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們還是覺得,主要還是露娜會玩,要不然靠這幾個人的預判,估計要涼。

一塔很快就沒了,二塔拆到一半,對面的出現。

程咬金卻突然抗塔,七音越塔強殺,兩個人殘血著離開。

然後二塔也沒了。。

場下一陣唏噓,這打法,牛逼! 這是姬軻峯和顧懷翼來到海牙的第三天,三天中,他們被抵抗軍方面“保護”在了所住的酒店之中,足不出戶,也不允許出來,他們也知道,如今那35名代表肯定聚集在某個地方,商量着下一步要怎麼做?

不出所料的話,肯定會有愚蠢的代表提議說要將他們兩人扣爲人質,藉機來要挾萊因哈特希。

“對,他們肯定會有人提出來的。”聽完顧懷翼的分析,躺在沙發上無聊透頂的姬軻峯笑道,“如果我和你對萊因哈特希是那麼重要的話,事情早就不會像這樣發展了。”

顧懷翼站在窗口,看着下面不斷巡邏的軍隊:“他們的情報工作就做得這麼差嗎?如果我和你要逃離這個地方,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姬軻峯起身來:“不知道我們帶來的那三個翻譯怎麼樣了,我如今最擔心的就是,萊因哈特希到底想做什麼,他將我們派來,接受對方的條件,是真的準備談判嗎?”

“這簡直就不算談判,而是獻祭。”顧懷翼冷笑道,“我們明明佔上風,這些都只是烏合之衆,爲什麼要談判?萊因哈特希肯定有其他的計劃。”

“肯定有。”姬軻峯也站在窗口,“而且我現在很擔心的是,尚都內部,夏婕竹一個人能管得過來嗎?內部的狂熱教徒簡直要翻天了……”

在兩人來海牙之前,聯合行動又搗毀了三個狂人教徒的窩點,從其中清繳了大部分的武器,最可怕的還有一種病毒武器,這種武器似乎是以前某個狂熱國家研製出來的,不知道被誰走私進來。那些狂熱教徒還聲稱,這是神的武器,只要是早年的尚都教教徒。被這種武器擊中就不會有事,而其他人就會當即死亡。

這類荒謬的說法。他們聽了不少,每次的情況都和當初他們清繳達赫的差不多,更可怕的是,在他們離開之前,就已經收到了情報,說13區的教徒已經準備好要進行暴動了。

“雞爺,我就納悶了,萊因哈特希明明知道了那麼多事情。卻不出來,只是安排我們兩人來開會,至於內部的其他事情,卻不關心,他到底想做什麼?”顧懷翼坐回椅子上面,託着下巴在那思考着。

姬軻峯沒有回答,他腦子中也是一團亂麻,而此時,遠在尚都,坐在裝甲車內。 惡魔總裁腹黑妻 站在13區大門口的夏婕竹滿腦子想的也是這個,而且就在她眼前一百米處的大門之中,13區的狂熱教徒們高舉着標語。拉着橫幅,呼喊着口號,還不斷辱罵着她帶領下的海陸空三軍的士兵。

“造物大人萬歲!”

“釋放造物大人!”

“你們是在褻瀆神明!你們不能軟禁神!”

“你們會遭到天譴的!”

……

教徒們的口號越來越響,夏婕竹時不時會拿起通話器來,叫士兵們保持克制,千萬不要有任何舉動,否則就會導致衝突的產生,前面幾排手持防爆盾的屍化士兵都屹立不動,隨時準備着迎接教徒們的衝擊。因爲他們已經看到,不少的教徒手中捏着石頭和磚頭正準備投擲。

兩側狙擊點的狙擊手們也向夏婕竹彙報。他們看到後方人羣之中有人搬運着一箱箱的啤酒瓶,但瓶口纏着布條。像是製作的燃燒彈,還有大型的彈弓也在後方豎立了起來,似乎前面在那呼喊口號的教徒們,就是爲了掩飾後面那些傢伙。

夏婕竹知道自己必須出去了,她從裝甲車之中爬了出來,站在車頂上,拿着擴音器喊道:“各位教徒們,你們冷靜一點,造物大人並沒有被軟禁,他只是在休養,因爲現在正是和平談判時期……”

夏婕竹話還沒有說完,教徒們又呼喊了起來——

“如果造物大人沒有被軟禁,爲什麼不出來!?”

“她在撒謊!這個女人就是情報局的頭兒!是她做的!”

“她就是政變的指使者!”

“和平談判,爲什麼去的是顧懷翼和姬軻峯,應該是造物大人親自去!”

“造物大人沒有去參加會議,也沒有出現,這就證明了他就是被軟禁了!”

“滾下去!你這條母狗!”

……

教徒們用各種侮辱的話語開始咒罵着夏婕竹、顧懷翼和姬軻峯三人,越罵情緒越激動,夏婕竹不管說什麼,聲音都無法壓過對方。此時,終於有教徒開始向公民管制局的防爆警察投擲石塊,隨後越來越多的教徒拿出石頭來投擲。

前方的警察開始舉起防爆盾擋住鋪天蓋地的石頭,夏婕竹不斷呼叫着讓他們剋制,千萬不要前進一步,或者是使用任何武器,她很清楚,一旦出現意外,現場的情況就會立即失控,後果也不堪設想。

但很快,夏婕竹發現,教徒中有人拿着燃燒彈偷偷靠近,已經接近了封鎖線,她一面大聲警告着對方,一面叫防暴警察後退。

此時,上方的狙擊手一直在問道:“長官!他們有很多燃燒彈,就我看到的至少有一百來瓶!必須開槍!不開槍的話,我們的傷亡會非常慘重!長官!請求開火!”

夏婕竹還在忍耐着,此時防暴警察已經朝着後面退後了十來米,可警察退後多遠,教徒們就前進多遠,就在夏婕竹還在遲疑的時候,無數個燃燒彈從其中扔了出來,扔進警察之中,燃燒彈爆開之後,不少的警察渾身起火滿地打滾起來,其他的同伴立即拿出滅火器撲滅這火焰,但發現滅火器都不一定能輕易將警察身上的火焰撲滅。

夏婕竹清楚,這些傢伙肯定是加入了鎂粉之類的東西,就在她正準備下令的時候,後方突然飛過來一個大型的煤氣罐,煤氣罐冒着火焰掉進警察之中,落地之後立即爆炸,當即就有十來名警察被炸死炸傷。

“全面鎮壓開始!”夏婕竹只得抓起擴音器喊道。

隨後,手持防爆盾的警察開始衝鋒,揮舞着警棍,後方的警察也開始發射着催淚彈,可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那些教徒們竟然摸出了防毒面罩戴在臉上,而且其中還混着不少屍化者,那些屍化者啓動了屍化狀態,朝着警察撲了過去。

“屍化!全面屍化!使用實彈!”夏婕竹再次喊道,同時抓起旁邊的突擊步槍,將裝滿了空包彈的彈夾換下來,換上實彈之後,朝着前面掃射,掃到了幾名屍化者教徒後,繼續下令射擊。

隨後,狙擊手開始定點清除最大威脅的目標,防暴警察也摸出自己的衝鋒手槍和衝鋒槍,一面推進,一面精確射擊。

形勢很快就變成一邊倒,教徒們開始撤退,扔下無數的屍體,不過當警察推進到13區大門口之中的時候,後方的教徒突然間散開了,散開之後,夏婕竹清楚看到有一個身材魁梧,渾身穿着白衣,頭上綁着白色布條,上面寫着“尚都教萬歲”的教徒,手持一挺rpd機槍出現在那,在大吼一聲“造物大人萬歲”之後,扣動扳機,開始對着前面扇形掃射!

頃刻間,無數的警察倒地,雖然那些警察都進入了屍化狀態,也手持防爆盾,但那種子彈穿越盾牌之後,擊中人體直接產生了爆炸,警察連任何還擊的餘地都沒有,直接倒地身亡。

夏婕竹傻眼了,不知道他們那兒來的機槍,前段時間,她已經帶着人對13區進行了數次的圍剿和清查,裏面應該沒有武器了纔對!

就在夏婕竹下令繼續前進的時候,燃燒彈和各種爆炸的自制武器又從裏面扔了出來,那名手持rpd機槍的壯漢屍化之後迎着子彈朝着前面衝鋒,但很快被打成了篩子倒地不起。

“直升機升空!只要發現有威脅的目標,不需要回報,直接清除!快快快!”夏婕竹呼喊道,隨後自己也首當其衝,抓着突擊步槍,一面掃射,一面將受傷的警察拖拽回來。

就在此時,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是,數架小型無人機升空,在周圍偷偷拍攝着情況,這些視頻通過特殊的方式轉入電視臺,又通過國家電視臺開始向尚都全國進行實況轉播。

13區暴亂的同時,其他各區的居民都在家中驚訝地看着這一幕,明明昨天還抱着和平談判的希望,沒想到只是一天之間,尚都內部竟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而且鬧事的不是普通的民衆,而是那些自認爲高貴的尚都教教徒們。

夏婕竹還並不知道電視臺在進行轉播,依然在衝鋒,雖然新的助手已經發現了這一幕,在不斷通過通話器告知她的時候,夏婕竹卻根本聽不到,因爲她的耳機已經損壞,正在槍林彈雨之中搶救着自己的手下。

黑暗總裁投降吧 此時的13區已經亂成了一團,教徒們不斷朝着外面衝刺着,期間有人拿着武器,有人沒有,就好像有人故意混在教徒中一樣,場面混亂不堪,堪稱小型的戰場,不過這個戰場持續了好幾個小時之後開始擴大,戰火開始燃燒向13區之外,因爲不管怎樣,警察都沒有象教徒一樣使用重武器。

夏婕竹看着那些衝出來的教徒,開始四下毀壞着房屋,還有那遍地的警察屍體,她只得抓起旁邊警察的對講機,對助手喊道:“出動陸軍全面鎮壓!”

“頭兒,不好了,這裏的事情被電視臺轉播出去了,正在全國進行直播!”助手卻回答了夏婕竹這樣一句話。

夏婕竹站在那,瞬間渾身冰涼,她很清楚的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這種打法,對面沒有心思發育,節奏全被打亂,根本就對抗不起來。

更何況,她們這段位是找代打打上去的,真正的實力,才鉑金。

很快,中路的高地也沒有了。

當她們想派出一人去拆七音這邊的塔時,七音早就打到水晶了,她們不得不趕回來。

而這場比賽,只打了六分鐘,結束了。

[Victory!]

贏了?

就這麼贏了?

打五個王者就這麼簡單嗎?

場下觀眾一陣唏噓,宗宇也是一陣無語。

「咳咳,這場比賽,19級的學妹獲勝!」

「啊!我們贏了!」程瀟瀟激動的大叫,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能打贏王者段位的玩家!

方靈同樣激動,她甚至抱著七音,死死的不放手,只是沒有尖叫出聲而已。

小六子好一陣后怕,幸好七音沒什麼反應,還以為會血濺當場呢!

七音:…我有這麼暴力嗎?

「你們!你們不要臉!」對面的學姐好半晌回不過神,這種打法也不是沒有見過,但是這種配合度,屬實讓人驚奇。

「怎麼不要臉了?打贏了你們就是不要臉了?」七音無辜的歪了歪頭。

對面的氣得臉都歪了。

「我要求重新打一次!」

「我不接受要求!」七音拒絕。

「……」你又不是裁判,你接受個屁啊!

然後裁判拒絕了要求。

「……」

「你們給我等著!」

撂下這麼一句狠話,幾個學姐離開了。

七音望著她們的背影,想著要不要趁月黑風高的時候,套個麻布袋子打一頓?

十六進八,下午八場解說,明天才是八進四,所以七音一點興趣都沒有的離開了。

場下的同學一臉複雜的看著她,這個新生,怎麼說,太牛逼了!

開始的時候七音是因為挑戰葉非成了最新校霸的時候,才被學生們給記住,但是時間久了,也就淡出視線。但是現在在大家面前露出如此絕技,惹得不少人在想著自己的機會有多大。

可以說,七音現在也算是校園裡的風雲人物了。

由於她幾天沒有直播,微博也沒有更新,私信幾乎炸開了花。粉絲都在問她什麼時候開播,為什麼改名字了,為什麼觀戰不了不了?

七音都沒有理,最後在微博上發了一條信息。

六界大魔王:誰都別打擾我裝X!

沒有認證,不過相信不久以後就有了。

「我們家主播最近幹什麼了?」

「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播。」

「直播!直播!直播!」

「有點想知道主播是個怎麼樣的人,好不好看,帥不帥啊?」

「我就想看一場直播,有那麼難嗎?」

「……」

不管評論說了什麼,七音就是沒理,她甚至都沒有去看。

最後這些粉絲跑到葉非的微博下留言。

「YF大神,求求你讓大魔王開播吧!」

「YF大神,你什麼時候和大魔王再次同框啊?」

「YF大神……」

葉非:……

葉非V:你什麼時候開播?替你粉絲問一句。

六界大魔王:心情好的時候。。

葉非:…… 尚都國家電視臺中心,工作人員正在忙碌着轉播,專業人員不斷聯繫着正在13區周邊地區操控着無人機拍攝畫面的工作人員,這些無人機他們極少使用,上次使用是在尚都國慶日,只有大型的活動纔會使用,而且管制也十分嚴格,平常都鎖在庫房之中,如果要使用,必須向情報局提交申請,申請批准之後,情報局方面會派專員來這裏輸入密碼、驗證指紋,否則的話是無法進入庫房的。

工作人員忙碌的同時,臺長助理不斷使用對講機聯絡着正在臺長室中的臺長,向他彙報現場的情況,還有現在的工作進度,而臺長迴應的話始終只有那麼幾句,那就是“保證轉播順利”。

轉播的同時,畫面下方出現的字幕一直在強調一件事,那就是這些教徒是無辜的,他們只是想保衛最親愛的造物大人,但如今的軍警卻殘酷地鎮壓他們。當然,所有人的轉播畫面都是經過剪輯的,都是零碎的畫面組合在一起的,還配合上了悲憤的音樂,坐在電視機跟前的觀衆永遠只能看到持槍的軍警正在對付那些“手無寸鐵”的“無辜教徒”。

此時的夏婕竹,也坐在裝甲車內收看着轉播,同時下令所有的軍警部隊都進入防守階段,不要再推進,只是將13區團團圍住,同時讓自己的新助手聯絡自己埋伏在13區的情報小組,讓他們儘快查明13區教徒們武器來源情況以及現在擁有什麼武器,是否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看着畫面的夏婕竹很清楚的知道,電視臺內部有人與教徒是一夥兒的,早就勾結好了的,而且她同時也很清楚,自己情報局中也出了叛徒。否則的話國家電視臺那羣雜碎怎麼會拿得出那種無人機進行拍攝?

“讓狙擊手搜尋無人機進行擊毀,讓我們自己人拍攝一下我們軍警受傷的畫面,切斷國家電視臺的轉播。植入我們的信號!”夏婕竹咬牙道,“另外。讓我們的情報小組全部停止工作,如果生命遭受到了威脅,可以立即撤出13號地區,不可在那裏做太多的停留!”

新助手點頭,多嘴問道:“頭兒,也許他們快要查到武器的源頭了,現在放棄是不是太可惜了?”

永夜 “可惜?我埋伏在13區的那些特工犧牲了纔可惜,要知道訓練一個優秀的特工。遠比找到如今那些雜碎的武器更加困難!國家電視臺的事情已經說明,我們內部出了叛徒,知道密碼的只有那麼幾個人!”夏婕竹看着畫面冷冷道,“我已經知道叛徒是誰了,範圍已經縮小了。”

“誰?”新助手立即問。

“苟英鵬!”夏婕竹側頭看着新助手,“傳我的命令,全面通緝苟英鵬,抓活的,只要有一口氣就行,手腳斷了都沒關係!”

新助手奇怪地問:“頭兒。爲什麼會是苟上校?”

“很簡單,我之前的助手死了之後,國家電視臺的權限密碼。無人機庫房的密碼我立即做過修改,而修改後的密碼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夏婕竹冷冷道,“連我都不知道!因爲我相信他,沒想到,我一直以來相信的是一個叛徒!”

新助手得令,立即下去佈置,全面搜索苟英鵬,同時也準備了一支快速反應部隊用來逮捕苟英鵬,可就在助手佈置這些的同時。潛伏在13區內部的其中一支情報小組發回了一個重要的情報——除了他們c組之外,其餘三個小組都已經暴露了。

夏婕竹正在驚訝的時候。盤旋在13區上空的直升機發現13區的紀念廣場之中擁擠了很多的狂熱教徒,在廣場中心部位搭建了一座臺子。臺子上面放着絞刑架、斷頭臺以及一座燒得通紅的大型熔爐。

在這座臺子的旁邊,15名被抓的情報人員捆綁着扔在那裏,其中不少人已經被打得奄奄一息,渾身是血,躺在那裏呻吟,只有兩個人還算完好。

這15個人就是情報局佈置在13區被發現的三個小組的成員,這三個小組的組長,都是夏婕竹親自培養出來的,可以說對情報局極其忠心,而且他們可以說沒有任何弱點,沒有家人,沒有任何親近的人,訓練到了哪怕是自己的手下被人抓住放在眼前即將被處死,自己也不會吐口說出半個字來。

夏婕竹看着直升機傳回的畫面,攥緊拳頭坐在那,渾身氣得發抖,她如今已經幾乎確定了,情報局的叛徒不止一個,而且有很多,都屬於情報局的高層,時常出現在自己左右的人,除了苟英鵬之外,那些人都已經被教徒們收買了,可是爲什麼呢?他們爲什麼那麼輕易就被教徒們收買?這太不可思議了。

15名情報人員被蒙面的狂熱教徒扛上那個行刑臺,隨後用絞刑、斬首和扔進熔爐活活燒死等酷刑一一殺死,每處死一個人之前,行刑的儈子手都會朝着直升機高聲呼喊着“造物大人萬歲”等口號,同時呼喊着讓全尚都的人民都起來保衛他們的領袖,保護他們的家園不落在情報局這些政變者的手中。

15個人在夏婕竹眼前被處死,夏婕竹無能爲力,她無法做什麼,她需要冷靜下來,冷靜地思考該做什麼,因爲情況太複雜了。

“讓活着的那個小組馬上撤出來,立即撤出來,派一支特種部隊去接應他們,我要他們完完整整的回來!”夏婕竹下令道,又問,“查沒查到苟英鵬的下落?”

“查到了。”新助手回答,“上午九點,攝像頭拍攝到苟英鵬進入了國家電視臺,他現在應該就在那裏。”

“太好了,一舉兩得,派特種部隊和快速反應部隊攻入國家電視臺,把臺長和相關負責的抓起來審問,控制所有的工作人員,同時找到苟英鵬,哪怕把電視臺給我拆了也要找到!”夏婕竹一拳砸在旁邊,“快點!現在就做!”

新助手立即轉身跑出,上了停在那裏等待着的黑鷹直升機,距離國家電視臺最近的特種部隊也立即出發,在相關區域的公民管制局警察的幫助下,先行包圍了電視臺,隨後對電視臺開始警告,告知他們必須接受檢查,不要做任何多餘的動作,否則將會被擊斃。

電視臺的大門緊閉着,沒有人迴應,大門內的一樓大廳也看不到半個人。

三隊特警手持防暴盾牌開始慢慢接近,同時,兩架黑鷹直升機也盤旋在樓頂,開始索降下兩隊特種部隊,索降完畢的同時,狙擊手擊穿了電視臺的大門,裝甲車上面的榴彈發射器開始朝着裏面發射催淚彈和煙霧彈。

一切就緒之後,特警衝向大門口,將大門砸開,成戰鬥隊形進入,快速散開,確定一樓安全,沒有任何抵抗也沒有任何埋伏和爆炸物之後,開始從一樓朝着樓上搜索。

與此同時,從頂樓搜索而下的特種部隊也開始一樓一樓的搜查。

特警和特種部隊終於在8樓會合,會合之後,他們用破門器進入了轉播工作大廳之中,進入的瞬間,特警和特種部隊的成員都有些驚呆了,因爲那些工作人員對他們視而不見,依然狂熱地工作着,進行着轉播,時不時會呼喊出一句“造物大人萬歲”的口號,同時還有一臺巨型顯示屏正在循環播放着被教徒殺死的那些軍警的畫面,每當那些畫面出現的時候,那些工作人員都會大叫着“加油”、“殺死他們”等話語。

領頭的特警隊長,也是上次參與逮捕達赫行動的人,他看到這幅情景,就好像看到另外一批狂熱教徒一樣,他看到這些傢伙竟然在爲自己同僚的死而歡慶時,立即舉起手中的衝鋒槍朝着天花板掃了一圈,大喊道:“雙手抱頭趴在地上!”

槍聲之後,工作人員這才轉頭看着他,但目光都那麼的陰冷,可是沒有人停止工作,依然在低頭忙碌着,有些人臉上還掛着不屑的笑容。

“隊長,他們瘋了吧?”副隊長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情景。

而此時,特警隊長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看看他們,再看看當年的我們,其實都一樣,只不過現在我們明白了當初我們的狂熱是爲了生存,而現在他們的狂熱是爲了什麼呢?他們是對誰狂熱呢?”

此時,特種部隊還在樓中搜索着苟英鵬的行蹤,因爲從監控中來看,苟英鵬沒有離開過電視臺,也沒有離開過這層樓。

腹黑總裁要定你 很快,特種部隊爆破開了臺長室那扇堅固的大門,開門之後,看到臺長室的窗戶被打開了,那個年老的臺長站在窗臺前,手中提着一把手槍,而在旁邊的椅子上面坐着的是太陽穴中槍的苟英鵬。

苟英鵬穿着一身筆挺的軍服,和他進來時的那身便裝完全不一樣。

臺長看着衝進來的特種部隊,雙眼竟然含着熱淚,他扭頭看着旁邊苟英鵬的屍體,口中低聲說着什麼,但誰也不知道他說了什麼,特種部隊的成員完全聽不見。

領頭的隊員持槍喊道:“你被逮捕了,放下槍,雙手抱頭趴在地上!”

臺長放下了手中的手槍,對着隊員殘忍一笑,搖頭道:“你們根本什麼都不懂,你們既不懂這個國家,也不懂他,更不懂自己,真可悲。”

說着,臺長轉身就跳下窗臺,隊員飛撲過去,試圖抓住,卻抓了個空,等他們衝到窗臺前往下看的時候,只看到臺長的屍體以一種怪異的形狀倒在樓下的血泊之中。 最後一場比賽是和一隊真正的王者段位比賽,也是男女子比賽。

七音發揮還正常,但是其他四個,出錯不斷,所以輸了。

不過也扛了很多時間,輸了也沒什麼。

四個同學情緒雖然低迷,但是一瞬間就恢復過來,能打到這個成績已經是不錯了。

然後頒獎,獎勵KPI比賽入場券五張,還有一些獎品,七音沒有注意。

當天晚上,她就把名字改回來了。

觀戰也開了,開了一局之後,想也知道有很多人觀看,於是把直播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