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南冥仙帝沉默,北月仙帝已經表明了態度,有北月仙帝出手保葉塵,他想殺了葉塵,難度很大!

難道要他當眾向葉塵道歉?

若是這樣,他的臉面往何放?他的威信也會大打折扣。

北月仙帝自然也知道這一點,活的越久,層次越高,越在乎所謂的面子。

她美眸平靜望著葉塵,淡聲道:「此事僵持毫無意義,不如化干戈為玉帛如何?」

葉塵神色平靜,憑神色看不出他的內心在想些什麼。

北月仙帝微微挑眉,這葉塵脾氣還挺倔啊,都到了這種地步,還不願退讓一步?

只要葉塵退讓一步,也能讓南冥仙帝下的了台,僵持下去,對誰都不好。

南冥仙帝臉色冷漠,眼神冰冷注視葉塵,冷聲道:「你想如何!」

葉塵看著他,淡聲道:「道歉。」

南冥仙帝袖袍里的拳頭攥起,讓他道歉?

他怎麼可能會道歉?

「若本仙帝不道歉呢。」南冥仙帝冷聲道。

「隨你。」葉塵看了一眼南冥仙帝,隨即對北月仙帝說道:「我來仙城,主要是為了踏入仙路,尋求問鼎仙帝的機緣,我想知道何時能踏入仙路?」

「過半個月吧,這半個月里會進行巔峰道帝的爭榜戰,前十者便能進入仙路,以你之前的表現,進入仙路已經穩妥。」北月仙帝淡淡開口。

先婚後愛,總裁你好! 葉塵輕點頭。

沒再多言。

南冥仙帝眸光流轉,一定不能讓葉塵踏入仙路!

「你不是明仙界的人,沒有資格參與巔峰道帝的榜戰。」 瘋狂精靈島 南冥仙帝凝視葉塵,若是葉塵問鼎仙帝,對於他而言,是極大的威脅。

葉塵看了他一眼,隨即望向北月仙帝道:「之前仙子說令徒看上了我,若是我與令徒喜結連理,我是否有資格進入仙路。」

「理當如此。」北月仙帝想想又覺得不對,月凌雪還沒同意要不要嫁給葉塵呢,她改口道:「即便你沒能與我徒兒喜結連理,我也可以收你為徒,這樣你照樣有資格參與帝榜戰。」

葉塵點頭。

北月仙帝想拉攏他,他心裡清楚。

出門在外,有人幫襯,路走的也能順暢些。

南冥仙帝的眼神就很冷了,他與葉塵站在了對立面,而北月仙帝卻與葉塵的關係越來越好。

這特么,想想就氣。

「跟我來。」北月仙帝對葉塵道,葉塵跟著她前往北月仙宮。

離開時。

葉塵並未看南冥仙帝一眼,彷彿南冥仙帝並不入他的眼。

而遠處的諸道帝,一個個的臉色精彩的很,葉塵剛來仙城才多久?

就已經被北月仙帝給看上了。

被北月仙帝看上,葉塵的地位,瞬間就超出了他們一大截,被劃為不能惹的一行。

北月仙宮的後花園里。

北月仙帝、月凌雪、葉塵圍著張小桌子坐下。

北月仙帝笑著開口:「我幫你擋了這事,是不是該感謝我?」

「你幫我,還不是覺得我有前途?」葉塵。

「……」北月仙帝竟接不了口,有些事心裡清楚就好,直接講出來,是不是太尷尬了?

「前途倒是未必,不過對能以陰陽證帝的你,倒是有些好奇。」北月仙帝淡淡道。

「然後呢?」葉塵。

「就是想知道陰陽道到底是怎麼證的,需要鑽研哪個方面?」北月仙帝好奇問道。

她閑暇時間就會研究研究其它大道,但,對於陌生的陰陽道,卻是無從下手。

她只通過記載得知,能以陰陽證帝的人,皆是與命運抗衡的人,只要能證帝,就能不死不滅。

連神帝也無法將其抹殺。

「你有道侶么?」葉塵。

北月仙帝摸不著頭腦,葉塵問她有沒有道侶幹什麼?這跟陰陽道有關?

「沒。」北月仙帝。

「陰陽道便是男女之事。」葉塵。

「……」北月仙帝。

「……」月凌雪。

陰陽道跟男女之事有何關係?

葉塵看了兩女一眼,緩緩道:「鑽研男女之事,領會陰陽不過只是男女、公母,便算入道,繼續研究下去,方能更進一步……」

葉塵將一些關於陰陽道的過程說了一番,他也不怕別人得知后能以陰陽證帝。

因為。

葉家老祖是以陰陽證帝,且已經徹底掌控了陰陽道,若是沒有葉天凌的點頭,任何人都無法以陰陽證帝。

北月仙帝跟月凌雪得知過程后,神色略微不自然,雖然是正正經經的在談論大道。

但…一本正經的聊些男女之事,對於她們這兩個純潔姑娘,覺得有些難為情。

除了這些,心底也暗自稱奇,原來陰陽道是這麼領悟的,這才是真正的本源大道么?

細細深思,覺得也確實如此。

世間有什麼不能以陰陽統稱?

男陽**

天公地母

雷公電母

太陽為陽、月亮為陰

就連活人都能被稱為陽人,死人被稱陰魂

這一切的一切,都能以陰陽解釋。

想到這裡。

北月仙帝暗想,早知如此,她在證帝之前就應該有個道侶的,這樣或許有機會領悟陰陽呢?

可惜可惜,她已證帝,烙印被刻在了天地,根本沒有重頭再來的機會了。

「你確定你這次踏入仙路能問鼎仙帝?」北月仙帝開口問道。

「不確定。」葉塵搖頭。

北月仙帝沒再追問,美眸看了一眼月凌雪,又看了看葉塵,覺得兩人很合適啊。

「你有幾個道侶?」北月仙帝問道。

「三個。」葉塵。

「這麼多。」北月仙帝挑眉,她最多只能接受一夫一妻,一夫多妻,那是真愛嗎?

不怕後宮鬧起來?

葉塵輕點頭,三個已經夠了,不需要太多了。

更何況,他的心思現在多數在柳青璇的身上,還挂念著夏傾月、林溪。

以及孩子。

他現在只想早點變的強大起來,然後進入九幽之門內。

月凌雪一直沉默不語,就靜靜聽著。

葉塵淡聲開口:「我想找個地休息休息,等道榜戰的時候,我再出來。」

「這裡房間很多,你隨便找個地住下就行。」北月仙帝開口。

葉塵輕點頭,隨後離開。

北月仙帝美眸望向月凌雪,輕嘆道:「此人性格沉穩,又不願與人過多接觸,見到你我師徒這樣的美人,都沒有絲毫動心,想來,他心不在美色,也或許,他的三個妻子都很漂亮,你跟他沒戲了。」

月凌雪看著北月仙帝,無語道:「我可沒說喜歡他!」

北月仙帝笑笑不語。



葉塵直接閉關了,等著巔峰道帝榜戰開始,他再出關,對於他而言,不過只是走個過程而已。

在元界葉宮東院房間里。

夏傾月、林溪正在喂孩子奶.水,兩女心情不太好,無時無刻都在擔憂著葉塵跟柳青璇。

她們想立即前往仙界。

但,她們若是去往仙界,肯定不能夠帶上孩子,誰知道踏入仙界,會遇到什麼樣的危險?

可若跟孩子分開,不就像她們一樣,成年後對自己的親生父母,有種陌生感。

即便相認了,也沒有那種感覺。

「傾月姐,我們帶上孩子去仙界怎麼樣?反正我們同境無敵,只要不遇到仙帝跟神帝,就不會有危險。」林溪說道。

夏傾月搖頭道:「我們境界還是低了,即便跟夫君會合,也幫不上什麼忙,搞不好幫成倒忙。」

「那怎麼辦。」林溪。

夏傾月抬頭望向虛空,該怎麼辦?

她也不知。

「等!最多三年,若是夫君沒有音訊,我們就去找他!」夏傾月說道。

「好!」林溪點頭,三年是底線,她們沒有耐心等更長的時間。

……

葉塵進入了閉關中,繼續參悟陰陽道。

他處於冥想當中。

陰陽道既然能衍生萬物,而正常的人,能通過男女之事,衍生出寶寶,這樣一代接一代。

那,能否衍生出別的東西?

葉塵領悟陰陽元素,他嘗試衍生出小型太陽,在他的識海里,太陽的元素漸漸凝聚,最終凝聚成了一顆耀眼的太陽,他又繼續衍生,衍生出月亮。

當衍生出更多的東西時,葉塵的道門,忽然出現了一道縫隙,縫隙中湧來一絲從未見過,從未感受過的氣體。

這是!

騙妻成婚,腹黑老公太危險 葉塵心神一震,這是仙氣。

意味著他在陰陽道上更進一步,意味著,他感悟到了問鼎仙帝的契機。

但,這縷仙氣太過薄弱。

冥夫的祕密 不足以支撐他達到半仙層次。

葉塵緩緩睜開了眼睛,只能等踏入仙路,找到仙種,從而問鼎半仙了。

他現在忌憚的是,屆時會不會遇到像柳青璇那樣的情況?

當,衝擊仙境時,直接跨過半仙,開始問鼎仙帝?

衝擊仙境,面對仙劫,他也不懼。

他靈魂肉身不死不滅,即便是仙劫也無法轟殺他,他忌憚的是,問鼎仙帝后,會不會出現道門,也將他強行扯進去?

忌憚歸忌憚,葉塵還是要問鼎仙帝。

他沒多想。

便繼續閉關。

時間一晃而過。

轉眼,巔峰道帝的榜戰將在今日上午舉半。

整個明仙界的道帝強者都在,其中有二十人出頭是巔峰道帝。

意味著將會有不少道帝參與道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