秦天大驚,馬上意識到對方是個絕頂高手,力量巨大,不能硬拼,硬生生的剎住車,擡手就開火。

對方身體敏捷的在地上翻滾起來,快如風火輪,居然避開了秦天的射殺,秦天大驚,不斷開火,不敢讓子彈停下來,這種恐怖高手非同小可,一點機會都能抓住並脫身,一般吼道:“阿,幫忙。”

“來了。”阿也反應過來,舉槍就打。

兩把手槍不斷響起,而對方一會兒左衝右突,一會兒在地上翻滾,身體敏捷如鬼魅一般,位置難以捕捉,一連串眼花繚亂的動作後來到阿的越野車旁邊,一個縱躍,直接從打開的窗口鑽了進去。

咚咚咚——秦天迅開火,可不會估計越野車是阿的,相對於抓到這種恐怖高手,一輛車的損失算的了什麼?

咔嚓——再次扣動扳機時,子彈打空的聲音響起,清脆的扳機聲響讓秦天大怒,猛衝過去,這時,對方忽然舉槍瞄準過來,秦天大驚,本能的翻滾躲避,就聽到越野車馬達轟鳴聲響起,知道要遭,顧不上危險,狂衝過去。

“敢搶老子的車,啊——”阿怒了,狂衝上去,擋在前面。

“啪——”的一聲槍聲,一子彈打中了阿的胳膊,手上的槍也跟着掉在了地上,而對方猛轟油門,駕駛車準備跑路。

“絕不能讓敵人跑了。”秦天大怒,一個箭步衝了上去,腳下用力一蹬,高高躍起,跳在了車頂,雙手死死抓住車頂兩邊的行李架欄杆,還沒等穩定身形就聽到子彈聲響起,一枚子彈從前方車頂射了出來。

“嘶——”秦天大驚,身體迅滾到一邊閃避。

“咄咄咄——”三子彈穿透車頂飛了出來,幾乎插着秦天的身體竄入高空,兇險無比,秦天趕緊翻滾到另一邊躲避,憤怒無比,沒想到這個人如此難纏,不僅躲開了直升機的火力攻擊,還詐死讓人下去,並斬斷繩索,藉助繩索逃離橋樑下面橋墩,落地後避開子彈攻擊,搶車逃逸,這種手段簡直匪夷所思,太可怕了。

“如此強大的敵人絕對身份不簡單,必須拿下。”秦天憤怒的暗想,不服輸的勁頭涌上來,雙目赤紅,滿是濃濃的戰意。 接站通知,今天開始收費,一章一毛錢而已,高級讀者還打折,算起來沒幾個錢,一包煙,一瓶水而已,但對作者而言卻是全部,畢竟老狼是全職寫手,靠這個養家餬口,希望大家理解並支持下去,記得投給老狼,謝謝了。

“嗡嗡嗡”發動機的轟鳴聲震耳欲聾,橡膠輪胎極速旋轉起來,和地面摩擦發出刺鼻的焦臭味道,秦天單手抓住一邊橫欄,整個人都被越野車甩動的快要掉下來了,來不及穩定身形重新爬去,看到敵人探後出來,手裏拿着一把槍,後視鏡裏,秦天更是看到了目標殘忍的冷笑。

“不好。”秦天大驚,這個時候的自己身體完全不受控制,無處借力,根本躲不過這致命的一擊,秦天可不相信對方槍法會很爛,不敢抱有僥倖心理,迅速鬆手,整個人被越野車甩了下去,重重的摔在地,痛的直抽抽。

“你沒事吧?”夭夭的聲音響起。

秦天反轉身去,見夭夭墊着腳走過來,看去很痛苦的樣子,顯然剛纔那一拳很重,受了傷,趕緊說道:“我沒事,你要不要緊?”

“死不了。”夭夭沉聲說道。

“死不了,那戰。”秦天忍着痛爬起來,對於一名軍人而言,只要沒死,只要還有一口氣在,要戰鬥到底,決不放棄,秦天摸了摸身,對講機不知道掉哪兒去了,趕緊喊道:“快,找對講機。”

“阿超受傷了?”夭夭提醒道。

“你去看看吧。”秦天看了眼不遠處躺在地的阿超,一手死死捂住自己的手臂,看去很痛苦,趕緊提醒道,自己到處尋找去對講機來,好在橋樑路燈不少,能見度很好,很快發現不遠處的地面有一部對講機,趕緊過去。

“你們那發生什麼事了?”一個聲音焦急的喊道,是孫海龍。

“孫海龍。”秦天一把操起對講機,殺氣騰騰的喝道:“迅速通知直升機,給我打爆越野車,一定要殺了那個混蛋。”敵人太強,抓活口只會浪費時間,給對方以機會逃脫,只能強勢滅殺了。

“是,打爆越野車,殺了那個混蛋。”孫海龍趕緊複述一遍。

短短几十秒而已,敵人不僅打傷了夭夭,射了阿超,更是避開兩把手槍近距離射擊,搶奪越野車逃離,這份手段,這份實力,令人震驚,這樣的高手不能留,否則後患無窮,有機會必須滅殺。

直升機接到了命令後迅速追擊去,很快追,對着越野車猛烈開火,空曠的馬路不用擔心連累無辜,子彈潑雨一般打在越野車,發出叮叮咚咚聲響,不一會兒工夫,整輛越野車都被打成了篩子,也不知道敵人被打死沒有,秦天大吼道:“夭夭,照顧阿超,我過去看看。”說着狂衝過去。

“小心點。”夭夭答應道。

奔跑,秦天迅速給手槍更換了彈夾,眼睛死死盯着前方,筆直的公路,一輛被打爛了的越野車靜靜的趴着不動,短路造成的火光閃爍,有些地方冒起了黑煙,不見有人,距離還有些遠,秦天加速衝了過去。

直升機在虛空盤旋,炙亮的探照燈鎖定越野車,一名全副武裝的軍人順着還沒有收起來的繩索快速降落,落地後迅速舉槍瞄準越野車,並沒有馬衝去,而是很有經驗的保持距離,警惕的搜查起來。

越野車駕駛位置,一名男子被打的血肉模糊,圓睜着眼,死不瞑目,這名軍人走前去,看得真切,確定沒有危險後鬆了口氣,迅速對衝來的秦天打了個安全的手勢,前幾步,拉開了車門,露出了裏面的人。

人已經死透,雙手還緊握着方向盤,那圓瞪的眼神死死看着前方,帶着濃濃的不甘,或許沒想到自己**溝裏翻船吧?沒多久,秦天衝了來,看着敵人已經死透,徹底鬆了口氣,旁邊軍人敬禮後說道:“長官好。”

秦天回禮,感激的說道:“辛苦你們了,讓直升機下來,帶走屍體。”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對方答應道,對着天空的直升機打了個手勢。

直升機很快降落下來,停穩,關閉螺旋槳,那名軍人解開安全帶,拖着屍體了直升機,這時,之前那名跳江躲過一劫的軍人也跑了來,給秦天敬禮,滿臉羞愧,都是當兵的,秦天瞭解對方的心思,安慰道:“辛苦了,你做的很好,帶着屍體迅速回基地吧,儘快查明對方身份。”

“是。”對方感激的說道,再次敬禮後和同伴離開裏。

秦天看着被打爆了越野車,有些無奈,但更多的是慶幸,敵人太狡猾,太厲害了,翻車後居然還能夠抓住橋樑邊緣纜索跳到橋墩裏面藏身,在意識到無法脫身後果斷詐死,吸引人索降下去查看,然後用飛刀斬斷繩索,做出一副沒有了子彈的假象,然後抓住繩索離開橋墩,每一個環節都算計的非常精準。

更恐怖的是對方居然能夠避開兩把手槍射擊,在極短時間內竄入越野車內逃離,如果沒有對講機,直升機以爲自己要抓活口,不敢直接攻擊越野車,只要再往前衝三公里左右是樹林,對方完全可以藉助樹林掩護脫身,以對方強大的戰鬥力,算調動大部隊過來拉式搜捕也沒用。

短短時間內居然做出如此精妙的置之死地而後生計劃,並且執行的非常到位,這樣的對手太可怕,好在死了,秦天慶幸自己的運氣不錯,要不是直升機,對方完全可以跳河脫身,也不知道阿超的傷勢怎樣了。

想到這兒,秦天扭頭朝橋樑方向看去,發現阿超和夭夭正慢慢走來,趕緊通過對講機喊道:“孫海龍,派輛直升機過來,我們這邊有兩人受傷,急需要處理。”

“收到,馬安排。”孫海龍趕緊說道。

結束通話,秦天看着被打爛了的越野車沉思起來,這個實力恐怖的傢伙到底什麼身份?明明已經在現場騙過了警察的身份盤查,爲什麼還要搶巡邏車逃離?這背後會不會有別的祕密,已經暴露了三人,不知道還有沒有人潛伏在暗處?

事情透着詭異,秦天感覺眼前滿是沉重的迷霧,毫無頭緒,猜不透敵人爲什麼要殺了李繼滅口,爲什麼脫身後還急於逃逸,還有多少人藏在暗處,感覺一張無形的大正朝自己籠罩過來,令人壓抑,煩悶。 月色下,孤零零的大橋上,偶爾經過的車輛隔着老遠就停下來,好奇的看着一架直升機翻過橋樑,到了另一頭後忽然開火,和平年代誰見過這兇悍場面,都被嚇住了,紛紛上車掉頭就跑,一些熱心市民更是打電話報警去了。&1t;/p>

兇悍的子彈攻擊聲也吸引了秦天三人,大家迅衝到橋樑另一側,直升機懸停在虛空中,密集的子彈潑雨一般攻擊橋樑下面的拱形部位,出叮叮咚咚聲響,聲勢駭人,秦天三人站在橋樑上面都能夠感受得到子彈那恐怖的威能。&1t;/p>

“嘶——”阿第一次見到這麼兇猛的火力攻擊,被震住了。&1t;/p>

子彈往下面打,大家在橋樑上面,倒也沒事,但子彈飛掠而下形成的氣流彙集在一起,給人一種心悸的感覺,好在三人都是膽大之輩,並沒有被嚇住,秦天正準備拿起對講機向孫海龍詢問一下,就看到直升機忽然停止開火了。&1t;/p>

“嗯?”秦天愣了一下,看向直升機。&1t;/p>

直升機忽然靠上來,絲毫不顧被擊中的危險一般,難道打中目標了?秦天驚疑的猜想着,一邊好奇的觀察,只見直升機懸停在大家頭頂,垂下來一根繩索,繩索從大家跟前一直往下,垂下橋去。&1t;/p>

緊接着,一名全副武裝的軍人索降下來,一腳踩在橋樑欄杆上,一手抓住繩索,另一手拿着一把突擊步槍,臉上滿是油彩,目光冷靜的看着秦天說道:“報告長官,目標疑似被擊斃,下去排查,請指示?”&1t;/p>

“不行,太危險。”秦天沉聲說道,萬一目標是裝死呢?見對方疑惑的繼續看着自己,便組織好語言解釋道:“下去可以,現目標後開火,別急着排查,小心有詐,敵人太強,不能大意。”&1t;/p>

“明白。”對方感激的說道,腳下用力一蹬,身體彈開,往下跳去。&1t;/p>

橋樑並不高,這名軍人很快就跳到了橋樑下面橋墩平齊位置,可以看到橋樑下面情況,原本已經被打中的目標不見了,這名軍人大驚,迅意識到了不對勁,正準備示警,忽然一道白光飛掠而來。&1t;/p>

這名軍人聽了秦天的提醒,早有心理準備,知道要遭,人在空中無從借力躲避,果斷鬆開繩索,整個人往下掉去,一邊大喊道:“目標沒死——”&1t;/p>

橋樑並不是很高,下面是兩米多深的河流,人掉下去倒也不會有事,橋樑上面密切注意失態展的秦天反應過來,迅舉槍瞄準過去,就看到繩索被什麼東西斬斷,一道白光掠過,飛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1t;/p>

這時,直升機也意識到了危險,迅拔高,帶動着繩索也跟着拔高,忽然,從橋樑下面飛躍而出一道黑影,黑影一把抓住了拔高的繩索,整個人被繩索帶動着騰空而起,不等秦天開火,對方就已經被直升機拉了上來,高於橋樑。&1t;/p>

直升機朝前飛去,帶動着繩索,繩索上的人也被拉動到了橋樑上空,這一切太快了,就像是演練了許多次一般,秦天大怒,迅瞄準開火,槍聲響起的一剎那,就看到一道黑影從高空中跳落下來。&1t;/p>

“王八蛋!”夭夭大怒,衝了過去。 逆天邪神 &1t;/p>

“小心。”秦天忽然興奮起來,一股莫名的戰意狂飆,剛纔的繩索應該是被飛刀之類的武器斬斷,對方有可能沒子彈了,也有可能用這種方式迷惑自己,決不能大意,見夭夭衝上去趕緊示警,自己也狂衝上去。&1t;/p>

對方從高空跳下來後翻滾一圈,距離大家並不是很遠,還沒等對方起身,夭夭就已經衝上去了,一個飛腿猛踢過去,對方放棄了起身,揮起拳頭猛砸過來,直奔夭夭的腳掌,上來就是一記硬碰硬。&1t;/p>

咚——的一聲悶響,緊接着就是一聲吃痛的慘叫,夭夭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衝上來的秦天大驚,馬上意識到對方是個絕頂高手,力量巨大,不能硬拼,硬生生的剎住車,擡手就開火。&1t;/p>

對方身體敏捷的在地上翻滾起來,快如風火輪,居然避開了秦天的射殺,秦天大驚,不斷開火,不敢讓子彈停下來,這種恐怖高手非同小可,一點機會都能抓住並脫身,一般吼道:“阿,幫忙。”&1t;/p>

“來了。”阿也反應過來,舉槍就打。&1t;/p>

兩把手槍不斷響起,而對方一會兒左衝右突,一會兒在地上翻滾,身體敏捷如鬼魅一般,位置難以捕捉,一連串眼花繚亂的動作後來到阿的越野車旁邊,一個縱躍,直接從打開的窗口鑽了進去。&1t;/p>

咚咚咚——秦天迅開火,可不會估計越野車是阿的,相對於抓到這種恐怖高手,一輛車的損失算的了什麼?&1t;/p>

咔嚓——再次扣動扳機時,子彈打空的聲音響起,清脆的扳機聲響讓秦天大怒,猛衝過去,這時,對方忽然舉槍瞄準過來,秦天大驚,本能的翻滾躲避,就聽到越野車馬達轟鳴聲響起,知道要遭,顧不上危險,狂衝過去。&1t;/p>

“敢搶老子的車,啊——”阿怒了,狂衝上去,擋在前面。&1t;/p>

“啪——”的一聲槍聲,一子彈打中了阿的胳膊,手上的槍也跟着掉在了地上,而對方猛轟油門,駕駛車準備跑路。&1t;/p>

“絕不能讓敵人跑了。”秦天大怒,一個箭步衝了上去,腳下用力一蹬,高高躍起,跳在了車頂,雙手死死抓住車頂兩邊的行李架欄杆,還沒等穩定身形就聽到子彈聲響起,一枚子彈從前方車頂射了出來。&1t;/p>

“嘶——”秦天大驚,身體迅滾到一邊閃避。&1t;/p>

“咄咄咄——”三子彈穿透車頂飛了出來,幾乎插着秦天的身體竄入高空,兇險無比,秦天趕緊翻滾到另一邊躲避,憤怒無比,沒想到這個人如此難纏,不僅躲開了直升機的火力攻擊,還詐死讓人下去,並斬斷繩索,藉助繩索逃離橋樑下面橋墩,落地後避開子彈攻擊,搶車逃逸,這種手段簡直匪夷所思,太可怕了。&1t;/p>

“如此強大的敵人絕對身份不簡單,必須拿下。”秦天憤怒的暗想,不服輸的勁頭涌上來,雙目赤紅,滿是濃濃的戰意。&1t;/p> 回到警署大樓,秦天匆匆來到樓頂天台上,已經是凌晨時分,天矇矇亮了,距離上班還有些時間,街道上的行人車輛依然很少,霓虹燈停止了閃爍,繁華的都市看上去有些冷清,秦天顧不上欣賞,迅速撥通了總部電話。

接電話的是蜘蛛,得知秦天要找院長林建軍,馬上轉接過去,等了十幾秒鐘,一個剛剛睡醒的聲音帶着幾分疑惑響起:“小天,一大早的,出什麼急事了嗎?”

秦天趕緊將當晚發生的事情經過和自己的推測詳細說了一遍,最後補充道:“敵人借用恐怖襲擊之名實行訛詐還好辦,如果真正的目標是新國貨幣貶值,這裏面就牽涉到了政治,不是恐怖襲擊,是真正的戰爭了,我需要您的指示。”

“原來是這樣,你的分析有一些道理,我會責成分析部門深入分析,一旦有結果馬上通知你,戰爭也好,恐怖襲擊也好,其實不用擔心太多,都是那幫人在搞鬼,只需要抓住他們尾巴猛追猛打就好。”院長提醒道。

秦天一想也對,不管什麼目的,都是同一班人在背地裏搞事,只要揪住人不放就能解決問題,頓時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果然姜都是老的辣,不由佩服道:“院長,我明白了,三名敵人,死了兩個,活捉了一個,其中一人是個高手,格鬥能力就算咱們獵人也找不到幾個可以抗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