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天風古國,就是這莽荒城的實力,也不是他所能對抗的,莽荒城主可是洞天境以上的強者……

「怪不得,如此體系之下,這裡的經濟竟然沒有混亂,原來人口這麼多……」葉擎喃喃自語道。

靈石和金幣掛鉤,而金幣的購買力,葉擎也大概知道,一個金幣的購買力,大約相當於一萬塊左右,這代表著一枚靈石,就相當於上億金錢,如此體質之下,這裡的經濟竟然沒有混亂,恐怕和這裡的人太多也有不小的關係……

況且,靈石這種高等貨幣,也只流傳在修士之中使用,而修士富有,手中多存有金幣,但卻不一定會流入市場,無形之中,限制了金幣的流通,才能保證這麼多年下來,竟然沒有發生通貨膨脹的危機……

三人聽不懂葉擎說的是什麼意思,一時間也不敢答話……

「好了,走,先讓我見識一下這個莽荒城……」葉擎笑道。

葉擎一行四人朝著城池飛去,還沒等到城池附近,對面五名元丹境強者同樣御空而來,在看到葉擎四人之後,竟然停了下來……

「白衣秀士汪倫?哈哈,還真是冤家路窄,上次你在莽荒山脈趁著我和獅駝獸大戰的時候,竟然把獅駝獸的老巢洗劫一空,這筆賬,我正要找你算呢!」

五人直接攔住了葉擎等人的去路,從五人的站位上可以看,中間那年輕人為首,而說話的卻是他身後的一名大漢。

白衣秀士一臉尷尬的模樣,看向葉擎,小聲解釋道:「主人,莽荒山脈中討生活的,有機會發財,都會這麼干,以前我回來的時候多會易容化妝進城,入城之後,城內不允許廝殺,所以……」

「好了,不用多說,我知道了……白衣秀士上次搶了你們多少東西,價值多少,我賠給你們,不要耽擱我進城!」葉擎道。

「小子,你好大的口氣,要賠償是嗎?一千塊靈石,少一塊都不行!」那為首的年輕人,同樣手持一件扇子類的法器,只不過從這法器的靈光上來看,明顯要比白衣秀士的那件法器強不少,應該是一件上品法器……

「一千塊靈石?上次我從那獅駝獸的老巢里找到的東西,只買了三十五塊靈石,轉眼你們就翻了三十倍?」白衣秀士皺眉道。

「行了,不就是一千塊靈石嗎?我給了!」葉擎輕輕搖頭,隨後輕輕一晃,手中出現了十塊中品靈石……

中品靈石和下品靈石的官方兌換價格是一比一百,當然基本上沒有人會用中品靈石兌換下品靈石,反而想用下品靈石兌換中品的比較多,但想要用一百下品靈石兌換一枚中品靈石,那幾乎是不可能的,道理跟金幣兌換靈石是一樣的……

「呵呵,還真是財大氣粗……不過,我要的是中品靈石,你這才是十塊!」那年輕人笑道……

葉擎聞言,頓時眼睛眯了起來……

尼瑪,老子只是想好好進個城而已,你要一千塊,老子給了,現在又說是中品靈石,你小子知道一千塊中品靈石到底是多少錢嗎?

媽個蛋,你當老子是開銀行的了? 「一萬塊中品靈石?你怎麼不去搶?」白衣秀士怒道……

一萬塊中品靈石那是多大一筆財富?

百萬下品靈石!

法寶都能買上一整套來玩玩了,別說他一個元丹境強者,洞天境,甚至洞天境以上的存在,又有幾個能拿出百萬靈石的?

怕是莽荒城附近的那些個宗門,能不能拿出這麼多靈石,還是兩說之事……

「這話說的,我現在不就是在搶嗎?」

薄情老公很不純 那年輕人冷眼看了看白衣秀士道。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搶劫,竟然搶到我頭上來了……這些傢伙,你都認識嗎?」葉擎看向身後的白衣秀士道。

眼前這群傢伙,雖然沒有上品元丹,但個個都是中品元丹,尤其是那為首的年輕人,更是和龍老一樣,乃是成就的六品元丹,他身後之人有兩個五品,兩個四品。

上品元丹在莽荒城附近幾乎屬於傳說,能成就六品元丹的就已經是其中的頂級天才,而且只有極少數能夠達到……

白衣秀士之所以能混個諢號,也是因為他具備五品元丹……

「只認識最左邊的那個,其餘的都沒見過……」白衣秀士低聲道。

「沒見過?哈哈,你當然沒見過,哼,我家公子乃是縛靈宗金長老的之子金陽公子,一直在縛靈宗之內修行,你一個窮鬼冒險者,怎麼會見過我家公子!」最左邊的那男子傲然道。

「縛靈宗?」

聽到這三個字,白衣秀士和蒙氏兄弟兩人都不禁勃然變色……

莽荒城附近的宗派不算太多,也就聊聊十幾個,其中有三大宗派公認最強,不可招惹,其中就有縛靈宗!

「還知道我們縛靈宗的威名?那就好,一萬塊中品靈石,算是你們幾個的買命錢,如果沒有……嘿嘿,白衣秀士,聽聞你成就有五品元丹,我們縛靈宗還曾經邀請過你加入,結果被你拒絕了,現在我再給你個機會,當我的僕人,可以活命,否則的話……」那年輕人雙眸之中閃過一絲冷意……

這時候,白衣秀士才搞清楚,原來對方找他們的麻煩,並不是因為他搶了那男子的東西,而是因為自己拒絕了縛靈宗的邀請,讓這年輕人覺得,自己落了縛靈宗的面子……

在莽荒城內,因為靠近莽荒山脈,修行之風極為盛行,門派數量有限,收錄的門人弟子也不算太多,自然有不少滄海遺珠,通過自己的修鍊,創出諾大的名聲,就比如白衣秀士……

類似這種散修,獨自修鍊都能成就中品元丹的,往往會被那些修行門派,或是莽荒城內的一些豪門世家,甚至城主府主動招攬。

有些人認為,背靠大樹好乘涼,選擇依附,而還有的人喜歡自由自在,不受拘束,選擇當一個散修,白衣秀士就是如此。

本來,類似他這種拒絕,是不會引起報復的,畢竟邀請的人太多了,可誰能想到,這縛靈宗竟然如此小肚雞腸……

「否則的話,如何?」葉擎忍不住諷刺道。

「死!」

那年輕人緩緩吐出了一個字……

「說的好,英雄所見略同,我正有此意!」

葉擎聞言,煞是同意的點了點頭,而後掏出他之前常用的那柄大劍……

「你們竟然還想反抗?真是不知所謂……咦……這劍……」

那為首的年輕人看到葉擎手中的大劍,雙眸之中頓時流露出一絲貪婪的神色……

極品法器?

想不到在這裡竟然能見到極品法器?

這玩意連他都沒有,他父親也不過只有一件,而且視若珍寶……

「上,給我殺了他,把那柄大劍給我帶過來!」那年輕人興奮道。

看來,今天的收穫應該會很不錯……

此人身上不但有極品法器,還有一件百寶囊!

百寶囊他也有,但是極品法器,他可沒有!

「土雞瓦狗!」

葉擎冷笑一聲,隨即沖了過去,手中的大劍彷彿長了眼睛一樣,直接將一人攔腰斬斷,而他身後的白衣秀士和蒙氏兄弟兩人,自然不能看眼著葉擎一個人出手,想也不想,同時取出身上的法器,朝著前方殺去。

只是,葉擎的速度太快了,他們三個還來不及和對方交手,那年輕人背後的四人已經被葉擎斬殺……

「你……這不可能,你難道是洞天境強者?」

看到葉擎殺中品元丹,竟然不費吹灰之力,連第二招都不用,那年輕人頓時驚呆了,須知,那四個人當中,可還有兩人是他父親專門派遣過來保護他的五品元丹後期強者,結果竟然也不是此人一合之敵……

這種實力,哪裡還是元丹,就算是普通洞天,怕是也做不到如此乾淨利索吧……

「哼,井底之蛙!」葉擎不禁冷哼一聲道。

比起那些多臂獸來,自己遇到的人類元丹,實力上確實要差了許多……

「你……你不能殺我,我父親是縛靈宗長老!」金陽驚恐道,說著轉身就想要跑……

「真是廢物,空有境界,卻無相應的勢力,連面向對手拔劍的勇氣都沒有……」葉擎不禁無語道。

正在半空中急速飛翔的金陽,突然感覺脖子一熱,隨即看到自己的身體就這麼直勾勾的掉了下去,而後失去了意識……

「收拾一下,我們進城!」葉擎道。

「主人,您殺了縛靈宗長老的兒子,縛靈宗的人恐怕不會善罷甘休……」白衣秀士道。

「我們進城,你不是說,城內不允許廝殺嗎?」葉擎道。

「說是不允許廝殺,那也是看誰,洞天境強者如果要出手,又不會引起太大的騷亂的話,那些巡城的人,也是不會管的……」白衣秀士苦笑道。

「呃,還有這種操作?呵呵,放心,走,我們就去城內!」葉擎笑道。

洞天境的實力到底如何,葉擎不清楚,不過他的實力,這幾天沒有停止增長。

渾源神體第二層已經開始修鍊,取自那些冒險者和尋寶獵人元丹,已經被葉擎煉化了大部分,不管是渾源神體還是《混元天經》的進展都極為迅速。

只是,葉擎修鍊的《渾源天經》實在是太過逆天,他在煉化那些元丹的時候又是去蕪存菁,將其中足足九成的雜質元氣全部拋棄,只留下最精粹的十分之一,即便是煉化了十幾枚元丹下來,葉擎也只是感覺自己的功力有所進步,距離元丹中期,還差了不少……

白衣秀士和蒙氏兄弟兩人唯有苦笑,看著前方的葉擎,將那些傢伙的遺物收拾一下,順道將元丹挖了,然後飛快追上葉擎……

葉擎和那金陽的一番大戰,自然也被許多人看在眼裡,此處距離城門口不過數十里遠,無論是地上,還是半空中,都有不少人往來,瞞是瞞不住的……

很快,金陽身死的消息傳入了縛靈宗之中…… 縛靈宗內,執法堂長老金鴻面色陰沉的看著面前的一盞魂燈……

魂燈是一種特殊法器,本身並沒有任何防禦和攻擊力,但卻可以和人的部分靈魂氣息相融合,而後將其點燃。

從魂燈的反應上可以感應到靈魂氣息的主人是否安好。

比如魂燈搖曳,暗淡,代表著融入靈魂氣息的人身受重傷,而如果魂燈熄滅,則代表此人已經死亡。

當然,魂燈畢竟只是一種特殊法器而已,談不上萬能,比如距離太遠,或是相隔在特殊空間之內,也會造成魂燈熄滅……

可是金鴻長老卻不認為,自己的兒子有能耐脫離魂燈範圍,或是進入了什麼特殊空間之中,畢竟他才離開宗門不久,現在魂燈熄滅,只能說明人死了……

「金長老,消息傳過來了!」

一名縛靈宗弟子進入執法堂內,看著面帶不善的金鴻,小心翼翼道。

「是誰殺了我兒?」金鴻一字一頓道。

「兇手姓名未知,但與他同行之三人的消息都有,其中一人是白衣秀士汪倫,在莽荒城的一眾散修之中,也算頗有名氣,五品元丹中期的修士,還有是一對兄弟,同樣也是混跡在莽荒城內的散修,人稱蒙氏兄弟,三品元丹後期的實力,只能算是一般……」那人稟報道。

「我兒是六品元丹,身邊還跟著兩名五品元丹的縛靈宗弟子,出手之人,到底是什麼修為?莫不是某個洞天境的老怪物?」金鴻皺眉道。

元丹壽元五百,洞天境強者壽元千數,能活上千年,自然可以稱得上是老怪物……

除了洞天境,自然,上品元丹強者也能做到,可關鍵是,上品元丹何其罕見?

在整個莽荒城附近,怕是也找不出幾個來,又怎麼會如此之巧,和自己兒子對上了?

「應該不是,根據我們的情報,出手之人,似乎精通煉體,力道極大,金陽師兄身邊的人,都不是那人一合之敵,而金陽師兄則是被此人偷襲致死……」那縛靈宗弟子道。

「煉體?在莽荒城附近,可沒有什麼勢力是精通煉體的,十有八九是外來之人,竟然敢殺我兒,查到了他們的住處嗎?」金鴻長老道。

「查到了,就住在東區,白衣秀士以前購買的院子里,我已經留下人手,會注意他們的一舉一動!」那縛靈宗弟子道。

「嗯,注意跟著他們,千萬不要讓他們給跑了,別以為住在城內,我就拿你們沒有辦法!」金鴻長老不屑道。

在城內殺人,他有的是辦法!

最簡單的,就是在白衣秀士的院子周圍布下阻隔陣法,然後他親自出手,滅殺院子里的所有人,有阻隔陣法在,外界根本感應不到院子里發生了什麼。

再說,他們縛靈宗在莽荒城勢力盤根錯節,就算是強殺,他們也能擺平,只是付出的代價要更大一些罷了……

莽荒城內……

葉擎入城之後,由白衣秀士帶路,到各大商鋪轉了一圈之後,進入了白衣秀士在城內的家,一個三進出的院子,佔地面積足足有上千平米,在這寸土寸金的莽荒城內,如此大的院子,起碼要上百萬金幣,也就是一百靈石,普通人可置辦不起。

白衣秀士身為五品元丹高手,掙錢的速度自然比蒙氏兄弟強多了,所以在城內還有這麼一座大宅子。

蒙氏兄弟在城內同樣也有一個院子,不過要比這個小的多,不過價值十幾萬金幣罷了……

「這地方倒是不錯,不過就是太空了些,白衣秀士,你家裡沒人嗎?」葉擎問道。

「我修道到現在,已經近兩百年,我的父母親人,早已經去世,而我又未娶妻,府邸自然就只有我一個人,修行之人,還有諸多不便,所以家裡連個僕人也沒有……」白衣秀士道。

結婚,不可能 事實上,很多修行之人,幾乎都是如此,在修行界中,自己本身就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仇敵不知多少,很多人都選擇孑然一身……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如此,比如蒙氏兄弟,他們就還有家人在,只不過他們的家人並不住在莽荒城,而是住在莽荒城附近的一個小城裡。

相對來說,小城的強者少,更為安全,而且別人也不知道他們的家眷在哪,幾乎所有的修行者,都會想方設法,將自己和家人分割開來,不讓外人知道……

「怪不得如此空曠,你們三個混跡在這莽荒城內,路子應該有不少吧?」葉擎開口道。

「路子,什麼路子?」三人聞言頓時一愣。

「黑市的路子……」葉擎道。

「黑市?主人莫不是有什麼東西要出售?黑市之中出手倒也方便,不過價錢普遍不高……」白衣秀士道。

「不,我不賣東西,而是買東西!」葉擎搖頭道。

「買?買什麼?」白衣秀士詫異道。

「元丹!」葉擎道。

元丹中的精純元氣,對於葉擎的修鍊很有幫助,修鍊起來比使用靈石要快多了……

只可惜,一個元丹強者體內只有一顆元丹,而且元丹雖然被命令禁止買賣,可實際上,元丹的用處不少,可以入葯,又可以鑲嵌法器,提升威力,所以算是一種比較搶手的資源,只是價值不菲,一般人很少會去用,更有部分人,過不了心裡那一關……

畢竟,是從人體內取出來的……

不過,對於葉擎來說,他倒是看的開,元丹只是修鍊出來的一個能量結晶,又不是人體組織,把它看成一種特殊的丹藥就行了……

「元丹?這玩意確實只有黑市之中才有的買,不過,主人,元丹的價值可不便宜,您要多少?」白衣秀士問道。

透視醫聖 「不限量,越多越好!」葉擎道。

前面收集的二十多顆元丹,不過被他幾天功夫,就給消化了大半,這元丹數量少了,嚴重拖延他的修鍊進度啊……

「越多越好?那可就要看主人身上的靈石,夠不夠多了……」白衣秀士苦笑道。

「呵呵,靈石的事情,不用你們操心,你以為,我剛才只是閑逛?」葉擎笑道。

嗟來的食 他更多的是在了解市場的行情,要弄明白自己手中那些資源的價值……

當然,他逛的那些商鋪,從現在來看,還都比較低級,而他手頭上的東西,則想先對來說比較珍貴的東西,想要出手,估計也只能慢慢來,多了,怕這些傢伙吃不下啊……

別的不說,光他百寶囊內,那縮小的法寶,就有數十件,估計隨便拿出來一件,都能引起此地的轟動……

元丹境,洞天境使用的普遍都是法器,只有洞天境之上的存在,才開始涉及法寶!

倒不是說,元丹境和洞天境的修士不能使用法寶,而是法寶太過珍貴,等閑人置辦不起,而且因為法力的原因,操縱起來也比較吃力,只有到了洞天境以上的存在,才能相對如意的驅使法寶……

「主人可是有什麼計劃?」白衣秀士道。

「哪用得著什麼計劃,我手頭上有些東西,你們可以帶我去珍寶閣賣了,然後用得到的靈石,去購買元丹!」葉擎搖頭道。

「珍寶閣?主人,珍寶閣中只經營相對珍貴的東西,低於一百塊靈石的買賣,他們不做……」白衣秀士苦笑道。

珍寶閣是一個大型的商會,而且只在中型以上的城池之中才有分號,只經營珍貴的東西,比如法器,就只買中等以上法器,一些相對珍惜的丹藥,煉製上品以上法器的材料,或是一些特殊物品等等……

總之,能被擺在珍寶閣的櫃檯上的,每一樣東西就沒有低於一百靈石的!

同樣,珍寶閣也收東西,但價值低的東西,除非量大,否則低於一百靈石的交易,根本不做,商會實力極強,就是這麼任性!

在莽荒城,公認有三大門派,四大豪門世家,兩大商會,以及城主府,都是不可招惹的!

而珍寶閣,就是量大商會之一,另外一家則是四海閣,同樣是開遍天楓古國各大城池的大商會。

「一百靈石?哼,你以為,我手上的東西,會這麼廉價?」葉擎撇嘴不屑道。

他手上的那些東西,基本上都是從各大神山的少主,或是他們的貼身隨從身上弄來的,怎麼可能有低級貨?

隨從的法器,最低都是上品,普遍都是極品,身上的一些煉器材料,也大多都是一些可以煉製法寶的東西,價值那是不用說了。

而那些神山少主身上帶的東西定然更加珍貴……

當然,他現在還沒有時間去清理那些萬寶囊,受傷的儲物法器太多了,還沒來得及整理歸類……

至於從秘境之中帶出來的法寶,那就更不用說了,雖然很多可能都是制式法寶,批量生產出來的,但是在這莽荒城之內,也絕對是可以引起轟動的好東西…… 「主人身上,當然有好東西,比如這百寶囊,還有上品法器,都是搶手貨,不過買和賣是兩碼事,就拿這百寶囊來說,他們賣的百寶囊,最普通的都要上千靈石,但是收的話,一般也就七八百左右……」白衣秀士道。

「這個我明白,總要給人家一些利潤空間的,不過,你這裡布置的陣法禁止,還是太簡單了點,我們剛得罪了人,居住在這樣的地方,安全上恐怕不好保障,今天就算了,連續飛行了好幾天,先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我們去珍寶閣好好逛逛!」葉擎道。

連續幾天不眠不休,對於元丹境強者來說自然不算什麼,不過葉擎需要整理一下他的收穫。

他手中光是沒打開的儲物戒指就有好幾個,更不用說還有數量高達上前的各種儲物法器,裡面到底有多少好東西,連他也不知道,需要好好整理一番。

「主人,這些是剛才您擊殺的那些身上留下來的東西,都在這個百寶囊里!」蒙落上前一步,遞上了一個百寶囊,這個百寶囊並非葉擎給他的,而是來自於那被葉擎殺死的金陽……

「嗯,你只需要把其中的靈石,元丹,還有書籍之類的東西交給我即可,其他的東西,你們三個分了吧」葉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