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穿著簡單襯衣的年輕男鬼遊盪在街頭,先是小聲的嗚咽,後來哭得可大聲了。

「嗚嗚嗚!」

「這兒也沒有。」

「這兒也沒有。」

「嗚嗚嗚嗚!」

年輕的男鬼抹了抹眼睛,時不時低頭,在街道兩旁尋找。

有四人躲在暗處。

秦安先是左右斜睨了下,這才捏了捏小奶娃的臉頰。

「一個小傢伙而已,我就能對付,樂樂,你回去休息吧。」

水潤的大眼睛掃過來,「真的嗎?二葛格里也會除靈嗎?那你擅長符籙還是咒語,或是桃木劍?」

笑容僵硬在臉上。

小奶娃搖頭:「只靠武力是解決不了的哦~而且,很多時候,你們都沒法碰到他們呢。」

秦安還沒想到解釋的話,耳旁就傳來嗤笑聲。

「只會用武力的蠢貨。」

秦安:「……」

俊美的臉蛋扭曲了一瞬。

「某個從小叛逆的拳王有資格說我嗎?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是誰?」

都是親兄弟,小時候都是一起生活的,太清楚彼此的黑歷史了。

以前不屑於和親兄弟交流的秦熙不自覺被拉低智商。

「是誰從小憑著自己長得漂亮,到處騙吃騙喝?」

「呵呵,那是騙吃騙喝嗎?」秦安總算是透露出狐狸的幾分自戀,「那是他們的榮幸!」

秦熙不打算和這個漂亮臉蛋說話,扭頭去看小奶娃。

沒人。

瞳孔猛縮。

「樂樂呢?」

他那麼大的妹妹呢?

秦安也反應過來了,直接站起來,才發現,在他們親兄弟內鬥的時候,某個社恐蘑菇鑽了空子,帶著小奶娃去找那個年輕小鬼了。

「嘖,」秦安低罵道,「看著無害,其實就是個心機男孩,以前真是小看這位堂哥了。」

他廢話的時候,秦熙已經大步找過去了。

這會,一個雪糰子,一個小倉鼠將一隻膽小的男鬼包圍了。

年輕男鬼都沒反應過來,他只是一邊哭一邊找東西,怎麼轉頭就被兩個惡霸人類纏上了呢?

「你、你們要做什麼?」

男鬼很年輕,是那種清秀的長相,身形孱弱,此刻眼底還蓄著淚,看上去很可憐。

小奶娃皺著臉,瞪著他,「就是你每天哭來哭去擾民的?」

本就害怕的男鬼『哇』的大聲哭出來。

「不要抓我啊!不要抓我啊!」

「我只是不小心丟了導演的東西,我不想被抓啊!」

「嗚嗚嗚,放過我吧!」

小奶娃氣得跳腳。

「你這個樣子,就像是樂樂在欺負你,樂樂才沒有欺負你!」

男鬼不聽,嗚嗚嗚的哭。等另外兩個高大的男人走過來,他乾脆暈過去了。

秦游然:「……」

他從沒見過比自己還膽小的人……鬼。

「鬼也會暈?」

他甚至想象自己去世后的場景,難道也這麼的慫?

「他是假裝噠!」

小奶娃乾脆拿出金錢劍,挑住男鬼的衣領子,拖到一邊。

發現對方拿出的是金錢劍,可以鎮邪,年輕男鬼頓時不裝了。

「我投降,我真的投降,我只是個群眾演員,饒過我吧!」

幾人都不覺得,這樣膽小的傢伙會是打亂影視城和平的人。

此刻的場景便是,年輕男鬼坐在地上,淚流滿面,瑟瑟發抖,小奶娃提著劍,繞著他轉圈圈。

金錢劍劃過地面時,會發出金屬和石頭擦過的痕迹,很輕微。一旦地勢不平,聲音便陡然加大。

「咔!」

每次聲音加大,那男鬼便抖得更加兇猛。

「咔!」

抖起來。

如此反覆。

幾個哥哥互相對視。

他們再喜愛小奶娃,都不得不承認,此刻的小奶娃有點像惡霸,不過是最可愛的惡霸。

「真是搞事的不是他哦。」

小奶娃突然抬頭。

幾個哥哥也抬頭,才發現不知何時,月亮被烏雲遮蔽了。

秦游然:「好冷。」

倉鼠抱緊了胳膊。

秦安:「剛剛是冬天正常的冷,可現在,是一種陰冷,讓人毛骨悚然。」

再看那隻男鬼,突然趴在地上,抖來抖去。

「他來了!他來了!他來了!」

秦熙特別討厭這種說話不說清楚的人。

乾脆將鬼提起來,兇狠的臉蛋直接懟過去。

「到底是誰在作惡?」

他表現得比小奶娃更加惡霸。

「不說就把你扔給對方!」

漂亮狐狸整理皮毛,聞言,嘲諷,「果然是莽夫,只有肌肉沒腦子。」

「啊,三葛格好帥啊!」

狐狸一僵,低頭一看,適才還兇巴巴的小奶娃連金錢劍都不要了,捧著自己的小臉蛋,小身體扭啊扭,特別歡喜的看著發狠的秦熙。

「三葛格好像野狼哦,超級帥氣的野狼!」

狐狸:「……」

心塞。

他也很帥的。

秦小倉鼠摸了摸自己的臉,又捏了捏自己的胳膊,發現那兒並沒有肌肉后,默默的將健身提上了日程。

妹妹成了小迷妹,在一旁加油鼓勁,大野狼更賣力了,提著男鬼就跟捏著紙片一樣,直接甩啊甩。

「說不說?」

年輕男鬼嗚嗚嗚了好一會。

「現在的人都不怕鬼的嗎?」

那他唯一的優勢都沒了,只能認慫。

「那是頭厲鬼,上個月來的,」年輕男鬼只能將自己知道的都說出來,「然後他就霸佔了北邊這一塊,如果有人類不小心撞見他,輕者生病,重則人都沒了。」

小奶娃掐指算了算。

「厲鬼?失蹤的人類?」

她算出兩者之間有關係,但算不出厲鬼的身份。

此刻再看突然集中的晦氣,小奶娃更覺得奇怪了。

【神算系統:這兒的晦氣和你二哥劇組裡的晦氣是一樣的,甚至更多。】

換而言之,厲鬼沒準和劇組的某個人,某些人有關。

小臉蛋立馬嚴肅起來了。

「樂樂覺得可能要出大事。」

【神算系統:沒關係,你搞不定,還有師父和大師伯。】

小奶娃正想說,樂樂也很厲害,系統又接著往下說。

【神算系統:他們工作,你在旁邊吃吃喝喝,不是更好嗎?】

「小統統你說得有道理。」

小奶娃立馬拿出手機,奶聲奶氣的給師父發語音。

發完后,她朝著戰戰兢兢的年輕男鬼露出一個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