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鐺也知道蘇韜對現場的駕馭能力,畢竟他是錄製真人秀節目出身,有很強的自信能夠駕馭現場節目。何況節目不是直播,而是先錄製,後期還會編輯內容。即使拍攝現場出現了失誤,也可以通過後期的編輯,刪除掉不合適播出的部分。

對綜藝節目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其中的玄機。

第一,節目是有台本的,就跟劇本一樣,每個嘉賓在每個環節的表情和台詞,都是有標準的;

第二,節目是經過後期合成和刪減的,因此很多嘉賓看正式節目的時候,會發現自己說的話,會被編輯合成,從一個場景剪切到另外一個場景。

蘇韜知道自己的挑剔,會讓下面的人很難做,但他有自己的原則,平時可以嘻嘻哈哈,但在原則問題上絕對不能讓步。

蘇韜不能讓觀眾看到虛假的一面,謊言就是謊言,永遠擁有被拆穿的風險,如果被大家知道節目是設計出來的——中醫大師是個按照台詞說話的演員,這對中醫的形象將造成巨大的破壞。

蘇韜可以累一點,付出更多的心血,但不能承擔這個風險。

蘇韜將兩個嘉賓的資料調了出來,仔細研究一番,做錄製前的籌備工作,了解嘉賓的性格和喜好,是必須要做的。

既然決定要做,那就一定要做到最好,這是蘇韜的行事準則。

將資料看得差不多,外面響起敲門聲,姬湘君拿著一個袋子走入,問道:「我看到一家夜宵店的生意很好,嘗了一下味道不錯,順便打包帶了一些給你。要不,吃一點?」

蘇韜餘光瞄了姬湘君一眼,見她換了一身休閑裝,估計又出去逛街了。自己這個女助理優點不少,但缺點也很多,一有時間便喜歡到商場溜達,到了哪個城市,肯定會去最熱門的商超去探店。

丁鐺曾經說過,姬湘君有一個自己弄的微信公眾號,雖然每個月只發一兩篇探店文章,但竟然吸引了不少粉絲,只能說像姬湘君這樣的逛街迷,還真是不少。

「嗯,那就一起吃吧!」蘇韜看一眼份量,暗忖明明足夠兩人吃,姬湘君說自己嘗了,估計是吹牛。

姬湘君嘴角的笑容迅速閃過,她開始張羅餐桌,不一會兒將夜宵放得整齊,乍一看還是挺令人食慾大開的。

姬湘君剛做好,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陶瑤打來的,她笑著跟蘇韜說:「你先吃吧!」

言畢,她走到陽台接通電話。

蘇韜見姬湘君聊得很開心,心裡犯起了嘀咕,對象究竟是男是女?

他很快打了個機靈,自己怎麼多管閑事,就算姬湘君跟男人聊天,那也是理所當然。姬湘君的年齡也不算很小,女人在最好的年華,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那才不枉虛度此生。

陶瑤和姬湘君原本的關係也談不上特別好,談不上閨蜜,但經過姬湘君幫陶瑤牽了紅線,兩人的關係突飛猛進了。

陶瑤沒事做便會給姬湘君發信息或者打電話,姬湘君知道陶瑤雖說聊天放得很開,但事實上沒有什麼戀愛經驗,她有很多情緒只能跟姬湘君分享。

包勛的確是一個很不錯的結婚對象,有經濟實力,人品也很不錯,只是對陶瑤不太上心,偶爾跟她聯絡,也只是禮貌性的。

「君君,怎麼辦呢?都是你害我的,現在我想把自己嫁出去,你得給我幫忙,不然我一輩子都詛咒你。」陶瑤開玩笑道。

「在處理男女感情上,千萬不能太積極。雖然女追男隔層紗,但如果太纏人,會讓人覺得厭煩。」姬湘君回憶自己在一些愛情散文上的觀點,努力幫陶瑤出謀劃策,「我覺得你可以適當地冷落他一下,讓他主動來找你。」

「如果他不主動找我,那怎麼辦呢?」陶瑤患得患失地問道。

「那他對你沒半點興趣,你就徹底地放手吧。」姬湘君勸說道,「如果一味地倒貼,只會讓自己顯得很卑微。」

「他那麼優秀,我卑微一點,又如何呢?」陶瑤反駁道。

姬湘君無奈苦笑道:「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去辦吧,主動進攻,讓他習慣你的狂轟亂炸。」

陶瑤沉默片刻,才道:「但我又做不到那麼厚臉皮!」

「……」

姬湘君發現自己並不是一個合格的愛情顧問,「要不,你打電台的感情欄目試試?讓那些情感主持人幫你出謀劃策?」

「才不要,我跟他們說這些私事,肯定會被他們噴死。」陶瑤拒絕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個玻璃心,一碰就會碎!」

蘇韜在餐廳里等待,卻發現姬湘君打了半個小時,也不見收手。

蘇韜直接摔掉筷子,窩在沙發里,用遙控器調換頻道。

姬湘君雖說和陶瑤在聊天,但注意力一直放在蘇韜的身上,見他似乎心情不大好,連忙跟陶瑤說道:「瑤瑤,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等有空了,我主動給你打電話。」

陶瑤不滿地說道:「都這麼晚了,你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不會是給你那帥氣的老闆暖床吧?」

姬湘君臉上紅白了一陣,道:「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掛了哈!」

陶瑤對著手機屏幕,也不管姬湘君聽不聽得見,罵道:「見色忘友的傢伙!」

姬湘君回到客廳,見蘇韜面無表情,低聲道:「對不起,剛接了個朋友的電話!你不用等我,可以自己先吃的。」

蘇韜抬頭看了一眼姬湘君,道:「男的,女的?」

「啊?」姬湘君瞪大眼睛,困惑地望著蘇韜,「這很重要嗎?」

將自己晾在一邊不搭理,竟然還敢反問自己?

「當然重要!」蘇韜按住火氣解釋道,「如果是男的,那麼說明你在熱戀,繼續擔任我的私人助理,那就不太合適了。如果是女的,問題也挺嚴重。你竟然為了個女人,將自己的上司冷落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這不是充分說明,我在你心目中沒半點地位嗎?」

姬湘君能感受到蘇韜的怒氣,本能地慌亂,連忙解釋道:「是我一個女同學,我這次去羊城處理房產,因為她認識不錯的中介,我們才聯繫上的。她跟我的關係原本很一般,最近出了點情感問題,我出於禮貌,沒有直接掛斷電話,還請您能諒解!」

蘇韜發現自己剛才的話,有很大的問題,自己有什麼權利對姬湘君的生活指手畫腳?

蘇韜只能在心裡作解釋,姬湘君在處理感情問題時太糟糕,否則也不會和前男友關係弄得那麼僵!自己只是想要間接地關心一下自己的女助理而已。

他作為老闆,當然不能表現得太噓寒問暖,所以語氣表現得特別沖。

「哦,是這樣啊!」蘇韜站起身,淡淡地掃了姬湘君一眼,「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啊!還愣著做什麼,你帶的東西都該涼了。」

「呃……好。」姬湘君沒想到蘇韜的洪荒之力瞬間就消失了。

姬湘君有點狐疑,因為她剛才覺得空氣中有一陣甜蜜的醋味?

難道?

姬湘君沒敢往深處去想!

兩人默默地吃了一陣,蘇韜突然放下筷子,輕聲說道:「對了,跟你說一句心裡話。你其實早就不虧欠我什麼,如果有一天你想要戀愛或者結婚了,又或者覺得厭煩在我身邊的工作,那麼就跟我說清楚,我會很坦然地送你離開。」

姬湘君怔怔地望著蘇韜,淚如雨下!

「你哭什麼?」蘇韜笑問,「你不應該覺得很開心嗎?你重新獲得自由了!」

姬湘君用紙巾擦拭眼角,「是啊,我挺開心的。我的努力終於得到認可了。」

「看來是喜極而泣了?」蘇韜道。

「嗯,又被你看穿了。」姬湘君掩飾著內心的複雜情緒,違心地說道。

其實,你猜錯了!

被籠子關習慣的白鴿,某一天主人承諾給它自由,它會義無反顧、毅然決然地沖向藍天嗎? 姬湘君的住處跟蘇韜挨得很近,按照三味集團對她的住宿標準,她是可以居住三室一廳的房子,但她只要了一套兩居室,畢竟一個人居住,若是房間太多,面積太大,不僅收拾起來很麻煩,住久了之後會覺得特別空曠和寂寞。

姬湘君走出房間之後,迎面走來一個熟悉的身影,竟然是自己的助手王婭。

王婭穿著一件羊毛絨大衣,手裡提著一個塑料袋,耳朵里塞了耳機,雖說年輕比在姬湘君只小了兩歲,但整個人的裝扮卻是青春時尚,相反,姬湘君卻顯得成熟許多。

年齡對於女人而言,是一個敏感詞,雖說可能只是年輕個一歲或者兩歲,但在心裡的差距卻是巨大的,因為年長一歲,花朵凋謝的時間就會縮短。

「姬助理,沒想到,真的是你!我正好打算去給老闆送一份夜宵呢。你這是剛從老闆的屋子裡離開嗎?」王婭摘掉耳機,臉上堆滿笑容,語速輕快地說道。

「是啊……不過,老闆剛吃過東西,所以你這份夜宵就不用送過去了。」姬湘君心裡暗嘆了口氣,這小姑娘未免太有眼力勁了,比自己當初剛在蘇韜身邊工作的時候,要聰明許多。

姬湘君倒不會覺得王婭對自己有什麼威脅,只是覺得自己以前太愚蠢,什麼都不會,難怪蘇韜會那麼嫌棄自己。

緋色豪門,誘妻入局 王婭失望地嘆了口氣,自嘲笑道:「那我還是帶回去自己吃了,看跟我住一個房子的同事,她願不願意吃。」

王婭的級別還沒到姬湘君這個層次,所以集團給她安排的是三人的宿舍,每個人都有獨自的房間,客廳、廚房、衛生間都是共用的。

姬湘君點了點頭,笑道:「你挺用心,每天我會找機會告訴老闆的。」

「那就不用了吧?」王婭壓低聲音說道,「我也不是故意為了討好老闆,只是我自己是個吃貨,覺得這家店的東西很好吃。」

姬湘君想了想,提醒道:「老闆是一個中醫大夫,比較喜歡養生,所以一般過了九點基本不會吃東西了。」

王婭下意識地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時間,現在是八點三十分左右,是不太適合讓老闆進食了。王婭吐著舌頭尷尬地笑道:「多謝姬助理,我以後會加倍注意的。對了,老闆是不是很挑剔?」

姬湘君怔了怔,這個問題還是很難回答的,蘇韜對自己用苛刻來形容也不為過,但對別人那是沒話說,從來沒見他大發雷霆過。

「老闆不是老虎,他還是很好相處的。」姬湘君微笑著解釋道。

王婭複雜地看了一眼姬湘君,拿著塑料袋朝自己的宿舍走去,姬湘君望了一眼王婭的背影,暗嘆了口氣,現在的小女孩怎麼都這麼主動啊?

王婭返回自己的宿舍,剛打開門,就看見室友在吃泡麵,她鬱悶地將塑料袋放在餐桌上,道:「別吃垃圾食品了,這些給你吃了。」

室友叫做徐楠,是集團總經辦的秘書,跟王婭一起面試進入公司,所以兩人的關係挺不錯。

徐楠見王婭表情不對勁,一邊打開外賣袋,一邊察言觀色,「怎麼?碰釘子了啊?」

王婭嘆氣道:「我還沒見到老闆,就被人給堵了。」

徐楠意外道:「你不會是在他房間里見到誰了吧?據說我們這個年輕老闆可有很多紅顏知己呢!這也難怪,如果我有機會,也想跟勾引他。」

王婭沒好氣地瞪了徐楠,道:「你流口水了啊!」

徐楠尷尬地笑了笑,道:「來,趕緊說說,遇到誰了啊?」

「還能是誰?我的直接上司唄?」王婭無奈道,「沒想到她先行一步,送了夜宵給老闆。還讓我以後不要準備,老闆注重養生,沒有吃夜宵的習慣。」

徐楠吃驚地說道:「不會吧,她這麼陰險?」

王婭輕哼一聲道:「從第一次見面,她就防備著我呢,擔心我取而代之,其實我哪有那個想法,只要能平穩地度過試用期,成為正式員工,便心滿意足了。」

徐楠笑道:「那是你傻。你現在是除了姬助理之外,最接近老闆的人,如果能讓老闆對你刮目相看,以後我還得抱你的大腿呢。所以無論姬助理怎麼提防你,你都得不惜一切代價去接近老闆,讓他對你有深刻的印象。」

王婭搖頭道:「我沒那麼多功利心。」

徐楠皺眉道:「這哪裡是功利心,這是最基本的職場生存法則啊。」

王婭嘆了口氣,沖著徐楠笑道:「你趕緊吃東西吧,等徹底涼了,就不好吃了。」

徐楠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啊!你跟我一起吃嗎?」

「不了,我得減肥!」王婭笑著站起身,朝衛生間走去。

徐楠望著王婭的倩影,嘴角浮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這王婭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她竟然敢跟姬湘君爭風吃醋,姬湘君可是現在三味集團的首席紅人,就算是晏靜和夏禹,在與姬湘君交流溝通的時候,也會保持和善的態度。

徐楠知道自己跟王婭比不起來,她比自己長得好看,學歷也不錯,更關鍵的是,運氣也爆棚,她直接變成董事長身邊的人,而自己只能進入總經辦擔任一名普通的小秘書。

徐楠攛掇王婭弄的小花招,其實是站在自己的立場幻想,如果自己處於王婭的立場,她自己會怎麼去做。

至於王婭雖說看似單純,但心裡怎麼可能沒有一些彎彎道道呢?

王婭在衛生間里洗了臉,望著鏡子里自己的容顏,再想起姬湘君的樣貌,突然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從小到大,王婭都是眾所矚目的美女,追求自己的異性有很多,她對自己的容貌也一直很自信,但跟姬湘君相比,卻是有種自卑感,因為姬湘君的優雅和甜美,那是發自肺腑的。

梳妝台上整齊地擺放著自己的護膚品,其中不乏價值不菲的奢侈品,用在自己的臉上有種突兀感,但用在姬湘君的臉上,卻有種本該如此的感覺,彷彿這些奢侈品是為姬湘君量身訂造的。

王婭暗嘆了口氣,心想自己是否不應該那麼貪心,專心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好了。

總有大佬對我虎視眈眈 但貪念在心中不斷地滋長,有個手抓鋼叉的惡魔不停地念叨:要好好把握機會,只要幹掉姬湘君,自己就成為「王的專寵」了!

姬湘君並不知道自己在別人眼裡的形象,儘管蘇韜對她私下裡的態度很糟糕,但在外人的眼中,蘇韜對姬湘君不僅信任,而且很放任。

蘇韜已經養成習慣,只要姬湘君認可的事情,他都會習慣性地默認,所以大家都知道姬湘君在蘇韜的心中擁有重要性。

當然,倒不是蘇韜被姬湘君迷惑住了,只是他知道自己將姬湘君調教得很好,姬湘君已經熟悉自己的處理方式,所以做的安排也符合蘇韜的內心想法。

蘇韜也就懶得為瑣事操心,將決定權交給姬湘君來處理。

限制級成婚 打個最簡單的比方,夏禹想要諮詢蘇韜的行程,也得先跟姬湘君進行商議,因為他知道蘇韜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秒要參加什麼活動,而問姬湘君,才算是問對了人。

大家都已經習慣看到蘇韜身後拖著一條漂亮的「尾巴」,同時也將姬湘君視作蘇韜的心腹。

蘇韜第二天早上起床,來到燕無盡釣魚的池塘,燕無盡已經釣了十幾條鯽魚,蘇韜站在旁邊打了一會兒拳,然後陪燕無盡坐著,他從側面打量著燕無盡的鬢角,發現多了很多白髮。

「您這是好久沒染髮了?」蘇韜笑問。

「有幾天了。既然準備當個普通的老人,那就要在形象上有所改變。」燕無盡笑道,他其實是少年白頭,年輕的時候沒有染髮,是為了增加自己的厚重感,年齡大了開始染髮,是為了讓自己增加彭勃的朝氣。

火神也是人,也會因為年齡的緣故,展現出無奈,需要假借外物來修補。

蘇韜從行醫箱里找出一瓶藥膏,道:「我剛研製出來的黑髮膏,你用它洗頭,會有效果。跟染髮不一樣,是改善髮根的本質,重新長出黑色的頭髮。」

燕無盡笑了笑,將藥膏揣入懷中,道:「是個好東西啊。聽說亨特家族那個小子,禿頭都被你治好了。看來你在黑髮生髮上,的確有一手。那我就不客氣了。」

蘇韜等燕無盡又釣上來一尾鯿魚,輕聲說道:「劉建偉從薩嫩雅帶回來一個人。」

燕無盡沉默片刻,淡淡苦笑道:「是他的繼子嗎?」

蘇韜微微點頭,「傷勢很重。銀蟻軍團在棄守基地的時候,在他體內注射了很多致命毒素。」

燕無盡道:「能救嗎?」

「能,安德森團隊已經解析了他體內的毒素成分,可以配置解毒藥劑。」蘇韜輕聲道。

「好……」

燕無盡微微嘆了口氣,收拾了魚竿提著魚桶,朝遠處走去。

蘇韜能夠感受到燕無盡內心的情緒,畢竟是自己的兒子,父子之情,很難割捨! 《韜韜有病脫口秀》第一期台本終於被蘇韜拍板認可。

丁鐺終於鬆了口氣,連忙跟淮南電視台那邊聯繫,確定錄製的時間。因為和淮南衛視合作,所以可以使用淮南電視台的演播室。

淮南電視台雖然沒有湘南衛視收視率高,但這幾年整體發展不錯,淮南衛視在全國各大衛視排名在第四、五位的樣子。

儘管收視率或許比不上湘南衛視,但經濟實力卻是比湘南衛視要更高一籌。因為淮南比起湘南的經濟情況要更好,節目招商引資也方便找到大的品牌商。

雖然都是上星衛視,但品牌商還是會根據地域投放適合自己產品銷售的廣告。比如湘南人喜歡吃檳榔,所以很多廣告都和檳榔有關,絲毫不考慮其實檳榔具有很強的致癌性,人食用過多,會導致發生口腔疾病,甚至演變成口腔癌。

淮南衛視的品牌商以互聯網企業比較多,比如互聯網金融、電子商務、二手車網等,因為在淮南的互聯網企業比較多,同時觀眾使用這些互聯網產品的轉化率也更高。

蘇韜從保姆車走下之後,迎面走來一群人,為首的是一個年齡在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後面跟著一群下屬,都是淮南衛視的工作人員。

「你好,我叫魏向峰,是淮南衛視頻道副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