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顆一品靈石!

……

「前輩,有人加到六千顆一品靈石了!」

「那就七千顆一品靈石。」

……

「八千顆一品靈石!」

……

「前輩,恭喜你,獲得到了這株『焰鐵侏草』的最終價,八千顆一品靈石!」

……

沒過多久,房間門被打開,一名拍賣城的人將一株靈草端來。此靈草外形似一塊鐵片,約有二指寬,尺余長,草葉通體赤紅,有如被淬火燒紅的鐵片。

「前輩,請你過目檢查,確認無誤會,你將完成這次拍賣。」余秋說道。

秦墨將此靈草放在面前仔細探查一翻,便立即點點頭。

「恭喜前輩,你拍下這株『焰鐵侏草』,八千顆一品靈石,折算成二品靈石是八十顆。」余秋笑道。

秦墨並不猶豫,立即取出八十顆二品靈石交給余秋。

余秋將靈石清點完,再交給前來的之人。

這個時候,秦墨仔細檢查完這株『焰鐵侏草』后,這才將此草收起來。

「前輩,你還要繼續嗎?」余秋問道。

秦墨點點頭。

這個時候,拍單上再次出現幾株新加的藥材名單。 【青茭北棠】:五階靈藥,珍品,拍價兩千顆一品靈石起。

「一萬顆。」秦墨直接拍價。

余秋先是一愣,但知道秦墨身上有多少靈石,便也不猶豫。

不過很快更有人高出價格。

出價:一萬兩千顆一品靈石。

「兩萬顆一品靈石!」秦墨毫不猶豫再次報價。

兄臺一起同過窗 「前輩,恭喜你,你拍到了這株【青茭北棠】!」余秋盯著拍價台上,並沒有人再加價。

不久后,再有人來到貴廳門外,來人手裡捧著一株銀白靈株,此株生如筍,兒臂般粗,與筍的顔色不同,此株乃為白,上有碧藍色。

「前輩,請你驗點此物。」余秋說道。

秦墨毫不遲疑仔細檢查此物,這才點頭確定:「此物不假。」

「恭喜前輩,你拍到了此物。」送物之人面懷輕笑:「另外,前輩請借一步說話,本城城主想見一見前輩。」

「見我?」秦墨稍是意外,不過第一時間將【青茭北棠】收下,這才說道:「既然你們城主找我,見一見也無妨。」

「前輩這裡請。」送物之人恭請在旁。

余秋此時識趣的不再糾纏秦墨。

秦墨跟著此人,來到另一房間,此時在房間之中,一道莫大的靈壓散出,送物之人就站在屋外,不敢再進門。

「道友請進。」屋裡傳出一道沉重之聲。

秦墨稍是遲了遲,這才神念一涌,撞在門上,門上先是受神念一撞,略是一頓,這才被神念直接掀開。

不動聲色的走進屋子裡,屋子正坐著一位中年人。

「道友修為確實深厚,倘若道友無力打開這扇門,老夫也是不會見道友的。」中年人精銳的看向秦墨,兩顆眼眸子里盡顯爍爍神色。

「既然是道友邀在下前來,在下也進了這扇門,不知道道友究竟有什麼話要說?倘若是沒有意義的話,在下可沒多少時間,道友也該為自己的行為負出些代價。」秦墨臉色冰冷,氣勢毫不示弱。

「在下南雁飛,正是這拍賣城的城主。」中年人哈哈一笑,主動介紹道。

「在下姓秦,一名散修。」秦墨回道。

「原來是秦道友,道友接連買下【赤鐵侏草】和【青茭北棠】,想必也是在為凝嬰準備吧?這兩株藥草雖是稀少藥材,但除非是結嬰需要用來,否則若是用來煉製其他丹藥,卻並不是常用之葯。」南雁飛笑道。

「道友有什麼話還是直說吧。」秦墨面色冰冷。

「道友可真是急性子,一點也耐不住心聽在下說完。既然道友如此著急,在下也就不再拖延,直接說就是了。」南雁飛倒是臉上一笑,話聲更親近了不少:「不瞞道友,你買下的這兩株葯株,【青茭北棠】正是在下賣出的。」

「嗯?」秦墨眉頭輕動:「你要反悔?」

「道友說的哪裡話,我拍賣城拍賣東西,自然講的是信。既然已經答應賣給道友,道友也付了靈石。自然是【青茭北棠】就是你的。也正是因此,所以在下斷定道友必定也是在為結嬰準備,因此這才會要與你見一面。」南雁飛說道。

「現在已經見了。」秦墨默道。

「哈哈,既然已經見面了,自然也就該說正事了。【青茭北棠】乃是結嬰必備的主葯之一,不過除了此物,更需要其他數物,不知道友可否有『紫冰天藍』。」南雁飛問道。

「沒有。」秦墨直接回答,稍是一遲,他忽的問道:「你身上可有?」

南雁飛哈哈一笑:「我身上也沒有。不過在下倒是知道此物在哪裡有。」

「哦?」秦墨立即兩眼鋥亮:「那地方必然也是極其兇險吧?」

「道友所言極是,不過若是如此這般容易尋找,想必你我二人也不必為此葯發愁了。不過道友也大可放心,那地方雖是兇險,但只要去的人多,自然也就安全了不少。」南雁飛深看秦墨,他之所以會主動邀見秦墨,自然也是有意要拉秦墨一起。

秦墨也明白南雁飛的意思:「道友可聯繫了幾人?」

「眼下已有三人,若是加上道友,便有四人,我等四人偕是金丹後期修為,且修為實力偕是不弱,以我們四人聯手,想必去那地方也不會太危險。」南雁飛回道。

秦墨沉呤思忖,並沒有立即答應,南雁飛也毫無催促之意,顯然秦墨若是願意,他自會同意一起,若是不願意,他也不強求的態度。

「什麼時候出發?」秦墨沉呤片刻再道。

「三日後吧,道友既然同意,在下現在就可以聯繫其餘兩位道友,他們二人趕來,恐怕也需要一兩日時間。」南雁飛臉上微喜。

他剛才已探出秦墨修為不弱,若是能有秦墨在一起,自然也是大有勝算。

金丹後期修士本就不是太多,而實力能夠強過他的金丹後期修士就更不多。

再強便只怕唯有元嬰修士了。

而元嬰修士自然一般不會願意與他們一道前往。

若是邀請,除非是相熟之人,否則單純邀請元嬰出手,必然所付出的代價也是極其昂貴。甚至遠遠高出『紫冰天藍』的價值,這就有些得不常失了。

「好!三日後,我再來。」秦墨說出這話,自然也就代表同意。

「好,在下這就聯繫另外兩位道友。」南雁飛臉上稍是喜色。

秦墨不再停留,從拍賣城離開。

離開后,秦墨找到了當年第一次來帝都的酒店,在酒店中住了下來。

「這幾天我一直在考慮,不如直接將『青燈』煉化成自己的本命法寶如何?」秦墨上次見過端木家族那人使用『本命法寶』后,心裡一直就裝著這事。

「青燈乃是至木靈寶,與純靈之寶,還有些差距,不過要想找到純靈之寶,的確也不是件容易之事,而且此燈也是木系靈寶,倒也可以將此物煉成你的本命法寶。」『殘魂』同意秦墨的看法。

「如何祭煉本命法寶?」秦墨決定煉化此燈為自己的本命法寶。

「本命之寶,自然是本命供養,與自身血肉相聯,煉入身體之中……這是煉化之術。」『殘魂』倒也不遲,將煉化之術傳給秦。 以身煉寶,將法寶煉入身體,成為身體的一部分,寶損體損,這就是本命法寶。

也就是本命法寶最根本的煉製之道。

這其中雖有其他諸多門道,但根本煉法還是不會變。

秦墨將『青燈』取出,仔細端詳片刻,稍是一遲,便張口將『青燈』張口吞入。入口之後,體中靈力迅速裹著『青燈』自喉嚨向下沉,一直沉入肚底。

靈力和鮮血不斷湧入『青燈』,開始煉化。

強寵,嬌妻給我生個寶寶 半柱香的時間后,秦墨疾疾張口一吐,將『青燈』吐出,臉色蒼白,身體里的血液彷彿被抽干。

「本命法寶,就是要將自己的精血與此寶融合,更要將此寶煉入骨肉。」

秦墨臉色發白,立即掏出數顆丹塞入口中。

……

三日後,秦墨站在17825房門外,盯著房門發獃了一會,最後離開房間,走出酒店后,再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酒店,眼中神色微微一定,便青光一亮,化作一道青虹騰空而起,直落入城北的拍賣城外。

拍賣城前幾天接待過秦墨的余秋一直在外面等候,見到秦墨前來,先是恭敬的行了一禮,這才不敢怠慢的帶著秦墨進入拍賣城。

「秦道友,你來了。」南雁飛比上一次明顯要熱情許多。

屋子除了南雁飛之外,另外還有一人,此人是名女子,面貌清秀,也有幾分姿色,不過秦墨只是粗略辨識此人性別,便也沒過多注意此女長相。

「這位是東官燕道友。」南雁飛主動介紹。

「在下姓秦。」秦墨略介。

「小女子東官燕。」東官燕仔細看了秦墨幾眼,見秦墨神態冷漠,似乎並沒有過多交流之態,她也無意與秦墨多聊。

「另外一位道友要遲時候才到,兩位道友先且等一等吧。」南雁飛笑道。

東官燕似乎並不在意,安靜閑坐。

秦墨與此二人偕不是太熟悉,也無意多聊,安靜盤腿靜坐在一旁。

一個時辰后,一道強大的氣息壓來,跟著一人走來。

此人乃張姓修士,正是八大家族張家的家主,秦墨記得早前也認識一位張姓修士,不過那人與此人並不是同一人,他也沒興趣過多詢問兩人間的關係。

不久后,四道靈光從城中遁出,方向為北。

就在四道靈光遁出半個小時后,一道黑色靈光也從城中遁出,方向也是向北。

『紫冰天藍』所在乃在帝國之北最北的冰川之地。

出了帝都,一路向北飛遁兩天時間,飛過數千里茫茫大山後,便進入一片冰川之地,剛開始的冰川只是表面上結出冰層,越往深處遁行,冰川的厚度也越來越高,隱隱約約出現冰山,空氣里的溫度也隨著極速下降。

進入冰川三百里又三十里后,秦墨等一行人在一座冰山上停了下來。

即使修為到了秦墨等人這般金丹後期,深入冰川如此深之地,空氣里的寒意也讓幾人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刺骨之涼。

一路遁行,秦墨身上的道衣也結出一層白白的冰晶,暗中靈力迅引,火溫自體中燃燒,道衣上薄薄的冰晶迅速化成水汽消散。

「秦道友不是木系屬靈嗎?竟修鍊了火系屬靈?」最後前來的張姓道者意外說道。

「在下只是小修了一部火系道術。」秦墨無意過多解釋,這火焰並非源於他所修鍊的火系道術,而是身體里『青燈』上的『青焰』之威,只是借用了微弱的『青焰』之靈,便將這些冰晶全部融散,同時,本有些冰寒的身體也立即溫熱起來。

「東官道友,麻煩你的『靈貂』探路了。多年不來,這裡又變化了不少。」南雁飛笑道。

東官燕點點頭,也不遲疑,立即從腰間掏出一隻『靈獸袋』,其張開抹紅的小口,口中一道靈印吐出,落在『獸靈袋』中,『獸靈袋』立即靈光一散,袋口兀自打開,一條火影從此袋口之中鑽出,順著此女手臂,一下便攀爬到了此女的肩膀上。

此獸個體並不大,僅有普通的家貓大小,身上毛髮如火焰,正是一頭『靈貂』。不過此獸的獸體雖是不大,但品階卻是不低,已是五階靈獸了。

「寶兒,去吧。」東官燕格外伶愛的拍了拍此獸。

『寶兒?』秦墨聽到這名字,忽的一跳,想起了某位仁兄。如果知道自己的小名被此女取在一頭靈獸上,不知道那位仁兄會不會跳起來暴湊此女。不過想必那傢伙也是打不過此女,那傢伙不知道有沒有突破到金丹中期。

想到這,秦墨搖搖頭,淡淡一笑,把這念頭掐斷。

此時,『靈貂』一張精緻小鼻在空氣里不斷的嗅查著什麼氣味?貂頭左右左右的擺個不停,一對貂眼閃過靈動,可見此速絕對靈敏。

一會後,此獸似乎確定了什麼方位?立即從此女肩膀一躍而出,有如一條火影般迅速朝著冰川之中激奔而去。

「走!」東官燕第一時間化作為一道火虹追上。

南雁飛和張姓修者二人也後步化作兩道靈光追上。

秦墨略是一遲,這才青光一盛,化作一道青光跟在三人身後。

就在四人往冰川深處遁行后。

一道紅影落在四人先前所立之地。

此紅影著一襲紅焰道衣,面眉面色有些枯老之態,但雙目異常烔烔,顯現出精銳無比的神態來。

老公,這次來真的 「又遇到他了?可真是陰魂不散呢?不過想到此人修鍊速度竟如此之快。」

稍遲,此人立即化作一道紅光,同樣向著秦墨幾人所遁方向而去。

就在此人遁走後,足有半天時間,另一道黑色身影才遁來,黑色身影身上漆黑無比,渾身上下滾滾陰氣冒出,面目更是冰冷無比。

「看來此行有些麻煩了。」

黑色身影眼中閃過一絲複雜,身上黑色靈氣瞬間狂盛,便化作一道靈光,同時也向著秦墨所在之地迅速遁馳而去。

此時。

秦墨體外被青木靈力凝出一個青木靈光罩住,疾速跟在其他三人之後。

在另外三人之前,靈貂如同閃電一般的遁速,只餘下一條一閃而過的火影。 「不知張道友可集齊多少靈藥了?」東官燕遁行之中,饒有興趣問道。

「並未集齊多少。」張姓修者臉上閃過几絲精光,立即轉移話題:「南道友乃是拍賣城的城主,想必定是收集了不少吧,不知道是否已經集夠,說不定道友就可能是下一位元嬰修士了。」

「在下雖是拍賣城城主,若說一物也未收集自然是騙人的。不過要結元嬰,豈是這等容易之事,眼下還欠缺數種靈藥。不過在下倒是未將靈藥帶在身上,放在拍賣城中。」南雁飛哈哈一笑,言中之意,自然明了——東西不在身上,你們也別有其他心思。

東官燕側眉淺笑看向秦墨:「秦道友呢?」

「在下剛剛修至金丹後期,所積存之物,實在少得可憐。」秦墨心頭暗暗,對此等心機之事,一笑爾爾。

能修至都金丹後期,自然不是一般的老辣之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