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皆點頭。

「等一下boss蹲坐下要站起來的時候,給幾針,為我爭取點時間。」

有三隻喵不清楚輝夜到底想幹什麼,但看她一臉凝重,猜測應該是非常重要的事,甚至還隱隱有些預感,輝夜找到了對付狼boss的方法。

「沒問題,這個包自然在我身上,儘管看我的手速!」有三隻喵自信地挑起唇角。

「單身了多少年?」七月流火露出了「我已看透一切」的迷之微笑。

有三隻喵斜睨他一眼。

「你管我?」

七月流火訕訕地碰了一鼻子灰。

「對放心吧會長,我們一定給你爭取時間!」

彈棉花沒注意到七月流火和有三隻喵之間暗流涌動,對著黎夜把自己胸上的皮甲拍得啪啪響。

他不清楚輝夜會長會怎麼操作,但他只要做好力所能及的事就行了。

「那就拜託了。」黎夜點點頭。

在眾人緊張又擔憂的注視下,她指揮著虛空行者與她一起跑向內場。

移動的時候只能使用瞬發的技能。在月之魂的狀態下,她有五秒的移動輸出時間,也足夠她和虛空行者進入內場的中心地帶。

狼boss追逐著我是大魔王,兩者一前一後地繞著圈。

黎夜讓將虛空行者定在距離自己5碼的地方,從包裹里取出離情劍單手握在掌心,邊場外的三人點了點頭表示就位。

收到黎夜的提示,有三隻喵等人將麻醉吹簫捏在手中,精神戒備蓄勢待發。

「大魔王,把boss往我這邊帶。不要正對我,要剛好從藍胖子旁邊經過,也不要正對藍胖子。」

黎夜的要求讓人難以理解,甚至稱得上有些奇怪。

至少場外的有三隻喵、七月流火和彈棉花並不能從中領悟出黎夜的真正意圖。

我是大魔王不理解,但不妨礙他照著黎夜的吩咐照做。只是理解上的偏差使他的指令完成度不太完美——距離太靠近了,差點讓藍胖子被波及,直接葬身在boss的鐵爪之下。

幸好黎夜一直注意著boss的動向,才讓藍胖子在boss經過時迅速後退堪堪躲過一劫。

待與boss錯身而過,黎夜指揮著藍胖子迅速轉了個面向,終於正對上boss的小皺菊。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boss的身影頓了頓,頂著熊熊燃燒的怒火再次將煩人的「蒼蠅」碾壓在屁-股墩下。

就是現在!

黎夜迅速激活疾風之靴上增加移速的特效,拉進與狼boss的距離。趁著boss半蹲半坐,直挺的背部與地面呈現75度斜坡,在狼boss支起後腿前,將手中的離情劍深深沒入狼boss背脊連接臀部的那塊地帶。

離情劍剛刺出,黎夜立刻扭頭提醒道:「快,吹簫。」

感受到來自后臀上方的刺痛,狼boss歪著的後腿一下子直起。

狼boss起身,手握離情劍的黎夜經過一個短暫的懸空,被boss後背上的肌肉頂了上去。

她臉朝下,整個身體都伏在狼boss背脊靠近尾部的位置。

彷彿感覺到自己的后臀有什麼異物,狼boss揚起尾巴掃去。還不待它尾巴從半空落下,三枚閃著點點寒光的銀針接踵而至。

隨著銀針入體,酥麻的感覺朝四肢蔓延開去。

待它再回過神來,黎夜早已拔出離情劍站起身,順著它的背脊移動至它的後頸。把離情劍再次深深刺入腳下那堅硬的晶甲之中,完全地固定好身形,才算真正鬆了口氣。

見黎夜穩穩地半跪在狼boss的身上,微微傾斜身子一手抓著個什麼,另一隻手舉起法杖,開始吟唱輸出,七月流火第一個反應過來:「我擦!竟然還有這種操作!」

連一段位移都沒有的情況下,利用boss半蹲坐的姿勢和起身的動作,為自己搞了個「升降梯」進入boss的攻擊盲區。不得不說,這操作真的太犀利了,直接超出普通人的想象範疇! 「果然是我的小輝夜!就是智慧過人!」有三隻喵叉著腰,一臉得意自豪。

原以為輝夜會長只是順勢爬上狼boss的腰部臀部。誰知,那樣還不夠,腰部臀部是狼boss能用尾巴掃到的位置。脖子和後背才是輝夜會長的目標位置。

所以,輝夜會長所說的「給她爭取點時間」原來是這個意思!

彈棉花恍然大悟。

覺察到身後那巨大身影不再跟著自己,我是大魔王回過頭。因為赤霄炎狼那碩大頭顱的遮擋,他無法看到杵在boss脖頸處的黎夜。

只見狼boss煩躁地低下頭不斷用爪子撓向腦後,如同一隻想抓癢卻怎麼也撓不到地方的寵物犬。

「它又怎麼了?」他茫然地望向黎夜的所在,旋即發現本該站著自家會長的位置空空蕩蕩。

再環顧洞穴一圈也沒發現自家會長的蹤跡。

奇怪了,會長去哪裡了?剛才他還聽到會長大人說話。

「別愣著,趕緊輸出。」熟悉的嗓音從上方傳來。我是大魔王圍著boss繞了個小半個圈,終於在側面看到努力穩住自己的身體,不被boss搖晃著甩下來的黎夜,錯愕道:「會……會長……你怎麼上去的?」

boss不停地踢著蹬著撓著想把後背的那個「虱子」震下來抓下來。雖然於事無補,但到底還是讓黎夜有點兒頭暈,根本沒心情回答這種問題。

仇恨值集中在黎夜身上,身為坦克又不需要輸出,看著我是大魔王悠閑又好奇的模樣,黎夜的額角忍不住突突地跳著。

「你很閑?」

「呃……」我是大魔王一時語塞。

剛想把仇恨再拉過來,聽會長大人嘆口氣道:「算了,先彆強仇。如果boss有打滾的預兆,你再用嘲諷。現在別靠那麼近,小心boss誤傷。」

狼boss有過那樣的前科。黎夜好不容易爬上了它的後背,可不想被boss碾壓在身下。論身手,她的肯定沒有秦風的那麼地靈活,能在狼boss打滾的同時不停地搭著「順風車」上下。

我是大魔王點點頭,後退幾步。從他的角度,會長大人簡直像修真小說里正在降服妖獸的勇士——

腳下是妖獸的晶甲,會長大人額上那銀飾隨著妖獸的劇烈掙扎而晃動,發出璀璨耀眼的銀光,讓露在面紗外的臉龐陷入一團月光色的朦朧。

長發在臉側輕輕浮動,雖然看不清面容,卻能從舉著法杖的那道纖瘦側影里感受到骨子裡的不屈和與生俱來的征服。

我是大魔王突然想起不久前自己在逛「奇迹」官網時看到的一個帖子。

似乎是男性玩家們自發搞了個什麼美女玩家的榜單評選。

叫什麼來著……哦對,好像是叫「絕色榜」。

輝夜會長位列前茅,卻不是絕色榜的第一,屈居第二位。

第一位遊戲id是什麼他也不太記得,唯一比較深的印象中對方跟清冷的會長大人完全不是一個類型。

之所以想到這些,不過因為我是大魔王覺得,就會長大人這女戰神一樣的風采,完全可以碾壓那個絕色榜第一。

「快用嘲諷!」

不知誰高喊了一聲一下子將我是大魔王拉回現實。轉眼間,狼boss曲起同一邊的前爪後腿,身形一歪,即將做出翻滾的架勢。

我是大魔王這才想起自己光顧著發獃差點掉了鏈子,連忙釋放嘲諷彌補。受到了強仇的吸引,狼boss明顯頓了一下,直起身體抬起巨大的右爪朝我是大魔王正面拍去。

也許是之前遛boss遛出了一些走位的技巧,我是大魔王朝boss的左側發動衝鋒。

狂暴為boss增加了移動速度,但並沒有賜予它更加靈巧的身姿。巨大的右掌一擊落空,由於「螻蟻」跑到了它的左側,右爪長度有限根本夠不著,boss抬起了它的左爪。誰料那螻蟻根本頭也不回,跑到它後腿的位置一個轉彎便不見了。

赤霄炎狼扭著身體焦躁地轉了個方向,只能捕捉到那螻蟻再次消失在它后臀處的側影。

繞彎子是吧?

狼boss立刻往右打了個彎。低著頭撒開步子狂奔的我是大魔王正好跟狼boss打了個照面。狼boss那抬起的鋒利爪子彷彿說「嗨」。「嗨」完之後不帶減速地以排江倒海之勢從他頭頂斜上方壓了下來。

「我去!」

因為慣性,我是大魔王剎車后止不住地身形停頓了一秒。在這種十萬火急的時刻只能抬起自己的巨斧,交叉疊著擋在自己的身前。

這只是身為人的本能反應,就算手裡是鍋啊鏟子的也會下意識地擋在身前。正是這麼個防禦姿態,為他減少了承受的部分傷害。狂暴后的boss即便被削弱了部分傷害,那攻擊力依然很嚇人,眨眼之間拍掉他40%的血量。

好不容易將boss的血量磨到還剩30%,可不能在這種關鍵時刻倒t。剛這麼想著,有三隻喵的眼皮一跳,因為她看到狼boss再次抬起巨爪,死亡的陰影彷彿已經將血量還不到40%的我是大魔王完全籠罩。

「還有技能趕緊交!」七月流火也注意到這一幕,感覺心臟都要跳到嗓子眼裡,發出的聲音都有些變調。如果大魔王「衝鋒」的cd結束,或許還有存活的希望。

但顯然,隨著boss的爪子落下,卻沒有身影從中流竄出來。相反,當boss挪開爪子的時候,地上筆直地躺著一具「新鮮」的屍體。

「卧槽,倒t了!」驚呼過後,彈棉花第一時間想到會長大人還有撿人的技能,可眼下會長大人在boss的後背,會不會距離太遠夠不著?想到這裡,他更加擔憂。

黎夜半跪在狼boss的後頸,視覺盲區讓她看不到下面發生的情況。但隊伍版面能夠清楚地看到我是大魔王的血條呈「二段跳」式減少,血條下降的速度太快,加之她召喚虛空行者的技能還在cd,沒法一下子搶到仇恨。月之魂的cd剛結束,我是大魔王的血條直接變成暗淡的灰色,還是沒趕上。

「能拉得起來不?」有三隻喵問她。

黎夜無奈道:「沒有視野。」

是了,小輝夜在狼boss的後頸,而大魔王躺在狼boss的身下,因狼boss不斷地走動被無意識地來回踐踏著。大魔王正處於小輝夜的視覺盲區。 視野是任何職業釋放技能的前提。當然,如果讓小輝夜從boss身上下來拉人也不是不行,可這樣風險太大,而且誰也不能保證小輝夜下來后能順利地再次上去。

思緒千迴百轉間,有三隻喵替黎夜做出決定:「算了,先讓大魔王躺著吧。」

第一仇恨的坦克倒下,仇恨轉移到輸出最高的黎夜身上。而黎夜站在狼boss的攻擊盲區不會那麼容易掛,給遠程輸出們提供了一個穩定的輸出環境。

黎夜本身是最暴力的輸出,兼職治療,現在還是個拉著仇恨的「坦克」。有時候角色定位的也不是一成不變,當轉換來臨之時就是這麼地奇妙!

「可待會boss要是再打滾的話……」彈棉花想了想還是提了出來。

「女神不是能召喚一隻藍胖子?那玩意兒應該能搞定這個問題。」

倒t不是好事。可在倒t不會必然導致團滅這一前提下,能讓人更快冷靜下來。七月流火向彈棉花解釋,可彈棉花接下來的反問卻讓他再次變色。

「但如果那個技能cd沒結束呢?」

有三隻喵和七月流火沉默了,彈棉花順著他們的目光望向衣袂翩翩,半跪在boss身上的會長大人。

半晌,有三隻喵才開口:「那就用吹簫,最大可能地給她爭取時間。」

除此之外似乎也沒其他辦法。

彈棉花和七月流火點了點頭。若是他們的傷害與輝夜相近的話,只要其中一個成員拚命輸出,其他的丟技能時劃劃水,總能成為「仇恨」擔當。但他們和輝夜的輸出差距可不是一般得大,輝夜是他們三個人的輸出加總。除非輝夜完全停手,否則仇恨怎麼搶都搶不過來。而輝夜又不能停手,她是輸出主力,且在輸出的同時能為隊伍提供源源不斷的治療。

好在「冷卻時間沒結束」這樣的糟糕局面並未發生。現在不發生不代表之後不會發生,只要黎夜還在boss身上,boss就沒理由不打滾。正是基於這樣的原因,黎夜不打算放棄我是大魔王。雖然他的存在感看似很低,卻是唯一的「機動」人員。

召喚技能的冷卻時間一結束,黎夜立刻召喚出虛空行者。這種不像爆發技能,得捏在手裡卻不能立即使用,每一個爆發技能都得用在刀刃上。虛空行者一旦被召喚出來,只要血條不被打爆就會一直存在。儘早使用,越早進入cd時間,更快進行下一輪的召喚。

召喚出的藍胖子呆立在黎夜的身旁,然後遵循黎夜的指令順著狼boss的身體坡度滑了下去。高度落差,磕掉了它一半的血量。這並未讓黎夜太過在意,反正即便滿血狀態也會被boss一巴掌拍死。只是接下來必須得注意不能讓boss踩到藍胖子。

畢竟還沒發光發熱就灰飛煙滅,這樣未免也太尷尬了些。

讓藍胖子在距離boss二十碼的地方站定,為boss下一波的打滾待命。

拍死了螻蟻讓狼boss洋洋得意了一會兒,很快又感覺後頸與後背連接的那塊位置有個讓它很是牙癢的存在。無論是抬爪撓、原地亂跳亂蹦躂都沒把那玩意兒給弄下來,不知為何,它的心底又湧起滿地打滾的欲~望。

不斷震顫的背部終於安靜下來,黎夜感覺眼前的景物朝一邊歪倒——

這是boss開始翻滾的徵兆。

獃頭獃腦的藍胖子接到黎夜指令,鎖定boss釋放技能「受難」。

狼boss身體歪到一半,莫名感受到某個方向傳來的一股濃烈的「嘲諷」氣息。登時,也不翻滾了,先把敢作死對它釋放「敵意」與「不敬」的目標撂倒再說。

鎖定一道藍色的身影后,它朝著那個方向奔襲而去,由於對方位置有所移動還略微調整了下自己的行動路線。

邊丟技能邊注意著boss的動向,有三隻喵看到狼boss的對面藍胖子橫向移動的走位,挑挑眉「咦」了一聲。

「怎麼了?」七月流火不清楚有三隻喵發現了什麼。他的目光在狼boss和藍胖子之間徘徊,但沒發現有什麼奇特之處。

「小輝夜讓虛空行者移動,似乎特意不讓boss跑成一條直線。」有三隻喵解釋道。

「副會長的意思是,會長另有打算?」彈棉花忍不住加入話題,「我看著覺得像是在遛boss儘可能拖時間。」

「或許吧。」有三隻喵點點頭,「不過我總覺得小輝夜的目的沒這麼簡單。哦呵呵呵,這只是身為女人的一種直覺。」

從她的角度,狼boss曲線跑動著,行動軌跡能連成一條弧。在顛簸中,狼boss背上的那道身影艱難地轉了個面向。

為什麼要換面向?在狼boss移動過程中想挪動自己可不是那麼容易,雖然只是一個很小的朝向內場的角度。

內場有什麼呢?

有三隻喵的目光不期然落到我是大魔王的屍體上。

「難道是這個意思?」腦海中電光一閃而過,有三隻喵突然聯想到什麼。

彈棉花和七月流火面面相覷,從對方的眼裡看到了如出一轍的茫然。

「不要問我,自己看。」有三隻喵朝我是大魔王屍體所在的方向揚了揚下巴。

彈棉花和七月流火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我是大魔王的屍體上泛起柔和的白光。另一端,輝夜舉起的法杖頂端冒出一團白光。隔了一段距離的兩團白光之間有一條細微的白線相連,那是源源不斷傳輸著的能量光束。

七月流火突然明白過來。對於女神來說,狼boss阻擋了她的視野,而讓狼boss主動離開我是大魔王屍體所在的位置就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不過這樣也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女神自身的面向。以屍體和藍胖子為頂點在中間畫出一條直線的話,狼boss面向藍胖子那端。女神對著狼boss腦袋的方向,相當於也背對著屍體。這麼一來,屍體又在她的視野盲區,面向怎麼也得調整90度才可能看到屍體。但假如狼boss跑成弧線不停向地左偏移,女神需要調整的面向角度則小了很多。在boss同樣的移動時間內,能更快撿起我是大魔王。

白光過後,我是大魔王睜開眼從地上坐起,目睹了二十碼開外的地方,藍胖子正好被狼boss一巴掌從「有」拍成了「無」。 狼boss還有20%的血量,臨近開荒的尾聲。

此時把他拉起來,意味著他能吃到推倒boss后的那波經驗。這麼想著,我是大魔王起身的同時向黎夜投去感激的目光。

「快到這邊來。」七月流火朝我是大魔王招手。我是大魔王點點頭,一溜小跑來到七月流火身旁。

「終於快結束了啊——」我是大魔王一聲感嘆,惹得有三隻喵看了過來。

注意到他頭頂的血量,有三隻喵提醒他:「你先補點血。」

我是大魔王身上跳動著的綠色數值,將他的血量抬到了30%。以往其他難度,狼boss的技能已經到此為止了。作為開荒噩夢難度的先驅者,沒有前人經驗來告訴他們噩夢難度的情況。boss有沒有后招,眼下還真難說,最怕勝利在望的時候突然出現什麼幺蛾子。

與我是大魔王稍稍鬆一口氣的心情完全不同,黎夜等人精神已經達到高度集中,如同緊繃的弦。狼boss每一個動作都牽動了他們的神經,叫心臟抑制不住地「咚咚咚」狂跳著。

內心喧囂,身體之外的氣氛卻格外沉寂。就連初時因「被會長大人拉起」而慶幸著的我是大魔王也覺察到周圍流淌著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很快,他又意識到隊友們都在為了最後的勝利而努力,自己卻像個邊緣人,啥都幫不上。這種自我認識真讓人感到沮喪!

16%……14%……12%……

當狼boss的血量達到10%,它身上那琉璃般的晶甲開始如春日冰雪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

boss解除了狂暴狀態。

「坦克接怪。」

看似指揮突然,黎夜還是給了我是大魔王準備的時間。在她喊出那一句的同時,她又召喚出藍胖子替代著站在boss身上。而黎夜自己,則從狼boss的後頸拔出了離情劍,順著boss的背脊從側面滑下,以磕掉一定血條為代價得以落地。

晶甲消失,意味著狼boss的全身再次被繚繞的火焰所包裹。使用了「受難」的藍胖子雖然站在它的背面不會承受來自狼boss的正面攻擊,但狼boss身上的火焰會給藍胖子掛上「狼之怒」buff,沒法獲得黎夜被動治療的它根本支撐不了多久——這是所有試圖接近赤霄炎狼必須付出的生命代價!

「我來了!」我是大魔王滿血復活,精神頭十足地揮舞著雙斧入場,之前他的存在感實在太弱,終於又到他發揮的時候。

可有可無的存在比掛掉本身更不能讓人忍受!

黎夜經過他時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勵道:「加油!」

「嗯!」我是大魔王很喜歡這種被委以重任的感覺,心中被一股戰士的榮耀所滌盪著,微微顫動的雙手暴露了他內心的激動。

當然也不能被這股激動沖昏頭腦。他沒有立刻朝狼boss衝去,在會長大人的虛空行者被帶走最後一絲血條的那刻才對狼boss釋放了「嘲諷」。

狼boss因狂暴重回歲月巔峰,也在解除狂暴過後因能力過耗而開始虛弱。小隊成員丟在boss身上的技能帶來的大量傷害讓它的血量迅速下降,最後終於血量不支地倒在了不甘的命運下。

一瞬間,小隊所有成員全身金光一閃。

與此同時,世界頻道再度熱鬧起來——

「叮——恭喜玩家’輝夜”有三隻喵”七月流火”我是大魔王”彈棉花’率先通過『噩夢』難度秘境』燃燒的火焰』,獎勵經驗值5000點,隨機獎勵黃金裝備一件。感謝大家對』奇迹』的支持,祝各位遊戲愉快!」

[世界]

將離雪:噩夢難度???我擦,我是不是聽錯了?

屌屌的:黃金裝備!#口水,觀自在簡直要發啊!!

送一血:……

預言帝君:又雙叒叕踏馬是輝夜!老子最煩輝夜了!#嘔吐

叼炸菜:我說第二幫會成立的時候「觀自在」怎麼沒啥動靜,原來人家跑去開荒噩夢難度了,不顯山不露水「觀自在」真夠低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