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時還能聽到有算盤珠子的碰撞聲。

魏合耐心等候着。除開剛來時,報了一聲問好,便一直靜止不動,一聲不吭。

足足半個時辰後。

天色徹底大亮,烈日慢慢照亮天空。

吱呀。

房門這才緩緩打開。

鄭富貴站在門口,緩緩走出。

他慢慢悠悠圍着魏合轉了一圈。

“你小子….可以!”

他一巴掌拍在魏合肩膀上。

“見過血了吧?看來是我看走眼了啊。”

鄭富貴越看越是喜歡。

這魏合資質不錯,雖然遠不如蕭然,但也在中上,有希望突破鐵皮。

而且心性也沉穩,性格夠謹慎。以後養老說不定真有希望。

“還是老師栽培得好。”魏合低頭道。

“不錯不錯。”鄭富貴想了想,“你的事,我先傳你練法,之後過兩個月再公開。免得出事。沒問題吧?”

“全憑老師安排。”魏合趕緊點頭。 “全憑老師安排。”魏合趕緊道。

“那就好。”鄭富貴滿意點頭。

當下,他便開始將石皮後續的練法,一一告知傳授。

“石皮的練法,是在之前的基礎上,加倍強度!”

“但光光加倍強度,並不能達到下一關卡,還需要更換藥湯,以及,內練法。”

“內練法?”魏合精神一振,他很早便聽說過內練法,知道這纔是真正的踏上高手之路的根本。

“所謂內練法,其實說穿了也很簡單。”鄭富貴笑了笑,左右掃視周圍,確定沒人偷聽偷看。

他才繼續。

“我們武人平日裏打熬肉身,鍛鍊氣力,看似精氣神都在隨之增長。但其實長此以往,精神會不斷受肉身本能的各種影響,從而變得衝動易怒,脾氣暴躁。

這個時候就需要內練法來中和了。”

他從身上摸來摸去,不一會兒,便從貼身的內兜裏,摸出一張發黃的摺疊厚紙。

他將紙輕輕展開。

上邊用彩色墨汁,畫了一幅山峯聳立的水墨圖。

綠色,紅色的小花,在青黑色的山峯上錯落點綴,一眼看去,極其精緻。

“這圖就是我們回山拳的根本圖了。內練必須要一幅能充分體現精氣神核心的根本圖。

我們回山拳,的內練,就是這張翠峯三疊色圖,你若是能將這圖徹底領悟透徹,在每日習練時,心中秉持這意境,之後定能有希望踏入下一層次。”

“根本圖….”魏合心頭激動,知道自己終於真正的開始接觸,武道最神祕的一途。

“武人煉精,順氣,鍛神,這三個階段,傳聞高深功法中,是有後兩者極其詳細的步驟的。可惜我們回山拳還是太低了。”

鄭富貴嘆息道。

“不過也已經很厲害了,外面那些尋常武師,甚至有不少,恐怕連根本圖是什麼都沒聽過,他們只能靠一些似是而非的口訣心法,幻想所謂的意境。”

“鄭老,那我們回山拳的根本圖,就是用來鍛鍊氣和神的麼?”魏合好奇問。

“想多了。有一點點作用,但這個是用來突破外功的更高深階段。你首先要弄清楚一點。”

鄭富貴肅然道。

“練氣,鍛神,目的其實都是爲了強大肉身。使肉身一步步圓滿,更強。”

“弟子明白了。”魏合肅然點頭。

“好。”鄭富貴面色一整。

“從今日起,你便隨我一同領悟根本圖,練拳磨皮時,心中存有此圖。心如山峯,意如花,碧綠翠芽九作霞!”

“什麼時候,你若是能在雙臂上練出九點紅霞花。那就是鐵皮大成了!”

“是!”

……..

……..

……..

轉眼冬去春來,天氣居然下了一場小雨。

雖然之後依舊可能會恢復晴天,但這一場小雨,彷彿給旱地回了一點血。

程家。

細雨綿綿下。

程少久和魏合站在家中院子裏,任由天空雨絲緩緩灑落,在兩人肩上留下點點白色水粒。

程少久雙手不知如何擺放,一會擡起,一會落下,一會負手走來走去。

他目光不斷的朝裏屋方向望去。

燭光照耀下,從外面只能看到屋子裏,有幾個人影急急忙忙的來回忙碌。

“用力!吸氣!深吸氣!”

“快用力!!別停!千萬別停!”

“夫人,快快快!!”

“啊..!”痛苦的女子叫聲不斷從屋子傳出。

程少久彷彿感同身受,明明淋着雨,吹着涼風,額頭卻已經慢慢滲出一頭白毛汗。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寵愛的二房小妾,居然在半年前又有了身孕。

如今十月懷胎,正到該生的時候。他雖花心,但對自己妾室也是極厚。

對幾個孩子,也很是寵愛。

魏合也見過他幾個孩子,但似乎都不如這次這個這麼重視。

“若是這次芸兒有什麼三長兩短….”程少久咬牙道。

“別擔心,我聽嫂子叫聲洪亮,中氣十足,應該能順利生產下來。”魏合安慰道。

“希望吧…”程少久點頭,但還是一臉擔憂之色。

正當他還想開口說些什麼時,忽然裏屋傳來一聲驚呼。

“出來了出來了!”

“快剪刀!”

“馬上縫合傷口!熱水毛巾拿來!”

“拍屁股!”

“哇!!”

終於,一聲悽慘的哭聲震天響。

程少久不由得全身一鬆,趕緊就要衝進屋。

正好屋子房門打開,穩婆抱着一個包裹得裏三層外三層的小嬰兒,站在門口。

“恭喜程爺,是個千金!”

程少久匆匆看了眼女兒,馬上衝進去,看望自己小妾了。

魏合微微失笑,從這點也看出程少久對自己老婆是真好。

自從突破石皮後,他如今又過了三月,在搭配內練法的同時,他開始修行新階段,向着鐵皮邁進。

這一關就不同於之前了,是個真正的水磨關卡。

大師兄趙宏卡了五年,紋絲不動。程少久已經四年了,同樣不動。

這幾個月裏,魏合除開苦練磨皮外,還有便是測試試探破境珠的情況。

破境珠的積攢氣血能力,明顯是和吃食蘊含的營養熱量相關。

他嘗試了多種熱量不同的食物,發現破境珠的進度明顯有所不同。

而且,隨着他提升到石皮層次,身體氣血總容量再度提升,破境珠的積攢速度明顯更慢了。

他也能理解,以前要攢一桶水就能突破,現在要攢兩桶,而水龍頭的出水速度卻還沒變。

自然就慢了。

魏合回想起今早,自己纔看過的破境珠進度。現在纔剛剛過十分之一。

也就是一點點….

而氣血,也才增強了一小節,距離所謂的九霞花開,他連第一朵花才凝聚出一點點紅印子。

魏合回過神來,程少久已經抱着小孩喜滋滋的朝他走過來。

一旁下人一路跟着打着傘,還有兩人用狐狸毛皮擋着風。

“小河你來看!哈哈哈!這是我第四個孩子,第三個女兒!你說我給他取個什麼名字好?”

程少久一臉喜悅。

“你之前不是想好了幾個名字麼?從中挑一個不就好了?”魏合微笑道。

“你看看,這小子怎麼感覺和你長得好像!”程少久忽然語出驚人。

魏合一驚,趕緊看去。

果然,襁褓裏的嬰兒,小臉雖然皺巴巴的,像個小老頭,但仔細打量,還真有點和他相像。

“師兄你這話可不能亂說!”魏合趕緊提醒。

“哈哈哈,開玩笑,開玩笑。”程少久大笑。

“這種玩笑還是別開的好。”魏合搖頭。

“不過她還真和你有點像,不如…你認作她乾爹如何?”程少久笑道。“既然你們這麼有緣,以後這孩子,乾脆就叫程荷好了!”

“……”師兄您這…

魏合一臉無語。

這給孩子取名這麼草率的麼?

“好了好了,就叫程荷了,荷葉的荷,以後你可得多照顧照顧你乾女兒!”程少久果斷定性道。

如今他諸多朋友中,和魏合關係最近,有此一幕也屬正常。

一番喜悅吵鬧後,孩子哭累了沉沉睡去,程少久要去安慰自己老婆。

魏合便提前告辭。

出了程府,他坐上送他回去的程家馬車。望着窗外斜斜飄落的雨絲,一言不發。

程少久的第四個孩子出生,卻認了他做乾爹。

原本世上只剩一個二姐的他,卻莫名多了一個乾女兒。

魏合心中總感覺怪怪的。

“也是,畢竟我現在才十八歲,就成了乾爹….一轉眼…都已經來到這裏一年半了…”

從醒來,到入回山拳院,再到現在,足足一年半的時間。

他從一個瘦弱普通的尋常百姓,一步步成長,靠自己的努力,走到如今這個地步。

真的很不容易。

正當他感慨時,忽然前面駕馬車的車伕偏轉方向,將馬車朝路邊的一側靠停下來。

“魏少爺,前面有馬隊,是內城的,我們先避一避。”

車伕是個經驗老練的中年人,給程家趕車已經二十年了,大家都叫他老黃。

魏合也跟着這麼叫。

“內城….馬隊?”

他迅速拉開左側的馬車車簾,往外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