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旁人根本察覺不到的氣勢撲向莫東。 民國25年2月19日,何家軍要求返還一部分兵力遭到駁回,理由是目前梧桐城不需要兵力。

當天也是紅軍跟東北軍達成協議共同退敵,為了表示誠意多軍支援暫時無法返還。

同年2月25日,神秘山洞內已放也毒蟲試效果,不少村民被咬傷,何弘翰以這個理由再次申請返還何家軍,因並無重傷死殘原因不足以需要大量兵駐守沒通過。

3月1日何弘翰第三次向上頭提出要回何家軍再次被駁回。

何弘翰把電報扔桌子上,站在政府二樓的窗前望著繁華街道,心情凝重的沉思著。

「司令要不發電報給老爺?從他那邊調兵過來?」站在一旁的薛萬里自然是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也清楚城裡還有多少兵。

他並沒說話,抬手示意不要發給他爸。

蘇心優進來后感覺到氣氛不對,看見桌子上的電報拿起來看,是他申請要回的兵力暫時要不回。

現在如果不去制止鬼子的行動,等大部隊一來,這梧桐城是可以直接雙手送人。

見他在苦惱,蘇心優從背後抱住他輕聲道「翰哥,你別急我飛龍寨有人,去搗毀那個山洞不成問題。」

經過上次她被喪屍咬的事件后,何弘翰是不放心她現去。

將她拉到前面來相擁,把臉埋在她脖間道「不用,沒了正規軍,我還有幾千匪軍,我可以帶他們去。」

「他們?」老實說,蘇心優並不看好那些人,叫他們蠻橫撒野還怕事呢。

「相信我可以的。」何弘翰給她一人肯定的眼神。

不讓得自己去,在心裡輕嘆了一口氣,其實她早就想到原因,所以也不會強行要去「那行吧,你去搗毀那個窩點,我去聯絡一下各山頭,讓他們準備好作戰。」

不管什麼辦法也好要把缺失的正規軍兵力補齊。

親親她的臉,叮囑她道「嗯,老婆你小心。」

「你也要小心,那此喪屍毒很厲害只要有傷口都會感染。」不知為何,蘇心優心裡總感覺到不安,好像有什麼事情發生一樣。

「我知道,老婆其實事情沒那麼糟,你忘了我們還有一個神器可以幫我們解決難題。」

「什麼?」

蘇心優好奇他用什麼辦法對會喪屍。

為了不讓蘇心優擔心,他輕笑道「水蛭啊,你不記得它們曾幫助過你?」

原來是他們啊。「翰哥你別太依賴它們啊」

望著只有在她面前才會有的溫柔,但願這次不要讓他跌得太慘。

「我自有分寸,親愛的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能處理好這些事情。」

他再次肯定自己能夠處理好,蘇心優也就不打擾他工作了。

「我先回蘇家去,看下娘是怎麼處理小雨這件事情的。」

「嗯!我送你」

何弘翰送蘇心優到政府門口,望著她坐上汽車離開,他才進屋去。

「薛副官,召集所有的人到城外軍營,統計一下我們現在梧桐城裡還有多少兵,連伙頭兵和後勤也要算在裡面。」

「是!」

*

蘇心優回到家之後,何夫人仍在糾結三個小雨的事情,因為她根本就沒有辦法分清哪個才是她當年生下之後被人換走的女孩。

生怕弄錯了,本來就在外面受苦長大的女孩更顯得可憐,連親生父母都不要她。

為了不讓大家認出她來所以,她又把假臉皮戴了上去,換成了另一個模樣,還讓何弘翰提前通知蘇府所有的人,她以朋友的身份在蘇府住下,讓蘇夫人安排房間。

晚上吃過晚飯之後,何弘翰沒有回來,應該還在忙著清理那個後患無窮的山洞,所以這麼晚了還沒有回來。

一直等他快要到十二點。

心裡有事,根本睡不著,於是走到後院子里看月亮,月亮倒是沒看著,但是看見下雪了,下的並不是雪花而是炒粒。

都春天了,此時還大雪紛飛,東北就是這樣,六月還在下雪,九月又開始轉入冬天,下雪。

因下的是冰粒,站外面實在是太危險,蘇心優只坐在長廊上望著天空,餘光突然感覺到有黑影一閃而過。

她速度的彈跳起身躲在柱子後面,想要看誰這麼晚了還跑進來。

她跟了上去看清了有四個人進來了,穿的忍者的服裝。

「不好。」心頭一緊,她知道有人派人來滅口了。

蘇心優趕緊的到真正小雨房間去,在黑暗中不免跟那殺手忍都一翻苦戰。

有槍還好,只要精準和速度,但是現在她沒有槍,只能跟忍都拼時速,他們的速度真的很快。

蘇心優身上好幾處掛了彩,但是為了保住真正的小雨性命,她不得不用盡全力拚了。

這麼看其他那三位小雨肯定是已經沒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製造出那麼多小雨究竟是為了什麼?還有就是為什麼現在又突然要把所有的小雨都幹掉?

蘇心優實在難敵一個速度快,個頭大的忍者,在被窩裡撈起真正的小雨就跑。

凌晨一點,她把真正的小雨交給面山照顧,自己回去看何弘翰在忙些什麼。

從外面看來,整座兩層樓高。

他正趴在桌子上苦惱著什麼,手又抱頭,連她進來都沒有發現。

「翰哥,你怎麼還不回家去?」走到他面前,輕輕拍拍他的桌子引起他的注意才問。

「老婆,你怎麼來了?」因焦慮,他臉上突然也有了重重的憂傷。

「我來想告訴你,快回家去看看吧,估計這會她們都沒有。」

「嗯,走吧,我們現在回家。」聽到家裡出事了,何弘翰也是迅速起身,手放在她的背部,帶著她一起回家。

回到家裡,他們是從小門進去的,但是蘇府所有的人都沒有睡覺。

前院的地上躺著四具女屍,不用想肯定是假小雨她們。

極少哭泣的何夫人在看到自己的女兒躺在冰冷的地上之後捶胸頓地的悲傷著,蘇夫人正在她身邊安慰好。

何弘翰一回來就是命人帶兩位夫人去休息,這裡有他來處理。

「四個?」蘇心優沒看懂。

「不該是四個嗎?」何弘翰低問去問她。

「不,真正的小雨被我帶走,只剩三個假的。」 第二百九十三章我等你很久了

這股氣勢唯有秦如恆等以及隨徐傳方到來的修為在聖境巔峰的人才能稍稍感應到。

莫東淡淡一笑:「我還以為徐殿主不會生氣了,原來你並不能。」

徐傳方目光一閃,忽然瞳孔緊縮。

「既然徐殿主這麼喜歡暗中教訓人,那麼我就入鄉隨俗。」

莫東的聲音還在飄,徐傳方忽然噴出一口鮮血,他臉上徹底沒有了真的,震驚的看著莫東。

徐傳方吐血,在場的人都驚住了,在近仙大陸能傷到徐傳方的只有三人,兩位副殿主和引仙殿殿主。

可剛剛,誰都沒有察覺到能量波動,徐傳方就受傷吐血,而此時還震驚的看著莫東。

「四域大陸什麼時候有了你這樣的人物,你說你是秦如恆的同門師兄,我不記得區區府天門能培養出你,你到底是誰。」

徐傳方道。

「你聽說過聞無在吧,我和他是同一類人,你們好自為之。」

莫東最後望了一眼臉色蒼白的徐冰冰,帶著溫欣兒在眾人眼中消失了。

「聞無在。」

在場的人卻因為一個名字而再度臉色大變。

三百多年前的一幕幕重現眾人的腦海。

三百年前,一個叫聞無在的人來到近仙大陸,引仙殿接到上面的命令捉拿聞無在,而由此開始近仙大陸有史以來最慘重的事件。

聖人、仙人死在聞無在手上的數不勝數,那幾年近仙大陸的仙人數目削減了整整三成。

都是在引仙殿的高額賞賜下去對付聞無在,最後死在聞無在手上。

聞無在也得到了一個稱號,弒神,戳仙!

莫東說他和聞無在是同一類人,難道莫東是為了給聞無在復仇而來。

眾人已經聞到了血腥氣息。

……

離開引仙殿後,莫東一路飛到了近仙大陸和四域大陸相連的海域。

忽然,他抬手一抓遠處虛空崩潰,頓時一陣光芒消散。

「爾等若在不自量力,休要我將近仙大陸徹底打碎。」莫東眼中劍光交織。

近仙大陸上空,忽然出現了一道百萬里長的劍光,直插在近仙大陸最中央,引仙殿正殿地方。

轟。

引仙殿自然有陣法禁制抵擋,然而就如螳臂當車一樣崩潰,最後還是引仙殿中一座神像散發出光芒和這道劍光轟然一撞。

「一道仙念也想阻我。」莫東淡淡一笑,劍光便撕裂了那道光芒,將引仙殿的正殿毀去。

在一片塵埃恐怖波動散開后,便是在四域大陸都能看到近仙大陸有一道光芒接天連地。

而近仙大陸更是能看到這道光芒是一柄劍,一柄通天的劍。

這一刻,近仙大陸嘩然,引仙殿那可是近仙大陸至高無上的地方,而且代表著仙界,今天竟然正殿之中被插上一道通天的劍。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和打臉,敢和仙界作對,眾人想不到會有誰能有如此手段。

「殿主。」徐傳方和兩位副殿主臉色蒼白,束手無策的看向已經出關的引仙殿殿主。

引仙殿殿主嘆道:「這個層次的已經不是我們能左右的了,或許又是一個北蒼仙尊。」

「仙尊,北蒼仙尊?」

徐傳方等失聲。

他們不過是初踏入仙境,在仙境則有四個境界,仙人、真仙、仙尊、仙帝。

整個仙界只有四個仙尊,傳聞想要成為仙尊,光是修為上不夠,還需要得到這片天地的承認,也就是說仙界只能由四個仙尊,要想有新的仙尊,除非四個仙尊之一死了。

但忽然有一天,一個人打破了這個規則,有人突破到了仙尊境界。

這個人就是北蒼仙尊,並且聽說這個北蒼仙尊實力通玄,和仙帝一戰都沒有落入下風,最後不知什麼緣故,這個傳奇人物失蹤了。

北蒼仙尊在這個世界就是一個傳奇,因此引仙殿殿主把莫東比作北蒼仙尊,在場的人都不得不震驚。

「放肆。」

一聲叱喝,眾人聽在耳中就似乎在身邊,但又似乎從天上而來,帶著一種眾人都必須臣服的氣勢而來。

引仙殿殿主和徐傳方三人目露敬畏之色,他們自然聽過仙帝的聆聽教誨。

明顯莫東破壞了引仙殿等於是直接打仙界的臉,而引仙殿正殿供奉的是仙界仙帝和四位仙尊,莫東那一劍也毀去了幾人的神像,仙帝怎麼能不怒。

這應該是仙帝留在神像的一份仙念,不過就是一份仙念,也絕不是仙尊可抵擋。

「你若真身降臨,我還要忌憚兩分,不過是仙念而已,仙帝當年殺害北蒼,也有你為上面通風報信的份吧。」

莫東揮手一拳打出,便有一尊和天地齊高的聖影一閃而過,修為高者看到了聖影的面貌,這面貌正是和莫東一模一樣。

「轟。」

沒見莫東打到什麼,可莫東就是這拳打出,近仙大陸忽然劇烈震動起來,好似有一股波動在大陸上狂狷,將近仙大陸掀起來般。

而海域則是千萬丈巨浪起伏,海浪淹沒了海邊,海水有許多直接撒到了天上,就好像天空和大海倒了過。

許久,風波平靜。

莫東站在海域上,抬頭望了一眼天上,然後一步踏出,消失不見。

仙界。

帝宮之中,一個頭戴玉冠的中年人忽然嘴角流出一絲血液。

「以仙尊之境擊傷我,怪不得會讓上面那樣緊張,但這次我有感覺,他和北蒼不同。」

仙帝又皺起了眉頭:「古邪大舉進攻已經是十拿九穩的事情,上面應該是放棄了這裡……」

仙界上空,仙帝出現,他俯視著自己的世界,在這裡他是主宰。

然而過不了多少日子,這裡就將毀去。

「古邪這次進攻人族世界,應該準備十分充足,上面既然已經放棄了這裡,那麼肯定有更好的應對之策,可惜了這片世界,但我絕對不能留在這裡。」

仙帝目露落寞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