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這麼做,只是為了幫助寧玉。

曾華早就通知了爺爺曾岩。

當得知顧銘在古風玉器時,曾岩急忙帶著人趕了過來。

當得知顧銘與雷家的事情后,更是下令將雷家人暗中監視。

如果有一個人逃走,就抓一人。

曾家這隻西北猛虎動了,整個西北世家豪族無不恐懼。

急忙召回自己家族在外的人,特別是那些喜歡惹事生非的子弟,全部鎖在了家族內,嚴加看管。

而顧銘顧神尊的到來,更是讓各大世家豪族紛紛行動,各種珍貴禮品由家主親自送到曾家,希望以此能夠和顧銘搭上關係。

然而,他們的計劃落空了。

禮物收了,是秦思雨代替顧銘收的。

而此時的顧銘已經和曾貢明兩人前往寧玉發現靈石之地。

蒼龍山,是西北最為有名的山脈。

就在曾家祖宅的身後。

這裡並沒有開發,而是保留了原始狀態。

有著許多獵民和葯民經常上山打獵採藥,但是蒼龍山太大,而且經常有虎狼出沒,所以他們也不敢深入太深。

可以說寧玉的運氣非常的好,他在迷路的情況撿到了那塊靈石,並且在山上找到了回家的方向。

根據寧玉的記憶路線,顧銘和曾貢明兩人漫步在這片大山之中。

什麼虎狼,他們根本不放在眼裡,如果真的遇見,他們二人說不定還會來頓野味嘗嘗。

「顧老弟,我們現在所走的方向,應該是蒼龍潭方向,那裡又被人稱為死潭!」

曾貢明根據兩人的行走路線,皺起了眉頭。

「蒼龍潭?為什麼又叫死潭呢?」顧銘微笑的問道。

曾貢明繼續開口道:「蒼龍潭在蒼龍山山頂,也就是蒼龍山脈最高的那個山峰之上。」

曾貢明抬手指給顧銘。

顧銘看去,那裡正是寧玉找到靈石的地方。

「蒼龍潭終年結冰,即使是夏季也是如此。而令人奇怪的是,不管是動物還是人,只走到蒼龍潭上,冰面就會立即融化,只要掉入潭水中,水面立馬凍住,再次變成冰面。」

聽到曾貢明所說,顧銘皺起了眉頭。

還真是個奇特的地方。

不過,越是奇特的地方,那麼就會有著大的機緣。

或許這種情況是因為靈石的存在所造成的。

就在這時,龍千兒的聲音傳來。

「顧銘,快點,我感應到前面那座山裡有很多靈石。」

「我知道了,這不是正往那去嗎?」顧銘心中回答道。

而此時先天神珠內的龍千兒,兩個眼睛放著綠光,流著口水,就好像看到了美食一樣,已經達到了痴迷。

「有個傳了上千年的傳說,你想不想聽?」曾貢明問道。

「哦?說來聽聽!」

顧銘笑了笑,扭頭看向曾貢明。

「據說這裡以前並沒有山,而是一片荒原。突然有一天,一條蒼龍和一個惡魔在這裡大戰。經過十年的戰鬥,蒼龍終於將惡魔制服,可它也是強弓之末,為了防止惡魔再次作惡,直接化身為山將惡魔鎮壓在大山之下。」

「哈哈,這個傳說真的有點意思,不過,這個蒼龍山脈看上去還真的像條龍在這裡盤著,特別是那個蒼龍潭,就像是龍張著大嘴一樣。」顧銘笑道。

曾貢明抬頭看去,點點頭,「還別說,顧老弟形容的還挺像!」

「曾老哥,咱們加快速度吧,我真的很期待看見那個蒼龍潭。」

說完,加快了速度。

「到地方了,再往上一百多米,就是蒼龍潭所在!」曾貢明停了下來,指著前方。

重生小甜妻:老公,纏上癮 顧銘抬頭看去,一股龐大的靈氣迎面而來。

沒想到這座山峰看似不高,可是走起來竟然這麼遠。

如果不是他和曾貢明想要查看蒼龍山脈,一個閃身就能出現在山頂。

不過這樣行走,卻也是別有風味。

「我們上去吧!」

顧銘微微一笑,與曾貢明繼續向上攀爬。

當他們還有十幾米到達山頂時,突然感覺一股殺意襲來。

曾貢明也感覺到了這股殺氣,轉身迅速出手,向殺氣的方向沖了過去。

但是,他只衝到了一半卻突然倒下,感覺渾身無力。

曾貢明臉色大變,努力的想讓自己站起來,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這是怎麼回事?」曾貢明驚恐的看向顧銘。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從樹林中走了出來。

「哈哈……,曾貢明,我們雷家的五毒散的滋味怎麼樣?」

「是你,雷昊天!」

看清那道身影后,曾貢明臉色大變,特別是聽到五毒散后,臉色變得無比蒼白。

五毒散是雷家獨有的毒藥,無色無味,可融水可散入空中。

就是因為它無色無味,才讓人防不勝防。

中了五毒散的人最初渾身無力,漸漸的會出現頭昏眼花,最後渾身潰爛而死。

如果在一個小時內不服用解藥的話,就算是神仙也救不活。

「沒錯,正是我。你就是顧銘顧神尊?小屁娃娃一個,也敢自稱神尊。是我雷昊天太久沒有出來活動了嗎?」

雷昊天抬頭藐視的看著顧銘,十分的不屑。

看著雷昊天,顧銘一臉淡然,淡淡開口:「你就是雷家的那個老雜毛?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雷家人都是一個德行了,隨根!」

「你叫我什麼?」

雷昊天陰冷的盯著顧銘,猙獰的說道:「小子,你竟然敢罵我老雜毛,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我不相信!你的實力沒有我強,如果你想依靠那個什麼五毒散的話,我勸你還是別浪費了。因為我百毒不侵,而且我還會解毒。你看……」

說著,顧銘手一揮,曾貢明便出現在他的身邊。

下一幕,頓時讓雷昊天無法鎮定了! 「不,這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解的了五毒散?」

當見到曾貢明真的被解毒之後,雷昊天詫異的大叫起來。

精靈小鎮大有問題 「很難嗎?你以為你跟了這一路,我就不知道嗎?我只是不想理會,你在我眼裡就像一隻螞蟻,隨時可以捏死!」

顧銘淡淡的瞥了雷昊天。

不屑。

十分的不屑。

如果不是曾貢明中毒,顧銘都懶著跟他動手。

一個剛剛步入神尊的人,真的讓顧銘打不起來精神。

「曾老哥,從今天以後,你也是百毒不侵了,去報仇吧!把這個老雜毛的毛全給我拔乾淨了。」顧銘扭頭微笑的看著曾貢明。

曾貢明一聽,頓時大笑。

「好,顧老弟,你就瞧好吧!」

曾貢明正準備動手,卻被顧銘給拉住了。

「怎麼了?」

曾貢明不解,隨後意識到了什麼,扭頭看向雷昊天,不由的笑了起來。

「曾貢明,你笑什麼?」

曾貢明不說話,目光落在了雷昊天的身後。

雷昊天皺眉一鎖,突然感覺身後傳來了數道寒意。

迅速轉身,只見四個老者走了過來。

看到這四人後,雷昊天的眉頭鎖的更緊了。

陰冷的盯著四人,冷聲道:「一曾二雷三司馬四錢五唐六諸葛,看來今天我們西北六家到齊了。 重生之千金來襲 沒想到你們四家竟然隱藏著實力,我雷家才是墊底的那個。」

來的正是其餘四家的老祖,司馬子晉、錢浩宇、唐志行、諸葛子瑜。

四人全部是神尊實力,和雷昊天的實力相差不多,即使是強也強不上太多。

此時,雷昊天不由的擔心起來。

他擔心的並不是眼前這四人,而是站在身後的顧銘和曾貢明。

特別是顧銘。

雷昊天做夢也沒想到那小子能夠解毒。

五毒散對他來說已經沒有了做用。

「雷昊天,我們只是來拜訪顧神尊的,跟你沒有關係。」

錢浩宇冷笑,不屑的掃了雷昊天一眼。

「錢浩宇,你什麼意思?我們西北六家可是共同進退的,這小子殺我子孫,辱我雷家,你們就準備看熱鬧嗎?」雷昊天怒喝。

「看熱鬧?不,我們並不是來看熱鬧的,我們打算一起出手來對付你和你的雷家!」

司馬子晉微微一笑,直接殺向了雷昊天。

「見過顧神尊!見過曾老哥!」

錢浩宇、唐志行、諸葛子瑜來到顧銘面前,恭敬的行禮。

「幾位太客氣了。你們還是和曾老哥一樣叫我顧老弟吧,我叫你們老哥!」顧銘笑道。

三人一聽,臉上頓時激動,能夠與顧銘搭上關係,可以說是件十分榮幸的事情。

「顧老弟,這位長袍的是唐志行,這位瘦高的是錢浩宇,這位拿著羽扇的是諸葛子瑜,那位是司馬子晉!」

曾貢明向顧銘介紹了這四位。

同時,像他大概的介紹了一下他們四家的背景。

不聽不知道,一聽嚇一跳,這四位的背景全部都可以追溯到三國時期,竟然和顧銘的先祖屬於同一時間。

看來西北六大家族也全部是修真家族的後裔了。

「顧老弟,你們怎麼來這死潭了?」諸葛子瑜搖著羽扇,不由的皺起眉頭。

「我過來找些東西!四位老哥過來恐怕並不僅僅是來見見那麼簡單吧?」顧銘笑道。

「有是瞞不過顧老弟,不過還是等司馬那老小子把雷昊天收拾了再說吧!」唐志行淡淡一笑,扭頭看向已經戰成一團的司馬子晉和雷昊天。

「算了,還是我去吧,顧老弟可是讓我把雷昊天那個老雜毛的毛拔光呢!哈哈……」

曾貢明大笑,身影一閃便出現在雷昊天眼前。

右手一提,直接將雷昊天抓在了手裡,並且封住了體內靈力。

「曾貢明,放開我,你敢殺我,我們雷家先祖是不會放過你的。」

雷昊天恐懼的叫喊著,他已經感覺到死亡正在向自己逼近,或許下一秒,他就會身首異處。

「雷家?你以為我們曾家會怕嗎?你別忘了,我們兩家曾經可是死敵,我曾家的先祖會看著我被殺嗎?」

曾貢明冷笑。

左手舉起,一道淡紅色的火焰從指尖冒出。

「這怎麼可能,你是怎麼做到的?」

看著那淡紅色的火焰,雷昊天驚訝的瞪大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

不僅他如此,其餘四人也是如此。

「曾老哥怎麼會法術,難道他修真了?」司馬子晉驚訝的咽著口氣,兩個眼睛羨慕的發直。

「一定是這樣,否則這火焰是從哪來的?」唐志行激動的說道。

諸葛子瑜沒有說話,可是他那不停搖動的羽扇卻代表了他此時的心情。

「雷昊天,正如你所想,我現在已經不是武者了,而是修真者。而我的這一切都是顧老弟給我。你得罪他,而且剛才還對我下毒,你說這個仇我應該怎麼報呢?」

曾貢明戲謔的笑了起來。

同時,他的話也是說過另外四人聽的。

果然,司馬子晉四人頓時迫切的看向顧銘。

曾貢明是什麼用意,顧銘自然明白,微笑的說道:「我會幫你們的!」

聽到顧銘的話,四人無比激動,錢浩宇更是流下了兩行老淚。

「不,我錯了!曾老哥,饒了我,我再也不敢。我給顧神尊賠禮道歉!」

此時的雷昊天再也沒有剛才囂張,立馬服軟,希望藉此能夠逃過一劫。

臉上十分的有誠意,可眼中卻閃過一絲惡毒。

這一絲惡毒正好被曾貢明發現,嘴角不由的上揚。

雷昊天是什麼人,他會不知道嗎?

那就是一條毒蛇。

曾貢明在告訴他關於自己是修真者這個秘密的時候,就沒有要想過放過他。

「你的話我不相信,所以,你的下場只有一個!」

曾貢明眼睛一眯,右手向前一推,鬆開了雷昊天,同時,左手的淡紅色火焰直接打到雷昊天的身上。

「啊……不,我不想死……」

雷昊天凄慘的叫聲從火焰中傳來,那凄慘的叫聲響徹整個蒼龍山脈,如狼哭鬼嚎一般,野獸狂奔出逃,鳥兒四處亂撞。

十分鐘后,蒼龍山脈終於安靜下來。

火焰還在燃燒著,當最後一縷火焰熄滅,地上留下了一堆黑色的粉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