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使不得,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是啊,是啊,折煞我等,折煞我等。”

“好了,不要說了,做已經做了,我就不會反悔。目前我一天佔領三州之地,地盤已經足夠稱王,但是我的野心可不止這樣,我要成爲天下的主宰,成爲一朝的霸業,這需要諸位的鼎立幫助,希望接下來,我們橫掃一切。”李易坐在龍椅上,他的聲音在廣闊的大殿內迴響。

聽到李易如此暴露的目的,衆人十分興奮,李易的心願將是他們奮鬥的目標,目標越遠大,他們完成起來更得心應手。

接下來是陳宮彙報幽州的情況,把錢財物資軍力儲備都一一道出,讓衆人可以清晰的知道一切。

“幽州共有人口九百億,錢財九千餘萬兩黃金,儲備的糧草足夠萬億大軍一年所用,軍械足夠萬億大軍三次大規模戰鬥……”


然後是李儒訴說司隸的情況。

“目前司隸一百二十七城,我方佔領一百零三城,餘下二十四城正在接手之中,估計六月末期將完全佔領司隸,但是司隸缺少大量的人口錢財物資,這些東西需要主公從其他州郡調配,希望早作打算。”

李儒說完,就是戲志才的開口,他把田豐送來的情況慢慢道出。

“幷州一百六十四城以全面接手,一些中小城市交由異人處理,讓幷州的事務並無多少,大大緩解官員不足的現象,讓主公的命令可以快速傳達,因爲戰爭,人口材料物資方面短缺,目前正在緩慢積累……”

衆人聽完,在心裏有了大致的觀點,那就是幷州和司隸現在只是累贅,需要時間慢慢填補他們缺少的東西,唯有幽州是他們能夠依賴的地方,幽州仍舊是他們的根基。

聽完三位謀士的講解,李易點點頭,看向趙雲。

呂布如今正在涼州與曹操激戰,暫時不能離開,黃忠則是與孫權僵持,戰將方面由趙雲全權處理。

“主公,諸位,我軍在司隸共有兵力三十餘億,除去二十億防衛城池的城衛軍,只有十億驍勇級大軍可供戰鬥,如今擺在我們面前最大的難題,就是兵源,今後將會展開大規模練兵,以應對以後的大戰……”

趙雲的侃侃而談,讓衆人歎服,趙雲不僅戰鬥能力出衆,口才方面也是如此,如果換做呂布來說,一定不會是趙雲這般。

趙雲說完,其他人也開始各抒己見,將一些有助於發展的建議說出,供李易參考。

等到衆人全部說完,李易的心裏也有了清晰的目標。

第一是人口,有了人口,什麼都能去做。

第二是物資,這包括錢財裝備材料等等,是缺口最大的存在,需要慢慢去填補這個無底洞。

第三則是軍備,無論是預備兵還是現役兵,都大大不足,需要擴充,但是兵員因爲人口的限制,很難快速提升,也需要慢慢來。

除了這三點之外,其他例如民心建設之類也是難題,但是解決了這三點,其他難題將迎刃而解。 番禹菜本就不錯,再加上這飯店廚子得知包廂里多了一個何少瑜之後,更是把自己看家的手藝都給拿了出來,那叫一個盡職盡責。,最新章節訪問:.。

林白倒還無所謂,倒是一邊的何少瑜這頓飯吃得那叫一個心驚『肉』跳,不時的看看賀嘉爾的臉『色』,再看看林白的臉『色』,生怕自己有哪點兒做不好,被這倆人收拾。

飯總算是吃完了,但到了結賬的時候,林白卻是犯了難。番禹這地界,人本就都有錢,消費也高,更何況林白他們選的這個飯店更是個中翹楚,收費也就高。最重要的是這賀嘉爾點的全都是些海味,飯店選料『精』,自然價格水漲船高。

一頓飯吃完之後,林白愕然發現賬單上居然寫了一萬元。倒『抽』一口涼氣之後,林白有些尷尬的看著面前的大堂經理輕聲道:「就這麼點兒菜,一萬?」

「沒錯兒啊,再說何少在怎麼著我們也不敢糊『弄』你們幾位不是?!」大堂經理看了一眼何少瑜,然後小心翼翼的看著林白答話道。

林白呲了下牙『花』,心裡邊犯了難。他本來還有些積蓄,可是被茅山的張三瘋給『弄』去了一點兒,剩下的那點兒在四九城裡也造『弄』的差不多了。一頓飯一萬這樣的天價,實在是讓他承受不住。

何少瑜是個心眼兒靈活的人,哪裡會看不出來林白的窘迫,從錢包里『摸』出了一張卡遞給了大堂經理,說道:「刷我的卡好了。」

「謝謝何少了。」大堂經理提心弔膽的看著何少瑜,生怕這位主兒突然給他出個大難題。但是接過銀行卡之後,卻是發現往日里來吃飯從來沒給過自己笑臉的何少瑜今天居然破天荒給自己『露』了個笑容。

「嘖嘖,身上一『毛』錢都沒有還敢帶人出來吃飯……」賀嘉爾哪裡肯放過這個打擊林白的機會,砸吧著嘴出言嘲諷道。

林白心頭本就有些鬱悶,再聽到賀嘉爾的話,便回敬道:「不知道是哪位連火車票都沒錢買,是不是忘了她是怎麼到的番禹?」

「姑『奶』『奶』讓你給我買車票那是你的榮幸,你還得瑟……」賀嘉爾也是個牙尖嘴利的主兒,絲毫不避讓道。


林白聞言一笑,也不再理會賀嘉爾,轉頭上下端詳了何少瑜一會兒之後,輕聲道:「我這頓飯也不白吃你的,我免費給你卜上一卦!」

「神棍又開始出來忽悠人了……」賀嘉爾見林白不再和她鬥嘴,撇了撇小嘴,低聲嘟囔道。

林白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之後,轉頭看著何少瑜輕聲道:「何少,今兒謝謝你了,對了,你是屬蛇的對吧?」

「對,我是屬馬的。」何少瑜原本沒把林白的話當回事兒,原本以為林白就是隨便找個借口,但是聽到林白一口點出自己的屬相,心裡邊便有些驚訝道。

林白沉『吟』片刻之後,輕聲道:「馬相的話你就是馬年七月生的丙午納音天河水命,夏至之後,天火旺盛,對馬人不利,利勢欠佳,你今晚最好少出『門』,不然的話可能會有血光之災。」

何少瑜有些愕然的看著林白,心裡邊卻是泛起了嘀咕。林白看到何少瑜臉上的表情,嘆了口氣,這年輕就是不好,說出什麼話來別人都是將信將疑的,還不如街頭那些白鬍子一大把的老傢伙們招搖撞騙來得爽利。

「如果你一定要出去的話,切記不要去和火字沾邊的地方……」林白猶豫了一下之後,又加了一句道:「這件事情不但關係到你,可能還會關係到令尊。」

到了這時候,何少瑜就算是想不重視也不行,連連點頭,心裡邊更是把這件事情給記掛了下來。[超多]

坐著說了一會兒話之後,何少瑜實在是受不了這屋子裡的氣氛,看了看林白的眼『色』之後,便尋了個理由走了。

夏小青見到何少瑜出去了之後,從錢包里掏出來一張銀行卡遞給林白,輕聲道:「林白,我這卡上還有五十多萬,你先拿著,不夠的話,我從燕京那邊再調點兒錢過來。」

「行,那我就先拿了,就當是我借你的,等過幾天再還給你。」林白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接過了夏小青手裡的銀行卡。

賀嘉爾看到這一幕,撇了撇嘴,嘲笑道:「用『女』人錢,還說自己不是小白臉。」

「那是小爺我有本事讓人心甘情願給我錢,你有本事也找個男人心甘情願的給你錢『花』撒!」拿了夏小青的錢,林白本就有些不好意思,再被賀嘉爾這麼一說,林白更覺得自己心裡不是滋味,便帶著些怒氣道。

賀嘉爾見林白臉『色』不善,也知道自己話說的有些過火,便低頭喃喃道:「姑『奶』『奶』我想要男人給我錢『花』,還不是動動嘴皮子的事情……」

夏小青好氣又好笑的看了看兩人,然後正『色』看著林白道:「林白,既然咱們已經到了番禹,你有沒有什麼打算?來之前你說的那個絕『陰』之地的事情怎麼辦?」

夏小青一提到絕『陰』之地的事情,林白更是覺得頭大無比。處理絕『陰』之地這事情,也是一個燒錢的事情,如果沒有大量的資金砸下去,破解『陰』煞之氣的材料就一點兒著落也沒有。

要不還干自己的老本行算了!

林白沉『吟』片刻之後,抬頭看著夏小青輕聲道:「要不咱們開個公司吧,就做那種給人算命的生意,既算是我的老本行,又不少賺錢。」

夏小青猶豫了一下之後,便點頭答應了下來。林白的能力她是清楚的,而且今天在番禹逛這一圈的時候,她也沒少發現像林白說的這樣的公司。

一來是當地傳統文化中對於風水玄學就格外的重視,而來是人有了錢之後,對於鬼神之類的東西便會格外的禁忌,尤其是在番禹這樣有錢人扎堆的地方,更是不會缺乏商機。

見夏小青沒有說什麼,林白便這樣定了下來。三個人吃完了飯之後,又覺得左右無事,便順著番禹的街道逛了起來。

番禹是個包容『性』極強的城市,這麼些年發展下來,服務業和旅遊業也是興旺無比。一到晚上更是有無數的夜市擺了出來,三個人都是從小在北方長大的人,此時到了這南方靠海城市的夜市,免不了是看什麼東西都覺得新奇,一路下來更是買了不少的東西。

走了一會兒之後,三人覺得都有些累了,便要回酒店,剛一到酒店旁的路口,林白就嚇了一大跳,套用一句白雲大大嬸的話來說,就是那傢伙,那場面,那叫一個人山人海。

林白原本以為是酒店出了什麼事情,和二『女』走近一看,發現原來是街頭擺的刮刮樂的攤位。

現代人生活壓力大,不少人心裡邊都是抱著一夜暴富的想法,而且這種刮刮樂也便宜,兩塊、五塊、十塊的都有,也在人們心理承受範圍之內,而且萬一運氣真的來了,說不定就能真的抱個大獎回家。

「要不試試去?」林白聽著旁邊大喇叭里傳出來某某某中了幾等獎的廣播,心裡邊有點兒痒痒,便看著夏小青說道。

賀嘉爾聞言嘲諷道:「你是不是想錢想瘋了,出去騙人錢就算了,還想玩這個賺錢?」

「你想試試就去試試吧。(廣告)」夏小青笑眯眯的看著林白道。

聽到夏小青答應,林白也沒理會一邊賀嘉爾的冷嘲熱諷,扯著夏小青的胳膊便擠進了人群中。掏錢買了幾張之後,便擠出了人群,兩個人各分一堆,開始颳了起來。

「沒中,沒中,沒中,還是沒中,小爺我的手氣怎麼就這麼差啊!」林白看著手上一堆刮開的彩票,愕然道。

他總共買了十張,給了夏小青五張,自己留了五張,原本以為最起碼能賺個幾塊,但卻沒想到,不但一根『毛』沒賺到,而且連本都賠了。

「林白,你看看我這幾張是不是都中獎了?」夏小青有些愕然的捏著手裡的五張彩票,看著林白小心翼翼問道。


林白聞言接過來一看,徹底傻眼了。夏小青這幾張果然都中獎了,而且還都是大獎,最少的也在一萬塊以上。

「讓我看看。」賀嘉爾聞言心裡邊也有些痒痒,擠近一看,心裡也是驚駭不已。看著夏小青如同看著神人一般,顫聲道:「小青姐,你的運氣怎麼這麼好啊,居然每一張都能中大獎!」

旁邊兌獎的彩票站服務人員看著夏小青手上的彩票也覺得萬分無語,見過運氣好的,但是沒有見過運氣這麼好的,五張彩票硬生生三張一等獎,兩張二等獎,難不成這姑娘是人品大爆發?!

「給我點兒錢,我也去試試去!」賀嘉爾看夏小青兌獎看的有些眼熱,沖林白伸出了手,說道。

林白盯著彩票站昏黃燈光下賀嘉爾嬌俏的小臉,心中驚駭無比。這小姑『奶』『奶』旺夫旺二『奶』的面相怎麼這般的靈異,自己是風水中人,所以天生便不是有大財運的人,而夏小青的命數自己也是看了的,也沒有橫財的命數。今天這樣突然爆發人品,只能是這位的功效。

「要不真娶了她?!」林白盯著賀嘉爾的臉,咽了口唾沫,喃喃自語道。

第九十二章

打開『門』做生意

好容易將自己腦袋裡為了讓夏小青發財而娶了賀嘉爾的想法逐出去之後,林白帶著被圍觀眾人『艷』羨無比的夏小青趕緊從人群里沖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之後,三個人一間房間怎麼分睡覺的地方成了大問題,賀嘉爾和林白自是沒少頂嘴,最後還是夏小青拍板,她和賀嘉爾睡大『床』,林白去睡沙發。

關了燈躺在沙發上之後,林白心裡覺得委屈無比,好容易和夏小青有個單獨相處的機會,卻被賀嘉爾給攪了。

天『色』漸漸黯淡了下去,聽著身邊兩『女』低微的呼吸聲,林白睜大了眼睛盯著天『花』板,一臉的無奈。好容易有了一個一親芳澤的機會,卻被賀嘉爾給攪了局,想到這點兒,林白就恨得牙痒痒。

這樣思忖了大半夜,林白總算是睡了過去。

沒想到第二天天還沒亮,林白就被一陣咚咚咚的敲『門』聲給吵醒了。

推開房『門』一看,林白有些愕然。何少瑜這小子怎麼大清早的就跑了過來。看到林白之後,何少瑜舉起手裡提著的東西,笑道:「早上起來沒事情做,想到你們剛來番禹肯定人生地不熟,就去給你們買了點兒早茶回來吃!」

「得了吧,是不是昨晚上出了什麼事情?」林白看著何少瑜臉上賊兮兮的笑容,怎麼會不知道這小子絕對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房間內的兩『女』聽到動靜,便也趕緊起『床』。何少瑜進了屋子之後,看到兩『女』臉上朦朧的睡意,再看看林白的模樣,心中更是感慨不已。兩『女』一男,而且一個是未婚妻,一個是老相好,居然能同處一室相安無事,這林白就是有能耐啊。

「有什麼事兒就趕緊說,小爺我昨天睡了一晚上的沙發,現在困得是要命。」林白一看何少瑜賊眉鼠眼的模樣,打了個哈欠之後,笑罵道。

何少瑜被林白看破心思,嘿嘿一笑之後,便將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原因無他,昨天晚上的確是出了大事兒,而且是能讓番禹市天翻地覆的大事兒。

前幾天中央派到番禹一個特別巡視員,這巡視員晚上閑著沒事兒做,就避開了跟著他的人去了番禹一家叫做野火的夜場去視察。沒想到後來『陰』差陽錯和人起了衝突,被一群人給暴打了一頓,直接休克送進了醫院。

特派巡視員被人揍得送進了醫院,上頭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是大發雷霆,責令粵東省嚴查。一查下來不要緊,查不來打了這特派巡視員的居然是番禹市的一干紈絝,沒等番禹市的人做出反應,這特派巡視員一個電話直接將這件事情捅破了天。

這特派巡視員就等於高層的面子,這面子居然被一干番禹市的小年輕給毀了,怎麼會善罷甘休。不單是這些紈絝,就連他們的老子都悉數被叫到了紀檢委喝茶。

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這番禹市最喜歡湊熱鬧,也最喜歡出風頭的何少瑜居然不在那群人裡邊,而且他老子何林明還成了專『門』負責這件案件的主管。

一群人本以為是何林明是故意保護自己兒子,可是他們細細一查卻發現這何少瑜當晚的確是在外面玩,但卻是在野火的旁邊,這裡的事情和人家是一『毛』錢的關係都沒有。

回家聽到了這消息之後,何少瑜心裡邊一邊叫著僥倖,另外一邊卻是對林白感『激』不已。如果不是昨天林白的提點,他鐵定會跟著那群人在野火折騰,那現在不光是他蹲進局子里,就連自己老子的寶座都可能保不住。

他何少瑜能有現在的自由,可以說全部都是林白的功勞。所以一大早,何少瑜便按著昨天林白給自己說的地址,巴巴的跑了過來。

「不是,我……我說,何少瑜你沒騙人吧,真有那麼玄乎?」賀嘉爾聽完這番話之後也有些傻眼,盯著何少瑜急聲問道。

雖然她親眼見著火車上林白『露』的那一手異常了得,但是她內心深處還是感覺林白和那種街頭擺攤給人算命的江湖騙子沒有什麼區別,但是今天卻突然發生了這樣一齣兒,她心裡實在是有些震驚。

「嗨,就是這麼神。你是不知道那幫子小子進了紀檢委喝茶之後,知道我就在他們旁邊那間夜場玩時候的表情。」何少瑜大笑起來,上前摟住了林白的肩膀,開口說道:「林哥,你可是幫了我的大忙了。以後您就是我大哥了,誰要是和您過不去,就是和我何少瑜過不去!」

話說完之後,何少瑜從口袋裡面『摸』出來了一張銀行卡遞到了林白面前。

「何少,你這是?」林白有些疑『惑』的抬頭看著何少瑜問道。雖然說心知肚明為什麼何少瑜要給自己這錢,但是總是得做做樣子,不能就這麼大刺刺的收下吧。

何少瑜站起身把銀行卡塞到了林白口袋,捂住口袋不讓林白掏出來之後,說道:「林哥,這錢你收著,這是小弟我的一點兒心意。我也聽人說過,你們這行有規矩,不能白幫人算吉凶,不然有違天和。」

番禹對於玄學比較尊重,這何少瑜也沒少聽人說過關於這裡面的規矩,也知道別人幫忙測吉凶斷命理都是泄『露』天機,如果不給相應的補償不是道理。

「行吧,那這錢我就收著了。」林白猶豫了一下之後,輕笑著說道。

見到林白收下了銀行卡,何少瑜臉上的笑容愈發的燦爛起來,他這錢不光是為了感謝林白讓他免去一災,也有向林白示好的意思,「收下是您看得起小弟我,林哥,你還有沒有什麼事情需要小弟我幫忙的,小弟我絕對萬死不辭!」

萬死不辭?林白聞言笑了,從這話就看得出來這何少瑜也和劉經天一般是個一竿子捅到底的主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