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緊張得看著秦昊,沒有開口說話,畢竟這裡的寶物太多了,他已不能夠保證秦昊能夠抵擋誘惑前去救下他的族人,后緣個蠻山對著秦昊詢問的說道

「救人,寶物還可以再次奪,但是命沒有了就真的沒有了」

秦昊想都沒有想說道,在秦昊心中人比寶物重要,蠻山和后緣聽見了秦昊的話鬆了一口氣,欽佩的看著秦昊,就算是他們兩人面對怎麼多的寶物已需要思考一番,沒有想到秦昊都不思考

九尾聽見了秦昊得話感激的看著他,他們九尾一族本來人就很少再次為了種族的強大可是帶來了大多人族人,而且九尾一族多數都是漂亮女子很容易受到人類和妖魔的針對,畢竟太過於嫵媚和妖艷了

「走!」

秦昊對著眾人大聲的說道,四人速度提升到了極致,快速的趕了過去數千里的距離四人不過十幾分鐘便趕了過去

四人剛到這座島嶼便聞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讓人心中不好受

「我和你們拼了!」

四人進入煩島嶼裡面之後聽見了一道凄慘的女子聲音

「哈哈,小娘子我可捨不得殺了你們,等我們這群大老爺們爽了你們變可以下去陪你們的族人了」

「殺,一個不留」

秦昊聽見了這道聲音變知曉發生就什麼事情對著三人冰冷的說道

四人快速得趕了過去,看見了讓人憤怒得一幕,數百頭妖魔和人類強暴了數十名九尾妖狐一族得女子,而且最終嗨被人斬殺了,其中還有數人正在強暴九尾妖族的女子

「殺」

秦昊冰冷的聲音傳入到了所有人的耳中,這群人看了過去,看見了秦昊四人,臉色瞬間蒼白了下來

「跑」

眾人大聲的喝道然後快速的逃離了這裡,逃離的慢的人直接被衝上去的蠻山,后緣和九尾三人斬殺了

「有屏障,我們逃不掉了!」

率先逃離的人發現被困住了凄慘的叫道,他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看著宛如殺神降臨的四人,他們面如死灰

「他們只有四人和他們拼了」

眾人知曉逃不掉了,冰冷的怒吼道,然後不準備逃了,所有人全部返回瞬間和秦昊四人廝殺到了一起

這些人實力可都是達到了天級八段以上最強大的數人更是達到了仙級一段境界

「哼」

秦昊看見了這一幕冰冷的冷哼了一聲雷霆環繞再周身,天級境界的人和妖魔,秦昊不過一拳直接徹底的轟殺斬殺掉

秦昊得境界雖然不過天級巔峰但是實力卻早已經達到了仙級二段的實力

「轟隆隆!」

無數道毀天滅地的雷霆從天空之上墜落,一道道身影被秦昊擊中最終被斬殺,很快數百人被四人斬殺到只剩下最強大的四人,四人身上沾滿了這群人類和妖魔的鮮血,看起來非常的恐怖和可怕,好似四個殺神,讓人生不出反抗的心理

「彭!」

活下來的四人終於有人受不了了,直接放棄抵抗了,跪倒在地上面如死灰

「你去看看你活下來的族人」

秦昊對著臉色冰寒的九尾說道,九尾聽見了秦昊的話點了點頭前去安慰沒有被斬殺的族人和救下重傷的族人

「給我起來,我們只要殺了他們,我們便能夠活著離開了」

四人之中唯一站著的一個人類對著三位倒下沒有任何鬥志的同伴冰冷得喝道

他的話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面如死灰的看著秦昊三人,四人雖然達到了仙級一段境界,但是不過剛踏入而已,就算一些強大到極致沒有秦昊變態的天級巔峰已能夠打敗他們

「你們是那兩個人派來的吧,絕對不是鐵原子的人」

秦昊看著還站著準備反抗的人類冷笑的說道

「哼,你知曉個屁,老子就是鐵領主的人,就是想殺一下你們的銳氣,讓你們天火區域不好受」

唯一活著的人類嘴硬冰冷的對著秦昊說道,他知曉不可能活著離開這裡,所以已不準備服軟了

「有意思,一個被放棄的棋子居然還能夠如此驕傲得和我說話,從你的語氣我能夠感受得到你不怕死,但是我有一萬種方法能夠讓你的親人和族人都去死,你相信嗎?」

秦昊聽見了這名人類的話冷笑的說道,頗有幾分冷酷,冰冷刺骨的冷酷

「哼,老子可是人類,不是妖魔,就算你知曉了我的親人和族人的下落又能夠奈何他們,你能夠離開魔鬼深林嗎?」

這名人類冰冷的說道,言語之中還有幾分後悔和痛苦

「噢,看來你還有幾分脾性,若是我說我能夠帶著你離開魔鬼深林呢?你應該知曉我已是人類,終究回離開這裡」

秦昊聽見了他的話笑了起來說法,從這個人類前面的話秦昊聽出了幾分想離開這裡的願望

「哼,你覺得老子會相信你嗎?進入到這裡的人類沒有一百已有八十,最後能夠離開這片深林的不過數人,不超過十人」

這名人類聽見了秦昊的話直接大笑了起來言語之中帶著不屑一顧

笑了一會兒這名人類停止了下來發現除了秦昊臉色平靜,在場的妖魔包括這名人類的同伴好似看白痴的看著他

「你們覺得老子是白痴嗎?老子被人陷害來到了這個地方,老子要離開這裡你們知曉老子的痛苦嗎?不能夠離開的痛苦,每天只能夠過著提心弔膽的痛苦?」

這名人類冰冷的怒吼道,非常的痛苦和不甘心

「蠢貨難道你不知曉你們人類不能夠輕易離開魔鬼深林是我們王發的話嗎?而我們的領主大人乃是我們王的嫡系親子只要他說一句話,你便能夠輕鬆的離開這座深林」

蠻山不屑的撇了撇嘴說道,他們已離開過這座魔鬼深林很多次,只要得到了王的允許

「你說的可是真的?真的可以離開?只要能夠讓我離開這裡,讓我做任何事情我都願意」

這名人類聽見了蠻山的話激動的大聲喝道,渴望的看著秦昊

「你來自於那個世界?叫什麼名字?」

秦昊已是第一次聽說離開這座魔鬼深林如此的簡單,心中鬆了一口氣對著他說道

「我當年被人陷害,被人丟到了這個深林裡面,我來自於水元世界,金鱗島,我叫金木一,我父親是金鱗島島主」

金木一嘆息了一口氣說道

「其他三人殺了,他留下」

秦昊聽見了金木一的花冰冷的殺機籠罩了他冰冷的喝道,然後抓著金木一快速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秦昊沒有想到金鱗島島主居然還有兒子,這可是以後和金鱗島島主對戰一個好的籌碼。 美人越是催,羅陽越是尷尬。

他笑道:「你們閉上眼睛。」

美人們吃吃地笑著,隨後便闔上了眼瞼。

羅陽如臨大敵,一面警惕地盯著5位美人,一面快速地行事。

也不知唐桂花是眨了一下眼,抑或她真的微微張開眼。

反正羅陽見她的眼瞼動了。

他倒嚇了一跳,說道:「桂花姐,你偷看我。」

射水聲戛然而止。

唐桂花噗哧一聲笑了,便當真睜了眸子,見羅陽雙手擋在大腿前面,她差點兒笑彎了腰。

其他美人聽到水聲止了,還道羅陽完事了,都張開了眼。

哪知羅陽只是進行了一半,她們又連忙閉上了眼,俏臉紅暈輕舞,嘴角噙著羞窘的笑意。

「牛仔,快點呢,人家也急了呢。」安玉瑩紅著臉道。

「安姐,我就行了,等一會哈。」羅陽訕笑道。

再瞥唐桂花時,見她還是睜著眼,羅陽只覺臉面都熱了起來。

「桂花姐,你還偷看我。」羅陽說道。

見羅陽那窘極的樣子,唐桂花格格嬌笑著,眼眸掠過一抹狡黠,隨即右手忽地扯向羅陽的褲子。

羅陽大吃一驚,反應過來時,褲子已掉到腳踝下面了。

「桂花姐,你幹嘛脫我褲子?」羅陽窘道。

唐桂花笑的花枝招展的。

出於好奇,其他美人都睜開了眼。

當看到羅陽的褲子被唐桂花扯掉下去了,都掩嘴而笑。

安玉瑩含笑道:「桂花,人家牛仔上廁所呢,你脫他的褲子不好呢,人家牛仔會害羞呢。」

唐桂花還用右手拍打羅陽的大腿,笑道:「牛仔,你大腿好白。」

人生還沒試過這麼窘的時候,羅陽斜簽著身子,盡量不讓美人看到他的重要部位。

「安姐,快幫我把褲子提起來。」羅陽苦笑道。

「人家不好意思呢,你快自己提起來呢。 不如擁抱到天亮 還光著……」

說著說著,安玉瑩的俏臉便紅了。

下面的話,她也說不下去了。

喬在水揶揄笑道:「乾脆把他上衣也脫了,讓我們看看他身上有沒有肌肉。」

唐桂花笑道:「這主意不錯。」

一聽唐桂花這樣說,羅陽連忙縮到角落去了。

安玉瑩只得走上來,一面笑,一面彎腰去給羅陽提褲子。

「玉瑩,你幫他幹什麼。」唐桂花冷笑道。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你們別捉弄牛仔了呢,他臉紅了呢。你快給他提上褲子呢。」安玉瑩嬌聲道。

一時之間,安玉瑩又未能提起來。

數次,安玉瑩的臉面都觸碰了羅陽的大腿。

她只得蹲下來,幫羅陽將褲子提了上去。

為了防止再次被唐桂花扯掉褲子,羅陽只得先將褲子穿好,並用手提著。

「你們讓我放水,別偷看我。」羅陽訕笑道。

眾美人聽了,又是一陣偷笑。

這時屋外又響起炸雷的巨響,在燈光下,能清晰地看到她們的嬌軀都劇跳了一下。

「我們別看牛仔了,讓他辦事吧。」喬悠思勸道。

這麼多人擠在廁所里,極為狹窄。

若被樓上的幾位美人知道,喬悠思會感到很不好意思。

跟別人解釋說在廁所等羅陽,那不是很荒謬嗎?

「快點,被你搞的我都尿急了。」唐桂花催道。

「桂花姐,你不能再扯我褲子了哈。」羅陽只覺耳朵**辣的。

美人們又小聲吃吃地嬌笑。

「你再不快點,我們一起脫你褲子。」唐桂花含笑道。

「好,我很快的哈。你們閉上眼睛。」羅陽要求道。

唐桂花一面笑,一面不時閉張眼睛。

她就是逗羅陽玩,見他居然也有害羞的時候,她可樂壞了。

「桂花姐,你還在偷看我。」羅陽不敢放水。

唐桂花格格笑著,頑皮極了。

「桂花,別再整牛仔了呢,他不敢尿尿呢。」安玉瑩勸道。

「管他哩,反正是他尿不出來,又不是老娘。」唐桂花微揚著得意的鼻翼,脆聲道。

在廁所里這麼一鬧,5位美人倒鎮定了許多。

可是屋外還在下雨,雷電並沒有減少。

由於是在廁所里,又開了燈,外面閃電的光亮不大能透進來。

但雷聲卻砰地一響,震得廁所上面的天花板都簌簌作響,燈光明滅不定。

5位美人啊地嬌呼一聲,都湧向羅陽。

羅陽只得伸手一一去安慰她們,或輕拍她們的大腿,或拉拉她們的手。

「安姐,桂花姐,大喬姐,小喬姐,小雲姐,別怕。」羅陽說道。

重生之嫡女裳華 她們受不了那巨大的雷聲,看她們嬌軀還在微顫,羅陽就想每個擁抱一下。

只因廁所不夠寬闊,裡面站了6個人,已幾乎連轉身的空間都沒有了。

想要抱一抱每一個美人,那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