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中不少愛慕流小溪的男同學望著他們心儀的女孩就這樣上了那輛世爵C8,在京大一向張揚的他們,只能在心裡罵天奇,卻不敢發出一點不滿意的聲音。

笑話,這些人都是識趣的,心裡的咆哮別人聽不到,一旦發出聲來,林天奇那惡魔手中的長刀可不會手下留情,奇門的人遍布京都各個角落,保不準自己那天走在大街上莫名其妙的就被撞了,到時候就是死不瞑目。

世爵C8慢慢消失在眾人視線中,很多人,敢怒而不敢言!心裡再怎麼不舒服林天奇就這樣把流小溪帶走,他們也只能憋著。

保安隊長如釋重負,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背心已被冷汗侵蝕!

驅散人群,交通恢復!

這一切,似乎從來都沒有發生過,很多人,只有進入校園之後才痛痛快快的罵一通,指著白雲飄過的藍天發泄他們心中的不痛快。

京大內,在這些學子看來,只要不出現第二個林天奇,自己說什麼都是安全的,外面的人可不敢進來對他們下手。

而女孩子們,口中則是不斷抱怨。「怎麼來這麼會兒就走了,也不進來。」

有的女孩甚至罵流小溪,怎麼一聲不響的就綁上了林天奇那種權勢人物。

一時間,流小溪和林天奇的流言蜚語到處都是。

……

良久,一直在遠處觀望的的士司機用力吸了口之間香煙,眯著眼吐出一口煙霧,青煙在方向盤上方縈繞,滑下車窗,扔掉煙頭。

忽然,一道風華絕代身影掠過他清澈黑眸,他眼孔一縮,笑容浮現。道:「蕭薇….」

剛從的士走過的曼靈女子突然停步,帶著疑茫神色回首。車裡人影進入她白皙眼帘,一雙寶藍美眸也是一怔,驚愕之後,轉身過來。道:「蕭蕭….你….你怎麼會在京都啊?我…這不是幻覺吧…」

蕭蕭粲齒一笑。

蕭薇眼紋流波掃了一眼藍色的士,失措道:「你…呵呵…你不會又想扮豬吃老虎吧!」

「哪兒呢,這是京都不是我那一畝三分地,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上車,帶你玩去。」

「下午還要考試,沒時間玩啊!要不等我考完試。」

蕭蕭眼中掠過一抹失落,攤手道:「好吧!對了蕭薇,跟你打聽個事。」

「什麼事啊搞得神神秘秘的,你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京都難道是為打聽事來的?」蕭薇掩唇一笑,聲線嬌而不膩。

「哪會,我是辦正事來的!我跟你打聽的事是剛才我遇到一個很對味口的人,那小子對眼,想跟他交個朋友,但又不知道他的底細,所以問問你…」

瞧著蕭蕭這難得一見的神色和語氣,蕭薇那明碩眼眸轉動記下,道:「哦…我倒想知道是那個傢伙踩狗屎運了,能得到蕭家主的親睞,說吧!」

「什麼親睞啊,我不好那口,我對男人不感興趣!只是覺得那小子有些運氣,怎麼就被菩提苑的富婆看上了,菩提苑走出來的富婆,身價絕不低於五六百億!」

PS:已經九更了,求各種支持! 「封傑,你是不是有事啊,沒關係,我自己一個人可以的。」病床上的女人有氣無力的說著,臉上很是憔悴。

封傑看了看手機,又看了看女人,最終還是離開了病房。

「到底怎麼回事?行了,別哭了,說清楚。」封傑一邊為妹妹擦著眼淚一邊擔心的問道。

「都是趙以諾那個賤女人,如果不是她,歐陽楚怎麼會捨得打我!」封寧大聲喊道。

看著面前女人通紅的臉頰,男人只覺得一陣心疼。

歐陽楚也太狠心了吧,怎麼能說打就打,這麼多年了,雖然他們兩個人確實有時候相處的不是很愉快,但是也不至於上升到打架這個層次吧?難道真的和那個趙以諾有關?

「來,你和我講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封傑直接拉著她坐了下來說道。

「我去買了一份水餃,想要送給歐陽楚……」封寧解釋著。

她說的很是誇張,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了趙以諾的身上,這讓面前的男人有些懷疑。

「哎,你是不是說漏了什麼,雖然我和那個趙以諾接觸的並不是很多,但是她的為人,我還是比較了解的,人家可是一個通情達理的正兒八經的女人。」男人低聲說道。

我靠,這是什麼意思?合著他還懷疑自己的親妹妹?封寧打量著面前的哥哥,眼睛里有些許不屑。

「哥,你該不會也是被那個臭女人給迷住了吧?我就知道,那個趙以諾就是一個狐狸精!」她不懷好意的罵道。

看來,她還真的對那個趙以諾起了仇恨之意了。封傑嘆了口氣。只是可惜了,人家歐陽楚就是喜歡自己的學姐,就是對他面前的這個妹妹絲毫沒有感覺。

他很清楚,感情這東西,是勉強不來的。俗話說得好,強扭的瓜不甜。就算最後歐陽楚真的娶了封寧,他們的婚姻也不會幸福。同樣地道理,也適用於趙以諾。

「行了,你就別生氣了,我一會去找歐陽楚問清楚,沒事了啊,趕緊回家吧,爸媽還等著你回去呢。」封傑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

「哎,哥,我告訴你啊,這件事,不是歐陽楚的責任,全都是那個趙以諾的責任。」女人提醒著。

封傑笑了笑,沒說什麼。

封寧有時候確實很瘋狂,甚至還會很任性,刁蠻,可是他並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他直接掏出手機,撥了過去。

很快,一個女人走進咖啡廳,一眼就看到了角落裡的男人。

「你找我過來,是為了封寧的事情吧?」趙以諾輕輕問道。

她知道,封寧一定把事情都告訴了封傑,她也知道,封傑一直都很寵自己的妹妹。

「趙以諾,你能告訴我,你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么?」封傑直截了當的問道。

想什麼?想她和歐陽楚之間的事情?她冷笑了一下。

「說實話,我什麼都沒有想。我和歐陽楚,只是朋友關係,我並不想摻和你們的生活,可是,你知道的……」趙以諾聳了聳肩,有些無奈的回答。

是的,封傑了解,一直以來,都是歐陽楚主動糾纏著趙以諾,這個女人從來就沒有主動過聯繫那個男人。有時候他自己都不明白,歐陽楚為什麼要緊緊抓住一個已婚婦女不放?

「今天,歐陽楚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打我妹妹?」封傑繼續問道。

該來的,總是躲不掉的。趙以諾深呼吸一口氣,做足了準備,抬起頭,向面前的男人解釋著。

許久,男人終於清楚了事情的整個過程。

追根究底,罪魁禍首還是封寧!而趙以諾也不過只是一個導火索而已。

「又是因為你。」封傑一邊說著一邊攪著杯子里的咖啡。

對面的女人,立即低下了頭,眼睛里有一絲愧疚。

對,如果不是因為去給歐陽楚做飯,又怎麼會發生這些不愉快的意外?

「對不起,我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狀況。」她低聲說道。

「趙以諾,我要提醒你,當斷則斷,不斷則亂,你要想清楚了。歐陽楚的感情,我不想做過多的介入,只要他開心就好。從小到大,我是陪著他走過來的,他不容易,小時候受過別人家的小孩欺負,上學的時候還被人家看不起,所以,如果你喜歡他,那就請你牢牢地抓住他,不要再讓他傷心了,如果你不喜歡他,那就請你立即和他分手,省得以後他痛苦,傷心,這是我們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包括你,不是么?」封傑抿了一口咖啡,說道。

他說的對,有些事情,如果不立即停止,或許後期只會變得越來越複雜。

封傑明白,歐陽楚一直以來都很固執,只要是他認定的人或事情,就絕對不會輕言放棄,可是他也知道,趙以諾是他永遠都得不到的女人。

「我知道了,謝謝你。」說著,趙以諾就要離開。

「還有,祝福你和顧忘,如果你還愛他,可以試著和他好好溝通。」封傑又提醒著。

看著面前的男人,趙以諾突然感覺他成熟了很多。以前的封傑,可一直都是弔兒郎當,不務正業的,怎麼現在就……趙以諾狐疑的看著他,有些好奇。

「很奇怪么?這其實才是真正的我。」男人解釋著。

好吧,他們的世界太複雜,她並不想懂。

趙以諾笑了笑,離開。

走出咖啡廳,她看著路邊的花草,陷入了沉思。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將這件事情和歐陽楚講明白?他現在本來心情就不好,要是……

算了,還是過兩天再和他說吧。

「媽媽,你回來了,我好想你啊!」說著,亮亮直接撲進趙以諾的懷裡。

「回來了,趕緊嘗嘗我專門給你熬的湯。」林夫人趕忙說道。

「亮亮最近表現怎麼樣啊?」她捏了捏孩子的小臉蛋,問道。

「非常好,我們老師說了,我是我們班裡表現最好的孩子,是吧,外婆?」亮亮沖著廚房大聲問道。

「是是是,你永遠都是外婆心目中最棒的,比你媽媽還棒!」 「大哥,這是照片。」說著,山貓小心翼翼的將照片遞給了顧忘,臉上有一絲謹慎。

「嗯,你可以出去了。」顧忘緩緩說道。

怎麼連看都不看就直接讓他出去?難道他不應該問自己一些問題么?

「你先去忙吧,有事我就叫你。」顧忘連頭也沒抬,直接說道。

其實是他怕自己看到照片後會控制不住自己,向山貓發火!

山貓擔心的看著面前的男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最終還是離開了辦公室。

顧忘很確定,這些照片,絕對不是什麼尋常普通的照片。

終於,他還是打開了那個信封,將照片全放在了桌子上。

嗯,和自己預想的一模一樣。

桌子上,都是一些趙以諾和歐陽楚的親密照片。沒錯,就是他們在小村莊里生活的照片。

還真是男俊女靚啊!顧忘拿著照片的手,一次又一次的顫抖著。

趙以諾,你終究還是背叛了我!他的目光頓時有股殺氣。

「哎,媽媽,爸爸呢?爸爸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回來了。」沙發上,亮亮抱著趙以諾低聲問道。

趙以諾愣了一下,隨即恢復臉上的表情。

她也不知道現在的顧忘到底在忙什麼,又在哪裡。

「額,爸爸最近工作比較忙。」她緩緩說道。

「可是他已經好久好久都沒有回過家了,媽媽,你和爸爸之間是不是吵架了?」孩子問道。

是啊,到現在,兩個人都沒有正兒八經的好好談過。她低下了頭,眼睛里閃過一絲哀傷。如果可以,她多麼想和顧忘好好聊聊天,嘮嘮嗑,以表達自己出國那段時間對他的思念。

可是……

她又有些猶豫。每次想到周陽親吻他的照片,她就心裡一陣痛苦,總覺得那個男人背叛了自己。

母子倆在客廳里磨嘰了一會,孩子便跑去睡覺了。趙以諾半躺在沙發上,抬頭看著上方的天花板,眼睛有些憂慮。

顧忘怎麼還不回來?她是不是應該給他打一個慰問電話?

「以諾,怎麼還不睡啊?」林夫人緩緩走了過來,低聲問道。

「嗯,不困,我一會在睡。」她立即回答。

「呦,你應該是在等人吧?別等了,顧忘出差了。」林夫人輕輕拍了拍她的胳膊,說道。

原來是這樣!趙以諾的情緒,突然有些失落。

「是不是想他了?給他打電話啊,你不知道,在你搬出去的那幾天,顧忘啊,每天都是一副鬱鬱寡歡的模樣,看著就讓人心疼。」

是嘛?那他為什麼不主動聯繫自己?趙以諾狐疑的看著面前的夫人,不太相信她說的話。

「得了,還是等他回來后,你自己問他吧。」林夫人起身,走進房間。

都說感情是最折磨人的東西,如今,趙以諾終於承認了。可是那個顧忘卻好像還在生氣。

終於,猶豫再三,她還是拿起手機,撥了過去。

「喂?」

沒錯,是顧忘的聲音,熟悉又久違的聲音。

「那個,你什麼時候回家?」她不好意思的問道。

「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顧忘冷冷的回答,語氣里沒有一絲波瀾。

為什麼他說話還是這麼冷漠?為什麼他還要這麼殘酷?她都已經主動給他打電話示好了,不是么?他不應該感到高興么?怎麼現在還是一副不開心的模樣?趙以諾低下了頭,心裡有些失望。

「還有事情么?沒事,我就先掛了,我還要處理公務。」顧忘直接說道。

看來,他還是不想和自己說話,他還是不想搭理自己。趙以諾有些無奈,隨即嘆了口氣。

「嗯,沒有了,你先忙吧。」說著,她便直接掛了電話。

不對,他為什麼要生氣?該生氣的,不是自己么?當初他和周陽的事情被登在了報紙上,引起那麼大的轟動,受傷的應該是自己啊!這又是唱的哪一出?

不管了,睡覺!趙以諾立即站起來,走向房間。

第二天,陽光早早的透過窗子照射到地面,暖暖的。床上的女人翻了個身子,兩隻胳膊試圖摸索著什麼,在確定自己沒有模範任何東西的時候,她嘆了口氣。

他果然沒有回來!趙以諾緩緩睜開眼睛,伸了個懶腰。

要不要去他公司里看看?她陷入了一陣思考。

要不然,去給他送早餐?

嗯,說干就干,趙以諾直接掀開被子,換了一身衣服,下了樓。

「夫人,我今天去顧氏。」她大聲喊道。

聽著女人的聲音,林夫人的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這個丫頭,早就該怎麼做了。

「好,想吃什麼,我來做。」林夫人回答。

「哎,別啊,夫人,今天我親手做早餐,你就歇著吧!」

親手給顧忘做早餐,才顯得更加有誠意嘛!她笑了笑,心裡一陣興奮。

也許是昨天晚上那個男人太累了,所以打電話的時候,他才會不想搭理自己。趙以諾給自己做著思想工作。

她做了很多,有愛心煎蛋,愛心麵包,愛心牛奶,還有愛心水果,看起來很雅觀,吃起也很美味。

「哇,媽媽,你今天好棒啊!這麼多好吃的。」亮亮走出房間,不可思議的看著桌子上的美食,流著口水大聲喊道,一副興奮的模樣。

「這是給你爸爸做的,你的早餐,在那邊!」趙以諾指了指旁邊的小份早餐說道。

「不是,您這也太偏心了吧?我還在長身體呢。」孩子嘟了嘟嘴,故意說道。

旁邊的林夫人立即向亮亮眨了眨眼睛,很快,孩子心領神會。

「那個,媽媽,你可以走了,不然爸爸就沒有時間吃早餐了。」

呦呵,這個孩子,怎麼突然轉變這麼大?

分別和孩子還有林夫人告了別以後,趙以諾便直接出了門,臉上掛著一絲微笑。

其實,對於現在的趙以諾來說,沒有什麼比自己的家庭更加重要的了。旅遊途中,每次出現意外的時候,她的腦海里,第一個想到的人,無疑就是顧忘,她不是期盼顧忘去保護她,而是她害怕以後再也見不到這個男人。 六五百億?蕭薇目光怔怔,心想真要說到金錢,五六百億怎麼能住進菩提苑那種華夏之最的地方。

「說吧,我倒要看看你好奇的人是誰,怎麼跑到京大來打聽了!」

「那小子叫『齊天林』,我和他聊了幾句,發現他談吐不凡,他說他之前也是京大的,只因為打了一架被開除了。」

聞言,蕭薇眼瞳轉動一下,沉吟之後,道:「京大發生打架被開除的人近三年來估計有十幾人,加上兩月前的那次,有三百多人!經我學生會辦理的,沒有這個人,學生會檔案中開除的也沒有你說的這個人。」

「靠….那小子忽悠我不成!對了,你說兩個月前京大開除了三百多人,怎麼回事?一下子開出這麼多人,京大的歷史上除了二十多年前的那一次大清洗外,似乎你說的這次是人數最多的。」

蕭薇淡笑一聲,腦海中閃過她在郊外出手相助的那個冷漠少年,輕笑著說:「你來京都應該會聽到一些傳聞,昔日四大幫會不到三天全部被連根拔起….」

「聽說了,好像是被一個叫『奇門』的勢力幹掉的!他們的門主被稱為『天尊』。這個奇門的實力很強,強到與狄家做對能全身而退,*迫狄家把京都的控制權讓出來,我暗中打聽了一下,可惜查不到奇門天尊一點有用的信息,很多人也都不認識這個人。」

「不過….」蕭蕭皺著粗長的眉毛。道:「我倒是打聽到奇門的內部的一點編製,前晚我在酒吧聽那些混的人議論,說奇門天尊座下有兩大神衛,狄家大院差點被攻破就是這兩個衛的高手乾的,神衛下面有五大尊衛,奇門五尊衛中,每一衛的實力都很強大,*昔日京都四大幫會之首韋陀堂的赤皇尊衛首領是江州劍庄少莊主,嗜血尊衛首領是藏州血刀門的少門主。滅群義會的羅剎尊衛首領魔尊,這個人以前雖然不除名,可人們說奇門魔尊的實力不會低於劍庄少主和血刀門少門主,如此看來,奇門的實力卻是很強,而能駕馭劍庄少莊主和血刀門少門主那種囂張人物的,我想也不會是常人能做到的,何況….」

蕭薇沒有說話,她腦海中現在閃過的都是天奇的模樣,一別快兩月了,他們竟然沒有機會能夠遇到。

「何況,奇門五尊衛下面還有七大星衣衛,星衣衛的實力怎麼樣我不知道,但天樞衛北羅、天權衛衛強、玉衡衛靈幽魂三人;一個是四大星宿之一、一個是鬼冥刀、另外一個卻是有『銀刀勾月』之稱的毒辣美人,他們三人中北羅多年前就名動華夏,另外兩個都是京都大人物!我來京都的次數不多,但也不少,我跟衛強打過叫交道,知道他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收服的。奇門天尊,有機會一定要見見,看看他是不是有三頭六臂!竟駕馭這麼多的超級高手。」

望著蕭蕭冒著焰火的瞳子,蕭薇搖頭輕笑。「我發現你對奇門挺感興趣的。那你可知道奇門兩大神衛首領都是什麼人嗎?」

「這個…奇門的神衛何等強大,連狄家大院都差點被攻破,我哪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