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都不敢戀戰,一個小蟲子就能將天幕公司裝備部的特製防彈鈦合金板刺穿,如果讓它撲到自己的身上還了得?

而且即便能檔住這些“死人”,但在黑暗中藉助夜視儀戰鬥,實在沒法防備這種恐怖的小東西。

衝在走廊最前面的屍體全部被瞬間下降的嚴寒凍住,就像一座座冰雕。

www ●тTk án ●co

大家小心翼翼靠在格格的周圍,因爲只有她的身邊是安全的,不受冰霜結界的影響。

尼奧猛揮手中的格拉墨聖劍在前面開路,將那些凍得已經僵硬的屍體切成碎片,劈開一條撤退的道路。

十分鐘後,大家終於回到了村口。

所有人趕緊更換新的彈藥,格格走到水手身旁,問道:“那隻怪物還在你手裏嗎?”

水手一愣,低頭看看自己的卡巴軍刀,那隻奇怪的生物還在刀尖上掛着。

“給,在這裏呢,你不說我都忘了。”水手提醒道:“小心點,不知道死了沒有。”

格格將刀上的生物輕輕用腳踩住,抽出了刀子,長得像皇帝蟹一樣的生物背上的傷口立馬涌出一股黃橙橙的汁液。

她掏出戰術手電,照在這東西的身上,乍看之下,倒吸了一口冷氣。

“赤背蜘蛛!” 那隻帝王蟹一樣的東西在雪白的戰術燈光下露出了本來面目,通體透紅,背上有奇怪的花紋,頭上有一對齶鉗,看起來十分鋒利,六隻腳長長的,腳尖就像針一樣銳利。

“裏面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剛纔聽到槍響,剛打算進去看看你們就出來了。”

守在坦克旁邊的蘭斯特洛、柯提思和墨菲還有行動部幾個隊員已經離開了公路,到了村口,看到格格他們蹲在地上似乎在看什麼東西,於是都圍了過來。

“赤背蜘蛛?”尼奧似乎想起了什麼,吃驚道:“你說的是永劫深淵裏的赤背蜘蛛?”

重生漠北一家人 “我以前在尼伯龍根的時候,見過這種東西。”格格點點頭道:“沒錯,這就是隻生活在冥界海姆邊界的永劫深淵裏的赤背蜘蛛,又叫做劫魂蛛。”

水手忍不住道:“加姆是永劫深淵的領主,這些東西難道是隨着加姆復活而從深淵裏涌出來的?”

“以前沒看過有這種記載啊!”隼一邊摸着自己背上的傷口,一邊心有餘悸道:“加姆在四千多年前也復活過一次,從當時的文獻記錄上,沒提及它復活的時候會帶來那麼多深淵怪物……一般只在它復活之後,會召喚一些永劫深淵裏的東西爲它戰鬥。”

水手奇道:“這東西看來很容易殺死,我只刺了一刀,它就掛了,還好,不算難對付。”

尼奧搖搖頭:“你根本不知道赤背蜘蛛的厲害……”他指指格格手上的卡巴軍刀說:“你自己看看你的刀。”

水手從格格手裏拿過自己的刀,一看之下頓時傻眼了。

卡巴軍刀的刀尖上,竟然像被什麼東西腐蝕了,已經不見了一部分,剩下的就像溶化掉的冰一樣,坑坑窪窪,看起來刀尖是直接被廢掉了。

“赤背蜘蛛的體液是高強腐蝕的,能夠迅速溶化掉大部分的鋼鐵。”他用格拉墨聖劍輕輕劃開赤背蜘蛛的背殼,沾了一些黃橙橙的汁液輕輕點在卡巴軍刀的到身上。

嗤——

一縷白煙升起,只是黃豆大小的赤背蜘蛛體液,竟然將堅韌的卡巴軍刀刀身燒出了一個小坑。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水手用的這柄卡巴1217刀刀身強度極高,被列爲20世紀最具代表性的20把刀之一,美軍自第二次世界大戰起至今仍沿用的軍刀,從硫磺島、沖繩島,到朝鮮的冰天雪地、越南的東南亞叢林,直到海灣戰爭的戰場,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至今它仍然是美國遊騎兵裝備的4把刀之一。

現在居然被赤背蜘蛛的體液輕易燒出一個坑……想想這些**滴落在人身上的感覺,每個人都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只有欽提拉米隕鐵之類的高強度金屬才能抵禦它的腐蝕,剛纔隼身上的防彈衣鋼板不是被刺穿的,是被活活腐蝕穿的。”尼奧說:“赤背蜘蛛還有一個很奇特的地方,它可以趴在人的脊椎骨位置上,將自己的爪子刺入對方的身體,然後用自己的神經元鏈接人體的神經系統,從而達到操控人的效果,而且無論活人還是死人,都有效。剛纔那些活死人,估計背後都有這種蜘蛛,我們只是在黑暗中沒看清而已。”

“我的媽呀!”隼忍不住又摸了摸自己背上的傷口。

尼奧又道:“我們剛纔算是命大,你想想,若是我們殺死那些活死人的時候,附帶打死了蜘蛛,那些汁液濺到我們身上……”

所有人的臉色再次變了變。

墨菲說:“我覺得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裏,如果你們在裏頭遇到了襲擊,而且全村人都死了,證明這裏已經被深淵怪物們席捲過了,如果怪物數量多,我們根本沒辦法對付。”

“我贊成這種說法!”隼馬上舉手,“我覺得現在坦克裏最安全,我們還是邊走邊聯繫總部指揮中心,估計到地勢高一些的地方信號會重新好起來。”

“好吧,我贊成隼的說法,我們現在已經沒機會問當地人怎麼走了,這裏的人估計都死光了。”格格看了看錶:“現在是早晨九點了,離加姆復活還有十五個小時,我們必須趕到巴米揚穀去,否則一切都白費了。”

大家都覺得格格說的是個好主意,紛紛離開村口朝兩輛坦克走出。

剛走上公路,隼又驚叫起來。

“你們聽到什麼聲音沒有?”隼說。

現在沒人敢再當他說的話是廢話了,剛纔很顯然在房子裏胖宅男判斷沒錯,那種吱吱聲是赤背蜘蛛發出的。

“是不是村裏的活死人?” 總裁大人,別貪愛! 水手指指村裏。

隼猛地搖搖頭,手朝公路前方一指,然後臉色變了變,猛然回過頭,指着後面說:“到處都有聲音,不對勁!我們趕緊走!”

大家加快腳步,衝到停在公路上的艾布拉姆斯主戰坦克旁。

歐嗚——

遠遠傳來如同地獄惡鬼一樣淒厲的號叫,接着,越來越多的嗥叫響起,如同一呼百應,聲如潮水,在凌厲的狂風中仍舊清晰可聞。

“是什麼鬼東西!”隼忍不住擦了擦手臂上的皮膚,平息那些不斷冒起來的雞皮疙瘩,“怎麼像是狼叫?”

格格聽了片刻,大聲道:“趕緊全部上車,全速前進,離開這裏!馬上!”

大家紛紛跳上坦克,擠進炮塔裏。

負責駕駛艾布拉姆斯坦克的行動部成員是一個日裔的混血種,名叫佐佐木,他啓動了坦克,問格格:“我們往哪開?”

“不管往哪開,只要離開這裏,都可以!”格格顯得有些緊張,“一路朝前開!”

坦克轟鳴着,沿着破爛的公路朝前飆去,很快,速度達到了六十公里。

“那聲音……”一直低着頭的隼忽然擡起頭,嚥了口唾沫,艱難地舔了舔嘴脣,“好像越來越近了……”

格格命令佐佐木:“待會你看到什麼東西都不能慌,直接給我碾軋過去!”

另一輛坦克裏的尼奧在無線電裏問格格:“到底是什麼東西,格格,看起來你很不安。”

“你聽說過深淵地獄犬沒有?”格格說:“哈布斯堡的資料室裏有這方面的記載。”

“深淵地獄犬?”尼奧的聲音顯然有些驚訝,“好了,看來加姆的孩子們都來迎接他們的母親復活了。” 無線電裏傳來沙沙的聲音,隼趕緊在電臺上調解了幾下頻率。

“大白鯊呼叫小麻雀……聽見……大白鯊呼叫……”

“大白鯊”是這次阿富汗行動天幕公司指揮中心的代號,“小麻雀”是隼所在的這支行動小組的代號。

這如同天籟一樣的聲音讓隼雀躍不已,趕緊對着話筒一頓亂吼。

“是薯片妞嗎!?老天保佑!終於聯繫上你們了!”

“我是萊娜,隼,很高興聯繫上你們,現在你們所處的位置通訊很糟糕,我動用了三顆衛星才勉強聯繫上你們,博士想知道你們現在的情況。”聽起來,能聯繫上隼,萊娜也十分意外。

“情況是很糟糕,我們這裏……”隼一心急,都不知道從哪說起了,赤背蜘蛛?還是深淵地獄犬?

格格在一旁提醒道:“趕緊詢問我們的座標,待會訊號再斷掉,就沒機會了!”

“對對對!”隼這才如夢初醒,趕緊對着無線電話筒猛叫:“薯片妞,我這裏情況危急,我需要知道我目前的座標,我們迷失了方向!重複一次,我們需要實時座標,目前已經迷失了方向。”

“好的,我馬上幫你們定位,發送到你們的PAD上。”萊娜說。

隼趕緊掀開手腕上PAD的外殼保護罩,露出屏幕,一條新的信息傳了進來,在觸屏上點開,彈出了一個座位的數據。

“感謝老天爺!終於知道我們在哪了。”隼鬆了口氣。

“你們的視頻鏈接還能使用嗎?”薯片妞道:“我需要實時畫面,長老會總部傳來消息,無比尋找到龍雲,並且將他安全帶回來。”

“這是最新的命令嗎?”隼一邊說着一邊打開無線電公共頻道,故意將訊息共享給所有人,“剛纔聽不清,請重複一次。”

“務必找到龍雲,將其安全帶回,這是長老會哈布斯會長的最新命令,包括尼奧的獵魔騎士分隊和併入你們的行動組,一起行動,目前最新的消息是,龍雲有可能往巴米揚穀方向去了,那是他唯一能確定找到你們的地方。”

隼是個十分聰明的人,他的意圖很明顯。如果有他將老哈布斯的命令複述給在場的人,信服力並不高,甚至會遭到蘭斯特洛等人的嘲笑或者非議,尼奧作爲哈布斯家族的未來掌舵人,也未必聽得進去。

將龍雲的重要性和長老會的聖女賽琳娜並存,這顯然是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如果不是直接由總部傳來消息,恐怕尼奧他們根本不會相信,現在的情況已經不允許在進行重複對消息進行重複覈實,因爲隨時可能聯繫中斷。

更爲重要的是,他不知道格格現在對龍雲有什麼看法,畢竟差點死在對方的手裏,若見面的時候火拼起來,自己要攔住這個瘋狂的冰山妞恐怕是自找苦吃,不如直接將總部的命令傳到各人的耳朵裏,省得自己浪費口舌。

“我想……”他在無線電說道:“大家都聽得很清楚了?我不用再重複一次了吧?”

片刻的沉默過後,另一臺艾布拉姆斯坦克裏傳來尼奧的迴應:“知道了。”

墨菲將萊娜傳來的座標數據在地圖上對應了一下,說:“我們現在在恰裏卡爾西南面50公里,裏巴米揚還有七十多公里。”

駕駛坦克的佐佐木道:“格格,我們現在有個小麻煩,油料已經四分之一了,必須馬上趕到巴米揚去,如果我們中途遇到麻煩也不能繞路,否則油料不夠。”

“行,你現在馬上趁着有衛星定位,以最快速度趕往巴米揚。”格格說。

墨菲忽然指着駕駛臺上的雷達畫面,神色緊張道:“有很多東西在接近我們……”

格格趕緊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打開了車長位的熱成像儀,只見許多橘紅色的小點正在不斷靠近,最後這些小點甚至匯聚成了一整片,看起來就像一張正在移動的巨大的發熱毯。

“我們能不能避開證明,從另外的路走?”格格問佐佐木。

佐佐木調出數字地形圖,屏幕上馬上顯示出周圍的數字地形圖,轉換了幾個角度之後,佐佐木搖搖頭道:“這裏附近沒有分岔路,只有一條公路通往巴米揚,而且,我們不能繞太遠的路……太冒險了。”

“格格,你看到前面的東西沒有?”無線電裏傳來尼奧的聲音,“我們好像被包圍了。”

“知道了,我估計是深淵地獄犬,這些傢伙都是羣居,一出來一大片,加姆也真能生!”格格調出前方觀察鏡的實時畫面,只見遠處黑暗中一片暗紅色的火光正貼着地面,不斷朝兩臺艾布拉姆斯衝來。

隼看將觀察鏡的倍數放大,當看清楚那張“火毯”真是面目之後,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張不斷朝自己方向移動的火毯是一頭頭兇猛的惡犬構成的,而且這些看起來面目可憎的狗居然有兩個腦袋,背上的毛看起來就像燒紅的鋼針,有火星和闇火不斷流動,一雙眼睛也是紅色,在黑暗中看起來尤其顯眼。

“這數量……”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至少有一萬頭……”

格格朝車後方向甩了甩頭,說:“我們後面估計也追了一萬頭……”

“我們不是坐在坦克裏嗎?只要我們不停車,它們奈何不來我們對吧?”墨菲忍不住問道。

“你根本不知道這些傢伙的恐怖之處……”格格扭頭對水手說:“退出破甲彈,換上榴彈,轟開一條路!”

她話音剛落,尼奧的坦克已經開了第一炮。

榴彈是靠破片和衝擊破來殺傷目標的,是專門讓坦克對付集羣步兵所用的彈藥。黑暗的天空中,大家甚至能夠看到尼奧所在的艾布拉姆斯坦克發射的炮彈劃出一道漂亮的紅線,直射入正前方那羣深淵地獄犬大軍的中間。

轟——

雙方距離一千多米,已經在坦克最佳射程之內,榴彈爆炸捲起了巨大的火球,連帶着那些自身已經在燃燒的地獄犬,看起來威力更大,天空中如同下了一場火雨,地獄犬冒着火的身體殘肢飛得到處都是。

咣——

水手瞄準後也按下了發射鍵,又一枚榴彈集中衝在最前方的地獄犬大軍,再一次將這些醜陋的怪物炸傷了天。

不過,這絲毫沒有減弱地獄犬們的攻勢,它們對自己同伴的死視若無睹,鼻孔中噴着火星,雙眼早就像燒紅的兩隻鋼球,咆哮着發動了潮水般的衝鋒。

“轟開一條路!我們要轟開一條路!不能讓太多深淵地獄犬靠近我們的坦克,否則會有大麻煩!”格格臉色冷峻,沒人比她這個尼伯龍根後裔更清楚這些主宰冥界邊緣的怪物。

轟——

轟——

兩臺艾布拉姆斯坦克在高速中不斷髮射榴彈,一顆顆榴彈將正前方的那張“火毯”炸開了一個缺口。 “那是什麼東西!”隼盯着監視熒屏,畫面上,公路前方約八百米處簡直成了一片火海!

炸開的深淵地獄犬就像一隻只裝滿了汽油的油桶,被榴彈炸成碎片的同時燃氣了一大片火焰,將地面燒成了一片通紅。

“深淵地獄犬的血液是易燃物,它們常年生活在烈焰滾滾的永劫深淵之中,即便是活着的時候,血液裏的溫度就高達兩百多度,只要血液接觸到空氣,就會發生燃燒。”格格看了看墨菲說:“你現在知道這些地獄犬有多麻煩了吧?”

墨菲臉色鐵青,咬咬牙道:“如果是這樣,我們就要面對一個新的問題了,如果那些屍體展開後黏住我們的裝甲,那麼我們能頂多久?會不會導致車內溫度過高引燃炮彈。”

“我想你應該更擔心另外一個問題多一些。”格格輕輕嘆道,“咱們現在就是窮光蛋進賭場,手裏的籌碼實在不多,燃油不夠,不能繞道,地獄犬的血液能夠燃燒還是一件小事,艾布拉姆斯坦克的複合裝甲很厚,而且有性能優越的液冷系統,短時間內不會怕高溫燒灼,但是問題不在這裏……”

“我們要裝上去啦!”佐佐木大呼着提醒所有人,用手敲了敲身旁的溫度顯示儀,說道:“看着這個溫度讀數,大家做好準備,如果我們運氣不好,在爆炸之前必須棄車!”

“FUCK!” 婚色襲人:天價二婚妻 隼又開始哭喪着臉罵娘了,“我怎麼每次都出這種任務……”

話音剛落,坦克輕微震動一下,顛簸了一下,似乎撞上了什麼東西,然後在上面碾了過去。

“撞上啦!撞上啦!大家小心!”

格格將車長觀測儀轉向右方尼奧的那輛坦克上,顯然他們也迎頭撞上了成羣結隊的深淵地獄犬,在重達七十噸主戰坦克的碾軋下,這些像非洲鬣狗一樣大小的雙頭地獄犬瞬間被碾成了血漿,尼奧的坦克的履帶捲上了一層層火苗,幾個齒輪就像哪吒腳下的風火輪,車頭撞碎的地獄犬屍首瞬間將血全部濺在了坦克主炮塔上,火瞬間蔓延上來。

整臺坦克看起來就像一隻巨大的火球,不斷往前衝。

“我們成烤肉啦!”佐佐木的眼睛緊張地掃過溫度監測儀,上面的度數開始慢吞吞往上跳動。

30度……

35度……

40度……

這種先進的艾布拉姆斯坦克車中帶有空調系統,加上阿富汗現在的溫度很低,本來車內溫度只是三十度左右,現在就像牛市的紅線一樣,開始往上爬升。

格格發現觀測鏡已經模糊一片,火焰將觀測口全部封住了。

“關掉所有的紅外和熱成像掃描,轉換成普通觀測,利用數據地形圖和雷達前進!”格格發出一連串的指令。

這時候,由於處於火海當中,熱成像儀和紅外掃描幾乎是模糊一團,完全看不清楚東西了,還不如使用肉眼觀測,數據地形圖加上雷達,可以辨別正確的方向和躲開障礙物,足夠坦克衝鋒使用。

“我們要成烤豬了……”隼一屁股坐在地上,將身子縮成一團,他檢查了一下通訊線路,結果發現和指揮中心的信號又斷開了。

他趕緊檢查了一下坦克的通訊系統,發現居然也是沙沙聲一片,根本無法呼出。

完了……

他坐在地上,額頭也不知道是因爲熱還是因爲緊張,開始滲出一層層汗珠,滾滾落下。 綜神話男神追妻日常 也許是因爲大火的緣故,也許坦克上通訊天線之類的東西被火燒壞了,現在每一臺坦克都是一座孤島,大家都得靠自己了。

這裏的地獄犬根本不知道有多少數量,當兩輛坦克撞入深淵地獄犬大軍中,這才發現何止一萬頭,到處是一片火紅的地獄犬,在荒涼的公路兩側爬滿了每一寸能容身之地,後面的地獄犬也追了上來,所有人聽見它們噔噔噔跳上坦克裝甲上的聲音。

嘎嘎嘎——

嘎嘎嘎——

一種奇怪的脆響清晰傳來,即便置身在厚厚的和金剛板和複合裝甲後,仍舊能夠清晰聽見這種由炮塔和裝甲上傳來的奇異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什麼聲音!?”水手抹了一把汗。

總裁綁定下堂妻 “他們……”隼臉色蒼白地爬起來,釋放出他的天賦“螟”。如同大蜡螟一樣敏銳的聽覺穿透了厚厚的裝甲,獲取了坦克之外的信息,又將這些雜亂無章的一切聲音帶入了隼的耳鼓,將這些東西抽絲剝繭,隼聽見了自己想要聽到的聲音。

咕嘟一聲,他嚥了口唾沫。

“它們好像在……好像在……”他似乎無法說出後面的字。

“它們在進食。”格格淡淡地在車長位置上回過頭,“沒什麼奇怪的,它們的確在進食,永劫深淵裏頭很多鐵礦,平時都燒成了鐵水,留在深淵的底部,地獄犬在那裏沒有水喝,只能和鐵水,所以它們體內的血液爲什麼一直在燃燒就是這個原因,而且,它們的身體雖然不算堅硬,卻有一副跟冥界鱗蟲一樣的好牙口,幾乎什麼東西都能啃食,當然,金屬是它們的最愛,就像女孩子喜歡吃巧克力一樣。”

“我家要養了這麼一個姑娘,我一定親手掐死她……”隼開着玩笑,臉上的表情卻比哭還難看。

佐佐木看了看溫度儀,額頭的汗都成了瀑布了。

“你們不熱嗎?”

“熱!”水手點頭,一邊捋起迷彩服的袖子狂擦汗。

“溫度到了60了,外面的表層溫度我估計過兩百了已經……”佐佐木說,“再這麼持續高溫下去,車子會炸掉的……”

“完了完了,就算坦克不爆炸,這些愛吃鋼鐵的傢伙也會要穿符合裝甲鑽進來,到時候我這身子骨,頂不住它們幾嘴巴。”隼絕望地搖着頭,“格格,它們是不是不喜歡吃人肉?”

格格說:“你們別慌,都忘了?我的天賦是什麼?”

隼一愣,然後從地板上跳起來,腦袋結實地撞在炮塔頂部,疼得他呲牙咧嘴。

一邊揉着腦袋上的包,隼卻一點不感覺痛苦,反倒是興奮到了極點:“霜!格格你的天賦是霜!” 尼奧乘坐的艾布拉姆斯坦克此時情況也大大不妙,數十隻深淵地獄犬已經跳上了坦克,它們的爪子和牙齒比這些高強度的合金裝甲更加強大,在它們看來,這和啃郊外的野狗啃骨頭沒什麼分別。

雖然高強度的艾布拉姆斯坦克的複合裝甲厚度最高達到125毫米,不過最薄的側面裝甲只有25毫米,地獄犬們很快就咬掉了十幾毫米的厚度,坐在坦克裏聽着這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啃食聲,實在令人肝膽俱裂。

“尼奧!你看!”柯提思轉動着唯一還能正常工作的炮手觀察鏡,看到對面格格的坦克渾身冒着白煙,濃烈的火焰似乎已經徹底熄滅,坦克像一頭冒煙的怪獸一樣朝前猛衝。

整輛艾布拉姆斯坦克上的地獄犬身上居然也冒着白煙,一個個就像被抖落在地上的蝨子,不斷掉落在地上。

“是霜!”尼奧說:“格格正在釋放天賦……”

蘭斯特洛擦了一把溼淋淋的臉,大聲道:“以前我從沒覺得這個冰山妞這麼可愛,如果現在我們坦克裏有個會她那種天賦的人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