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他們細緻的將這片地方全部都搜查了一遍,還是沒能找到通道。所有人的情緒都開始煩躁起來。

沈鈺三人因為來的時間還不算太久,所以沒有那樣的感覺。只是沒有通道這件事情讓他們都覺得焦慮。

晚上的時候,沈鈺三人和林諾在吃火鍋。劉大他們並沒有過來。這是一天當中最放鬆的時刻了。林諾原本也是不接受吃東西的,但是在季言澤的極力推薦下還是嘗了一口。他覺得味道還不錯,但是也沒有像沈鈺他們這樣熱愛。只是他們叫的時候他也上去吃罷了。

四個人一邊吃一邊聊天。講著講著就講到了通道的事情。

沈鈺:「哎,難道這真的沒有通往第六層的通道嗎?」

季言澤:「沒有的話我們不是要在這裡呆半年?這裡的靈氣這麼稀薄,一點都不好。早知道就不上來了。」

林諾:「來都來了,說什麼早知道。再說了,你不上來也遇不到我!」

季言澤笑,「這倒也是。」

石柳言倒是沒有說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沈鈺看到,問他,「怎麼了,你在想什麼?」

石柳言有些猶豫的說:「其實我們還是有一個地方沒有找的?」

沈鈺感興趣的說:「那裡還沒有找?」

石柳言指了指地上,沈鈺低頭,「地下?」

石柳言:「你怎麼會以為是地下,我說的是這個木屋。」

沈鈺愣住,對哦,木屋這裡還真的是沒有看過呢。而且木屋為什麼能夠擋住棄獸的感知他們也不清楚啊。

季言澤和林諾也聽到了他們說的話,若有所思。隨後季言澤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你們說這裡會不會其實根本沒有通道,而是傳送陣?就像我們是通過第二層的傳送陣到了第三層一樣。」

林諾好奇的看著他們,「你們第二層不是走通道的嗎?」

季言澤將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然後說:「要不我們找一找哪裡有傳送陣啊?」

沈鈺:「就算有傳送陣現在也沒用了吧,傳送陣要保持完好必須要有靈力,但是棄獸卻是吃靈力的。不管什麼,只要都靈力就都吃。就算是有傳送陣現在也保不住了吧?」

林諾倒是眼睛一亮,「那要是傳送陣就在木屋裡呢?」沒等沈鈺他們消化完這個消息,他繼續猜測,「說不定這個木屋其實是用來保護傳送陣的。只是我們不知道傳送陣在哪裡罷了。不然的話,為什麼這裡要建造這樣一個木屋?」

幾個人對視了一下,絕對的林諾說的話好像有些道理。當下三兩口的吃完火鍋里的食材,隨後就在木屋裡開始搜尋起來。

他們剛來的時候見到木屋的第一印象就是破破爛爛,之後也沒有改變這個想法。但是在知道木屋裡可能有他們離開的線索時,他們興奮了。

木屋裡還是比較安全的,所以四個人就分開,一人一個方向開始尋找起來。主要就是看有沒有地上或者哪裡有沒有陣紋刻畫著。很快,劉大他們也知道了。

雖然覺得木屋裡傳送法陣的可能性很低,但是他們覺得找一下也不礙事。所以也跟著找了起來。最後還會石柳言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石柳言很小心的將地上一塊一塊的看過去,都沒發現什麼。等到他直起腰來走了幾步,忽然覺得腳下踩著的地板有些不對勁。聲音不對。

他仔細的看了一下,又稍微用了點力剁了幾下,終於確定腳下的地方是空心的。既然這樣,裡面應該是藏著什麼東西才是。

根據範圍,石柳言終於找到了地板的縫隙,然後拿出一把劍來撬開了。底下是一個黑洞洞的空間。

他的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因為神識探下去真的看到了傳送陣。這下子他們是真的可以從這裡出去了。

底下是一片黑暗的,但是所有人都不害怕。直接刷的一下跳了下去,然後就看到了下面的傳送陣。雖然光芒已經很微弱,但是的確是完好的。

等到他們都踏上了傳送陣,卻發現傳送陣並沒有開啟。原本歡快的心一下子緊張起來了。

「怎麼回事?」

沈鈺檢查了一下,有些囧的說:「沒事,就是靈氣不夠了。發動不起來。」

聽到是這個原因,幾個人都鬆了口氣。隨後他們乾脆就分為了兩批人,劉大他們先上去,再放上靈石。傳送陣光芒一閃,上面的四個人就消失不見了。

然後才是沈鈺他們。

等他們的身影重新出現的時候,已經不再那個地方了。而是來到了一個鳥語花香的森林。他們幾近貪婪的看著外面的一切,覺得天藍草綠是在是太美了。之後他們才發現劉大他們並不在這裡。不過也沒關係,他們和劉大也不過是點頭之交罷了。

沈鈺一直很疑惑,為什麼這麼多人進來升仙秘境,但是來到第五層的卻只有他們幾個。難道他們都在第四層被卡住了?還是其實有不止一個的第五層。這些疑惑沒有人那個給沈鈺解答,她只能藏在心裡。

但是實際上第四層過關的人數雖然少,但是也不至於只有他們幾個。主要還是因為過關的那些人當中有些得到了消息不要進入第五層。

就像是天劍派的宋煜。

劍修實力強悍,所以他是直接滅殺了威脅村莊的東西。隨後就直接待在第四層不再上去。在他進入升仙秘境之前就有一位曾去過升仙秘境的前輩給了他一點提示。

雖然不能說出升仙秘境裡面的情況,但是提示是沒什麼問題的。要看你這個人聰不聰明。

那位前輩是直接給了宋煜幾張紙。每張紙上面都寫上了一個數字。從一到六。但是沒有五。

宋煜原先還有些不解,但是前輩只說等他進入神仙秘境就知道了。的確是進去就知道了。沒有五,那就說明不要進入第五層。

宋煜並不是不聽勸告的人,所以他很安分的在第四層待了下來。而且他也獲得了一個傳承,每天練劍,還能找前輩請教。多好啊。等到快要出去的時候他再去第五層看看到底有什麼好了。

像宋煜這樣的有很多。他們都是被前輩各種暗示不要去第五層的。因為他們當初就是去了第五層卻怎麼也找不到通往第六層的通道。要不是時間到了他們被秘境扔出來,還真的被困在裡面了。

過關的一部分人知道內情不去第五層,一些不知道內情的人想去卻沒有過關。還有一些就是既過關又不知道的人了。就是沈鈺他們嘍。

也幸好石柳言在,主角光環依舊閃亮,他們才能找到傳送陣離開啊。

第六層看上去沒什麼危險。就像是一個世外桃源一樣,連妖獸都沒有。只有一些小動物在這裡生活。而且第六層看上去並不大。他們御劍賺了一圈也花不了多久的時間。

只是,他們轉了一圈,看完了整個第六層,卻沒看到劉大他們。

這下沈鈺是確定了升仙秘境其實應該是一個樹狀圖一樣的秘境了。

每一層的秘境其實都有好幾個選項,有些進入到了這一層的這個秘境,有些進入到了這一層的那個秘境。難怪從一開始他們就覺得人實在是特別少。估計第五層也是他們倒霉才會進到棄獸的那一層的。

這樣就說明了為什麼宋煜知道不能去第五層而林諾卻不知道了。那是因為雲法宗沒有前輩這麼倒霉被關在第五層好幾個月啊。

劉大他們應該去的就是另一個第六層了。 沈鈺他們在第六層沒有發現什麼,乾脆就先找個地方停下來休息。好好享受一下。很快,天就黑了。

沈鈺一直很好奇,秘境裡面的太陽和月亮到底是怎麼出現的。不過這種問題即使是沈樓也是無法回答出來的。她只好自己的心裡嘟囔兩句了。

等到了晚上,第六層的神奇之處才體現出來了。月光如水,星光閃爍,照耀在草地上,草地上就像度上了一層銀色的閃閃發光的紗。極美!

沈鈺幾個坐在草地上,這一層紗也落在他們的身上,隨著他們的呼吸慢慢的被吸收。隨後他們就覺得自己體內的靈力好像純凈了一些。除了靈力之外,經脈也拓寬了一點,同時體內的一些雜質也在不斷的析出,整個身體的素質也在不斷的上升。

沒想到第六層的寶貝原來是這個,難怪他們的地圖上什麼也沒有顯示。幾個人默默的坐著,不斷的吸收著這月光與星光混合的銀紗。

石柳言倒是還想到了玄影,打開儲物袋將玄影放了出來。玄影本來還在睡覺,溢出來就發現了好東西。當下就趴下也開始認認真真的吸收了。

四人一貓就這樣安靜的坐著。隨著他們的不斷吸收,他們的身體也在不斷的強化。雖然是很緩慢的提升,但是卻一直連續不斷。

兩個時辰之後,星光隱沒,只剩下月亮還掛在天上。原本奇異的效果一下子就消失了。幾個人遺憾的睜眼,然後就看到了原本沒找到的通道在不遠處緩緩的浮現。

原來通道還是看時間出現的。

幾個人對於這股力量相當的好奇,只是他們都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沈樓表示沒見過。器靈也說不知道。

石柳言本來以為器靈無所不知呢,但是沒想到會聽到一句不知道。他很錯愕。

倒是器靈,笑著說:「我的本體是煉丹煉器的,知道那些消息只不過是因為我活的久見得多罷了。但是世界萬千,我又怎麼會知道所有的東西。就連仙人也做不到全知全能啊。不過這個應該對你們沒有壞處,相反,還是大大的好處,你們最好多多的吸收一些。將來突破金丹期也能更加容易。」

石柳言點頭。其他幾人也感受到了好處,所以當石柳言提議接下來就在這裡待著的時候他們都沒有異議。

因為有外人在,玄影並沒有隨意說話。林諾也只是瞥了一眼玄影,覺得他就是一隻普通的寵物妖獸,完全不在意。

既然這個奇異的能量已經沒有了,他們也就回帳篷休息了。

修真者外出都是自帶帳篷的,帳篷上還刻了防禦的法陣和隔音的法陣。保證帳篷內的聲音不會傳出去,外面的聲音卻可以傳進來。所以石柳言回到帳篷之後就問玄影。

「玄影,你知不知道今天晚上的這個是什麼?」他覺得玄影有傳承記憶可能會知道。

但是很遺憾,玄影搖了搖頭。「我不知道。這個我從來沒見過。但是我覺得這股能量對我的幫助很大。對了你也可以釋放你的異植來吸收這個能量啊。這股能量很溫和,有利於你的異植的恢復。」

「真的?」石柳言驚喜。他得到瓊容梓之後就一直保持著沉睡的狀態,就算是在第四層也沒有召喚出來。主要還是因為異植需要恢復。沈鈺的碧蘆也是一樣的。所以不到關鍵的時刻他們不準備使用異植。

本以為起碼要等上好幾年,但是沒想到這裡就有有利於恢復的能量。石柳言有些興奮,他決定明天將這個好消息告訴沈鈺。

沈鈺起床的時間不算晚,因為季言澤還在帳篷裡面沒出來。倒是石柳言和林諾,一大早就醒了。他們兩個相當的勤奮,早起之後就在那裡練習。

見到沈鈺出來,石柳言打了個招呼,然後找了個機會將昨天晚上的能量有利於異植恢復的事情告訴了沈鈺。

這股能量每天晚上都會在固定的時間出現,沈鈺覺得應該取一個名字,經過一番討論最終確定為星月紗。

他們接下來的日子一直在這裡待著。星月紗的力量很溫和,他們的身體里的雜質已經全部排出來了,而且經脈也拓寬了許多。身體的強度也在不斷的上升。最重要的是,他們並沒有覺得星月紗有失效的時候。就是能夠一直提升。

這樣的已經算的上是一種神物了。如果有足夠的時間,說不定他們能把身體提升到元嬰期的強度,經脈也拓寬的可以開車呢。

只是,他們在秘境里的時間已經到了。

像是穿過一層果凍的感覺,沈鈺心想。隨後她就感覺到自己落在了外面。

雲法宗和天劍派的飛船還在外面等著,除此之外,和其他的秘境一樣,有很多人在等著渾水摸魚。

林諾高昂著頭,對沈鈺他們說:「走吧,我帶你們一程。」

沈鈺三人對視一眼,同意了。能夠蹭雲法宗的飛船,他們肯定會安全許多。

的確,從頭到尾,雲法宗和天劍派的人都沒有人來打擾。因為林諾的關係,沈鈺他們走上飛船的時候雲法宗的人並沒有阻止。沈鈺回頭往後看,正好看到宋煜飛上飛船的身影,隨後消失不見。

除了他之外,沈鈺沒再看見自己熟悉的人了。

雲法宗的飛船外面看上去就很華麗,裡面倒是比較樸素。

林諾問:「你們之後要去哪裡?要是沒地方去的話不如和去我們雲法宗看看。」

這是一個陳述句,好像是不容反駁一樣。但是沈鈺和石柳言都看出了林諾眼神里的渴望。

沈鈺思索了片刻,看向石柳言,「我是沒什麼意見的,你呢?」

石柳言也搖搖頭。既然如此,沈鈺就對林諾說:「行啊,那就麻煩你了。我們去雲法宗那裡看一看好了。」

玄影蹲在石柳言的肩上,聽到這話,尾巴甩了甩,有些高興。

倒是季言澤,看到他們完全沒有詢問他的意思,大聲嚷嚷著:「你們怎麼不問問我去不去啊?」

沈鈺,石柳言玄影還有林諾全部都看向他。林諾有些危險的眯著眼睛,「嗯?你難道不想去?」

季言澤瞬間縮頭,慫了。「沒有,我想去的。」

沈鈺聳肩,「你看,不用問也知道你的答案,所以我們乾脆就不問你了。」

季言澤覺得自己有些憋屈。隨後看到玄影一雙貓眼彎彎好像在嘲笑他一樣,忍不住惡向膽邊生。一下子就玄影從石柳言的肩上抓了下來,放在自己的懷裡蹂躪著。

玄影還牢牢記得不能說話,只好不斷的用爪子拍著季言澤。看起來很是可憐的樣子。

林諾作為雲法宗的重要弟子,想要帶幾個人蹭船回雲法宗根本不是問題。所以沈鈺他們就安心的在飛船里住下了。當然了,他們也沒有亂跑,就安靜的待在房間里,畢竟要是和雲法宗的弟子起了什麼衝突的話,會讓林諾難做的。

林諾最為雲法宗的弟子第一人,帶了人上船來自然也是引起了主意的。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服氣林諾的,所以,有個常年被林諾壓在第二位的人,叫顧修,就想找沈鈺他們的晦氣。

當然,他不是自己出手的,而是找了依附自己的小弟。顧修的想法也很好懂,我奈何不了林諾,還奈何不了這幾個散修了?

顧修是看不起散修的。但是他並不知道,沈鈺他們並不是一般的人。

小弟受了顧修的命令找沈鈺他們的麻煩,一開始他覺得很簡單,隨便找個由頭和他們打幾場不就好了。反正散修的本事也就這樣,肯定是打不過他們的。

但是沒想到沈鈺他們整天待在屋子裡,也不出來。就算是出來也是去林諾的房間或者其他人的房間。這麼短的路程根本沒辦法碰瓷啊。

眼看著馬上就要到雲法宗了,顧修交代的事情還沒有做好。沒辦法,小弟只好回去請罪了。

顧修沒想到不過是想出個氣居然也做不到,這讓他想到了一向鼻孔朝天傲慢不已的林諾,心裡更加憤怒了。

「哼,林諾的朋友都跟他是一個德行的!算了,現在在飛船上動手說不定會引來長老的注意,還是等他們到了雲法宗再說吧。林諾總不能天天陪在他們的身邊吧。那個時候我再找人好好的教訓一下他們。讓他們知道交錯朋友可是會害了自己的!」

沈鈺他們不知道已經有人因為林諾想要搞他們,又因為不出門反正加重了對方的恨意。不過他們並不在乎。從升仙秘境出來之後,他們覺得自己可以說得上是脫胎換骨了。

尤其是第六層的星月紗,給他們帶來了無窮的好處。沈鈺的碧蘆還有石柳言的瓊容梓都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戰鬥的時候已經可以派的上用場了。

而且他們覺得自己好像要晉陞了!林諾也是如此。

林諾已經是築基期高階了,這次在第六層的時候就已經到了築基期的巔峰,感覺只要一個契機就可以突破到金丹期。所以林諾這次回去是要閉關的。

為顧修默哀三秒。他以為這次可以和林諾並列甚至超過他了呢,因為他也築基高階了,但是林諾卻要金丹了!

飛船在雲法宗的總門口停下,沈鈺三人和林諾分別。林諾回宗門,他們則是去山腳下的住下。

雲法宗的山腳下的小鎮叫雲仙鎮。雖然說是鎮,但是其實佔地面積很大,裡面該有的全都有。商鋪林立,相當繁華。沈鈺他們走在街上可以看到有很多穿著雲法宗制服的弟子在這裡來去。

不僅如此,這裡的很多商鋪都是雲法宗門下弟子開的,連巡邏的守衛也是雲法宗的弟子,一旦遇上他們處理不了的事情,只要一個訊息,山上就會派人下來。可以說住在雲仙鎮是非常安全的。

沈鈺三人現在基本上是身懷巨寶,他們身上的好東西是這些散修們甚至是宗門弟子想也想不到的。不過他們並沒有露出什麼來,甚至明面上根本看不出他們有什麼好東西,看起來就和普通的散修一樣。

他們三個照例也是先去租賃房子,他們現在已經是三個人了,那就三個人一起住好了。

租房子的地方表示有一處院子比較符合他們的要求,只是那處院子有四個房間。沈鈺思忖了一下,還是同意了。靈氣充足有符合他們要求的只有在這裡了,四個房間就四個房間吧,正好空出一間來給石柳言當做煉丹房好了。反正他們在這裡也不會有什麼朋友上門來借宿。

既然沈鈺已經決定了,那麼她就掏錢了。這方面的事情一直都是沈鈺來的。她有一個儲物袋裡面裝的就是他們三個的共有財產。每隔一個月大家都要交同等數量的靈石。後面的租賃房子,購買食物,法器等大家共同的花銷都是從這裡面出的。

而沈鈺也是每一筆都做好了賬單的。信任是一回事,賬單又是另一回事。

已經租下了院子,他們按照提示走過去,卻發現這個租下來的院子好像有一點破舊。沈鈺無奈,「本來還以為可以直接住進來我們整理一下儲物袋裡的東西呢,沒想到要先打掃房子了。」

石柳言和季言澤也是很無語。石柳言雖然在石家不受重視,但是還真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更不用說受寵的季言澤了。估計三人當中也只有沈鈺有做家務的經驗吧。

玄影從石柳言的肩上跳下來,走到一邊幸災樂禍的看著他們,嘴裡喊著:「加油!我相信你們可以的。」

看到玄影這樣的表現,石柳言和季言澤第一次有揍他的衝動。

好在沈鈺經驗十足,指揮下來也不至於讓他們手忙腳亂。再加上法術的輔助,沒多久整個院子就被他們打理的整整齊齊。

其實這處院子還算不錯了,四間屋子是面前兩間,左右兩間,呈包圍之勢。中間的地方挺大,平時可以練劍切磋啥的。一左一右還種著兩棵大樹,下面還有小花壇可以種一些植物。

沈鈺看到花壇,心中微動,乾脆將她的碧蘆放出來。異植和她心意相通,沈鈺是想問它需不需要種進土裡。

碧蘆自然是同意的。異植即使強悍,但是在土裡種著還是讓它們更有安全感。既然如此,沈鈺就給了碧蘆幾顆靈石,讓它抱著靈石自己把自己種了進去。然後眨眼間,這面牆壁上就爬滿了藤蔓,看起來還挺有韻味。

受到沈鈺的啟發,石柳言將他的瓊容梓也種在了另一邊。這下子,花壇兩邊都種上了植物。一個是迎風招展的藤蔓,一個是美麗動人的鮮花。還挺好看的。要是有什麼人鬼鬼祟祟的傳進來,它們也能給來人一個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