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說著,一邊招呼進來坐,自己又進去搬椅子張羅。

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好意思的,卻也不是每個人都那麼不好意思!

當絕大多數人還在猶豫不知如何開口時,已經有人忍不住了,悍然開口質問…… 「唐婉,聽說你昨天往鄉里捐了一千五百萬,你老實說,有沒有這回事?」

橫練鳴人 口氣很沖,好似內心充滿憤慨。

問話的是個女人,跟糖姨差不多的年紀,可因為生活在鄉里,風吹日晒,看上去要蒼老許多。

糖姨也沒太往心裡去。

聞言微微愣了一下,很快笑道:「這是怎麼了,怎麼一大早火氣就這麼大,吃槍葯了啊?」

一邊說,一邊還是搬了幾把椅子出來。

結果也沒人坐。

那女人一臉不耐,冷笑道:「別搞這些虛頭巴腦的,你就老實說吧,到底有沒有那回事?」

不依不撓。

特工狂妃太囂張 在她引領下,這個時候也終於有更多的人站出來發聲了。

「是啊,到底有沒有那回事?」

「小婉啊,你可是嬸看著長大的,這事你可不能說謊,老實說,到底有沒有那回事?」

「唐婉,是是不是真的往鄉里丟了一千五百萬?」

「……」

開口的人越來越多。

一開始是那些原本關係就不睦的村民,慢慢的,也有些平日里關係不錯的叔伯大嬸或者同齡人開口了。

雖言語不同,但意思都一樣,就想知道到底有沒有往鄉里捐那一千五百萬。

一開始是沒在意,這個時候,糖姨也大略回過味來。

想了想,她坦誠笑道:「沒錯,是有這事。

這些年在外面賺了點錢,難得回來一趟,就想為大家做點什麼。

想來想去,給錢也不是事,所以就往鄉里捐了些錢,用於修建鎮上到鄉里的道路,然後也順便弄弄電和自來水……」

並未隱瞞,實話實說把心裡的盤算說了一遍。

在她想來,這樣做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不管這些人是出於什麼樣的想法一大早來到這裡,知道了這些,便應該理解,不該再鬧下去。

只是她終究想錯了!

話音剛落,一兜煙酒迎面扔了過來。

「是真的就好!

這是你昨天提去我家的東西,現在,我原封不動還給你。」

話語間,研究掉落地上,說話的女人橫眉豎眼,滿臉尖酸刻薄。

糖姨面色微冷,低頭看了一眼,皺眉道:「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你說什麼意思?」

「你還有臉問我什麼意思?」

「唐婉,你真當我們是傻子嗎?

外面那麼大方,一出手就是一千多萬,結果就給這點破煙破酒來打發我們,你以為我們收破爛的?」

無理取鬧。

潑辣刁鑽。

偏偏說起來還理直氣壯,彷彿上輩子欠了她一樣。

糖姨不過才一句話,由此引發的,是女人莫名其妙的連連質問。

糖姨沒出聲。

她就靜靜看著,看著對面氣焰囂張的女人,也看著周圍或親或疏的村民。

似乎被她清冷的目光給嚇住了,一時間也沒有別的人出來說話。

這個時候,糖姨父母出來了,唐力余秋蘭兩口子也出來了。

而後,白婉秋江未雨並幾個小孩子都走了出來。

弄清楚事情的始末,少不得要有一翻解釋,只是很顯然,這個時候說什麼都多餘。

眼見這些人越來越蹬鼻子上臉,某一刻,糖姨也火了,冷冷道:「說吧,你們到底想怎麼樣?」

終於說到點子上了。

此前還遮遮掩掩,好些人羞於開口,此刻這話一出,霎時間,周圍人群目光變得火熱起來。

「不想怎麼樣。

我們的要求很簡單,就算你不拿出一千五百萬,至少也要拿出一千萬平分給村裡的人。」

還是那個女人打頭,口氣卻比之前還要理直氣壯。

語出,糖姨獃滯,身邊一家人多多少少有些驚住了。

周圍村民也一樣,只是很快,他們又從驚愕中回過神來,變得狂熱貪婪。

「沒錯,最少也要拿出一千萬!」

「沒有一千萬,這事我們絕不答應!」

「昨天你提的東西都還給你,想這樣輕易就打發我們,沒門!」

「唐婉你要記住,我們才是真正的自己人,你別親疏不分!」

「……」

財帛動人心!

或許心裡有那麼一絲內疚,或許也沒有。

但不論有還是沒有,此刻,金錢刺激下,所有人都紅了眼,豬油蒙了心。

一千萬!

這筆賬很簡單,村裡一共不到三十戶人家,一千萬平均分下來,每一家能分到三十多萬。

三十多萬不少了!

尤其在這鄉里,三十多萬意味著小洋樓,意味著小轎車,意味著有房有車后還能剩下一筆巨額存款,如此,試問誰不眼紅?

糖姨依然沒出聲!

她只是被氣得臉色發白,根本說不出話。

婚姻宣誓書 這時,旁邊江未雨等人已經忍不住了。

「無恥!」

「貪心不足!」

「你們以為你們是誰,你們說給一千萬就給一千萬啊?」

「搞笑,開口就要錢,也不多想想,你們到底憑什麼,難不成我們家的錢就是大風刮來的?」

「搞清楚,那一千五百萬是捐助用來修路搞水電基礎建設的,不是給任何一個人的。

路修好了,水電弄好了,對大家都有好處,你們能不能不要這麼無理取鬧?」

「……」

火氣有點大。

不像糖姨在這裡長大,話語間多多少少還有些顧慮彼此的顏面,江未雨白婉秋才不管這麼多,怎麼爽快怎麼來。

三十多歲的年紀,也註定唐力余秋蘭兩口子不是多麼能忍氣吞聲的主,尤其此事占理的情況下,他們開口也毫不客氣。

由此造成的結果就是,場面更加混亂了!

一門心思想要錢,這個時候,不論斥責還是解釋,周圍村民根本聽不下去。

他們才不管捐給鄉里的一千五百萬是幹嘛的!

真正明理的,這個時候根本不會過來鬧,既然來鬧,那就註定說什麼都多餘。

此刻周圍村民的意思很簡單,一句話,想要讓他們滿意,沒有一千萬,絕對不行!

當李月琪隨父親李明啟來到小院,見到的便是一幅火氣騰騰相互怒罵的場面。

也沒急著賣好!

弄清楚事情始末,想了想,李明啟笑道:「杭城一別,唐女士看上去風采更勝從前了。

這次出來匆忙,也沒來得及備上禮物,一千萬,權當是孝敬老爺子喝茶了,還望不要推辭。」

話語間,一張寫好的瑞士銀行本票雙手奉上。

也就這個時候,林昊施施然從屋裡走了出來…… 林昊的到來並未引起多大注意。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李明啟父女身上,而後,又集中在他手中那張巨額本票上。

短暫的沉寂后,場面又迅速升溫。

「本票是什麼?」

「瑞士銀行,好高端啊!」

「哪來的大老闆,居然這麼闊綽,出手就是一千萬?」

「噝,看來唐婉在外面比想象中混得還要好啊,這不,大老闆眼巴巴就跑來送錢呢!」

「老唐老唐,還愣著幹嘛,還不趕緊接了?」

「是啊,這可是人家大老闆一片心意,專程請你喝茶的,唐伯你快點接了!」

「這下好!

有了這張一千萬瑞士銀行本票,唐婉你一不用自己掏錢,二可以讓大家都高興,收穫一個美名,兩全其美啊!」

「沒錯沒錯,兩全其美,不用你自己掏錢,我們也有錢分,太好了!」

「……」

起初疑惑。

旋即錯愕。

最後,說著說著,劍拔弩張的氣氛消失,一切又變得那麼融洽,充滿歡樂。

也難怪這些村民會這麼想!

早不送遲不送,偏偏這個時候送;多不送少不送,偏偏不多不少送一千萬……

此刻,別說周圍村民,便是江未雨李月琪等人都認為這錢就是用來解圍,用來平分給這些村民的。

雖然這樣有些憋屈,可真要是那樣做了,貌似也還不錯。

就像有人說的,既不用自己掏錢,又能收穫一個好名聲,簡直兩全其美。

然而,這樣的想法終究還是太過膚淺!

至少,李明啟本人沒有將錢平分給周圍這些人的意思。

他雖然給出了一千萬,但是,這筆錢最終如何處理,決定權還在糖姨手中。

他不在乎這筆錢如何處理!

自己留下也好,平分給周圍這些人也好,他需要的,僅僅只是接下。

婚婚欲醉:傲嬌總裁的新妻 他也清楚,這張本票直接給糖姨她十有八九不會收,是以,他選擇贈送給她父親,並冠之以過年的孝敬。

如此一來,這一千萬送出去的幾率就大多了!

退一萬步說,就算最後沒收,他也必定能藉此贏得一些好感,從而拉近彼此的關係。

可惜,沒人看懂這一層!

只以為這一千萬就是給自己這些人準備的,只要接下至少就能分到三十多萬,一群人一個勁勸糖姨父親接下。

結果也沒敢接!

不清楚到底應不應該接,老人很聰明的選擇看向糖姨,那意思是全聽她的,她說接就接,她說不接,那就不接。

糖姨自然不會要這個錢!

且不說沒準備「滿足」這些人的胃口,就算她真的要給,那也是自己掏錢,而不是用外人的。

只是還不等她出言婉拒,林昊已經開口了。

「收下吧!」

「馬上過年了,多少是份心意,況且,糖姨你收下這份孝敬,是他的榮幸!」

聲音平靜,面色清冷。

看那神色,彷彿收了那一千萬,真是給了李明啟天大的面子一般。

也就這話,糖姨都還來不及反應,已經有人按捺不住,自以為是跳了出來。

「哎喲,這誰呀,口氣怎麼這麼大?」

「唐婉,該不像有人說的,這嫩娃娃是你包養的駢頭吧?如果真是那樣,那我可得好好說說你了!

放著這樣事業有成的大老闆不要,偏偏選個嘴上無毛除了年輕半點長處也無的毛頭小子,你圖什麼呀?」

「你也是,年經輕輕,長得也不差,幹嘛不上進一點呢?

要知道,這女人看著年輕漂亮,實際上已經四十多,足夠當你媽了,摟著親熱的時候你就不嫌噁心啊?」

「……」

越說越入骨。

越說越不堪入耳。

依然是那個女人,看樣子,她是恨糖姨入骨,就是不知道她心裡哪來那麼多的恨!

說罷,她滿臉堆笑又轉向李明啟。

只是還不等她奉承諂媚,「呼」,李啟明當場一巴掌招呼過來。

聽那「啪」的一聲脆響,女人傻了,周圍的村民也傻了。

李啟明面色鐵青,怒而斥道:「大膽潑婦,要死你自己去死,別拉上我。

你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