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這宴會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在不結束,穆夜池不談好事情,她都不知道她能不能撐到最後那一秒。

真怕半路她受不了各種極品找渣自己跑掉,回去還得讓穆夜池生氣算賬,真是悲劇。

江緋色收斂起嘴角的淺笑,一邊洗手一邊想起剛才在外面發生的事情,她總覺得有哪裡需要她竄連起來尋找出真相。

不想讓自己陷在這種苦境掙扎太久,江緋色整理了下自己,飛快的走出洗手間。

身為穆夜池現在的伴兒,有些分寸她要懂得去斟酌拿捏。

規則不是她定的,人家穆大爺定下來的規矩又是隨時都能更改。

相想起剛才跟穆夜池差點就翻臉不認人的畫面,江緋色還有些心有餘悸。

太衝動,也太沒有理智了。

她可不想讓自己吃盡苦頭,先穩住目前跟穆夜池的關係在說,否則她害怕自己先亂了陣腳,到時候真要走投無路。。

江緋色走洗手間,轉過轉角,正想踏入宴會。

忽然,一個黑色的高大身影憑空出現,阻擋了江緋色的去路,直接把江緋色逼著往後面退,後面就是單獨衛生間。

在後退下去,江緋色就要被衛生間阻礙了活路,遭人堵在窄小的衛生間里,那才是絕路。

江緋色想明白,在男人將她逼向思路的時候,她不敢繼續退,而是抬起腳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向男人。

只要把男人踹飛或者躲避她的動作,她就能迅速跑出去,到了衛生間走廊就能呼救讓人來圍堵男人,看看是誰這麼不要臉。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白色的手!

映入江緋色面前,讓江緋色第一眼就注意到的,是男人一雙在燈光下潔白如玉的好看的手。

這不是白癜風,是貨真價實的,好看的色澤。

面具男……

江緋色要起頭,看到帶著潔白如玉,雕刻非常復古好看花紋的面具。

真可惜,還是帶著面具呢。

江緋色眯著眼,看了眼身邊不在逼迫她,靠在他身側的面具男,問道:「你怎麼從那邊逃出來。」

「用命啊!」面具男回答得很輕鬆,見江緋色不語,便打趣的道:「我這條命都賣給你了,你是不是應該對我負責?」

「你還能給我生個孩子?」口直心快的江緋色直接反調侃回去,口氣緩慢,帶著幾分嬌俏的調皮。

面具男人低笑,挺拔的身上傳來非常舒服的氣息,帶著淡淡的陽光味道與清爽,特別乾淨自然。

「我是沒法兒給你生孩子,不過你可以,要不要試試?」男人忽然轉身,用面具對著江緋色,有些邪惡。

江緋色攤手。

表示男人這種邪惡的暗黑系魅力,其實真的很吸引人,壞壞的,但又不會讓人討厭,真是壞壞惹人愛。

「你不願意給我生孩子?」

「你難道不應該考慮先把你臉上的面具摘掉再說這事比較適合?該有的邏輯總得有,是吧?」江緋色也不尷尬,對男人捉弄的反調戲。

男人忽然沉默不說話,似乎在考慮她的話,也在考慮是不是應該摘下面具。

最終,男人選擇了繼續帶著面具,「真遺憾,可我還是選擇先帶著面具吧。」

小樣兒!

江緋色笑,沒有說穿男人什麼,輕笑著問他:「你為什麼會出現這裡,來這裡難道有目的嗎?」

「對,你就是我的目的。」

「哦,那你對我的目的是什麼?」江緋色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坦白的話,看到這麼露白的目的。

「讓你愛上我,然後甩掉你。」

江緋色:「……」說得跟真的一樣。

男人表示無奈:「你都不相信,可想而知肯定不是真的。」

「嗯,既然沒事,你還是趕緊出去,不然會被人誤會我們在這裡幹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江緋色覺得這樣有點不太好,急忙催促男人離開。

重生豪門女學霸 男人沒有反駁她,也沒有強行對她怎麼打的,只是走出來的時候,他忽然在江緋色耳邊低聲說道:「小心你身邊的人,我今天過來就只想告訴你這件事。」

「誰?你要我小心我身邊的誰……」江緋色一愣,急忙反問。

可是面具男人就在她問對話的時候,快速從她身邊溜走,擠進人群,在江緋色追上去的時候,已經找不到人影。

江緋色著急的四處奔走尋找,最終只能放棄,她想面具男的話如果都是真話,他多半離開了。

第二次見面,江緋色對這個神秘莫測的面具男人挺有好感的,不是喜歡,而是覺得男人身上有她熟悉的氣息,會讓她越跟他相處就越覺得親切。

想得有點發獃,江緋色也沒有注意到身邊站著的顏浮生。

「江小姐,很高興又在這裡見到你了,咱們的緣分真不小。」顏浮生看到江緋色,便走過來打招呼。

「你說什麼!」江緋色被人嚇了一跳,沉著臉。

「江小姐怎麼這麼受驚,是不是剛才見到了什麼不該見的畫面?」顏浮生頗具深意反問江緋色,同時也扯開他穩當適宜的笑容。

看著好玩,顏浮生兩隻手撐在兩邊牆上,堵住了江緋色的去路,一雙眼眸肆無忌憚往江緋色身上打轉。

「麻煩你讓讓,您擋住我路了。」那眼光,江緋色非常討厭,實在不敢喜歡恭維。

「哦,好像也是。」顏浮生身體讓讓,開出來一個只容江緋色通過的位置。

卧槽,你tm安的什麼心思!故意要與她肌膚摩擦吧?江緋色壓下心頭被顏浮生放肆注視帶來的不舒服,盡量讓自己維持冷靜淡定。

「還不行?」江緋色不說話,顏浮生只好自己用眼眸掃向江緋色裸露出來的白皙肌膚。

目光略過她的曲線,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事情,顏浮生那張本來還裝得有模有樣的臉,被莫名的興奮填充成一片潮紅。

江緋色:「!!!……」看著衣冠楚楚的,怎麼就是個禽獸呢!

她決定還是靜靜的玩遊戲吧,有些東西知道太多會辣眼睛。

「穆夜池到底給了你什麼,你會得到什麼好處?」

江緋色俏臉一凜,被顏浮生這話問得很窩火,直接怒恁道:「你問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不懂?裝得挺像樣的。」顏浮生笑,看著江緋色說道:「不如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吧,我們都明白事實是什麼樣,就別在裝了。」

「顏先生,是你在裝,不是我在裝!」江緋色忍不住提醒他,糾正他。

「是,我的確是犯了錯誤,把自己抬舉了,而你江緋色,現在充其量不過是個人家玩膩的破鞋,你還不明白你自己的處境?」

說得一本正經,江緋色差點就相信了。

「顏先生,做事情之前一般都需要將道理和證據,你用一張嘴巴是不能讓我相信的,辛苦你的心意了。」江緋色對顏浮生笑笑,冷淡的轉身離開。

「江小姐,給個機會……」機會後面的話,顏浮沒有機會繼續說了,因為穆夜池正好走過來接江緋色,那雙冷安幽幽的綠眸掃了顏浮生一眼,顏浮生雙腳都軟了。

幸好,幸好穆夜池對他們沒有什麼興趣,看江緋色還完好無缺,穆夜池都懶得搭理這些彎彎道道的人。

帶上江緋色,穆夜池直接開口:「走,我們回家,這裡實在髒了點兒。」

江緋色表示求之不得。

她很歡快的挽著穆夜池的手臂,小臉甜美聖光,越發的美得令人驚艷。

走出門口,江緋色在人群中再次看到一雙雙對她惡毒的視線,來不及看清楚,她被穆夜池半抱起來,直接放到車廂里。

真是的,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嫉妒羨慕她,還是因為穆夜池身邊的少奶奶位置太勾人,知道穆夜池單身狗,很多女孩排隊幻想自己有一天被穆夜池相中……

回到家裡,江緋色與穆夜池一前一後上樓。

在他們卧室大廳,穆夜池坐在沙發里向江緋色招手。

江緋色不敢招惹穆夜池,乖巧坐下來,主動問他:「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嗎?」

「我要跟你道歉,關於和卿月月的事情和結婚證。」

跟她道歉……

高高在上,一向只有別人向他低頭的高冷穆夜池,竟然這麼認真的低著頭跟她江緋色道歉。

江緋色小臉微微動人,沒有說話,等待穆夜池繼續開口說話。

「我跟這件事沒有任何關係,我會處理好這件事,你不要想太多。」穆夜池頓了頓,才開口問江緋色:「其他的事情沒有什麼了,我相信你的理解能力,如果你有什麼事情需要問我,要問我,並且坦坦蕩蕩的文我,我不希望就算有誤會也是你從別人嘴裡聽到了解到的誤會。」

原來是怕她想不開,自己主動坦誠了。

江緋色看著穆夜池認識的樣子,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以後有事情我會第一時間跟你說才會去接。」

「這就對了,你真沒有什麼跟我說的嗎?」

說什麼?說顏浮生暗示的他穆夜池不是穆家子孫,然後眼睜睜看穆夜池被穆家管家趕出去穆家?

江緋色並沒有想這麼做,也做不出來這種事情。

「別害怕,也不用擔心,我既然讓你說,那就是你說什麼我都會考慮清楚在給你解答。」江緋色不說,穆夜池自己倒著急了起來。

「沒有別的事情了,我會慢慢去適應。」

「靠我懷裡來。」沒有正事了,那就做點喜歡做的壞事好了。

穆夜池皮安排自己胸肌,示意江緋色靠過來,讓他抱著她溫存一會兒。

真是,這是太饑渴了吧。

「江緋色,乖乖聽話。」穆夜池還伸著手,張開胸膛等待接納江緋色。

真是太厚顏無恥了,這種舉動穆夜池都能說得這麼直白,半點遮掩都沒有。

「你不想靠過來的意思,是讓我自己過去把你抱過來好好疼著愛著么么噠?」穆夜池慵懶的靠著沙發,長腿翹起來,帶點弔兒郎當帶點壞。

江緋色沒撤,只好自己小鳥依人般的靠在穆夜池胸膛,聆聽穆夜池安穩的心跳聲在耳朵里跳舞。

真舒服!

這不是看在人品上就能拒絕的溫暖。

穆夜池對她多麼壞,靠在他胸口的這一刻,江緋色也覺得春暖花開,一切美得令人安靜。

「我明天要出差一趟,你要留在這裡還是跟我出差?」穆夜池把玩江緋色柔軟的黑色長發,輕聲問她。

盛世獨寵:總裁的專屬嬌妻 出差?

「是不是跟你們在慈善機構談的事情有關?或者穆家?」

「是慈善機構的事情,你要是過去也沒有關係,嫌棄無聊就不用跟我到公司洽談生意,自己去玩兒,我不放心把你自己留在這邊。」穆夜池的聲音特別低沉。

江緋色聽了無數遍,今天聽到的卻讓她心理泛濫,覺得很動容。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我還是不去了,我又不是照顧不了自己,你放心去談你的事情。」

江緋色當然不會跟著去呀,去外面出差,得要開了房間,孤男寡女什麼的,很容易發生無法自控的事情,到時候可不好說話了。

人家都是很多情侶都是去旅遊時成雙的,畢竟寂寞空虛……

「好,那顧瀾他們都在,我可能要去兩天。明天晚上你可以讓夏茉莉過來陪你說說話聊聊天,姜森那個人不評論,夏茉莉人還可以。」

這麼好喲。

江緋色心裡嘀咕,小臉上沒有表達出來,乖乖的點頭應了穆夜池,好讓他放心安心出去談生意。

一夜好覺,隔天江緋色是在穆夜池的早安吻里睜開眼睛,站在床邊的穆夜池已經黑色西裝革履,一副出門的模樣。

「早安。」

江緋色小臉微醺,輕輕的說,「早安,你要出去了嗎?」

「嗯,你給我打領帶。」穆夜池把她抱起來,親昵的親親她小臉蛋,說出等她醒過來的原因。

真是的,她沒有過來的時候他不是自己天天打嗎,怎麼她過來之後每天非要她幫著打領帶才願意出門上班。

江緋色帶著淺笑,小手靈巧的給穆夜池打好領帶,目送穆夜池出去外面談生意。

穆夜池不在,她就可以撒野兩天了。

人沒有了壓力,似乎一切都變得懶惰而自在起來。

江緋色就是這樣,穆夜池離開之後,除了打電話,太樂得輕鬆,約了夏茉莉,先去購物,再去各種小吃街吃東西,晚上兩人還去了九點半情調酒吧喝點小酒。

「緋色。」喝了點小酒,夏茉莉歪著腦袋,叫對面的江緋色。

江緋色金壇似乎特別好看,起色很好,眼睛里泛著迷人的光澤,那是活力與滋潤的天然美麗,沒有半點化妝的效果。

「幹嘛?」

「你今天好美哦。」

江緋色:「……你喝多了嗎?今天酒量怎麼這麼小。」

夏茉莉呸了聲,恢復了女孩子姿態,哼道:「我其實就想問問你,你跟穆夜池到底怎麼一回事啊。卿月月外面鬧,你就裡面跟穆夜池偷偷摸摸在一起?」

「沒有這麼一回事!你聽誰瞎說的。」江緋色翻個大白眼,沒好氣的反駁夏茉莉。

「在一起就在一起啊,我又不是反對你,我就是覺得……怪怪的。」

「怪?我和穆夜池不搭配還是怎麼的?」江緋色真不知道哪裡怪了。

「沒有什麼,畢竟我審美觀比較另類。」夏茉莉抓了抓頭髮,最後在江緋色目光下,只好說出實話:「我覺得你跟穆夜池在一起真不太好,穆家對你的討厭還是一回事,主要是他跟卿月月的結婚證比較麻煩,我覺得這事情你們必須儘快解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