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今天你和你的女人必須死,所以,你有什麼想說的就說吧!」段先生暗中將槍拿了出來,放到了身後,打開了保險,並且將子彈上膛。

「我沒什麼想說的!」顧銘搖頭一笑,突然伸手虛空一抓:「你還是想想自己有什麼想說的吧!」

下一秒,段先生感覺自己的身體失去了控制,突然飛了起來。

眨眼間,自己便被顧銘掐住了脖子,提在半空之中。

而他手中的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顧銘的手中。

眾人頓時大驚,另外幾名修真者,立馬沖了上來準備救下段先生。

然而他們的想法是好的,但是他們根本沒有那個機會。

換句話說,是顧銘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

一股非常強大的威壓,瞬間將他們全部籠罩。

噗通!

幾人直接跪下,身體更是趴到地上,一動不動。

段先生看著這一幕,眼中充滿了無比的恐懼之色。

「顧銘,我勸你放開我,否則至尊是不會放過你的?」段先生嘶吼。

希望至尊的名字能夠令顧銘害怕。

顧銘會怕至尊嗎?

當然不會。

段先生不提起至尊的名字還好,當至尊的名字一口,他便後悔了。

「啊……」

一聲凄慘的叫聲從他口中發出。

一條帶血的手臂瞬間飛出,同時,一團火焰追了上去,瞬間將其包裹住。

眨眼間,一縷青煙升空。

爺,夫人的朋友不是人 火滅,手臂消失!

「至尊嗎?我正找他呢!告訴我,至尊會藏在什麼地方!」顧銘陰冷的問道。

至尊會?

聽到這三個字后,方正瑩不由的皺起眉頭。

對於至尊會的大名,她比聽到顧銘的名字數次還要多。

據說這個至尊會無惡不作,毫無人性可言。

方正瑩沒想到眼前這位段先生竟然是至尊會的人。

同時,她也被顧銘的實力嚇到了。

在她的心中,顧銘只不過是浪得虛名,所有的一切都是被鼓吹出來的。

可現在看來,他比傳說中還要厲害。

「我不知道?」段先生痛苦的咬牙回答。

「不知道是嗎?」顧銘冷笑,「那我就將你的四肢全部扯下來,然後再放火慢慢的燒死你!」

說完,一把扯掉段先生的另一條手臂。

「啊……」

凄慘的叫聲再次傳來。

如果剛才那麼手臂一樣,這一條手臂同樣變成了一縷青煙。

「說是不說?」顧銘冰冷的問道。

此時,他發現段先生精神有些恍惚。

這個時候對他使用搜魂術會不會好使呢?

想到這裡,顧銘立即啟用搜魂術。

果然好使!

顧銘查看了段先生的所有記憶。

可是如果在顧家祖地外遇見的那些至尊會的人一樣,段先生並不知道至尊會的總部在哪裡。

他們每次回去都是到海面上突然消失的。

這令顧銘很是無語。

沒想到至尊竟然還有這麼一手。

不過,眼前這個段先生等人全部該死!

在他的記憶中得知。

所謂的驅僵堂,其實就是湘西的趕屍人,而這個段先生就是其中的一個。

後來機緣巧合之下,他接觸到了一本邪惡的功法,那就是利用死屍進行修鍊。

死屍不夠之後,他們喪心病狂的開始對活人下手,將人殺死,然後利用他們的屍體進行修鍊。

顧銘看過所有記憶后,十分的震驚與憤怒。

手一揮,已經抹殺了其餘幾個修真者,他們到死也不會明白,顧銘為什麼會突然出手。

「你可以去死了!」

顧銘將段先生留在最後,等他的人化成一縷縷青煙后,一道火焰將段先生緊緊包裹。

最終段先生也化成了一縷青煙,永遠的消失在天地間。

看到這一幕,方正瑩直接嚇的癱坐在地上。

而另外三個方家的神尊老者,已經徹底的說不出話來了。

他們終於意識剛才的行為是多麼的愚蠢!

身體不停的顫抖,驚恐的看著顧銘。

如今,別說是顧銘出手,就是眼前這位女人出手,他們也是死咱一條。

「我的實力,你們看到了!我如果想殺人的話,根本不可能留下活口。如果我真的對你哥哥出手,你認為他還會是受傷那麼簡單嗎?」

方正瑩沒有回答,兩個眼睛冰冷的盯著顧銘。

「小妹妹,你哥只不過是受傷,只要把他治好,等他醒來,一切便全知道了!」秦思雨微笑的看著方正瑩。

「沒用的,他根本醒不過來了!你們別在騙我了,我不相信你們。」

方正瑩頓時咆哮的哭泣起來。

那樣子就好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

「走吧,我跟你們去一趟方家!」顧銘淡淡的開口。

「你想幹什麼?」

方正瑩一聽,頓時站起來,滿臉警惕的看著顧銘。

那三位神尊老者也急忙起身,跑到方正瑩身上,將她護住。

「顧銘,今天的事情是我們商定的,根本不方家的事。如果你一定要追究的話,我們三人願意以死謝罪,只求你放過小姐,放過方家。」

「你們真的願意為方家而死嗎?」顧銘冷哼,冰冷的雙眸從他們身上一一掃過。

三人對視,重重的點頭。

「我們願意!」三人異口同聲的喊道。

「那好,既然如此,那就用你們三人性命來換取整個方家!」

顧銘淡淡的開口,慢慢的舉起右手。

「不!這件事跟他們沒有關係,一切都是我主意。如果不是我執意要來找你報仇,他們是不會跟來的。」

方正瑩頓時哭泣的叫喊起來,想要衝到前面去。

可是三個神尊老者根本不給她相會。

「準備好了嗎?那就受死吧!」顧銘冷笑,右手直接揮了出去。 三道靈力打出,瞬間鑽入三位神尊老者體內。

方正瑩頓時放聲大哭,直接跪在了地上。

此時此刻,她十分的後悔。

後悔自己的任性,後悔自己的一意孤行。

「三位老祖,是我對不起你們!」

而此時,方家三位神尊徹底懵了。

他們不僅一點事沒有,而且體內的傷勢正在快速的癒合。

這哪裡是準備殺他們,這是在給他們治傷。

三人同時詫異的看向顧銘,眼中滿是疑惑。

「我說了,方正青不是我所傷,我可以治好他。只要把他治好,一起便全部明白了!」

顧銘看著三人微微一笑。

方正瑩感覺不對,驚訝的抬起頭,看著三個老祖沒死,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時,不由的激動的站起來。

特別是聽了顧銘的話后,心中也是充滿了疑惑。

如果哥哥不是顧銘所傷,為什麼會有說是他所為呢?

難道是有人想要嫁禍給他嗎?

一定是這樣!

想通后的方正瑩,慢慢的站了起來,擦乾淚水,沖著顧銘躬身行禮。

「顧銘,謝謝你!可是你確實殺了我方家六位老祖,這件事難道你不準備解釋一下嗎?」方正瑩質問。

顧名搖頭苦笑,還真是笨丫頭,太耿直了,但卻耿直的可愛。

「還是那句話,等我把你哥哥治好了,你就什麼都知道了。不過你要等我兩天!」顧銘說道。

方正瑩扭頭詢問的看向三位神尊老者。

三人同時微微點頭。

他們相信這件事一定不是顧銘所為,如果是他所為,沒有必要在這裡跟他們說謊。

神尊是驕傲的,根本不屑用這種話來欺騙人。

「小姐,我們相信他所說的!」其中一位老者說道。

方正瑩聽后,看向顧銘,「好,兩天後我來找你!」

「沒問題!」顧銘淡淡一笑。

方正瑩帶著方家三位神尊離開。

別墅內恢復了平靜。

「你想怎麼做?」

進入別墅后,秦思雨問道。

顧銘搖了搖頭,「還有三年時間,我要利用這三年的時間積攢力量。在一個未知的世界,想要生存下去是很難的。我想把她們全部帶走!」

「可是你想過沒有,她們的親人怎麼辦?還有她們真的喜歡那種生活嗎?我不反對你將她們全部帶走,可是你也要為她們考慮一下。」

秦思雨的語氣有些重。

這是相識到現在以來,秦思雨第一次與顧銘這般說話。

「老公,你的路很長,我不反對你的做法,可她們的感受你也要考慮一下。人早晚會死,就算是我,我也不敢保證能陪你走多久。如果她們願意跟著你離開,我非常高興,可是如果不願意的話,希望你不要勉強!」

顧銘看著秦思雨,聽著她所說的話,心中不由一怵。

秦思雨說的很對,一直都是自己在想,根本就沒有詢問過她們的意見。

「老婆,對不起,是我考慮的太簡單了!」顧銘歉意的看著秦思雨,伸手將她攬入懷中。

「老公,應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了吧!」秦思雨輕聲說道。

「你說的很對,我會詢問一下她們的意思,想要跟我離開的,我會安排好她們的家人。」顧銘說道。

秦思雨張了張嘴,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有些事情點到為止,如果說的太多了,反而會引起顧銘的反感。

做為顧銘的女人,秦思雨並不傻,並不是她不想去計較,也不是她不會吃醋。

因為這些都沒有意義,反而會讓顧銘離她越來越遠。

秦思雨所能做的就是不爭不搶,保持所有人之間的平衡。

顧銘準備將所有女人都叫到一起,將事情談開。

雖然還有三年時間,可是這三年裡,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最為重要的就是消滅至尊和他所組建的至尊會。

顧銘不知道還有多少時間來陪伴她們。

然而,第二天一早,一個意外的消息傳來,讓顧銘和秦思雨不得不急忙離開。

方正瑩在天剛剛亮時,便跑來找顧銘,因為她的哥哥方正青快不行了。

一行很快來到南閩方家。

方家眾人當知道方正瑩帶回顧銘時,一個個驚恐萬分。

就連方家老祖都跑出來親自迎接。

他們之所以如此恭敬,自然是方家的那三位神尊老者將事情全部告訴了他們。

顧銘也不跟他們廢話,直接出手將方正青從死亡的邊緣救了回來。

當看到顧銘站在自己面前時,方正青嚇的臉色蒼白無色。

以為顧銘不想放過他。

可當看到自己熟悉無比的房間以及親人時,方正青瞬間也就明白了一切。

當方家眾人聽到事情的真正真相時,無不慶幸。

因為方正青的決定救了他們所有人。

方家葯庫就建在方家莊園之內。

一個很不起眼的庫房,但是進入其中,卻是另有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