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死活,妄想做最後的掙扎?”

狄勳面色陰冷,似是十分不屑,一指朝前彈出。

滾滾威能,像是從他的指縫之間發出,迎上了天婆門門主的聖光,一時之間,寸寸崩裂。

強絕的聖光,看上去雖然能夠毀天滅地,但是面對狄勳的散仙之威,竟然絲毫起不到任何作用,巨大的聖光在虛空之中,化作飛灰,如同以卵擊石一般,根本就不堪一擊。

所有人看在心裏,這一刻,只覺得心冷如水。

“不可能……不可能……”

人羣裏頭,許多人發出了哀嚎之聲。

都不敢相信,竟然連天婆門門主,也抵擋不住散仙的威勢。

大地之上,許多人都在朝天祈禱着,希望這一戰,勝利的天平能朝天婆門這一邊傾斜。

面對如此強大的散仙,天婆門門主也不禁臉色一變。

卻見狄勳冷冷一笑,震聲說道:“你的實力,難道只有這些嗎?若當真如此……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實力……”

話音落下,揚手一揮。

狂風大作而起,雲海翻涌,天地之間,似是化出一片血海,帶着無極之威,攪動日月星辰。

巨大的能量,在空中旋轉,天婆門門主感受到了那極強的威脅力,整個人心中一顫。

“區區凡人,焉能與我爭鋒……”

狄勳傲視衆人,睥睨四方,威勢盡出。

無數的光澤,顫動四方天地,呼嘯而來,如同有天龍長吟一般,直衝而向天婆門門主。

衆人看在眼裏,只感覺這股威勢,已經足以毀天滅地,莫有人能夠抵擋。

許多人肝膽俱裂,大喊一聲:“門主……”

所有人的心,這一刻,都像是被提起來一般。

天婆門門主的臉上,露出了視死如歸的神情,震聲喝道:“今日,倘若是天婆門命中註定有此一劫,那我身爲門主,理應首當其衝,不得退卻……”

他衣裳迎風而動,威嚴萬分。

金黃色的光華,如流光一般閃動着,將他的身軀完全照亮,這一刻,他聖潔如同真神一般。

巨大的威能,在他的身前化出,一瞬之間,只看見碧火連天而起,如江海狂嘯,怒不可遏。

血海連天而來,瞬間發散出強大的吞噬力,像是要將天婆門門主吞噬進去一般。

天婆門門主以全身之力,撐起一片光幕,抵擋住血海那龐大的威能。

在場衆人,已經看呆。

隨着血海的力量,越發變得強大,那巨大的威勢灑落而下,變得恐怖至極。

天婆門門主的臉上,微微一變。

“不好……門主似是不敵……”

“快……出手幫門主一把……”

衆神靈齊聲說着,一時之間,同時出手。

只看見道道光華顫動而來,如長虹一般,劃破長空,璀璨耀眼。

天婆門門主倒是勇氣可嘉,面對狄勳散仙之威,強忍硬撐。只可惜,巨大的血海之力,豈非人力所能抵擋。

雖然衆神靈同時出手,但一時之間,也化解不了血海的威能。

“門主……快走……”

神靈之中,有人大喝一聲,撐起一片光幕,衝進了血海之中,幫天婆門門主擋住那強大的吞噬力。

天婆門門主臉色一變,剛想說話,又有兩名神靈飛身而入,一下子抓住他的雙臂,朝外頭飛去。

“轟隆隆”

巨響接天響起。

衆人肝膽劇烈,只看得眼角之中,一片淚光飄灑。

血海的威能壓落下來,雖然天婆門門主僥倖得逃,但那名神靈,卻是瞬間被吞沒,化作殘骸,消失在了天際之上。

巨大的衝擊能量爆發而出,雖然未能將天婆門門主吞沒,但是也將他整個人打成重傷。那兩名扶着天婆門門主逃出血海的神靈,沒能抵擋住那漫天而來的殺勢,在天際之中,身體瞬間爆炸而開,一片血水飄灑長空。

地面之上,人們發出了巨大的哭喊聲,紛紛淚流不止。

這一頭,左冷藉助“無極陣圖”的威能,已經擊殺了幾十名神靈,自己卻是毫髮無傷。

天際之上,不斷有神靈隕落,短短半日之內,天婆門之中的神靈,損失大半,慘重至極。 在場所有人,都處在極度驚恐之中。

“難道今日……天要滅我天婆門不成……”

有人禁不住驚聲痛哭起來。

衆神紛紛隕落,化作灰燼,煙消雲散。

天婆門一百零六名神靈,半天的時間不到,就被左冷與狄勳斬殺大半。

強如天婆門門主這樣的絕世人物,也身受重傷,湛寂聖者的嘴角邊上也掛着一絲血跡。

衆人近乎絕望,望天長吟。

左冷手託“無極陣圖”,氣勢如虹,冷聲大笑着說道:“今日,我滅你們天婆門,是你們天婆門的榮幸……”

“你說什麼……”

衆神靈咬牙切齒,氣憤無比,想要衝上去再次與他血戰。

“回來……”

天婆門門主一聲大喝,止住衆人。

這兩名散仙的威勢,非尋常人可以與之相比,更何況,還有“無極陣圖”這樣的大殺器在左冷的手中。倘若沒有這件法器,天婆門一干神靈,還能誓死一搏,但是如今有這件殺器,無論再多的神靈衝上去,恐怕也是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無濟於事。

看着滿天隕落的神靈,鮮血的氣味,瀰漫了整片天空,地面之上,跪倒痛哭的人祈求着上蒼保佑,此時此刻的天婆門門主,心中也悲涼萬分,看向左冷,緩緩地說道:“我天婆門與你們,可有恩怨?”

“並無恩怨。”左冷淡淡一笑,不以爲然地回答。

天婆門聽罷,說道:“那你爲何如此相逼?”

左冷大笑起來,說道:“要怪,就怪你們生不逢時,我需要命魂來鞏固我手中的‘無極陣圖’,而你們這些大成修煉者的命魂,便是最好的能量,若是能夠將你們的命魂全部取走,我手中的‘無極陣圖’必將會更加強大。”

“如此說來,今日……你無論如何,是不會放過我們天婆門了?”

天婆門門主縱然身上有傷,但此時,臉上依舊露出了頑強不屈的神色。作爲一派之主,他受到萬人敬仰,自然也知道,自己所要承擔的責任,他不願看着自己門中神靈相繼死去,而對於生死一事,他自己早已經置之度外,若能以一人性命,保全教派,也算是不負先人千年來的心血。

狄勳似是看出天婆門門主心中所想,冷冷一笑,說道:“在我看來……你們的價值,在於你們的人數,人數越多,於我們來說,就越有益,因爲你們的命魂,都將成爲匯成‘無極陣圖’強大力量的一部分。”

天婆門門主邁步而出,面色一厲,說道:“即是如此,我願意拼上我的性命,也要將你們血濺三尺。”

“門主……”

衆人驚得一聲大喊。

此時此刻,衆神靈們,臉上都露出了無比的絕望,看着天婆門門主,禁不住悲涼之意狂涌而起。

“我等誓死,與門主共進退。”

一人震聲喝道,也邁步而出。

“我等願誓死與門主共進退……不做貪生怕死之輩……”

衆神靈們同聲吶喊,一時之間,氣勢磅礴,直震九霄雲層。

地面之上,信衆們紛紛哭喊着,此時都已經感到無比的絕望,一時之間心有憤慨,卻無從訴說。

天婆門作爲南洋第一大派,對於南洋人來說,意義非凡,絕非降術門可以與之相比。二千餘年的傳承和文化,這個門派,承載了太多太多,已經不再單純是一個宗教信仰的問題,而是一種當地的文化與歷史。

天婆門的衆神一旦被滅,這個門派的歷史與文化,就如同被抹去一般。

面對如此大敵,所有的人,縱然有心,也是無力。

要想守住自己的江河,就必須要用性命相搏,但即便是以性命相搏又能如何?左冷與狄勳的實力,已經強大到令所有人感到震驚,他們手中的“無極陣圖”更是殺勢滔天。

“好……好……”左冷臉上露出一似不屑,看着面前的這些衆神,緩聲說道:“看不出來……你們倒也是重情重義,若是放在幾百年前,興許我會動惻隱之心,放你們一條生路……只可惜,今日,若是我放了你們,那麼很有可能,死的便是我自己……上峯派我等前來南洋收取命魂,我自然是要履行任務……”

“你不必多言,今日……我們天婆門無懼任何人……要死,就死得轟轟烈烈,絕不做那苟且偷生之事……”

天婆門門主大喝一聲,氣勢再次滾滾而起,只看見漫天的金黃色聖光,璀璨耀眼,再次彙集到了他的身軀之上。

豪門小妻 “算上我一個。”

身後頭的湛寂聖者,也開聲說道,邁步走上前來。

他經過一番休整調息,身上的傷已經恢復了一些,尚且還有一戰之力,更何況,他看出來,兩名散仙之中,唯獨左冷最難對付,因爲他手中的“無極陣圖”太過厲害。

狄勳雖然實力也不低,但倘若衆神靈聯手,想要擊殺他也並非是件難事。

天婆門門主十分感激地看了湛寂聖者一眼。

湛寂聖者卻是嘆了口氣,說道:“我不該將他們引來這裏……”

“無妨……”天婆門門主說道:“即便他們今日不來……明日,也一樣會來,他們早已經看上我們天婆門衆神靈,又豈會讓我們有好日子過?”

狄勳冷冷一笑,看着湛寂聖者,說道:“老傢伙,你還能打?”

“當然能……”湛寂聖者面色一厲,大喝說道:“我願犧牲我的性命,將你斬殺於此。”

狄勳聽罷,大笑起來,說道:“恐怕你是沒這個機會了……我今非昔比,憑你這身老骨頭,要想殺我……難啊……”

說話之間,他不禁搖了搖頭。

在他眼裏,螻蟻即便再激昂憤慨,終究只是螻蟻罷了。沒人會去在意,螻蟻的生死。

“殺……”

左冷不願再多說什麼,厲聲一喝,手中“無極陣圖”再次震天而起。

銀白色的光華,顫動天地,一閃而出。

這一刻,地面之上,許多人都傳出了哽咽的聲音,彷彿已經看到了結局。

“衆神隕落……今日……衆生同悲……”

人們哭泣着,心如死灰。 一片銀白色光華,將蒼穹雲海照亮。

璀璨之中,衆生哭吟。

只見神靈們的身影,勇往直前,視死如歸一般,直朝左冷和狄勳殺去。

巨大的威勢,如山海一般,滾滾壓來,直震得九霄雲動,地面崩塌。

“殺……”

狄勳面色陰冷,拳勢迎空打出,巨大的威能發散出強烈的光華,直朝神靈們而去。

“無極陣圖”的力量太過強大,在一片銀白色光霧之中,似是將衆神自身的力量,都限制住了不少。

只看見一道道身影還未衝到身前,瞬間被狄勳轟擊成碎片。

血水飄灑長空,血肉之軀四分五裂。

這些所謂的“神靈”,不過也只是凡胎肉體罷了,遇上超強的力量,一樣會身死燈滅。

地面之上,人們痛哭流涕着,近乎發狂,似是感覺到內心之中一陣悲痛,比自己親人死去還要更令他們難過。

湛寂聖者一聲大喝,整個人衣衫飄動,一身神力發出,無限的光華,綻放而出,直朝狄勳封鎖而去。

一瞬之間,磅礴的威勢,像是突破了銀白色光華的限制,將狄勳整個人牢牢禁錮住。

狄勳的臉色驟然一變,似是也沒有想到。

左冷眼見不妙,急忙朝着狄勳的方向飛去,手中的“無極陣圖”殺勢一轉,萬丈霞光飛閃而來,破開衆神合力一擊。

天婆門門主欺身而上,星辰似是與他同行一般,金黃色的聖光,再次劃破天際而來,一瞬之間,只感覺無限光華落下,如同流星雨墜落一樣,天火滾滾而生,漫天飄灑。

整個天際,一片混亂,喊殺聲震徹蒼天大地。

“螻蟻們,去死……”

狄勳大喊一聲,眸子之中,似是閃出兩道光芒。

一時之間,這兩道光芒飛射而出,將虛空破開,如同巨大的利刃一般,斬向那些前來送死的神靈。

幾名神靈聯手撐起一片光幕,“咣噹”一聲巨響,將兩道光芒的威勢格擋住。

狄勳整個人咬牙怒喝,一腳踏出,天地震裂。

這一刻,他就像是神袛降臨在人世之間,不可一世,無人可擋。

只看見他腳下的虛空,像是被坍塌一樣,一名神靈剛衝近前,就被虛空之中席捲而出一道漩渦吞沒,發出了巨大的慘叫聲,不到瞬息之間,這名神靈在衆目睽睽之下,化作一灘血水。

今日,是天婆門的大劫。

衆生哭喊着,已經徹底絕望。

諸神黃昏的到來,來得如此突然,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這些平日裏高高在上,受千萬人敬仰的神靈,今日,都像是成了兩名散仙腳下的草芥,命不由己。

然而,即便如此,他們這一刻,卻是衆志成城,心志堅定,沒有一人露出任何懼意,更沒有一絲一毫的退卻。

左冷瘋狂大笑着,在他手中,已經有數十名神靈隕落,“無極陣圖”的威勢,實在是可怕。

只見他再次御起“無極陣圖”,面對着衆多的神靈,冷聲說道:“今日……你們統統要死……”

話音落下,“無極陣圖”再次旋轉而起。

一種無法想象的恐怖威能,這一刻,似是整片南洋,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像是有一個絕世魔淵被打開了一般,滾滾的威勢,要將所有神靈的命魂都吸噬一般,天地都開始顫慄。

衆神心頭一涼,同時朝着“無極陣圖”仰望而去。

這一刻,都陷入了無限的絕望之中。

所有的人,都已經被驚住了,渾身都在冒着冷汗,這種恐怖的氣機,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遇見過了。

快穿之雷劫我來了 這一次,天婆門就要從此消失,成爲歷史長河之中的一粒塵埃。

天婆門門主的目光之中,也閃着晶瑩剔透的光澤,心中一腔熱血,但面對如此威勢,卻無處拋灑。

如同左冷所說的一樣,這是人世之間最強的力量,能定人生死,讓人絕望。

信衆們相互抱頭痛哭,這一刻,都不忍再看。

許多人垂下了頭,無盡的悲意,似是在天空之中飄灑,似是譜寫成一曲悲歌。

銀白色的光華,如同從星宇之中傾瀉而下,照耀四方大地,萬里江河同時發出巨大的長嘯,恐怖的氣息籠罩下來,讓人感覺如同世界末日來臨一般,駭人心神。

“嗡”

天地之間,猛然想起一聲長吟,在這一刻,似是將所有的悲哭之聲給遮蓋住,似是將所有的動盪不安所平息。

只看見從遙遠的東方之處,一道金光,一閃而來,綻放出無限光芒。

一個巨大的神像虛影,在虛空之中浮現,冥冥之中,如同有真神,睜開了雙眼。

磅礴的氣勢,一下子橫衝而來,直朝“無極陣圖”而去,在這一瞬之間,所有人都還未反應過來,只看見金光瞬間抵住“無極陣圖”的萬千銀白色光華,將“無極陣圖”牢牢地釘在了天際之上。

WWW★Tтka n★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