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道玄子便見過林雲那隱匿替身之術,屬五行中風之術,一直是百思不得其解。

如此實實在在的一個人,怎麼能在瞬間將自身換為替身,然後真身於其他地方出現?倒不是說無法做到,但那需要耗費大量的靈力。

與其這樣,反而不如集結靈力進行防禦、對抗、反擊,除非他林雲所擁有的靈力太過龐大,隨意一個替身轉換消耗掉不足其靈力總量的千分之一。

道玄子倒吸了一口涼氣,被自己這想法給嚇著了。

那不可能!

如果真是這樣,那林雲可就不止是仙人般的存在了,已然超越了仙人。至於仙人之上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道玄子想不出來,甚至連個稱呼都說不出來。

聖人?超聖?大仙?他不知道,腦袋裡胡亂蹦著各種奇怪的想法。

豈不知,仙人亦分三六九等,他道玄子區區脫凡境,自以為脫凡便是成仙,那只是門檻兒而已,過了脫凡才是成仙,也只是最初級的仙體。

「季天政!不要再躲了!縮頭烏龜一樣!你給我出來!」道玄子大喊著。

突然!龍語響起,似是從每個能夠想象到的方向湧來,「道玄子,本座覺得立刻殺你十分無趣,倒想看看你能折騰到什麼地步。快,多用些招式出來,你還可以活的久一些。」

「放肆!季天政!你當真是目中無人!好!我不信你能躲的開!」

道玄子已然是處於發狂狀態,其實,那不過是為了掩飾其心中恐懼罷了。

好好好!既然你林雲似是存在於四面八方,那我便就朝著所有四面八方進行攻擊!總有一處是你藏身地點!道玄子如是想道。

五行神功的光芒猛然綻放!猶如是孔雀開屏一般的漂亮,道玄子體內湧出源源不斷的靈力,並未幻化成任何實體形狀,就這麼隨意的肆虐著周圍空間。

肉眼可見的範圍皆是其靈力,所到之處山石崩裂、草木皆斷,宛如一部殺戮機器,無休、止的運轉著。

娛樂富三代 靈力的波浪一波拍打著一波,持續不斷,除了漫天揚起的碎石塵屑之外,根本就不見林雲蹤跡,彷彿就如同和這整個世界融為了一體,無所不在。

道玄子停止靈力波動,即便是剛剛吸取龍氣,也不可能這樣隨意的釋放,不然很快就會靈力虧空。

「這就完了嗎?」

道玄子駭然一驚!他是多麼多麼希望林雲其實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被那靈力波動給攪碎了。

林雲開口那五個字,如同是幻化為實體攻擊,頓時讓道玄子心頭一疼!

道玄子心中驚呼不妙!自己修為突破太快!似乎有些反噬之力!

這如同是一個固定容器,突然裝進去無法承載的量,不崩潰了才怪。

儘管心有不甘,可道玄子此時無計可施,只能搬出人情來說,「天政,要說起來,我還是你的師父呢。想來你也記得為師對你的種種照顧,那麼……」

話沒說完便被打斷,冷冷龍語再次響起,「本座問你,打完了沒有。」

那無法理解的恐懼感灌入心扉,道玄子顫抖著嗓音道,「打、打完了。」

「甚好,既然你打完了,那該本座出手了罷。」

那金色龍紋柱停止了上升,宛如是敲響道玄子死亡的喪鐘,於此刻宣告他即將消失在這個世界。

「季天政,我承天宗數千年基業,可莫要毀在你我手中啊!你忘了嗎?你我要雄霸九大仙宗。」

「那是本座,非你我。」

承天宗?數千年基業?九大仙宗?

全如草芥。

吭!

龍吟悶聲響起!響徹天際!強大的靈力從四面八方出現!道玄子猶如是熱鍋上的螞蟻,避無可避、逃無可逃。

「天政!手下留情!饒命!」到了這時,道玄子方才想起立刻鬆口向林雲求饒。

可惜為時已晚,若是一開始便臣服,興許林雲還能留他一命。

只見整個天空如同被扭曲了一般!最後竟變成一隻巨大的龍爪!

每一條龍指都宛如是神兵利器,那金色的光芒佔據了整個世界!

「去死吧。」

隨著那聲冷冷的龍語出口,金色龍爪轟然撲下! 名門暖婚之老公太放肆 整個第二重天彷彿都被削掉了一截兒,這個空間甚至都快要無法承載那巨大的力量波動,到處都是殘垣斷壁。

這已然是林雲「爪下留情」了,否則這一拍下去,萬物皆化為塵埃。

道玄子就在這攻擊中灰飛煙滅,終於,九大仙宗是安靜下來了。

林雲無中生有的重新出現,看著那金色龍紋柱上升而去的方向,那是第三重三之所在,龍紋柱已然是頂上去了,那也是林雲接下來要去的地方。

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些事情得處理一下。

(本章完) 林雲閉眼,神念一閃。

自己不在的這些日子,倒是第一重天那邊的太玄皇朝發生了不少事情,遇到不少麻煩。

或許是林戰覺得無顏以對林雲吧,等到了麻煩無法解決的時候,才想著派人通知林雲進行求助。

「主公!出事了!」

「我知道。」

在太玄皇朝的西北方向,有一個無花皇朝,雙方勢均力敵。

太玄皇朝發生的巨變改朝換代,消息暴露也是遲早的事情,臨近的無花皇朝自然會有所反應,沒先到其動作如此之快,已然率領大軍攻城拔地,席捲了周圍一些無主之地,並迅速臨近邊境。

關於無花皇朝的事情,季天明向林雲介紹,兩邊常規力量相差無幾,地域領土面積以及各種資源也都差不多。

所以雙方始終沒人邁出那一步,要想全面進攻,除非實力於敵方兩倍以上,否則只能是陷入僵持狀態。

但傳聞無花皇朝近年來組建了一支神秘戰團,多是優厚條件聘請,從九大仙宗之中挖牆腳挖來的人,其中不乏一些天驕弟子。再加上些奇奇怪怪的人,自稱戰神天團。

戰神天團?愚昧凡人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妄稱戰神?

不過一群螻蟻。

以往每每附近那些無主之地遭受攻擊,另外一方便會派軍隊過去協助抵抗。這無主之地對雙方來說都屬於緩衝區域,唇亡齒寒。

所以,無花皇朝既已席捲攻佔了周圍所有無主之地,便就說明太玄皇朝吃了場敗仗,只能收縮兵力退守本土。

季天明特意跑了一趟,實地了解情況,最棘手的問題還是在於那所謂的戰神天團。

「主公,奇怪的是,這戰神天團中並未見到多少來自九大仙宗之人。據屬下打探,原本戰神天團最初確實由大部分人類組成。但不知什麼地方蹦出來幾個妖獸,將人類斬殺殆盡,從而霸佔了這戰神天團,成為無花皇朝主力。傷我妖神宗旗下部眾甚多!」

這妖獸山脈綿延四方,未探領域較多,但要說能超越妖神宗旗下六大妖王的,恐怕也沒有幾個。

先前林雲曾感覺到一股力量涌動,來自無花皇朝所在領域,似是那邊的妖獸們有大規模行動,如今看來應當是這批。

「林戰那邊情況如何?」林雲問道。

季天明臉色略微難看,沉默不言,不知該如何回答。

一道金光閃過,林雲手中出現丹藥,交於季天明手中。

「去,融於空中叫傷員沐淋。」

「是!」

此乃林雲吐息之龍涎所化,其療傷功效自是妙不可言,若融於空中,其下必是如沐甘露。

「六大妖王。」

「屬下在!」林雲神念一動,六大妖王齊聲道。

「整軍,備戰。」

「是!主公!」

「幽冥虎王、血猿王、冰狼王。爾等率旗下本部速速去支援太玄皇朝,協助防禦。來犯之敵殺無赦!」

「遵命主公!」

「黑烏王、黑蛟王、鬼蝠王。爾等率旗下本部藏於無花皇朝側翼,沒本座指令不得暴露。」

「遵命主公!」

林雲將妖神宗部眾分為兩批,而他本人,則是帶著化為人形的火猴子,前往無花皇朝的都城,無花城。

此地極為繁華,氣運十足,天空中有一道巨大的紫色漩渦緩慢轉動著,就如同是神仙法陣在不斷的給無花皇朝進行加持。

當初若非林雲吞了太玄皇朝的氣運,想來這無花皇朝就未必敢前出一步,如今嘗到了甜頭,勢必會快速繼續席捲,妄圖霸佔整個太玄皇朝吞而並之。

「小娘子好好漂亮!我追問你姓名,為何不答?」

這無花城街道非常寬闊,人來人往絡繹不絕。但林雲他們面前不遠處的地方卻像是被故意讓開了一塊,周圍無人敢靠近。兩旁建築內也都藏有個個神采奕奕的衛兵暗中守護。所有來往之人均繞行,且無人敢看。

那中央處站著一男一女,男子氣質不凡,不斷攔住女子的去路。

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江婉清,而那攔路男子便是無花皇朝的三皇子,無花沌。

此人生性殘暴作惡多端,哪怕街邊之中興緻來了,說抓誰就抓誰、說殺誰就殺誰,事後一句心情所致便就草草走人。無人敢去招惹,更無人敢去告狀,誰讓他是皇子呢。

火猴子看著江婉清那妙曼身姿,不由得色心大起,「主公,無花皇朝既是我們的敵人,不如屬下將這裡的人盡數屠殺,然後那女子便就賞賜給屬下吧。」

「不必,你且在此看著便好。」

說完,林雲大步走去,這是唯一一個敢靠近那地方的人。守衛們立刻全部進入警覺狀態,但沒皇子下令,他們便是手中武器引而不發,沒輕舉妄動。

範圍之外的行人見到氣氛不對,紛紛逃開這邊,根本沒誰敢等著看熱鬧,沒準看著看著就把自己看進去了。

林雲於江婉清身後駐足,也沒說什麼。

江婉清還是見到無花沌那驚訝的眼神,順著這視線轉身才發現,不由得也是如石化一般愣在原地。

那是怎樣的一雙眸子! 豪門小妻很迷人! 見者與之對視,便如同墜到萬丈深淵永不見底,就這樣一直循環墜落著!

許久未見,林雲的變化極大,那威壓感似是增了數十倍,如同有個什麼東西卡在江婉清喉嚨,不敢開口說話。

這一次是林戰派遣江婉清過來打探消息,想著能否尋到些線索以思考破敵之策。

可林雲怎麼也在這裡?他不是去了九大仙宗嗎?難道是學有所成歸來?這時間也太短了吧?

還是說他惹了什麼麻煩被逐出來了?

林雲神念一動,江婉清腦中立刻傳來聲音,「你還是不懂本座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江婉清心中一驚!那句「你不過是本座區區一名侍女而已」之話,歷歷在耳。

林雲比之前變的還要可怕數倍!當初他是如何拿下郡城以及整個太玄皇朝,那場景仿如立刻現於眼前,是何等的恐怖!

莫非……

江婉清倒吸了一口涼氣!

莫非他林雲如法炮製,竟也將九大仙宗給拿下了?

天吶!

那可是九大仙宗啊!短短時日竟覆滅了嗎!?

(本章完) 第286章,皇子金袍

「你!你是什麼人!」無花沌這才回過神來,心中奇怪,怎麼眼前這傢伙讓人不自覺的感受到一股恐懼?方才自己不過是看他一眼,怎像是著了道一樣?

見情況不對,藏於暗處的守衛全部出現,將這裡圍住。

無花沌得意的抬起手來,吩咐道,「莫驚莫驚,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還怕有人敢傷了本殿下不成?」

嗯?

無花沌覺得情況不對,怎麼手下這群衛兵全部用異常詫異的眼神看著自己呢?

順著他們那視線看去,無花沌微微扭頭,險些嚇的魂飛魄散!自己方才抬起來的手臂竟然被斬斷!鮮血直冒!

那只是林雲天帝金瞳的傲然一視而已,猶如是利刃飛過,當場就削掉了無花沌半條手臂,他還渾然不覺呢。

「大膽!竟敢傷三皇子殿下!殺!」

吭!

一聲龍吟悶響,林雲體內龍氣四散,那些衛兵們最多就只是向前邁出半步,便就全部被龍氣震碎心脈,當場而亡。

那個三皇子,剎那間便就更換了一身衣服,穿上了閃閃發光的金色袍子,倒是與林雲身上那件有幾分相似。

這金色袍子乃是一件寶物,能抵禦攻擊,起到護體之功效,而且還能夠輔助體內氣息運行,恐怕除了皇家,尋常人極難擁有此等寶物。

一聲尖嘯響起!火猴子瞬間竄過,那長長的利爪刺入無花沌脖頸處,數秒后便全部焚燒成灰燼,連慘叫都沒能喊出聲來。

火猴子舌尖輕舔利爪,似乎很是享受這皇子的鮮血,但他隨即便是臉色一沉,才意識到可能闖了大禍。

因為他連同那金色袍子一起給燒掉了,而且突然行動並沒經過林雲的許可。猴急猴急,說的就是這樣。

「滾!」火猴子腦中響起震懾心扉的龍語,立刻便就逃竄,消失的無影無蹤。

宦臣駕到:無良痞妃輕點作 火猴子原本也是想著在林雲面前出出彩,林雲乃何等存在?滅殺區區螻蟻還需他親自動手?自己代勞了便是,不成想毀了一件寶物。

至於那件袍子,說珍貴也不珍貴,至少無花沌身上這件也就是半斤八兩吧。這種袍子雖然能夠護體,卻也得看主人的實力如何,遇強則強、遇弱則弱。

穿在無花沌身上,如同是糊了層紙而已。

殺戮過後,江婉清轉身看去不由得後退數步,撞在林雲懷中頓時又是心中一驚,癱坐在地。

而她手掌剛好觸摸到無花沌殘留在地的血液,又是直接彈了起來,宛如驚弓之鳥慌不擇路。

「你!你竟然殺了無花皇朝的三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