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沒覺得特別遺憾,畢竟古河集會那幾日,她已經接受過不少單獨指點,而現在手裡面,還有著大量的煉丹心得。

便是這些,其價值遠遠超過去觀望一場煉丹大會。

唯一不爽的是,煉丹大會結束,許陽田峰就要刑滿釋放了。

一想起以後又要被這樣盯著,她就感覺渾身不自在。

……

煉丹大會結束轉日,一早,收拾好行李,退房,一行人離開酒樓。

「師姐啊,要不咱們別去接了好不好,那兩個人好煩的!」

到底沒忍住,前往楓楊城大牢的路上,慕青苦兮兮央求道。

赤練就笑,瞅了瞅林昊,打趣道:「才吃了兩天葷,這就吃不了素啦?

我說好妹妹,這可不像認識的你哦!」

一句玩笑話,慕青「噌」的就臉紅了,羞憤道:「師姐你在胡說些什麼?

什麼葷啊素的,我跟林師弟清白得很呢,我們就是探討丹道,沒你想的那麼複雜。」

說罷又對林昊道:「你說是吧林師弟?」

林昊點頭:「嗯,我證明這是真的。」

赤練白了一眼,只當沒聽見,笑呵呵調侃道:「看把你急得,我怎麼就想複雜了,我也沒說你們不清白啊?

反倒是有些人哦,做賊心虛,此地無銀三百兩……」

「師姐啊,你要死了,就知道說我,我還想問你呢,你跟林師弟到底怎麼一回事?」

慕青羞憤欲死,不等說完便果斷反擊。

赤練一怔,看了看天色:「哎呀,天都這麼亮了,快走快走,別一會他們都出來了咱們還沒到。」

就這麼遁了!

名門盛愛:早安,顧先生 慕青氣鼓鼓看著,忽然又忍不住笑出聲來,偏頭問林昊道:「師弟,你老實說,你跟赤練師姐到底怎麼一回事?」

「我跟她啊,此事說來就話長了。」林昊想了想,道。

慕青靠近了些,小聲道:「那就長話短說,放心,師姐肯定不說出去。」

林昊嘴角一抽:「你確定不會說出去?」

慕青推了他兩下,央求道:「好師弟,說嘛說嘛,保證不往外說。」

呵呵——

林昊就笑,想了想還是原原本本說了。

慕青就笑,笑得彎腰走不動路,好一陣才嗔道:「師弟越來越壞了呢!

不想說就別說嘛,幹嘛撒謊,而且還是撒這種謊?」

完事又紅著臉正色道:「以後不可以這樣了知道嗎?

赤練師姐看上去大大咧咧,其實很保守的,要是讓她知道你這樣編排她,有你好果子吃。

再說呢,雖然是金丹修士,可到底是女兒家,女兒家要清譽呢,所以以後萬萬不可再說這種渾話了……」

莫名其妙就被教育了一通。

對此,林昊也只能是無奈。

冷魅老公小嬌妻 他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但似乎他說真話的時候,總是有人不相信。

就這樣,最終一行人先後來到楓楊城大牢外。

似乎是早有交代,當赤練說明來意,很快許陽田峰二人就被放出來了。

頭髮亂糟糟的,身上髒兮兮的,此刻二人的樣子看上去十分狼狽,全無先天修士應有的風采。

大約是這幾日積攢了滿腔怨氣無處發泄,一照面,二人便對著林昊發難詰問。

那意思,似乎若不是林昊,他們根本不會淪落到如此境地。

而後又一再出言威脅,表示回到宗門之後會將此事原原本本告知周揚,讓周揚出面對林昊進行懲處。

態度就是這麼囂張,赤練在中間說和根本一點用都沒有,直到出了城才稍稍消停。

原本林昊是打算獨自上路的,甚至於他連應付赤練的說辭都想好了,偏偏剛剛出城就遇上黃國。

黃國也是冤枉。

做夢沒料到林昊會去萬蛇嶺,是以不但追丟了,還走了不少彎路。

而今好不容易追上了,偏偏他還不是一個人,身邊有個實力比他還強一線的赤練。

其實就算沒有赤練,他也沒法動手了,除非他能將慕青等人全都殺死。

否則一旦林昊在外面出事,這件事就必定會算在松濤峰頭上。

而以那位妙竹真人的瘋狂,到時候松濤峰會面對什麼,可想而知。

赤練也不是傻子。

一看他風塵僕僕到此,目光閃動,不用想便知他來此為何。

是以,根本不容解釋,她當場就拒絕了林昊單獨去歷練的提議。

最毒醫女心 非但如此,為了避免黃國暗中生事,她索性就邀請他留下來,一同帶隊歷練。

便是這般,黃國不但沒能如願動手,反而被迫成了保鏢…… 路線是早就制定好的,自楓楊城出發,三日後,一行人抵達白雲鎮。

「吶,這裡就是白雲鎮了。」

「是不是覺得很奇怪,這裡分明處於群山深處卻這麼熱鬧?

其實不奇怪,因為白雲鎮過去不遠,就是白雲山莊。」

「白雲山莊都知道吧,雖然比不得咱們靈劍宗,但也比得上一個不大不小的宗門了。

白雲山莊的莊主白雲真人乃是元嬰大修士,正是因為白雲山莊的存在,這位於深山的白雲鎮才會如此熱鬧繁盛,外來人源源不斷!」

「……」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

白雲山莊,燕國境內有名的修真大庄,儘管因為規模建制等各方面原因,它算不上一個修真門派,但比之尋常的小宗門大家族,絲毫不弱。

便是因為白雲山莊的存在,即便地處深山,白雲鎮依舊名聲在外,終年客似雲來,絡繹不絕。

大抵因為此處遠離塵囂,景色秀美,自鎮外降落,一路走來,看著形形色色的鎮民與遊人,聽著赤練的介紹,隊伍之中連日里來僵硬的氣氛緩和了許多。

鎮上找了一處酒樓安頓好,簡單吃了點東西,然後便自由活動了。

林昊本沒打算出去,只是剛回房赤練便找了過來。

「還這麼早,幹嘛不多出去走走,關在房間里多悶啊?」

「走,師姐帶你出去轉轉,正好也好些年沒來過這白雲鎮了。」

「……」

興緻好像很不錯。

也不管林昊是不是答應,拉著他的手便往外拖。

不多久二人便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了。

一邊左顧右盼看著,時不時又在那些擺滿小物件的攤位邊流連一下,好一陣過去,她忽然說道:「放心,有師姐在,你一定是安全的,黃國他不敢動你。」

林昊一怔,失笑道:「風風火火拉我出來就為說這個?」

赤練一臉好奇:「那你以為呢?」

跟著又樂道:「我說小傢伙,你該不會以為師姐看上你了吧?」

林昊輕笑:「沒看上就好。」

剛說完就挨了一拳,赤練瞪眼佯怒道:「什麼意思啊?

什麼叫沒看上就好,你覺得師姐我很差勁是不是?」

林昊想了想,道:「還行吧,不怎麼得勁,卻也沒那麼差勁。」

赤練也沒生氣,反而被逗笑了,笑罵道:「去死吧你!

再敢胡說八道,當心今晚師姐爬你的床,你那麼嫩,天賦靈根又那麼好,反正師姐不吃虧!」

說完又正色道:「我說真的,不用擔心。

想來你也知道黃國這次來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不過我已經私底下警告過了。

他也坦白說了,他不會放棄,但這一次他不會動手。」

也是煞費苦心。

林昊不以為然,笑道:「我也沒擔過心啊,區區一個金丹而已。

況且,我也相信他這次不會動手,因為他冒不起這個風險。」

李妙竹還是有點威懾力的。

以她的行事風格,除非這次黃國沒有公然露面,否則,只要他出事,不論是不是,這筆賬都會算到松濤峰頭上。

所以不論從哪個角度來講,他都沒有擔心過。

赤練下意識就忽略了話裡面有些東西,笑道:「知道就好。

走,師姐帶你好好看看白雲鎮,跟你說,這地方可有意思了。

這裡有個白雲觀,觀裡面供奉著白雲山莊的莊主白雲真人以及座下兩位童子。

別小瞧哦,這白雲觀可靈了,特別是那些來求子的,幾乎一求一個準……」

的確有點意思。

這話才剛說完,便有人沿街撒喜糖。

「有了有了!」

「白雲真人保佑,我家少夫人終於有喜了!」

「……」

一老婆子,一邊眉開眼笑的喊,一邊撒糖。

似乎主人家家境不錯,撒糖的並非一人,而是好多人。

然後周圍就有一大群小孩子,一邊撿糖,一邊跟著轉,說好聽的吉祥話。

路人也大多會道兩句恭喜,順便吃點喜糖粘粘喜氣。

赤練也道了幾聲恭喜,順勢抓了兩把喜糖在手。

見林昊出神,便笑道:「看什麼呢那麼入神?來,吃糖,粘粘喜氣。」

剝了一顆就要讓林昊嘴裡塞。

林昊讓過,搖頭道:「你吃吧,我不吃糖。」

「不吃糖?為什麼呀?」赤練一臉好奇。

林昊輕笑:「不吃就是不吃,哪來那麼多為什麼?」

赤練沒出聲,只眯眼看著。

可惜她的道行還是太淺了,面對一萬年老妖怪,她根本什麼都瞧不出來。

索性也就放棄了,癟嘴道:「不吃就不吃,師姐自己吃,自己甜,呵呵——」

還樂上了。

林昊也懶得搭理,只道:「你看那邊那兩人。」

赤練聞聲看去,奇道:「看到了,有問題嗎?」

想了想,又道:「那女人挺好看的,氣質也不錯。

不過話說回來,人家已經嫁為人婦,是破璧之身了啊,別說你還好這一口?」

沒有經歷過男女之事,往往就是完璧之身,反之就是破璧了。

這話倒是沒什麼問題,也沒有任何歧視之意。

而事實上,那模樣俏麗身段姣好的女人的確是少婦了,在她身邊就有一男子與她琴瑟和諧,相攜而行。

林昊有些無奈,「什麼這一口那一口的,我的意思是說,你難道就沒看出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赤練又認真看了看,搖頭道:「男的是有點先天元陽不足,但這也沒什麼可奇怪的啊!

就算有些不足,也還沒到讓女人懷不上孩子的地步。」

該有的眼力還是有的,畢竟那對伉儷只是普通人。

他們衣著華貴,看上去家境不錯,而沿街撒糖所慶賀的,赫然就是這一對。

她也看出來了,那男的先天元陽不足,在繁衍子嗣方面有難度。

而那身段柔美的少婦卻已經是珠胎暗結,有喜了。

她也大概知道林昊想說什麼,但她並不認同。

林昊也沒怎麼解釋,左右這些事與他無關。

撇過這事不說,一路打打鬧鬧,不多久,二人來到白雲觀。

因為靈驗,白雲觀香火鼎盛,進進出出的人很多,不乏富家千金,達官名媛。

來這裡的人,要麼是來許願求子,要麼是願望達成前來還願。 「哎喲,疼,好疼……」

「娘子你怎麼了,娘子你沒事吧,娘子你可不要嚇我啊!」

「血,流了好多血!」

「不好,可能是動了胎氣,在場有沒有哪位是大夫啊?」

「……」

人多便難免出事,尤其這白雲觀,不少都是大著肚子過來還願的。

林昊與赤練剛到,便看到前往白雲觀的白石台階上有孕婦不小心崴腳動了胎氣。

情況似乎很嚴重,周圍慌成一團,其中又以那對小夫妻聲音最為突出,一個是疼痛難忍,一個是驚慌失措。

赤練正打算上去幫一把,忽然觀內有道童匆忙而來。

「莫慌莫慌,有莊主賜予的生命元液在,定然可保安然無恙。」

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上白玉瓷瓶打開,又將一滴翠綠色泛著清香的液體滴入出血孕婦嘴裡。

便是這簡單的舉動,疼痛消失,流血癥狀消失,孕婦面色很快恢復紅潤。

那男人這時倒不傻了,磕頭便拜:「多謝上仙,多謝上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