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後邊比賽放棄參加,乖乖養病,十天以後大殺四方,可是這樣跳高比賽顯得毫無意義。

二:讓智能電子狗去學習,試一試。

系統對智能電子狗的介紹很簡單,頂級的人工產品,十個楊雲也沒有一隻電子狗聰明。

說真的,楊雲覺得自己有被冒犯到。

看著有些無奈宋雄,楊雲知道他在想什麼。

因為跳高的逞能要錯過後邊大概兩場甚至三場比賽,有些得不償失。

連續三場,對炎華是重大的打擊,其它國家必然有所行動。

趁人病,要人命,趁著楊雲虛弱,先滅掉炎華。

「宋隊長,也不是沒有辦法。」

「前兩天,我研究出了個新玩意兒,或許有用。」

「笨笨,快過來!」

楊雲吆喝時,一聲狗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接著,他們看見從屋子裡面走出來了一條狗。

不對,準確說是一隻機器狗。

銀白色的金屬機身,流線型的身體線條,紅色的激光眼,滿口的鐵齒,銳利的四肢,這個泰迪大小的機械狗充滿了科技感,是男人一看就喜歡的存在。

宋雄眉頭一皺。

「楊雲,別鬧了,電子狗怎麼治傷?難不成你還想讓他下來學習?」

楊雲鄭重的點了點頭。

「你猜對了,別看它只是電子狗,實際智商相當於十五個你。」

宋青衫滿臉黑線,他什麼時候成智商計量單位了,楊雲這是赤果果的羞辱。

「送下來試試。」

楊雲點點頭,很快,電子狗啟動,和真狗一樣蹭了蹭楊雲,然後被楊雲放進了冰箱。

冰箱是上下連通的傳送通道,只能傳死物。

電子狗到了宋雄身邊,「汪汪」叫了兩聲,然後蹲坐在地上,看著楊雲的虛擬投影,主要盯著腳踝處。

宋雄好奇,好像這隻電子狗智商確實挺高。

「開始吧,按楊雲說的辦。」

專家們紛紛為一隻電子狗進行講解,如何按摩,如何理療,如何讓藥物更好的吸收等等。

半個小時后,電子狗又「汪汪」了兩聲,似乎告訴所有人,它已經學會了。

看著電子狗被楊雲召喚回去,宋雄向專家們問道。

「這就學會了?」

專家們先是點點頭,接著又搖搖頭。

「我們也不知道,反正覺得這隻狗聽的很認真。」

宋雄無語,楊雲打開了通訊。

大家看見楊雲躺在床上,電子狗屁顛屁顛的搖著尾巴跳到楊雲腳踝邊,接著竟然用前爪打開藥瓶,塗抹在扭傷處。

理療燈烘烤,爪子按摩,弄完之後又開始上新的藥物,繼續按摩吸收,來回三四次。

宋雄問道。

「怎麼樣?」

醫生回答。很準確

「看手法我覺得沒什麼大問題,上藥的時間把握,還有劑量大小以及藥物使用順序都沒錯,甚至比一般人做的都要好。」

說完,醫生看了看宋雄,宋雄覺得自己被冒犯了。

他可能是醫生口中的一般人。

所有流程做完,宋雄看見電子狗伸出了金屬舌頭,舔著扭傷處,楊雲已經睡著了,沒有察覺到異樣。

宋雄好奇問道。

「它在幹什麼?」

有一個醫生站出來。

「這是電療,微弱的電療刺激可以幫助傷口恢復,我隨口一提,沒想到這隻電子狗竟然照做了。」

宋雄眉頭一皺。

「不會出事嗎?」

醫生笑了笑。

「應該不會,而且會很舒服,你看楊雲現在的樣子就知道了。」

床上,楊雲臉色泛紅,嘴裡還時不時的發出某些奇怪的聲音,讓宋雄老臉一黑。

這傢伙,鐵定沒做好夢。

既然扭傷能恢復,就沒什麼好擔心的,看著兢兢業業在給楊雲做電療的電子狗,宋雄感慨,楊雲又弄了個怪物。

「這真的是幾天時間造出來的嗎?」

「這小子,當運動員真是可惜了。」

已經不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想法,楊雲隨便拿出來的東西,都是超越科技的存在,不服也不行。

米國,吉姆布朗正被罵的狗血淋頭,魁梧大漢委屈的差點哭出來。

他也不想楊雲獲得勝利,對手太強,他能有什麼辦法。

同樣的事情在不少國家也都發生著。

楊雲已經受傷,一定要抓住機會贏一場,然後打垮炎華這樣的話被傳遞給了所有的運動員。

全世界都在等一個機會,楊雲輸掉比賽,然後他們群起而攻之,削弱炎華國力。

因為楊雲,炎華變得太強大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身體逐漸變得虛弱,除了炎華。 匕首距離王二壯的面門只差三寸,望著鋒利的刀刃,冷汗順著王二壯的臉頰滴落,喉結蠕動,咽下口水,血玉從王二壯手中掉下,恰巧被越如雪伸手接住。

一行提示響起。

【匈奴血玉已被轉移,持有人:越如雪】

【注意:匈奴王后將在五分鐘后解除封印。】

匕首被抽出去,王二壯也從驚嚇中清醒過來,腦海中的提示就像催命符索命一般,王二壯透過匕首刺穿的縫隙向外喊道:「我們是人,不是怪物,下面有任務的線索,我們出不去了。」

聽到下面的喊聲,像是被對方的話打動,冷臉男收起匕首,指揮陳明道:「順著我刺穿的裂縫繼續挖。」

儘管有萬般無奈,陳明也無法抗拒,既然下面不是什麼怪力亂神,陳明也沒有那麼害怕了,鐵鍬連續落下,棺材底部的裂痕一點點擴大。

望著密室下面的黑暗,王二壯和越如雪兩人心中越發焦急,硬物蛻落的異動不斷響起,這聲音每響起一次,兩人的心就跟著顫一次,突然!那聲音似乎被遏止住了,下面一片寂靜。

「怎麼沒動靜了?」越如雪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

沒等到王二壯回答,系統已經給了回復。

【匈奴王后已解除封印。】

凄厲刺耳的尖嘯在寂靜中突然爆發,震的兩人耳膜生疼,強大的寒風從梯子下方席捲而來,吹過兩人面龐,不適感將眼睛吹的乾澀,不自覺的眯住雙眼。

抬起頭,頂著寒風強行睜開眼睛,棺材板已經有許多裂痕,或許再過不久就能破開,但是王二壯已經等不及了。

「TM的拼了!」

攥緊拳頭,王二壯奮力的揮出一拳,棺材板的裂縫擴大,接著揮出第二拳,第三拳…。

越如雪儘管看不見梯子下面有什麼,但是她能感覺到黑暗中有東西在不斷接近,寒風一陣一陣撲面而來,將照明燈向下探視,隱約中好像看見彷彿樹皮一樣乾枯的身影。

「二壯叔!快點!!!它來了。」

拳頭表面滲出鮮血,王二壯揮拳的頻率越來越快,脖子上青筋暴起。

「我知道了!別催我!給我破啊啊啊啊!」

生死壓迫下的全力一拳,彷彿激活王二壯的潛力,中間的裂縫擴大,像蛛網一般逐漸蔓延,彭的一聲,棺材板化作木屑紛飛掉落,前方的生路被打開。

將昏迷的曹軒先扔了出去,王二壯雙手扒著洞口也爬上地面,隨後伸手拉越如雪上來。

當看清上來的人是誰后,陳明愣了一下,趕緊說道:「是你啊!二壯哥,我們之前好像有點誤會。」

陳明看著王二壯心裡有些打鼓,畢竟自己可是坑過對方一次,但是此刻王二壯那還有空追究,後面催命的傢伙馬上就要上來了,如今當然是逃命要緊,扛起曹軒,拉著越如雪,嘴上唐篩道:

「不礙事!兄弟,你救我一次,咱們一筆勾銷,我還有點事,先走一步。」

焦急的跳出棺材深坑邊的土堆,剛想逃命,不料被一旁的冷臉男攔住。

「你說的線索在那?我救你們上來可不是單純的發善心,畢竟我不是做慈善的。」

挺拔的身姿,精幹短髮,刀割似的臉龐,眼中透出冷冽的寒光,雖然對方穿搭的是休閑裝,但是王二壯可一點都不敢小視對方,那眼神下,王二壯感覺現在站在他面前的並不是人類,而是一頭噬人凶獸,只要對方動個念頭,甚至隨時可以取了他的性命。

王二壯心中做著結論,冷臉男還能交流,但是後面的匈奴王后可不講道理,一個鬼點子在王二壯腦海里成型。

前有狼後有虎,既然你擋我的路,就別怪我王二壯無情,對不住了。

拿過越如雪手中的匈奴血玉,臉色憤恨的交到冷臉男手上。

「你想知道的答案就在這裡,這塊血玉就是守靈者的心念之物,這可是我們千辛萬苦才得到的。」

說完帶著越如雪趕緊向遠方跑去,冷臉男並沒有去追,因為剛剛一接過血玉,系統的提示就已經出現在腦海中。

【被動觸發支線任務-王后】

【目標:找尋徹底擊殺匈奴王后的方法。】

【任務獎勵:隨機白色物品1件】

【注意:你是因為血玉的轉移,被動觸發此次任務,所以獎勵將會降低。】

【匈奴血玉已被轉移,持有人:司寇孤】

洞口處厲嘯聲震人,道道寒風吹起,陳明聽聞臉色煞白,趕緊從坑底爬出來,和地下工作者湊到司寇孤身邊,畢竟人總是會不自覺向強者靠攏。

看著地下黑黝黝的洞口,司寇孤當然知道自己被坑了,不過他並沒有太過憤怒,畢竟這任務的獎勵可是實打實的,玩弄著手中的血玉,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匈奴王后?有意思,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兩,會比那慢吞吞的守靈者要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