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炸彈擊在仙門大殿上,直接將大殿摧毀,又是一片火海。

葉雄施展真元護體,跟在三清道長後面,穿過大殿,進入一個地下室。

「這裡是仙門避難的秘道,除非他們把整座山毀了,不然的話,這裡很安全。」三清道長說道。

進入秘道之後,葉雄這才鬆了口氣。

此時五大門派的人,傷的傷,死的死,能活著進入秘道的不足百人。

「毒公子,我跟你不共戴天。」

「要是讓我看見他,一定跟他拼了。」

「如果我能活著出去,哪怕天涯海角,我也一定找他報這血恨。」

四大門派的掌門,一邊清點弟子,一邊痛心地大叫起來。

「如音,你沒事吧?」葉雄將慕容如音放下來。

「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慕容如音有些感動,剛才危機來臨的時候,葉雄第一時間就是考慮她,先把她救了。如果不是他,自己這次很有可能已經死了。

這說明自己在他心裡,地位非常重要。

「我看看。」葉雄去抓她的小腿。

慕容如音有些尷尬,這裡許多人都看著,怪難為情。

周圍射過來許多嫉妒的目光,慕容如音是古武門派的第一美女,葉雄現在是風頭最勁的年輕一輩弟子,兩人愛慕的人都非常多。

伊依,洪雪,洛詩詩,全都羨慕地望著慕容如音,她們從來沒見過葉雄如此關心一個女人。

周圍傳來各種各樣焦急的聲音,有些人甚至哭了起來,場面一度有些失控。

「柳師姐呢,剛才我明明見她朝秘道走來,怎麼沒見到她?」

說話的是逍遙派一名弟子。

葉雄四下打量,果然沒看到柳晴人影,頓時有些焦急。

「如音,你休息一下,我去把師姐找回來。」

葉雄走到剛才說話那名男子面前,問道:「你剛才看到師姐在什麼地方?」

「就在地下室入口東邊二十米左右,我明明看到她朝這秘道走來的。」那名弟子急道。

葉雄準備去救人,剛走出兩步,伊依突然攔住他:「外面還在轟炸,你出去想送死嗎,就算你能找到她,估計她已經死了。」

「哪怕有一絲機會,我也要試試。」

葉雄推開她,大步朝外面走去。

伊依看著他的背影,罵道:「你去死算了,誰愛管你死活。」

洛詩詩跟洪雪目光落到伊依身上,十分奇怪她的反應。

葉雄走出秘道,外面已經變成一片火海,直升機依然在不停地轟炸著。

可惡的毒公子,太狠毒了,如果仙門不是有秘道,這一次四大門派跟仙門就要全軍覆沒了。

「師姐,你在哪裡,師姐。」

葉雄一邊走一邊喊,翻了無數屍體,還是沒找到。

就在這時候,他突然聽聞一聲微弱的咳嗽聲。

順聲找去,不多久他就在一塊倒下的石牌底下,找到柳晴。

柳晴的腳被石牌壓住,無法動彈,正拚命用真氣擋著火焰。

如果不是有石牌擋著,她早就被炸彈碎片射成篩子了。

葉雄連忙跑過去,將石碑翻開,將她抱起來,朝地下室跑去。

轟一聲巨響,炸彈餘波將兩人震入秘道。

君少的纏愛小新娘 葉雄抱著柳晴從階梯上滾下去。

砰的一聲,他的頭撞在石壁上,暈死過去。(未完待續。。) 醒來的時候,葉雄發現自己在一間病房之中。

頭一陣陣痛,摸了下,發現頭被包紮起來,顯然那一撞不輕。

「你醒了?」慕容如音走了過來,說道:「先躺下,你撞得不輕。」

「這是哪裡,我暈多久了?」

「這裡是仙門山下一間醫院,你已經暈睡兩天了。」慕容如音回道。

「師姐怎麼樣了?」葉雄問。

「她沒多大事情,跟我差不多,就是腳傷了。」

葉雄鬆了口氣,然後問起仙門的事情。

從慕容如音口中得知,仙門被轟炸之後,死裡逃生的四大門派已經回去,對毒公子發布了追殺令,不惜一切代價查出毒公子的下落。

「仙門被毀,三清道長氣瘋了,他現在帶弟子四下找毒公子的下落,現在的毒公子,在華夏沒有躲身之處,據說已經躲到國外去,有人說他在緬店投靠了神族,也有人說去了媒國。」

「毒公子這一招太狠,手段無比殘忍,這一次四大門派不死,不找他報仇才怪。」葉雄說道。

「有件事情,你聽了一定非常高興,孩子找到了。」

「太好了。」葉雄又是驚又是喜,急道:「怎麼找到的?」

「聽說是一個婦女送回來的,那婦女被凌戰抓了,從她口中審問得知,是一個年輕女子讓她送回來的,從外貌形容,很有可能就是你說的龍百川的女兒古月。」

接下來,慕容如音將孩子送回來的事情,簡單地說了一遍。

「這麼說來,極有可能孩子就是古月抓走,目的是想將我引上仙門,跟四大門派一起炸死。」

古月能在最後時期讓自己逃走,還把孩子送回來,說明她還有一絲良心。

兩人正說著,一個美人一拐一拐地走進來,赫然是師姐柳晴。

「師弟,你醒了?」柳晴激動地走進來。

「師姐,你的腳沒事吧?」

「沒事,要不是你救了我,我肯定完蛋。」柳晴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打趣道:「你為我傷成這樣子,如果不是你有老婆,我肯定以身相許。」

慕容如音有些臉紅,這柳晴也真是的,自己還在這裡,她居然當著自己的面示愛,她就不覺得尷尬嗎?

「你可以當小老婆,我不介意的。」葉雄打趣道。

「你想得美,滿腦子壞心思。」柳晴白了他一眼。

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發覺自己的臉發燒得厲害。

看著兩女臉色,皆是嬌艷無比,葉雄忍不住怦然心動。

如此漂亮的兩個絕色美女,如果是自己的女人,那該多好。

可惜自己沒有皇帝的命,身邊紅顏無數,卻無法光明正大的示愛,真是遺憾。

兩女單獨跟葉雄在一起的時候,會有很多話跟他說,但是兩女都在的時候,全都說不出口,氣氛有些尷尬了。

「你準備什麼回去,我去買票。」慕容如音問。

「我恨不得現在馬上飛回去了。」

「那你們聊聊,我去準備車票。」

慕容如音說完,直接就離開了。

房間里,頓時只剩下葉雄跟柳晴兩個人。

「我聽說當時很多人都攔著你,讓你別出去救我,你為什麼偏要出去?」柳晴突然問。

「想聽真話還是假話?」葉雄笑著問。

「廢話,當然是真話了。」

「我當時想,如果把你救了之後,你會不會一激動之下,對我以身相許,就是這激動的念頭,我不顧一切衝出去了。」葉雄嘻嘻笑道。

「下流,下次再敢對我說這些話,我把對話錄下來,給你老婆聽。」

「她不介意我找小老婆。」

「不跟你說了,越說越下流。」

柳晴見他越說越離譜,把話題扯開。

「這次仙門大戰,你是徹底出風頭,不過你以後要小心一點,樹大招風,可能會招來很多人對你有企圖。現在很多人說你知道一個秘境,裡面靈藥非常多。」

「誰說的?」葉雄眉頭一皺。

「外面都傳遍了,人人都在說。如果你不是發現秘境,短短時間之內,絕對不可能實力增漲如此之快。」柳晴說完,雖然靠近葉雄,小聲問道:「師弟,你是不是真的發現一個秘境?」

「這個秘密,我只告訴自己老婆,你確定要知道?」葉雄笑著問。

柳晴早就知道他不會說,只不過隨口問問而已。

兩人閑聊片刻,慕容如音買了車票回來。

葉雄急不可待地想回家,馬上就去車站。

由於擔心葉雄安全,慕容如音一路護送,柳晴則先回逍遙派了。

一天之後,兩人回到江南市。

「就送你到這裡,快回家吧,心怡肯定很惦記你了。」慕容如音說。

「你不跟我一起回去?」

「你們重逢,肯定有很多話要說,我就不去打擾了。」

慕容如音不想去當電燈泡,那種情景她受不了。

看慕容如音那略帶傷心,而又喬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的樣子,葉雄心裡有些不舒服。

這陣子,他跟慕容如音相處時間越來越長,兩人經過幾次生死,在心裡已經把對方當成非常重要的人。

只是兩人之間有一座大山在隔著,無法再踏進一步。

葉雄不是傻子,慕容如音對自己的感情,在她加入隱門的時候,已經埋下種子。

後來的數次相遇之後,感情更是不停地加深,只是她一直都壓抑著而已。

這一次分開,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見面。

「我先走了,保重。」慕容如音狠下離開。

「等一下。」葉雄說道。

「有事嗎?」慕容如音轉身,眼神顧盼地望著他。

「聖峰山秘境的事情,千萬別對任何人提起。」葉雄叮囑。

「那秘境是你發現的,沒經過你同意,我是絕對不會說出去的。」慕容如音保證。

「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擔心說出來,會對你有危險。」葉雄解釋。

「還有什麼事嗎?」慕容如音問。

「沒有了,再見。」

慕容如音失望地轉身,臉上那一抹失落,沒逃過葉雄的眼睛。

某國漫的超神學院 突然,葉雄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大步走過去,一把將慕容如音拉住。

慕容如音奇怪地望著他,就在這時候,一鼓大力傳來,她不由自主地撞在一個強勁的懷抱之中。()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 第0935章關燈

這個懷抱如此的強壯,溫暖。

因為激動,他的力氣非常大,幾乎要把自己融入他的身體一樣。

慕容如音感覺呼吸困難,她軟弱的身體怎麼能受得住這麼大力的擁抱。

可是,她不吭一聲,她害怕出聲之後,這個男人就會鬆開她。

葉雄沒有說話,慕容如音也沒有說完,兩人就這樣靜靜地擁抱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慕容如音終於受不了,嚶的一聲呻吟出來。

「弄疼你了嗎?」葉雄連忙鬆開她。

慕容如音滿臉潮紅,妍麗的臉上露出羞澀的目光,眼神里那一波秋水般的淚水,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難過。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有點控制不住自己。」葉雄連忙解釋。

慕容如音不怒反笑,說道:「我走了,謝謝你的擁抱。」

作為一個敏感的女人,她知道這一個擁抱代表著什麼。

代表他心裡喜歡自己,而且不是那種為了佔有她的喜歡,而是發自內心的喜歡。

只是因為兩人身份問題,無法在一起而已。

慕容如音很欣慰,葉雄在擁抱她的時候,沒有提出讓她留下來,也沒有進一步想親她,這說明他尊重她。

見慕容如音離開,葉雄心裡一陣失落。

像慕容如音這種天姿國色的女人,不想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絕對是假的,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

能擁抱她已經是很大的福份,他已經不奢望太多。

葉雄搭了輛計程車,回到家裡。

剛進家門,楊心怡衝出來,死死地抱著他,眼淚嘩嘩地掉。

「如音說你受傷,我都快擔心死了,天天盼著你回來,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楊心怡緊緊抱著他,彷彿一鬆手,他就會離開似的。

葉雄心裡湧起一鼓內疚,家有如此妻子,還有一個可愛的兒子,自己還想什麼呢?

「我這不是沒事了。」葉雄摸著她的頭髮,安慰了一番。「寶寶呢,他沒事嗎?」

「他沒事,好好的。」

「我去抱抱他。」

走進房間,趙嬸正在幫寶寶餵奶,見葉雄進來,寶寶那眼睛骨溜溜地轉著。

「寶寶,爸爸抱一下。」

……

接下來,日子恢復正軌。

古武跟修真者之間的恩怨雖然還沒有消除,至少表面上已經不生死相殘了。

這段日子,葉雄只做兩件事,第一件就是跟進煉丹事宜,第二件就是打聽毒公子的下落。

可惜,毒公子就像人間蒸發一樣,四大古武門派跟仙門都在尋他,就是沒辦法找到他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