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何原因,這條萬年靈蛇竟然對你行君主大禮,還要將自己的內丹吐出來獻給你,以企求剛纔對你冒犯的原諒。所以我纔會讓你趕緊把他的內丹給吞下去,不然這條巨蟒就會以爲你不原諒它,自殺在你的面前!”

聽老孔這麼一說,我才恍然大悟,但心中仍有一些疑問:“到底因爲什麼要對我行君主大禮,那內丹到底有什麼好處?”

老孔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是何原因,也許是你的血讓它產生了某種反應。至於內丹,這可就是不得多的寶物了,食之一枚,不但能讓你你內外傷瞬間治癒,亦能延年益壽、百毒不侵,堪比神話傳說裏的大羅金丹!所以說你小子這次真的走狗屎運了,孃的,羨煞旁人也!”

其實他後半部分我沒怎麼聽,因爲我只對它爲何對我行君主大禮感興趣,難不成自己身上流的血真的尊貴無比,連萬年蛇王都俯首稱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君子聚義堂 祖龍後裔

——————————————————————————————— 萬年蛇王的內丹果然非同反響,不需半**的四肢、背部上的外傷已經癒合的七七八八,而且精神狀態也好了很多,看樣子自己這次真的賺大發了,心裏自然對那條雪山靈蛇感激萬分。E3最新更新。

老孔此時正專心致志地站在潭水裏捕魚,岸邊已經有七八尾正活蹦亂跳地鬧騰着,用他的話說這叫未雨綢繆。正所謂“兵馬未至,糧草先行”,如果不多準備點糧食儲備,那以後只能喝西北風了!

之後我倆一起將捕來的活魚都給放火上烤熟,然後一條一條地都給壓扁,全部裝進登山包裏。考慮到待會兒必須翻越雪峯,所以這些未醃製的魚乾暫時不會放壞,夠吃一段路程了。

這天后半段我倆輪流值班,防止出現之前發生的“突發事件”,幸虧那是一起奇遇並且因禍得福,如果再有什麼怪物出現保不準會發生怎樣的危險情況。

然而一切平安無事,我倆養足精神開始向雪山進發,來到跟前才發覺海拔並沒有想象的那麼高,但卻異常陡峻,不借助登山工具很難翻越過去。

眼下手邊沒一件像樣的工具,除了一盤磨損很厲害的尼龍繩,我們等於是“裸爬”。

不過毛爺爺寫詩教育我們要“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閒”,這點困難還不用放在眼裏。當即倆人便開始往上爬,遇到陡峭的地方就用匕首插在峭壁的縫隙裏,給自己創造出可以攀爬的機會。

但有的地方坡度過大,只能靠老孔超強的個人能力了,他將尼龍繩栓在匕首之上,一手執繩的末端,一手很用力的掄着繫有匕首的一端,感覺力道足了就很有技巧地往上甩了出去,匕首就像長了眼睛似的卡在頂部,然後倆人像人猿泰山似的順着繩子爬上去。

這裏的雪線很低,幾乎還不足五百米高,大概過了有兩個小時,我倆就踏入了厚厚的雪層之中。腳下積雪松軟,不像是久積千年之物,倒像是剛剛下到了上面一樣,反正覺得挺奇特的。不過走在鬆軟的雪層中倒省事了許多,畢竟不用受走冰層步履爲艱之苦。

這時走在前面的老孔突然不動了,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臉上的表情很不自然,似乎有異常情況發生,但能讓他露出這表情的怕不是什麼一般的異常狀況。。。

“喂,咋回事兒,你怎麼不走了,前面的路有問題嗎?”我的心一下子就懸了起來。

“有一排神祕人的腳印!”老孔從嘴裏蹦出幾個字來。

我懸着的心稍微鬆了一下:“應該是當年女休族人留下的吧,這裏千年不化,能保存下來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老孔沒有立刻回答我的話,而是再次往前面瞅了一會兒,之後扭過頭盯着我,臉上依舊是那副很不自然的表情:“你自己看看吧!”

我心裏大感奇怪,只好挪到他的跟前往前面看,只見在空曠的雪地上孤零零地留着一排人的腳印,一直延伸到前方几米的地方,竟憑空消失了!

“你反應還真慢,只要踏上雪層,必會留下腳印,而前方的足跡就像是突然出現的一樣,之後又憑空消失不見,這個又該怎麼解釋!”老孔似乎憋了一肚子的氣。

我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裏自然驚異至極,憑空出現的神祕足跡到底是什麼人所留?這些足跡怎麼可能突然出現又神祕消失?

“從邊上繞過去吧,這種事情還是不去招惹的好!”老孔微微嘆了口氣。

我點了點頭,自己還對誤闖金人釀成的災禍心有餘悸,還是不要“管閒事”的好,當即跟老孔從邊上繞了過去。

沒走多久,就感覺到雪峯之上似乎有潮起潮落的聲音,起初我以爲自己被凍得幻聽了,但見老孔也駐足聽了起來,方知這聲音絕對是從雪山頂部傳來的,難不成上面有天湖?

所謂天湖又叫火山湖,火山噴發後形成巨大的火山坑,由天降雨水匯聚於此,形成蔚蔚壯觀山頂湖泊奇觀,五大連池就是一個著名的例子。

“這倒奇怪了,趕緊上去看看!”老孔低估一聲發力開始加速往上爬,我腳下也加快了速度,總算爬到了山頂。

然而還未來得及喘氣,一陣溫溼的水氣就撲面而來,弄得我渾身一激靈,立即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只見在我的腳底下,寬廣的天地之間,水天相接,汪洋無際。

深邃湛藍的水面閃爍着來自遙遠邊際的神祕光芒,顯得靜謐無比。

清風捲起岸邊細浪輕輕拍打在沙灘之上,周而復始,古老而迷人。此時煙波裊繞,水汽澎湃,波瀾壯闊。。。這竟然是大海,是位居雪峯之上的大海!

我跟老孔面面相覷,心中早已風起雲涌,心緒起伏難平。這裏竟然出現了大海,在這地底下出現瞭如此堪稱神蹟的場景,我突然有了一種想要頂禮膜拜的衝動!

“有沒有搞錯,這不會是海市蜃樓吧,或者我的腦子讓驢踢了!?”老孔張大了嘴,盯着眼前的一切發呆。

我早已興奮之極,忍不住對着遠方大聲吼了出來,一種男人豪邁的氣概涌上心頭,這時候我突然理解了那些常年在海上漂泊的漁民爲何都那麼粗獷和豪爽,因爲大海自身就擁有這種魔力,縱使你是一個生性怯懦之人,海洋寬廣的胸懷依舊可以將你“養育”成他的子孫,成爲一個頂天立地的漢子!

正當我陶醉之際,老孔竟然失聲驚叫起來:“快看,快看,水的中央是什麼?”

我循聲望去,此時海面已雲消霧散,使得能見度陡然增高,在水中央突然出現一座島嶼,島上似乎有很多建築物,但卻不甚清楚。

不過我倆卻看到,在島嶼的上空,一團類似雲霧的東西盤旋在那裏,發出明亮但不耀眼的神祕光芒,使整個大千世界被這裏發出的光芒所籠罩。。。

我們苦苦尋覓的地下光源總算了!如果沒猜錯,島嶼之上一定是神墓無疑!

ahref=.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16977.?16977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 我倆千辛萬苦總算找到了神墓的位置,心裏自然激動萬分,當即便準備出海前往目的地——小島,但問題隨即就來了,我們沒有船隻可以渡海,這倒真讓我倆一籌莫展了。

當初來到這個神祕的地下世界,根本就沒想到會遇到這麼多棘手的問題,一路上都是靠着倆人隨機應變的本事以及“歪打正着”的運氣淘寶網女裝 天貓淘寶商城 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 .taobar8.才能到達這裏,實屬不易,如今距離成功只有一步之遙,怎麼可能輕易地放棄?

“老孔,咱倆水性都不錯,要不咱游過去吧?”我說出了唯一一個可行的辦法,要知道這裏什麼都沒有,除了沙子還是沙子。

老孔搖了搖頭:“你知道你的提議是多麼的可笑嗎?且不說有沒有足夠的體力可以游到島上,要知道這是大海,而且是一個本不該在此地出現的神祕水域,水裏情況不明,萬一出現什麼意外情況,你我都是死路一條!”

我知道他不是危言聳聽,但眼下實在也沒有別的辦法可行,只能坐到一旁望着這片水域發呆。

老孔沿着周圍轉了一圈,見實在沒轍了,只能低聲狠狠地罵了一句:“扯他媽淡,老天能不能開開眼?”

“你快看,那是什麼東西?”我突然看到水裏出現了一排奇怪的東西,當即衝老孔喊道。

他一下子從迷茫中驚醒,擡頭望向下面的水域,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種很複雜的表情:“鬧鬼了,這怎麼是一排棺材?”

棺材?這怎麼可能呢,是不是老孔看錯了。我哧溜一下從地上爬起來,快步朝坡底下走去,站在沙灘上纔看清水裏果然是八口陰氣十足的棺材,由於年代過久,上面長滿了青苔,此時竟然隨着波浪緩緩地朝岸邊漂來。

孃的,真見鬼了!八口棺材在水中打了個圈之後,不偏不倚正好朝着我所在的位置過來,不一會兒就擱淺在我正前方的沙灘上,無聲無息,妖異之極!

老孔見情況有變,立刻從上面跑了下來,警惕地注視着八口不明之物,臉上陰晴不定。良久才說了句:“怕不是要來什麼變故吧,我都說過想要找到神墓怎麼可能這麼簡單!?”

我不清楚老孔在擔憂什麼,反而自己心裏開始竊喜不已,現在不用擔心船隻的問題了,這些棺材自身便可作爲我們的交通工具,真老天爺聽到他的咒罵,現在開眼了。

“這下總算好了,用這些棺材作小舟,不出意外一定能夠到達中央的小島的!”我緩緩地走到這些棺材跟前,發現它們雖佈滿青苔,在水中泡滯時間很久了,但卻沒有一點腐爛的痕跡,完全不用擔心漏水的問題。

老孔瞪了我一眼道:“你不覺得這些棺材很奇怪嗎,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水面上,而且似乎有意來吸引我們的注意,怕是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附在上面!”

他的這一番話讓我心頭緊了一下,“如果真是這樣,我們自然還是躲得越遠越好,免得遇到什麼不測。但如果這只是一種巧合呢,如果它們出現的僅僅是在時間跟空間上與我們成了一種‘偶遇’關係呢,難不成我們就要捨棄這可能唯一的機會,永遠不要到達神墓?”我把自己的想法拋了出去。

倒不是我膽子大,對眼前的詭異情景不在乎,而是神墓就在眼前,除了利用這些棺材渡到對岸,根本沒有其他的辦法可行,不得已纔想出這麼一個下策,不然以我的個性,自然是不敢去趟這趟渾水。

老孔猶豫了半天,還是拿不定注意,最後決定用卜卦來判定吉凶。

真不知道他到底還對我藏着多少東西,這傢伙竟然還帶着一副占卜用的龜甲,由於年代過久,這玩意已經磨損的相當厲害,幾乎看不到上面的龜紋,只能依稀可見“鳳、靈”等幾個古篆字樣,似乎乃先秦之物。

只見老孔裝模作樣地拿着龜甲左晃晃、右晃晃,似乎是在空中比劃什麼文字圖案,嘴裏還神神叨叨地念着一大堆我聽不懂的東西,把自己搞的真跟巫漢神婆似的,真讓人哭笑不得。

不過這不能說明我就不信占卜之說,恰恰相反,經過這一段時間自己充滿詭的異經歷,再加上老孔平日裏的“灌輸”,風水玄學之類的東西我是深信不疑,因爲我還知道什麼叫“親身體會方知世界之奇”!

如果沒猜錯,老孔這次用的是“天卜”,就是將身家性命交由老天爺做主,讓十萬神明替你籌謀劃策,預知吉凶,乃是占卜方面最靈的一種卦術。

卦具乃是請高人用河神的靈甲親手製作而成的,所謂河神就是指江河之中有百年之壽的靈龜,龜甲上因高人親爲而在無形之中被注入了無上的修爲和通靈的血念,卜卦之時再輔以道家真言和天篆古語,便可以上通神明,下入地府,預知禍福,判定吉凶。

不過使卦占卜之人必須有很深的道行,不然便會因偷窺“天機”而立刻遭因果報應,受到天譴,墜入萬劫不復之地,永世受到煉獄火海的折磨。不僅如此,即使一個人有着很深的道行,占卜卦術依舊要折自己的陽壽來換取“天機”,

所以到了現代,能占卜之人已經寥寥無幾,卜卦一說也成了三教九流的歪門邪道,被社會當成了封建迷信的“典範”。現在大街上整天替人算命的那些人只是一些江湖騙子,是不可能替人預知吉凶,破災免災的。

老孔此時突然停了下來,將龜甲順手拋到了半空之中,這時候從龜甲裏面滑落出六枚銅錢,一下子都落在地上。他小心翼翼地蹲了下來,謹慎地看着地上的這六枚銅錢。

我也趕緊蹲了下去,只見這六枚銅錢成人字形排開,帶字的一面統一朝上翻着。老孔此時的神情一鬆,當即笑了起來:“天地玄黃,人走茶涼,福、祿、邪、災、禍、難,天門照進來!我們此行可以出發了。。。”??[本章結束] 我如釋重負,心情陡然一喜:“這麼說,咱們能夠出海了吧?”

老孔點了點頭,輕舒了一口氣道:“恩,天卜上顯示咱們此次出海還算順利,這些棺材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事不宜遲,咱這就趕緊倒騰出來兩個棺材做小舟,爭取早點到達小島,神墓!”我當即掏出純鈞,準備找一個古棺撬它的棺蓋子。E3無彈窗.

“慢着!”老孔當即喝止了我,自己跑到這些棺材的前面,雙手合十,開始低聲唸叨着一些梵文咒語,搞得我一愣一愣的,他不是說過這些棺材沒問題嗎?

過了一會兒,他突然大喝一聲,只見眼前的八口棺材突然開始冒出一陣黑氣,一下子衝到海水裏消失不見了,我看的吃驚不已,不明白出了什麼問題。

“這些棺材本身沒有什麼問題,但它們在水裏遊蕩了有些千百個年頭了,就變成了這海里一艘溢滿着死氣的幽靈船,所以正如我之前說過的一樣,上面自然會附上一些不乾淨的東西,剛纔我用沿海漁民的送客方式請這些東西回到海里,好騰出位置供咱倆乘坐。”老孔輕蔑地瞥了我一眼,徹底把我當成了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二愣子。

我氣不打一處,當即捶了他一拳:“狗日的,再跟我前面顯擺,以後別指望從我這兒再得到什麼寶貝了!”

這傢伙一聽我是出了殺手鐗,立刻換成一副諂媚的表情:“喲。。秦爺,哥們錯了還不行嗎。。。以後你就是我的皇上。。不。。太上皇還不成嗎。。。”

我見目的達到,總算出了口“惡氣”,當即問道:“你說的漁民送客的方式就是念經讀咒嗎?”

淺伏深愛,惹火神祕男神 “是,也不全是。大海自古被稱爲萬事萬物的發源之地,所有生靈皆從海洋裏面發展過來的,之後萬物生靈又與其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它是地球上最神祕的地方,人類縱使窮盡所有也無法探究它隱藏了多少神祕未知的東西。

因此,大海里面千奇百怪的未知生物,、怪陸離的神祕事件、甚至關於地球起源的大祕密組成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海洋。

沿海居民依靠捕魚爲生,自然要與大海里面稀奇古怪的東西打交道,爲了在大海上生存,這些漁人運用無窮的智慧總結出了很多保命護船、打漁撒網的手段、方法,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他們自己特有的一套應對大海中古怪妖異事件的體系,而剛纔我用的就是其中的一種--媽祖咒!

你也知道,沿海漁民尤其是閩粵之地的漁人尊崇媽祖爲其守護神,但爲什麼他們會將她作爲庇護者呢,這還要從媽祖自身說起。

這媽祖其實是道家一修爲頗高的天師級人物,自好玩水,常雲遊至閩粵沿海之地,或觀海日出,或出海遊樂,因常與海打交道,經常受到不乾淨的東西侵擾,於是便用道家玄學總結出了很多實用的禁咒來對付這些海里面的妖邪之物。

之後她將這些法咒之類傳授給了當地的漁民,希望以此保佑百姓平安,久而久之她便被當地人尊奉爲庇護之神,爲其建廟頌德,至今香火不斷。”

這次老孔給我解釋了一大通,臉上的表情故意裝作很謙卑的樣子,噁心的我只想吐。

“好了好了,我錯了行不,不用裝的這麼諂媚,等出去了我還是什麼寶貝都不給你!”我衝他奸笑着,當即就被他修理了一番。。。

這次沒了任何麻煩,我膽子也壯了起來,當即找了一個看起來比較新的古棺,將純鈞古劍插到棺材縫裏,使勁翹了起來。按道理說,純鈞劍的威力削鐵如泥,但這質地如木的棺材蓋子就是死活打不開,好像整具棺是個整體似的。

我心中來氣:“小樣,還管不了你了!”,抄起純鈞劍對着棺材板子就是一陣“狂轟濫炸”,然而結果卻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棺蓋竟然紋絲不動,我用的可是神兵純鈞啊!

老孔眼看情況不對勁,也過來試了幾下,但縱使用盡了全力,也沒在棺材板上留下一丁點的痕跡。

我倆面面相覷,卻都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最後還是我提議:“要不咱把這八口棺材用繩子綁在一起,做一個浮筏吧,反正剛纔你也看到了,這些棺材是可以在水上漂浮的,組合在一起浮力就更大了,載咱倆上去應該沒有問題!”

老孔舔了一下上嘴脣,使勁壓了一口唾沫,從嗓子裏咕嚕了一聲:“就這幹吧!”

這綁棺材還是一個挺需要技巧的活,綁的鬆了在水裏容易被衝散架了,綁的不到位了就容易使棺材鬆動,沒法向一個方向前進,總之我倆幾乎費了老牛鼻子的力氣才弄好這一切,此時已經過去大概兩個鐘頭了。

老孔找了一個空地就坐了下來,從包裏拿出之前準備的魚肉乾嚼了起來,神情似乎輕鬆了許多。

“喂喂。。。是不是可以出發了?”我對他沒了脾氣,這時候竟然吃起了東西。

御侯門 老孔不慌不忙,咽完最後一口魚肉纔對我說道:“你傻了啊,憑咱倆的力氣能將這八口棺材推到水裏去嗎?只有等漲潮了,藉助潮汐的力量才行的。我估摸着怎麼還得再等上個兩三個鐘頭吧!”

“狗日的,我說你咋還吃上了呢!?”我有一種被“**”的感覺,一下子從他手上搶走一條魚肉乾,也坐到一旁吃了起來。

酒足飯飽,我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不知什麼時候老孔使勁把我推醒:“喂喂。。。老大,漲潮了,該行動了!”

我睜開眼睛,發現那八口棺材已經被海水淹沒了一半,在浪濤中靜謐地呆着,顯得十分神祕。

老孔招呼了我一聲,我倆準備好東西,爬上了自己做的“棺船”。

八口棺材足夠我倆在上面自由地來回走動,我使勁在上面蹦了蹦,感覺挺結實的,如果沒有大風浪,到達小島應該是沒什麼問題。

這時隨着潮水升得越來越高,“棺船”像一艘小船開始在水裏漂了起來,不停地在原地打着轉。

我見時機已到,趕緊抽出純鈞準備用之當船槳,老孔這時衝我嘿嘿一笑,從包裏抽出兩塊木頭板子,扔給我一個塊:“小子,沒想到我有這一手吧,這叫有備無患。。。你呀,還嫩點!”

16977.?16977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請記住:E3更好看(E3GHK),E3小說努力提供最爽快的閱讀體驗! “棺船”在海面上緩慢地朝島嶼方向划動,由於水域即爲寬廣,放眼望去,無邊無際,我頓時有了一種滄海一粟、世間一微塵的感覺。

看來與大自然相比,人類永遠都是渺小的,縱使可以征服一切,但終會對其頂禮膜拜,仰望之極!

此時距離水中央的島嶼近了許多,但由於光線的原因,甚至還沒有之前在岸上看的清楚,獨獨看到在島周圍的水域似乎散佈着密密麻麻一層大小不一的礁堡。

老孔擔心擱淺,一直緊密注視着水中的情況,而我則有點莫名其妙的興奮,手裏機械地擺動着木板,心早飛到島上去了。

這時一陣海風吹來,夾雜着濃濃的海腥味和腐敗的氣息,搞得我差點吐了出來,趕忙扭過身去揹着風向坐着。

這時才發現我們離岸邊已經很遠了,身後除了海水還是海水,一望無垠,盡歸虛無。。。

“停停。。。別劃了。。。情況不對勁啊!”老孔一下子將我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我一臉驚訝,趕忙問老孔:“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該不會是碰到海怪了吧?”

老孔搖了搖頭,臉上洋溢着難以置信的表情,嘴裏喃喃自語,似乎是在對自己說:“要是。。。碰到海怪倒好了,至少。。殺了它有肉吃,但關鍵是。。關鍵是咱們到的地方。。。出問題了!”

我立刻就明白這老孔一定是看到什麼奇異的東西了,不過這至於讓他說話都變得結結巴巴的嗎?

然而當我扭過身去,即刻便被眼前的景象所嚇倒,這一切只能用震撼一詞形容,之前所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什麼礁堡,放眼望去,一片廢墟,整個水域簡直就是一座赤裸裸的“海上墳場”!

只見無數船隻堆積在海面上,猶如散落一地的秋葉,層層麻麻、千疊萬障!

不僅有古代木製的傳統漁船,明朝鄭和下西洋乘坐的越洋寶船,販運瓷器、茶葉斬浪貨船,當然也有近代鋼鐵鑄造的航船,標有SOS的現代救助作業船,二戰時期的海上霸王巡洋艦以及標有德國十字軍旗的潛水艇。。。甚至我還能看到一艘歐洲中世紀的海盜船,破爛的骷髏旗在水面上耷拉着,似乎仍在宣告着來自遠古的野蠻和嗜血!

學考古出身的我能叫出這些船隻名字都很不錯了,剩下其他的我都弄不清楚是什麼玩意兒,反正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東西在這裏應有盡有,各個歷史年代、不同王朝國家的船隻在這裏聚集,堪稱史上最大的“船隻博覽館”!

只不過眼下全都已破爛不堪,東倒西歪地泊在水面上,有的甚至已經沉沒水底,只露出桅杆顯示着它們的存在,詭異無比,神祕萬千!

然而還不僅如此,生鏽折翼的飛機、裝載貨物的大木箱子、不知名生物的屍骨以及漂浮在水面上早已發黑爛透了的頭顱。。。散佈在整個海域,幾乎使的我倆寸步難行,“棺船”好幾次都差點撞上,要不是老孔眼明手快及時避開,此時我倆已經船翻人沉,落入海中餵魚了。

“這是傳說中的海墟!”,沒等我張口問他,老孔自己到先說起來了,“它又叫做‘海洋墳場’或‘海洋公墓’,是大海里一切神祕消失的船隻、生物的歸墟之地!”

我使勁撐着木板,儘量使“棺船”慢了下來,嘴上卻問道:“那在百慕大三角洲消失的一切是不是也都出現在這裏了?”

“不僅僅是百慕大,中國的鄱陽湖、尼羅河上游的帝王谷、東南亞的馬六甲海峽、所羅門島的雙子灣以及北冰洋的無底洞窟,凡是因爲超自然力量而神祕消失的東西統統會在海墟內出現!”老孔言語之意似乎是在告訴我,這裏的一切都是那麼的難以置信。

我張大了嘴巴,驚異地看着眼前這些神祕顯世的東西,情不自禁地問道:“那這海墟怎麼會出現在這兒?縱使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無所不包,但畢竟是天地造化之物,理當符合自然界的存在規律。

這裏出現大海就已經讓我覺得不可思議、歎爲觀止了,如今甚至還出現了傳說中的海墟,這簡直就是老天爺給咱開了一個莫大的玩笑!”

老孔仍舊小心翼翼地注視着周圍的一切:“這也是我感到奇怪的地方,大千世界畢竟是在江蘇省的地界之下,即便再如何縱貫四方,也不至於通到大海里去?看來以你我的見識,想要弄清這個問題,恐怕現在還不是時候!”

我內心依舊不能平靜,百慕大、鄱陽湖、帝王谷等等都是世界上最最神祕的地方,無數光怪陸離的事件都在這些地方發生,無數神祕消失的人或物都在這些地方上演,而這一切竟然都神奇地出現在中國江蘇省地底下的大千世界之中,無論如何這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也許,這一切都跟天上那團光環有關係!”我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同時擡頭望天上看去,神祕的光團發出明亮但不耀眼的光芒,似乎無窮之謎盡在其中!

“爲什麼你會這麼說?”老孔一眼,手裏依舊使勁撐着“棺船”。

“我的直覺,有時候一個人的直覺往往比什麼都準確!”我只能這麼解釋,因爲自己心裏就是這麼想的。

“也許你說的對,世界上發生的很多神祕消失的事件幾乎都跟光扯上關係。很多報道都提到過,每次神祕消失事件發生時,目擊者都會看到一些奇怪的光亮,說不定還真的跟這裏有什麼關係!”

聽老孔這麼一說,我心裏也開始犯嘀咕了,看樣子這裏隱藏的祕密怕不是我們能想象出來的,與其想破腦子,倒不如趕緊渡過這一段神祕水域要緊。。。

不知不覺手中開始發力,“棺船”劃出一道長長的水痕,朝着小島緩緩駛去。

在經過一艘破敗的樓船戰艦時,我無意中發現在船頭的上方懸掛這一面旗子,由於風吹日曬,旗幟已經顯得破爛不堪,但上面斗大的“建文”字樣卻十分扎眼。。。

——————————————————————————————— 旗上打的竟然是明惠帝朱允炆的年號,那這艘樓船戰艦豈不是在海墟之中待了六百餘年了?

歷史記載明成祖年間,大明國力昌盛,造船工藝水平極,根據《明史·鄭和傳》記載,鄭和乘坐的是44丈長、18丈寬(即125.65米長、50.94米寬)的大號寶船,不僅是整個鄭和船隊的主體、靈魂,也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海船,有“海上巨無霸”之稱。.然而與眼前的這艘樓船戰艦相比,鄭和寶船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這艘樓船船身長達兩百米有餘,寬則有百米之多,底尖上闊,首昂艉高。船頭雕有巨大的虎頭圖騰,兩邊裝着厚厚的護甲,圓形舷窗一字排開,裏面黑洞洞的什麼也看不見。

樓層高也有十餘米,上面雕樑畫柱、氣宇非凡,王氣十足。。。愣是比鄭和寶船大出一號,如此看來,中國造出世上最大的海船至少應該往倒數上一二十載。

如今雖已破敗不堪,甲板上鋪滿了海藻,但依舊可以想象出它當年在海上迎風破浪時的壯觀場面,難怪當時外域番邦皆稱中國爲天朝,因爲也只有在中國才能造出這種巧奪天工之物。

老孔此時張大了嘴巴,滿眼的迷離與貪婪,臉上的表情近乎癡迷,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裏,仍由“棺船”在水面上任意漂盪。

“你這個人咋回事了,不就是一艘明代海船嗎,至於成這個樣子嗎?”我不屑地嘟囔了他一句。

“哼。。無知的人啊,你以爲我是在乎這艘破船嗎,你知不知道在這艘船上載着多少價值連城的大內國寶?”老孔撇了撇嘴,衝我搖了搖頭。

我一聽這話,立即明白這艘海船的來歷很不簡單,當即問道:“到底怎麼回事,快給我說說!”

老孔清了清嗓子說道:“明惠帝朱允炆繼承大統,燕王朱棣以‘靖難’之名率部南下欲以奪取皇位,發動了歷史上著名的‘靖難之役”。由於明中央政府軍隊節節敗退,建文四年,燕王軍隊氣勢洶洶一舉攻到南京城下。。。”

偏離人生 “這段歷史我都知道,圍困都城七日之後,朱棣大軍攻進城中,火燒了皇宮,俘虜了當朝所有的王公大臣,坐上了大明江山的寶座,而建文帝自此卻神祕消失,成了歷史上的一大懸案。”

“沒錯,這建文帝是從歷史上消失了,但並沒有從世界上消失!”老孔言語很是激動,“當年燕王朱棣攻陷南京城之前,朱允炆已知大勢已去,便暗中將大內庫藏的所有金銀財寶都祕密地轉運到了一艘巨大無比的樓船上,而這艘巨船就停泊在皇宮地底下的暗河上,隨時供朱允炆逃離生天!”

“南京皇宮下面有地下暗河?”我不禁長大了嘴巴。

“沒錯,但這條河道卻是那朱元璋所建,1368年朱元璋在應天府稱帝,一邊派徐達、常遇春等人率兵北上攻打元大都,一邊派人收拾其他各路起義軍。

雖然捷報頻頻,卻依舊讓朱元璋坐立難安,生怕這剛坐上的皇位捂不熱就讓人給推翻了,於是便派人偷偷掘了這條暗河,出口直通長江,暗河與皇宮之間有暗道相同,隨時供他逃生。

後來他坐擁整個江山,平定了整個天下,自然也就不再經營這條地下暗河,直到他的孫子朱允炆再次陷入劫難,這條暗河才被重新啓用。城破之日,建文帝在親衛的護送下登上這艘巨船,帶着舉國的金銀財富一直逃到東海去了。

朱棣即位之初,國力大爲衰退,一部分原因是戰爭所致,另一大一部分原因則是國庫財富的被建文帝搬走一空造成的。當時他派了大批的水軍到東海去尋找這艘載滿舉國財富的寶船,最終都無果而歸。

後來他聽說這艘寶船曾經在南洋一**現過,便派自己的親信鄭和以“宣國威”的名義七下西洋,去尋找這艘寶船,卻依然無功而返,這艘寶船就像神祕消失了一樣,不見了蹤跡!”

“等等,你的意思是說鄭和下西洋就是爲了這艘載着建文帝和無數金銀財寶的巨船?”我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孔神祕地一笑:“你不覺得很奇怪嗎,爲何我對這件歷史懸案瞭解的這麼清楚,因爲鄭和本就是老孔家的門人,一個跟你我一樣出身的盜墓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