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長,我被一個華人老闆救了。我現在非常安全,只是這邊雲集了大批的非、政府武裝人員,他們向當地華人老闆和工人索要巨額資金,不給連出門的權利都沒有。

我們現在有二十多個人,但只有幾把破舊的AK47,如果衝出去跟他們干,我們肯定吃虧。」

龍小凡有些緊張,戴著全封閉的那玩意有點缺氧。

如果彭佳樂手裡有點像樣的玩意兒,也不至於呼叫總部,他一個人,一把槍就解決了。

但看見他們手裡的破傢伙,龍小凡擔心還沒打死人,先把自己打殘了。

雖然說AK是世界第一大明槍,但就算再牛逼,也需要保養不是?

「你不要衝動,我馬上聯絡當地大使館,讓他們帶著政府軍去解救你們。你們不用擔心,原地待命。」龔長春皺著眉頭,立即打電話給外交部,之後又給燕京方面打了個電話。

知道龍小凡的位置,血鷹特種部隊迅速登機待命。

駐該國大使館工作人員迅速見了該國國防將領,要求馬上解救被困在果敢地區的華人。

該國第66師接到命令后,立即向龍小凡被困的地方開拔。該國的領導人非常識相,為了一個人,弄的周邊地區雞飛狗跳,華夏的動作可比落幾顆炸彈要大的多。

龍小凡打完衛星電話,把潛水服扔到一邊,跑去蒸籠那裡又拿了個饅頭,邊吃邊躺下,他絲毫不擔心外面的人會打進來。

對面剛剛集結了數萬人,這個時候和華人過不去,那不是和自己過不去嘛?

他們的首腦也是很聰明的,站在該國稍微高一點的樓頂上,幾乎能看見幾十輛豎起發射架的重炮車。

彭薇薇坐在一旁的沙發上,迷人的小眼睛看著龍小凡,他是餓死鬼投胎嗎?吃了那麼多還吃?而且這都火燒眉毛了,他怎麼有心思吃飯的?

「咚咚咚」

一陣重重的敲門聲突然傳到正屋,彭佳樂立即拿起豎在桌子腿旁的步槍,扭頭看向大門。

彭薇薇也跟著站了起來,那可愛的臉蛋瞬間多了幾分的驚恐,瞬間不可愛了。

院子里的工人也跟著緊張了起來,本來以為事情過去了,但突然的敲門聲,還是把他嚇了一跳!

「怎麼辦怎麼辦,他們還是來了……」彭薇薇急的快哭了。

龍小凡皺著眉頭,吃完最後一口饅頭跟著彭佳樂走了出去,到門口后,他一把推開彭佳樂自己率先拉開大門,誰讓自己是軍人呢?

當面臨戰爭和危險,軍人優先!

開門的剎那間,幾十條槍瞬間瞄準龍小凡的腦殼。門外,站著最少三十個穿著破舊的迷彩服的軍人,從他們的軍服和武器,龍小凡吸了口氣,他們不是友軍。 龍小凡速度緩慢的舉起雙手,步伐緩慢的往後退著。彭佳樂拿著槍,只是指著進來的武裝人員,完全不知道幹什麼。

瞅了眼他手裡那把AK47,把命交到他們手裡,才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龍小凡心裡狂嘆了口氣,拿槍指著人家居然連保險都不打開,要等到天堂之後再琢磨保險是啥玩意嘛?

「你們不要亂來!」

彭佳樂象徵性的把槍口朝上抬了抬,用當地語言跟對方交流著。

然而彭佳樂的話並沒有嚇到那些人,他們二三十人進了院子,一個個凶神惡煞般的眼神都盯著龍小凡看。

「我是現役中華人民共和國陸軍,請你們擺正位置,我身上沒有武器,但你們最好想清楚,是否已經準備好跟對岸集結的十萬軍隊做對。犧牲我一個人無所謂,但請你們放了這些華人。

所有的對錯我一個人承擔,扣住我一個人,你們想要什麼有什麼。」

這幫人當前最缺的東西是錢、物資。龍小凡心裡跟自個兒打了個賭,賭自己死不了。

那一口流利的當地口音驚呆了站在一旁的彭薇薇和彭佳樂。要不是剛剛接觸過,就憑他這一口當地口音,也得把他抓起來暴打一頓,哪還能款待他吃的喝的。

站在龍小凡最前面的人是一個三十多歲,皮膚黝黑的男人,他背著一把衝鋒槍,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龍小凡,半天才開口:「你就是那個從上游衝下來的解放軍龍小凡?」

龍小凡指了指胸前的國旗,笑道:「如假包換。」

「你可以走了,我的人會送你到南傘邊境,那邊會有你們的人接應。」他說。

龍小凡一臉大寫的懵逼,手也放了下來,但腦子好像還沒轉過彎來,皺眉道:「你說什麼?我可以走了?」

「如果你再廢話,說不定我會改變主意。」那男人狠狠地瞪了眼龍小凡:「把這些人都帶走吧。」

還有這種好事?管他呢,人家讓走的時候再不走就成傻逼了,二話不說帶著彭佳樂他們出門。

不得不說這些人準備的足夠周全,竟然還準備了幾輛汽車。破是破了點,但好歹也比11路跑得過。

不知道為什麼,龍小凡心頭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車隊是朝著南傘方向開的,也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也可能是華夏給他們施加了壓力。

坐了半個小時的車,車隊總算是開到了邊境,這座華夏與該國的大門,集合了數百名當地武裝人員,看來,非、政府軍得逞了。

對面停著幾輛軍車,軍車後面是兩架武裝直升機,那深藍色的塗裝,淺藍色的掛彈,簡直霸氣側漏。

也難怪這些人會幡然醒悟,不然怎麼辦?等著挨打嗎?

下了車,龍小凡感覺渾身都虛弱了很多,走路都要彭薇薇攙扶著,過了橋,一大波戰友跑過來攙扶住自己,唯獨不見隱若雪,她該不是沒來吧?

直到坐上直升機,龍小凡才看見一臉溫怒的隱若雪,原來這位大小姐一直沒下飛機。都說女人的心如冰又似水,本來自己還不信,不過這次信了。

前一秒柔情似水的女人,后一秒說不定就是一座冰窖,瞬間能把人凍死。

「我們去哪兒啊?」龍小凡喉結上下跳動著,不知道這位大地方來的小姐姐生的是哪門之氣。難道,我做錯了什麼嗎?

「去指揮部,C戰區的首長要見你。」她說。

那張小麥色的臉上像掛著冰霜似的無情,冷漠。龍小凡背靠著座椅,眯起了眼睛。直升機剛剛升空,下面突然響起一陣激烈的槍聲。

那聲音,正是龍小凡剛剛出來的方向。扭頭看向對岸,半空中能清楚的看見彭佳樂的那座化工廠,兩撥人正在激烈的交火。

腦子裡突然想起剛剛和那個中年男子的對話,他那眼神,神情,都透著隱隱地殺氣。

「非、政府武裝從政府軍手裡獲得了該國66師去救你們的情報,這才把你們放了,埋伏正規軍隊。」

隱若雪狠狠地瞪了龍小凡一眼,他怎麼就那麼讓人不省心?

龍小凡坐直了身子,臉色突然變得十分難看。等於說該國第66師是因為自己,才中的埋伏。雖然說戰爭就是你死我亡的遊戲,但當真正發生在身邊,他一時還是有些不能接受。

「我們的人截獲了他們的情報,讓大使館的人把設伏的消息轉給了66師師長,所以你不用有心理負擔。」

金陵劫:亂世佳人 發現隱若雪正在看自己,龍小凡趕緊扭頭看向一邊。她太厲害了,自己心裡想什麼她都知道。

南傘臨時指揮部里站著數位校級軍官,因為營救任務圓滿成功,參與搜救救災的戰士開始撤離,只有幾個師,旅、團級幹部留在指揮部,他們都想見見那位年輕的戰士。

回原部隊的路上,幾十萬人拉著條幅,送行人們心中的英雄。他們當中不乏一些老奶奶,老爺爺,他們站在最前面,望著載譽而歸的戰士,淚眼縱橫。

當車隊經過人群,全體起立,向人民敬禮。當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受到委屈,他們依然還能出現在人民身邊,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中國軍人。

直升機懸在半空中,等待地勤人員的指引,龍小凡透過玻璃,望著不遠處幾條街上的人群,不禁想起了當年十里送長安的畫面。

直升機降落後,血鷹特戰隊員一個個跳下飛機,只有龍小凡還待在機上。因為自己的失誤,讓整個戰區十幾萬人為自己擔心受累,他心裡不舒服,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首長。

「你還想在飛機上待一輩子啊?」隱若雪沒好氣的說道。

真不知道他現在矯情個啥,那麼多人圍著他轉了二十幾個小時,現在居然賴在飛機上不下來了了。

龍小凡跳下直升機,就算再怎麼樣,也不能讓一個女人瞧不起。跟著隱若雪走進指揮部大廳,接著右轉推開一間會議室的門,就聽見隱若雪在那說:「愣著幹嘛,進去!」

龍小凡深吸了口氣,邁進房間,反正,錯就是錯了,處分就處分吧!

「嘭」 剛進門就聽見嘭的一聲,龍小凡嚇得差點退回去,抬頭才看見兩位首長手裡拿著禮炮,正得意的笑著。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房間里突然響起熱烈的掌聲。

龍小凡有些受寵若驚,站在這間屋子裡的人,都是校級或以上軍官。他們都是C戰區各個部隊的師、旅、團長。這些人給自己一個還沒有授銜的列兵鼓掌,不禁覺得有些承受不起。

自己的失誤造成了C戰區十幾萬人沒有按照原定時間撤離,龍小凡都覺得有些對不起C戰區的兄弟和領導。

林峰站在角落裡,冷漠的眸子盯著龍小凡。

他那冷冰冰的表情,看的自己心裡直發毛。在場所有人可能都是給自己慶功的,但有兩個人肯定不是,隱若雪,林峰。

一個是剛剛在直升機上那一臉我欠她錢的模樣,一個回到指揮部,還一副我搶了他老婆似的模樣。龍小凡不再想那些事後的事兒,徑直走到龔長春面前,這兒他的軍銜最高。

「報告首長,列兵龍小凡報道,請您指示。」龍小凡聲如雷,站如松,立正敬禮。

龔長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又繞到他身後轉了一圈:「小夥子,我今天才剛認識你,你就幹了兩件大事兒。說吧,要我怎麼獎勵你?」他說。

龍小凡自覺地放下手,眼角的餘光瞅了眼林峰和隱若雪,小聲說:「首長,只要您不罰我,就算是對我最大的獎勵了。」

耽誤了人家C戰區十幾萬人二十多個小時,這段時間產生的軍費,只要不讓自己出,那就是賺了。龍小凡擔心這位首長跟林峰,隱若雪一樣坑,把自己火坑裡推。

萬一一會表彰結束,人來句:「因為救你C戰區滯留二十多個小時,產生軍費幾百萬,打個欠條,抽空把錢送到戰區指揮部。」那自己就真慘了。

雖然知道人家一個將軍不會跟自己開玩笑,但誰能保證隱若雪和林峰不從中使壞?

這話說的龔長春一頭霧水,他看了眼身邊同樣一臉懵逼的戰友,笑道:「罰你?你何罪有之啊?」

「因為我的失誤,造成C戰區十萬戰友滯留超二十個小時,這期間的軍費您不讓我拿,就是對我最大的獎勵。」龍小凡說這話時瞅了眼隱若雪和林峰,怪誰?都怪他倆,剛見面不給抱抱就算了,居然還擺起了臉色。

「啊?」

龍小凡的一句話,驚呆了整個指揮室的所有人。就連隱若雪都驚呆了,這傢伙是不是腦子真的進水了?

「哈哈!」龔長春哈哈笑了起來:「小夥子,你的擔心是多餘的。你在至關重要的時刻保住了下游十八個自然村幾十萬村民的房子,也保住了人民群眾的財產安全,你是我們戰士的楷模,英雄。」

「你從國外帶回來的人我們已經妥善安排好了,現在說說你吧,下一步有什麼打算?這兒在場的可都是C集團軍各師、各旅、各團的一把手,他們都希望你能加入到他們的隊伍當中。」

龔長春聽說新兵連訓練三個月剛結束,龍小凡的部隊番號還沒定,就跟著林峰匆匆趕過來參加抗洪救災。作為C集團軍軍長,他希望龍小凡能留下。

龍小凡猶豫了兩秒,說實話他自己也拿不定主意。猛虎團那邊有一個趙雲飛,他又懶得看趙雲飛有事沒事裝逼,還不如待在C集團軍清凈。

趙家和龍家以前關係就不好,但老爺子做事兒低調,無論任何事兒都要給對方三分面子,現在把趙家慣得自以為是的毛病越來越大。

扭頭看向隱若雪和林峰,想想不禁有些可悲,自己的命運還不在自己的手裡。

隱若雪往前一步:「如果你願意就留下吧,但是別忘了你和血鷹的約定。」她說。

能讓龍小凡佩服的女人並不多,但隱若雪絕對排在第一位。能直接接管血鷹特種部隊的女人,絕不簡單。

有了隱若雪的話,龍小凡看向林峰,再怎麼說他老人家也是自己師傅,雖然平時沒大沒小的,但畢竟要離開猛虎團。

雖然只短短相處了兩個月,但不得不說的是這兩個月,自己從林峰那兒學到了不少東西。

「我沒什麼意見。」林峰看向龔長春:「首長,龍小凡是我第一個徒弟,也是最後一個。他來了以後,C戰區再有什麼事兒需要我幫忙,你們可以直接找他。」他說。

短短兩個月,龍小凡把他會的東西幾乎全學會了。

林峰很欣慰,有生之年還能把當年戰場上用血肉之軀換來的經驗,教給一個年輕人。

指揮室里十幾個領導眼睛睜得大大的,嘴巴圓圓的,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望著林峰。能被他林峰誇讚的人並不多,縱然他們這裡的人都是領導,但在林峰面前,除了龔長春,其他人都非常尊重他。

林峰雖然是個兵,但他確是整個C戰區都罕見的一級軍士長。

近年來,C戰區和A集團軍除了技術交流,戰術交流,聯合演習之外,最多的交流便是打電話請老林。

C戰區下轄部隊貫穿雲貴川三個省份,而在雲南這邊,戰爭遺留下來的地雷有時候需要工兵團武裝上陣,解除歷史遺留下的麻煩。

但有些東西,工兵團處理不了,他們只能請林峰。

林峰除了過來拆雷排爆,還經常會到各師部工兵團授課,因此,他的聲望在C戰區高過一般的團長。

「既然這樣,那小凡就留在C戰區吧。」龔長春看向王海:「就去你們第1師吧,第1師工兵團怎麼樣?」

「好啊,沒問題。」王海臉上就像吃了蜜一樣,露出一絲憨厚的笑容:「小凡,你願意去工兵團還是偵察連,這個我們回去都好商量!」

對於首長的偏心,其他人綳著個臉,敢怒不敢言。

還以為要公平競爭,結果是首長點名,直接就把人給了人第1師!

任務結束,龍小凡送隱若雪到停機坪,望著她誘人的腰線,咽了口口水道:「姐,這次是我錯了,求你別跟老爺子說。」

龍小凡最擔心的就是自己的事兒被老爺子知道。他們雖然嘴上說著不管不問,但是他心裡清楚,畢竟打斷骨頭連著筋的親情。 聽龍小凡叫一聲姐,隱若雪冰冷的心瞬間化成了水。她不討厭龍小凡,她只是擔心他的安全。她生氣,氣龍小凡沒有充分的準備就去冒險。

一夜孽情:吻別豪門老公 但當時的情況那麼危急,責怪他有什麼用呢?隱若雪深吸了口涼氣,轉過身來:「在C戰區少闖禍,還有,照顧好你自己。」她說。

「嗯。」龍小凡嗯了聲:「那你不會把這兩天發生的事兒告訴爺爺吧?」望著隱若雪俊俏的臉蛋,心裡還是有些擔心。

隱若雪想了想,嘴角微翹,臉頰兜出一個好看的酒窩:「那就得看你表現了。」說完,她轉身登上直升機。

林峰的腳踩在直升機階梯上,他手扶著扶手,神色凝重。

「老林,要不你跟我一塊過來C戰區吧?」

龍小凡看著他高大的背影,如果老林留下來,自己還能有個說話的人。

「走了。」他說。

林峰登上直升機,工作人員關閉艙門,隨著地勤人員的指揮,直升機螺旋槳迅速轉動著,緊接著緩緩升空。

離開災區后,龍小凡跟著第一師工兵團回駐地。軍車剛到駐地,團長張劍鋒就把一營營長叫到辦公室。

龍小凡利用這點時間,把整個團部參觀了一遍。通往團部辦公樓的道路兩邊放著許多宣傳欄,那上面寫著許多故事,讓人看的著迷。

「那個兵,誰允許你衣衫不整的出現在軍營的?」

突然,一聲嚴厲的呵斥聲打斷了自己的思路,龍小凡側臉看去,一個穿著夏常服,上尉軍銜的女人正瞪著自己。

龍小凡抬頭看了眼後面的團部大樓,回頭又看向上尉:「不好意思,我還沒有授銜,新兵連訓練的軍銜被收上去了。」他說。

「被收上去了?不對吧,收上去的同時應該給你換成一個拐才對,你怎麼連拐都沒有?」

常聽到人說帥的男生都去當兵了,是不是漂亮的女人也都來當兵了?她那一雙水靈靈大眼睛,白皙粉嫩的娃娃臉,嬌小可人的身材,簡直是很多男人心目中追求的夢寐女神。

只不過說話時一副冷冰冰的模樣,這點跟隱若雪差不多。

「跟你說話你沒聽見啊?喂,你哪個部分的?連長叫什麼?」

農門寵妻:夫君,來種田! 見那個兵也不說話,只是不懷好意的眼神老是盯著自己,女人心裡的火氣瞬間燒到了嗓子眼。別說那個連隊,就算在整個團部,敢這麼看著自己的人,也找不到一個。

龍小凡攤攤手,一副無奈的模樣,轉身繼續看宣傳欄,剛剛看到一半的故事被突然冒出來的女人打斷了,他要把那段故事看完。

「……」

上尉望著轉身不搭理自己的龍小凡,一臉大寫的懵逼。說實話,從軍校到團部,自己還沒受到過這種無視。她走到龍小凡身後,伸手搭在他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