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我在一次任務中負傷,讓後專業退伍,來到警局,小飛,大虎,樂強、揚子是我第一天就認識的人,也是那年,大虎結婚,我作爲老大哥,給他當了的伴郎,平日裏,他們一口一個汪哥喊着我,我離開部隊的失落被這幫弟兄們的情分填補了,多少次任務案子都是哥幾個同心協力破的,有好幾次,如果不是他們幾個,老子早就被那些罪犯搞殘廢了。可是現在,除了揚子,他們仨竟然說沒就沒了,最他媽操蛋的是,上面竟然把他們的功勞和鮮血埋掉,彷彿他們不存在一般…”

院子不大,一間正屋,三間偏房,還有個豬圈,院裏還堆着一些工地上的傢伙事。

聽到這,汪戰也不言語,油門一踩,發動機‘轟’的一聲,越野車便疾馳而去。

怒聲道:“汪戰,你別他媽一意孤行,這案子,咱們管不了,你他媽明不明白?難道你還想害其他弟兄陪你一起死…”

身旁的警員小聲問道:“趙隊,咱們該怎麼辦?”

忍受着屋裏刺鼻的腥臭味,毅瀟臣仔細的查看在,但是什麼也沒有,不過李亮身上那殘魂的味道在這裏更明顯。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讓後下來七個警車,他們衝着汪戰就跑過來。

精神病院,趙剛看着一片狼藉,氣的直咬牙。

可是真把槍拿在手裏,他又下不了手。

毅瀟臣聽着這話,第一反應就是,大虎和樂強在這發現了什麼,可是沒來及彙報,就被幹掉了,本來該死的人是汪戰,但是陰差陽錯的小飛替他擋了災。

通過這些造設來看,他們真是一戶很普通的人家,可是爲何就是這麼普通的農村戶就招來殘忍的滅門事件。

看着執拗的像廁所裏臭石頭一樣的汪戰,趙剛氣的直罵娘。

腦袋發暈的毅瀟臣張口就罵,可是當他看到汪戰伏在方向盤上暗自傷神時,毅瀟臣突然覺得自己罵的有些過分了。

WWW• TTKΛN• C〇

晚上八點多,天已經黑透。

由於李家十三口全掛,他們這房子也空了,連帶着周圍的鄰居都搬走了,因而一條街都冷清的像墳場。

“是!”

聽到這話,汪戰沒有徵兆的猛踩剎車,結果,完全沒留神的毅瀟臣直接被慣性拽起,一頭撞到擋風玻璃上。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上次我們來,真沒注意的到,剛纔我好像感覺有人在背後拍了我一下,轉身一腳到這塊地板磚上!”

有人?毅瀟臣朝四周看了看,什麼也沒有。

“汪哥,別亂想!”

隨後,毅瀟臣拿手電筒照了照,裏面黑黑的。

“怎麼樣!怕不怕,要麼下去看看,我感覺裏面有事!”

“媽的,我現在除了怕給兄弟們翻不了案,老子就沒怕過任何事!”

說着,汪戰探過身子往裏看了看,隨後他掏出槍,利索的跳了下去。

跳下來後,有小半米的甬道,往前沒多遠,就是一間密室類的屋子。

“操,這門怎麼回事,我這鑰匙用不了!”

看着鏽跡斑斑,長滿青苔的老古董鐵門,毅瀟臣屏聲息氣,將手按在鐵門上,隨着氣息的擴散,他看到密室裏黑洞洞,正中貌似有個小桌子,其它什麼也沒有。

“汪隊,我幫你,但是我也希望你明白,人都有自己的苦衷,我的苦衷,不想讓別人知道!不管以後怎麼樣,你都當做不知道。”

盯着眼睛越來越紅的毅瀟臣,汪戰沒來由的驚出一身冷汗。

“你退後!”

話落,毅瀟臣微聚神思,釋放魂力,炎妖的妖力順着他的手掌緩緩散入鐵門中。

身後,汪戰能夠清楚地感覺到周圍的溫度越來越高,甚至他眼花似的看到眼前小子的周圍好像有火環浮動一般。

伴隨着“滋滋”的聲音,汪戰清楚的聽到鐵門在被一股力量撕裂一般。

“呼….”

當烈焰將鐵門的門栓灼斷後,毅瀟臣長長吐了一口氣,看他滿頭大汗的樣子,汪戰上前一步。

“小子,怎麼樣?”

毅瀟臣靠在潮溼的牆壁上,伸手指着鐵門。

“自己推一下就好!我歇會兒!”

聽到這,汪戰擡手就是牛力釋放,結果鐵門‘轟’的一聲向裏倒去。

“噗!”

毅瀟臣吐出滿嘴的灰塵。

“這麼髒!”

二人進到密室內,拿起手電四處看看,突然,汪戰呆住了,毅瀟臣順着他看得方向一瞄,自己也嚇了一跳。

在正中的桌子上,赫然有一顆人頭。

汪戰有些顫抖的走過去,看着已經腐朽長滿青苔的腦袋,整個人陷入一陣悲痛之中。

良久,他帶着哽咽的聲音從喉嚨裏吐出:“小飛…”

一聽這話,毅瀟臣小跑兩步,來到小桌子前,在頭顱旁邊,竟然還有一頂警帽。

“汪隊,這…難道你那個兄弟他…”

“小飛的頭一直沒找到,只是上面爲了壓案,一切都給瞞了。”

隨後,汪戰將外套脫下,小心翼翼的將頭顱連帶警帽包起來。

從剛剛的驚訝中靜下心神,毅瀟臣仔細察看後,被桌子上的擺設所吸引。

桌子上,放頭顱的旁邊有一定類似古油燈的玩意,燈壇裏立着一個二指長寬的印。在燈壇左右,幾碟子黑乎乎的東西早已凝固,兩個殘破的八卦鏡反向擺置,在桌子四角,各有一個小羅盤。

看着這奇怪的玩意兒,毅瀟臣微微皺眉,凝神不語。

“主人,何事?”炎妖在他心臺中顯現。

“這是什麼東西?”

“死文式,只不過爲何式中擺放金印,這是個疑點。”

看着那顆沾滿灰塵的印,毅瀟臣伸手將它拿起來,就在觸碰的一瞬間,金印顫動似的發出一陣低吟,這給毅瀟臣整的,還以爲幻聽了。

收齊金印,毅瀟臣看着汪戰懷抱的人頭,繼續發問。

“那這個人頭在這裏是什麼意思?”

“祭祀品,任何死文都要有生命做基格,用人頭做基,兩個意思,一是完成儀式所需品,二是玩弄他的靈念,讓他的後人死絕,這個和先前那兩家的情況一樣,他們闖入了這個人的世界,肯定不能善終!”

“我該如何找到他?”

等了好一會兒,炎妖都沒有開口。

毅瀟臣有些困惑,再度發生。

“爲何不回答?”

“主人,各有各道,同爲鑄命師,你的世界絕不讓外人踏入,反之也一樣,更何況你入道不過月餘,加之一個月後到來的地煞,你何必冒着危險自找麻煩?”

“我是主,我如何做,你不用管。”

在毅瀟臣的威呵下,炎妖沒有再開口,反倒是消隱而去,倒是噬魂妖譏笑着現身。

“以靈作基,順格尋身,我還未真正誕生,你若要尋這個傢伙,肯定要用炎妖爲基尋找,從現在的痕跡可以看出,對方勢強,你不是對手,強行插手,這就是找死!到時那個寄靈必定亡於對方的妖魂之下。”

對於噬魂妖的話,毅瀟臣方纔醒悟,原來,不光人的慾念深的可怕,這些存世已久的妖靈同意卑賤貪婪,怕死?

“哈哈哈,果然是被一切所拋棄的雜種!”

毅瀟臣嘲弄的笑起來,回頭看着深陷仇恨怒火的汪戰,加之這些人死了還不能安生,他做出了讓妖靈無法理解的決定。

“鑄命師,這是一個骯髒的稱號,在無知中踏入此道,迷茫中也見了不少生死,不管你們多麼不屑貪婪,但是我本性如此,就是死也不願墮落,更不願做你們口中的人魔,我承諾會幫他,所以,炎妖,如果你真把我當做主人,就來助我!如若不然,滾出我的身體!”

這邊,汪戰將小飛的頭顱裝好,看着還在沉思中的毅瀟臣,便上前詢問,結果一陣濃厚的黑氣從密室四角升起,向中間集聚。

這黑氣散發着刺鼻的味道,也就幾分鐘的時間,不大的密室就被黑氣所覆蓋。

與此同時,一陣異樣的聲音從黑氣中傳來。

“喂,毅瀟臣,你他媽在幹什麼,快走,情況不對!”

看着近在眼前的毅瀟臣,汪戰突然發現,不論他如何喊,如何往前走,都無法觸碰到毅瀟臣。

依舊沉於心臺中的毅瀟臣對身前的事一無所知。

如迷霧般的心臺除了縹緲晃動的噬魂妖,便是一望無際的空蕩。

“炎妖,給我滾出來,你若怕亡,就滾出我的身體,你愛找誰做你的主人,就找誰,我,毅瀟臣,不屑與你同在!你他媽給老子滾出來!”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面對毅瀟臣的狂嘯,一陣焰風‘轟’的刮來,這氣勢強大不已,猶如焰神降世,隨着無數舞動飛揚的烈焰集聚,在龍捲似的烈焰中,一尊散發着暗紅火焰的妖靈緩緩出現。

“死文式惡毒無比,毅瀟臣,你真不是他的對手,老主人說過,你是至善之根,但也是至惡之源,如果在生死麪前無法保持本源,你一定會入魔,明知不可而爲之,還偏要去做,這是鑄命師的大忌!”

“住口!”

看着眼前高數丈的炎妖,毅瀟臣怒聲喝出,隨着情緒的變化,他的樣子在慢慢改變,青灰色的雲霧好似盔甲一般附着在體膚之上,黑色的眼眸不知何時已裹上一層青黃相間的眼眸,直視看去,宛若惡鬼般讓人恐懼。

“炎妖,不管今後會發生什麼,但是老子告訴你,我不是什麼鑄命師,我就是我自己—毅瀟臣,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做與不做,就是你生與死的差別,嘿嘿,來,告訴我你的答案!”

毅瀟臣面目猙獰,他猩紅的舌頭肆意舔着已經暗黑的脣角,那急速擴散開來的青黑色雲霧實在龐大,儼然有吞噬炎妖之勢。

在如此強大的威逼之下,炎妖陷入混亂,難以抉擇。

突然,一旁的噬魂妖發狂吼。

“食靈蟲,死文式竟然含有殘陣,快,毅瀟臣,別讓那些食靈蟲侵蝕到你!”

隨着噬魂妖的怒吼,炎妖才發覺,在他與毅瀟臣爭執的功夫,心臺之外,密室裏已經充滿死文黑氣。

猛的收回神思,毅瀟臣一睜眼,便看到散發着黝黑光暈,以吸食人生靈爲生的甲蟲朝他飛來。

眼看惡臭如屍的食靈衝就要咬到毅瀟臣,一道炙熱的烈焰憑空出現,環繞在毅瀟臣身前一尺的地方,而後烈焰崩然炸裂,數條好似炎龍一般的火環向四周飛去。

待毅瀟臣站住陣腳,環顧四周,他才注意到,本來空無一物的密室此時已經被黑氣充滿,仿若無底深淵,並且在黑氣中,槍響不斷傳來。

望着眼前的一切,汪戰背靠潮溼的牆壁,一手護着頭顱,一手握槍對着這些散發出‘吱吱’聲的黑氣團射擊。

但是子彈打在黑氣團上毫無作用,因爲這些玩意兒根本就沒有實體。

突然,一隻食靈蟲在黑氣的環繞下在他眼前劃過,隨後衝向他的脖頸,鋒利無比,沾滿屍毒的牙刺狠狠咬在汪戰的脖子上。

瞬間,一股冰冷的感覺從汪戰的脖頸處擴散開。

汪戰怒聲大吼,但是,面對這些本就不存在世人意識中的玩意兒,他的憤怒是那麼無力。

就在無助崩潰之時,汪戰猛然看到黑氣中頓時亮了起來,緊接着,炙熱的火焰向四周擴散,那些黑氣在烈焰的侵蝕急速退去,隨後,一道火環有眼睛似的向汪戰飛來,徑直衝向他的脖子,瞬間,黑氣消散,食靈蟲在烈焰中化爲灰燼。

破除死文殘陣後,毅瀟臣慌亂的掃了一眼,就看到牆邊的汪戰,此時他膚色蒼白,眼眶發黑。

“汪隊!”

一個箭步衝過來,看着汪戰汗如雨下的模樣,毅瀟臣內心一陣慌亂,對於生死道中的很多祕密,他完全就是空白。

“小子,老子沒事。”

到現在這地步,汪戰還硬撐着。

“媽的!”

毅瀟臣低罵一句,隨後不再顧忌所謂的祕密,他伸手按在汪戰脖子上,結果噬魂妖在心臺裏笑道:“食靈蟲已經壞了他的生格,這傢伙,活不了!”

“放屁,你給老子滾回去!”

看着神色急劇變差的汪戰,毅瀟臣的心潮好似波濤般洶涌。

“怎麼辦,該怎麼辦?該死的!”

汪戰忍着那股滲到心底的痛苦,慘笑着說:“小子,老子求你件事,把頭顱帶出去,別告訴他的家人,你去平縣,把我兄弟完整的埋了,這情,老子下輩子還你!還有,開始拿槍打你,別往心裏去,老子那會有些瘋了,所以…”

“閉嘴,你兄弟又不是我兄弟,要埋自己去埋,看你這德性,哪有一點硬漢樣,你他媽還算是當過兵的?給老子忍下去!”

此時,毅瀟臣也顧不得其它。

“咳咳…”

幾聲咳嗽,汪戰的嘴裏流出很多濃黑腥臭的血跡。

“炎妖,噬魂妖,給老子滾出來,鑄命師,我他媽能掌控生死,你們告訴老子,要怎麼做?”

在這撕心竭力的怒吼中,炎妖顯現。

望着即將死去的汪戰,它沒有應答。

在剛纔的戰鬥中,作爲寄靈,炎妖第一次感受到毅瀟臣強大無比的心魂,那股執念就像擎天支柱一般,不可撼動,甚至噬魂妖的慾念都無法侵蝕。

也正是毅瀟臣人性本源的強大,讓炎妖有了別樣的變化。

看着慌亂暴躁的主人,炎妖散化尊形,與毅瀟臣融爲一體,隨後一絲絲烈焰順着毅瀟臣的手掌流入汪戰的傷口,而噬魂體在毅瀟臣強大的魂力下,不得不聽從命令,妖化作縹緲的青灰色雲霧,纏繞在毅瀟臣的手掌之上。

此時,汪戰作爲將死之人,真真切切的看到毅瀟臣另一個模樣,以靈體虛尊相融的雙靈身形。

“你小子…果然不是…常人…”

“閉嘴!”

毅瀟臣怒喝一聲,隨着烈焰流入汪戰的傷口,一絲絲黑氣好像被驅趕似的從傷口裏冒出,而噬魂猶如極度飢餓的惡鬼一般,將這些黑氣全部吸入體內。

當黑氣傾瀉完以後,汪戰的神色竟然稍稍恢復了。

“主人,他的生格已經護住,只是要救他的命,必須找到那名鑄命師,用那混蛋的生格爲基,爲你的朋友鑄基守命,否則,死氣餘毒會繼續蠶食他的生格,生格一破,他照舊會死!”

炎妖留下這些話,便消隱於心臺。

而噬魂妖吸食完那些散溢出來的死氣後,很是滿足的陰笑着。

“死氣濃厚,味道鮮美,這個鑄命師看來殘殺過不少生命,屍氣之味真是讓我垂涎不已!主人,快去找他吧,幹掉他,我便可鑄造而生!”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雙靈消散隱於心臺後,毅瀟臣很費力的將汪戰從密室脫了出來。

此時天色微亮,低頭看看腳邊的汪戰,毅瀟臣也是感慨不已,不愧是是特種兵出身,他的身子骨連帶那份意志實在硬到令人欽佩,換做普通人,早就昏過去了。

“你救了我!”

越野車上,汪戰很疲憊的靠在座椅上。旁邊,毅瀟臣就像害了一場大病般虛脫無力。

“我是救我自己,命原本是最神祕的,可是在我眼裏,它就像玩物一樣,每次經歷這種事,我都感覺自己離畜生越近了一步!”

“咳咳!”

汪戰看着懷裏包着的頭顱,騰出手掏出煙點上。

“不,你不是畜生,畜生不會救人!”

聞着那股刺鼻的煙味,不知爲何,從不吸菸的毅瀟臣伸手拿過一支,很笨拙的點着,當乾澀刺鼻的味道沒入喉中時,他劇烈的咳嗽起來,而後尼古丁的沉重充滿他的腦袋,讓他有一份別樣的愜意。

“怪不得爺們兒都喜歡抽菸,原來是這種味道!”

“是啊,人活一輩子,真的很累,煙,是麻.痹神經的好東西!小子,解決掉這事,如果我還活着,咱們倆好好喝一杯…”

“呼…汪哥,我等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