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凄慘的叫聲從方同山的嘴裡喊叫出來,但是喊出第一聲后,他便死死的咬緊牙關,強忍著那種痛苦。

「爺爺,你怎麼了?」

這時,跟著方永元一起去取葯的方雪兒跑了進來,她的手裡還拎著藥材。

「爸,你沒事吧?」方永元一臉擔憂的問道。

顧銘笑了笑,「方老沒事,我正在幫他調理真氣。你叫方雪兒對吧!你也盤膝坐下吧!」

幫一個也是幫,幫兩個也是幫,畢竟方同山告訴他很多東西,特別是關於顧銘第一世的情況。

方同山所說的,顧銘只相信百分之八十,另外百分之二十,還需要他去自己尋找答案。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當年第一世沒有死,並且抱著孩子離開了。

而他的妻子駱玟也不一定瘋了。

這些信息已經足夠顧銘使用了,而且他還佔了方家很大的便宜,那就是得到了九星令。

方雪兒聽了顧銘的話,臉上閃過一抹疑惑之色,看著痛苦不已的爺爺,咽著口水問道:「很,很疼嗎?」

「會有一些疼,不會太疼。」

顧銘自然明白方雪兒所指,隨即笑道:「你爺爺之所以這麼痛苦,一是他的年齡太高,二是他的身體有傷。而你不同,因為你年輕!」

方雪兒聽了顧銘的話,急忙將手中的藥材遞給方永元,跑到方同山身邊盤膝坐下。

「記住真氣的行走路線,以後就按這個路線修鍊!」

顧銘手一揮,直接一道混沌之力打入方雪兒的身體之內。

當混沌之力進入方雪兒的體內時,方雪兒不由的緊鎖了一下眉頭,一絲冷汗從額頭上冒了出來。

很疼!

但在她承受的範圍內!

方永元站在門口,看到這一幕,對顧銘的崇拜更加無法言語,恨不得直接給顧銘跪下。

「老三,你站在這裡幹什麼,爸怎麼樣了?」

就在這時,一道聲如洪鐘的男人聲音傳來。

方同山和方雪兒兩人都受到了影響,兩人同時吐了一口鮮血,體內的真氣也開始紊亂。

顧銘皺起眉頭,冰冷的目光向門外掃了一眼,身形一閃來到方同山和方雪兒的身後,兩隻手掌直接按在他們的頭頂上,快速的幫他們穩定下來。

看到這一幕,方永元嚇了一大跳,急忙轉身退了出去,並且把門關好!

「老三,你這是……」

方永軍聲音再次響起,只是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方永元用手捂住了嘴。

「我的好二哥呀,別說話了,爸和雪兒在裡面修鍊呢,你剛才差點害死他們。」

「咱爸和侄女都吐血了,你就先消停點吧!」

方永元急忙將走來方永軍推到了一邊。

「你說什麼?爸和雪兒都吐血了?我要進去看看!」方永軍頓時急了,直接向著書房沖了過去!

砰!

就在他剛剛推開門時,一道強大的力量直接襲來,瞬間將他打翻,重重的撞在身後的牆面上。 方永軍被撞的七暈八素,兩眼冒金星。

方永元看去,只見父親方同山一臉憤怒的站在門口,身上的衣襟上還沾有鮮血。

「你個孽子,告訴你多少回了,在家中不要大聲喧嘩!」

方同山冰冷的看著方永軍。

「爸,你變年輕了!」

方永元並沒有去理會方永軍,兩個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的父親,原本七十左右歲老人,現在看上去也就五十多歲的樣子。

如果現在讓方同山與方永軍站在一起,說他們是親兄弟都會有人相信。

方永元再一次被顧銘的手段給震驚住了。

剛才還是滿頭白髮的父親,如今再也看不到一根白髮,而且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也是十分的恐怖。

「先,先天宗師?!」

方永軍終於回過神了,當看到方同山所散發的氣勢后,滿臉的震驚。

在此之前方同山只是連化勁都不是,可是現在卻已經變成了先天宗師。

「老三,你去把九星令拿來!」

千億繼承者的女人 方同山沒有理會方永軍,扭頭吩咐道。

方永元沒敢多問,轉身向著祠堂跑去。

「給軍裝脫掉,然後給我到院子里跪著走!你害死我是小事,你差點害死雪兒!」

方同山低聲吼道,眼中滿是怒火。

方永軍哪裡還敢廢話,急忙起身跑回自己的房間。

十幾秒鐘后,方永軍穿著一套運動服從房間內跑了出來,隨後跪到了院子之中。

方永元從祠堂回來后,看了一眼跪在院子中的方永軍后,不由的露出一抹微笑。

這一刻,方永元打定主意必須抱緊顧銘的大腿。

方永元雖然不習武,但是他知道,那些武道中人,可是十分費錢。

方同山是駐軍守將,他所需要的東西,自然有人安排。

但是像顧銘這樣的人呢?

那就要靠錢來買。

方永元別的沒有,就是有錢,雖然沒有郝家和刑家富有,但是他還能養得起顧銘。

他們一家能不能重回方家,那就要看顧銘的了。

如果讓顧銘知道方永元的想法,一定會遞給他一個大白眼。

就他那些錢,連給顧銘塞牙縫都不夠。

顧銘現在再想提升境界,所需要的資源可是很多的。

所非他能夠重新進入小天地,只有那樣,他才能不為修鍊資源發愁。

「爸,九星令!」

方永元跑到書房門口,輕輕的敲了下門,隨即推門走了進去,將九星令遞了過去。

「好了,你出去吧!」

方同山直接擺了下手,方永元急忙退了出去。

不過,他掃了一眼依然盤膝而坐的方雪兒,感覺她的氣息比父親的還要強上許多。

難道她也成為先天宗師了嗎?

一門兩先天,天呀這是真的嗎?

方永元激動的渾身顫抖,急忙向院子中跑去。

「哈哈哈,二哥,我……」

跑到方永軍面前,方永元大笑起來,然而他剛笑了幾聲,方永軍一巴掌扇了過來。

啪!

方永元瞬間被打懵了!

他捂著臉,獃獃的看著方永軍,疑惑的問道:「二哥,你打我幹什麼?」

「你嘲笑我,是不是我被父親罰跪你很開心?」

方永軍誤會了方永元,以為他在嘲諷自己,再怎麼說方永軍也是一駐軍將軍,手下掌管著幾萬人馬。

被父親罰跪也就算了,他沒想到自己的親弟弟竟然還跑來嘲諷自己,他怎麼能不動怒。

「我什麼嘲笑你了,我是想告訴你,我們方家出了兩名先天宗師,我是因為這個才笑的!」

方永元一聽便明白了,怒視著方永軍冷哼道:「方永軍,這一巴掌,我跟你沒完,別看我打不過你,但是我可以去找爸!」

「我讓爸來收拾你,就算是我嘲笑你又怎麼了,你就下死手打我嗎?」

方永元邊說邊向別墅走去。

方永軍一聽方永元要告狀,頓時急了,急忙拉住方永元,滿臉歉意的說道:「老三老三,是二哥的錯,是二哥不對,二哥給你道歉!」

「誰讓你起來的,跪下!」

方永元見方永軍站了起來,立即大聲喊道。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句!」方永軍瞬間怒喝,瞪著兩個大眼睛,滿是怒意。

「別跟我瞪眼睛,你別忘了,是爸讓你跪著的,你竟然敢私自起來,就不怕被爸發現嗎?」方永元冷笑,眼中滿是得意。

方永軍抬手點點方永元,非常無奈的跪了下去。

方永元蹲到方永軍面前,輕聲說道:「二哥,老老實實的跪著吧,我要去安排酒菜,一門兩先天,應該好好的慶賀一下!」

「你騙誰呢?咱們家實力最強的便是爸,就算是爸進入先天宗師,那也只有一個,哪還有第二個呀?」

話說到這裡,方永軍突然愣住了,隨即大叫道:「你是說雪兒?」

方永元給了一個你明白的眼神,扭頭離開。

方永軍跪在那裡,滿臉的激動。

一門兩先天,不要說是普通的家族,就算是在軍中,那也是非常了得的存在。

方同山不死,那麼方永軍的地位就會不停的上升,更何況還有著一個侄女。

要知道方雪兒才二十歲,至少可以保他們方家百年不倒。

此時,房間內方雪兒已經醒了過來,渾身散發著濃濃的氣息,方同山站在方雪兒面前都感覺到一股壓力。

「謝謝顧先生!」

方同山激動的向顧銘鞠躬,臉上滿是興奮的笑容。

如果不是顧銘,他會死,而方家失去他的保護,那麼就會受到諸多仇人的報復。

他是駐軍將軍不假,管理著一府之地,但是他的仇人也比較多,而現在,他根本不怕。

先天宗師在整個天神國都不超過十指之數,而他們方家卻一下子出現了兩個,而且方雪兒的實力還在他之上。

「方老客氣,此事還請保密!」顧銘輕聲說道。

方同山自然明白顧銘是什麼意思,急忙將九星令恭敬的遞給了顧銘。

九星令剛剛到顧銘的手上,就發出了嗡鳴之聲,而且劇烈的晃動起來。

「顧先生,這……」

方同山大駭,眼中滿是震驚。

方雪兒起身站到方同山的身後,臉上同樣無比震驚。

三十難而立 顧銘沒有回答方同山,只感覺一股吸力從體力傳來,下一秒,九星令從手中消失。 「這……」

方同山驚呼一聲,急忙把嘴捂住,眼中滿是驚恐。

而此時的顧銘,已經進入了一個玄妙的世界之中。

九星圍繞,快速的運轉著。

強大的混沌之力不停的散發出來,與混沌鼎和先天神珠聯繫到了一起。

三者都散發著混沌之力,形成了大循環。

九星令在顧銘的體內慢慢的移動著,最後融入了心臟內。

顧銘看到這一幕,頓時一驚。

只見心臟被一團混沌之力包圍起來,所有的混沌之力沿著心臟隨著血管快速的向全身流動起來,七經八脈全部貫通,最終又流回心臟,不停的循環起來。

殿下請許我一世獨寵 顧銘只感覺自己的實力不停的上升著。

合體、大乘……

地仙、天仙、金仙……

神人、靈神……

「無上九品!」

顧銘驚呼出聲,眼中滿是震驚。

然而令顧銘奇怪的是,這個世界竟然能夠承受住他的威壓。

想到這裡是第一世的夢鏡,顧銘便明白了。

第一世可是無上神,而他只是無上境,中間差著一道鴻溝,而這道鴻溝可不是那麼容易跨過的。

砰砰!

就在這時,兩道聲音響起。

顧銘收回神識,放眼看去,頓時苦笑起來。

只見方同山和方雪兒兩人直接趴在了地上,渾身骨骼都已經粉碎,僅剩下一口氣。

顧銘搖了搖頭,雙手一揮,兩道混沌之力打入兩人的體內,兩人快速的恢復起來。

「顧,顧先生,剛才……」

方同山咽著驚恐的口水,忐忑不安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我的實力完全恢復了,但是想要離開這個世界,還需要一段時間!」

顧銘輕聲說道,也算是說了實話。

剛才那種死亡的感覺,已經讓方同山和方雪兒清楚的感覺到。

對於顧銘的實力,兩人再次的感覺到無比的恐懼。

就連他們先天宗師的實力都無法承受,而且那僅僅是氣息,就可以讓他們死亡。

兩人不敢再想下去。

顧銘扭頭看了一眼,只見整個房間內的物品,全部被他的威壓碾壓,變成了粉末。

「不好意思方老,這個書房你需要重新裝修了!」

顧銘尷尬的笑了笑。

「不敢不敢!」

方同山的腰彎的都要靠到了膝蓋,額頭上不停的流著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