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總,您剛才說的都是真的么?」他激動的問道。

「嗯,是真的。」顧忘回答。 「聽你這麼一說,那我也應該找我那個女孩兒結婚了,不應該只是玩玩人家那麼簡單了。」

「這個看你!不過我也幫你打聽過了,她們是好閨蜜好姐妹,而且你那個完全是個戀愛小白,根本就沒有戀愛過的,你應該還是很有機會的,不過老子現在已經領先你了,你就等著輸那一個億給我吧!」

「呵呵!你現在都還沒拿下,搞不好老子後來居上都還說不準呢!算了!我不跟你說了!我也要主動去找我的妞兒聊天去了,爭取今天晚上約她出來吃個宵夜,搞不好她對我一見鍾情今天晚上就和我睡上了還說不準呢!」

說著姜天宇不在搭理姜天龍,拿著手機急忙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天辰世貿大廈頂樓,姜辰對夜歌公主今天所表現的方式無比的滿意,在吃飯的時候都給夜歌公主比了好幾個大拇指。

「對了!嫂子按理說你才剛來這邊幾天,對這邊的東西都不是很熟,當姜天龍詢問你家裡做什麼的時候,說實話那個時候我們都沒有想到怎麼回答他,正當我們絞盡腦汁的時候,沒想到你居然對答如流上了,而且看你說謊的樣子絲毫不慌張,是不是你們天下大陸的那邊的人都比較擅長說謊啊!」

「我看你是喝多了吧!我們那邊的人可從來都不會說謊,我之所以能夠對答如流是我晚上睡覺的時候,早就在我的腦海裡面不知道模擬了多少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和她提出的問題了,要是全指望你們,那還不亂套了嗎?」

「你看看!果然不愧為一國之公主啊!真是讓我們好生佩服!」

高娃趕忙舉著酒杯要敬夜歌一杯。

「夜歌都演了,什麼時候輪到我這個女主角演啊!弄得我好是心急啊!」

在一旁的晚霞,聽了夜歌今天的表現,很是羨慕的詢問道!

「你不著急!導演正在跟你布置角色了,放心你這個角色比夜歌嫂子的那個角色更難,更有挑戰性,因為你不光要讓那個男二號姜天宇喜歡你,你還要挑撥她們兄弟之間的關係,而且還不能挑撥得太明顯懂嗎?所以你這個角色是非常考演技的」

「那我現在需要準備什麼嗎?」

「現在暫時還不需要,你放心吧!到時候魚兒會自己主動上鉤的,然後我們的戲份就開始了。」

而正說著大伙兒還在桌子上吃飯呢!晚霞激動的舉著手機道!

「姜天宇給她發消息來了!問她吃飯了嗎?在幹嘛?今天你的閨蜜是不是和我哥哥見面了?」

看著姜天宇發過來的三個問題,黎胖子笑了。

「果然這個弟弟還是沒有哥哥會撩妹啊!這是典型的屌絲三聯問,你說怎麼回復他,我來幫忙回復」

說著黎胖子便接過了手機。

「得了!你今天喝了那麼多酒,這個你快別弄了,還是拿給我弄吧!我怕你到時候直接和人家罵上了,到時候就全部都白弄了。」

說著姜辰拿著手機立馬回復道!

「我正在吃飯呢!我知道啊!她今天回來都跟我說了」

「哦!這樣啊!你說你姐姐都有人請吃飯,而你這個妹妹居然沒人請是不是太不公平啊!你放心明天我也請你吃,肯定吃比你姐姐更好更高檔的!如果你要是著急的話,今天晚上我們出來吃宵夜都可以。」

「這姜天宇撩妹的方法還可以啊!全是刺激性撩妹方法」

說著姜辰一邊笑著一邊回復道!

「吃飯是可以吃飯,但是我現在有些猶豫,有些害怕不知道該不該出來。」

「你害怕啥啊?我又不會吃了你」

「不是這個意思,是今天姐姐回來,聽你哥哥說了一些你的壞話,這讓我心裡七上八下的很是猶豫」

「什麼?說我壞話,你確定?他說我什麼了?」

「我不好說!萬一到時候你去質問你哥哥,然後那就麻煩了,而且我也跟我姐保密了的說不會出去亂說的」

「你放心!我發誓只要你告訴我我肯定不會對任何人說的,你快說吧!我求你了」

此刻在房間裡面,姜天宇急的那叫心浮氣躁,如果今天晚霞要是不跟她說的話,她今天晚上肯定睡不著。

「是這樣的!你哥哥說你這個人比較愛拈花惹草,傷害過很多很多的女孩子,是那種典型的渣男,一點也不像你哥哥那麼善良對愛情專註,而且說你這個人心眼小,性格還無比的偏激,而且思想很是骯髒,好像就是這些,但是我並不是覺得你是這種人,我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我覺得你很陽光啊!很像我韓劇裡面看得那種暖男主角形象,我也不知道你哥哥為什麼會這麼說你,看起來那天你們兩兄弟關係不是挺好嗎?」

「特么的!姜天龍這個畜生,你賭不起你就不賭,你居然以這種下三濫的手法讓老子輸,我是說你口口聲聲的說讓我把錢給你,看情況在你心裡,你是不是覺得你贏定了,我去你妹的你這個卑鄙小人」

姜天宇在房間裡面怒罵著,當然他絕對不可能在晚霞面前展現自己這麼沒有素質暴力的一面,於是點上了一根煙,讓自己的心情稍微平息了一下,立馬打字道!

「你別聽他瞎說,他是血口噴人知道嗎?其實我實話告訴你吧!說實話我們兩對你們姐妹一見鍾情,當時我就和我哥私下打了一個賭,誰要是先追到誰就給對方一個億,其實我一直都是想著大家公平競爭,但是卻沒想到他居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手短想贏得比賽,我真的是看錯他了。而且現在看情況我已經是輸定了,你姐姐已經和他出來吃飯了,並且已經答應了要去她公司上班,而我呢!可能老天爺都不幫我吧!」

看著姜天宇發過來的消息,姜辰再次笑了。

「可以啊!這個傢伙,我以前覺得天宇的頭腦智商肯定始終比不過大哥,但是沒想到在撩妹方面,天宇還有獨特的見解,知道用苦肉計,故意展現出自己委屈可憐的一面,想要博取女方的同情,不過這種方法說實話在有些時候真的還是無比管用的」 楊柏趕緊跑了出去,看到地面磚頭,流著無數的水流。

「怎麼回事? 轉身償 誰把我家水缸給砸了?」農村的規矩,砸人家水缸和鍋猶如刨祖墳。楊柏當然憤怒了,可是找了一圈也沒有看到磚頭什麼的,而這時候楊柏再次發獃起來。

楊柏忘記水缸中還有王八,看著這些王八,楊柏張大了嘴巴。

這些王八個頭都長了好大一圈,七八斤重,尤其龜甲之上都有一道金線。

「天哪,王八成精了!」

楊柏嚇了一跳。

將嫡 這些王八正趴在雞窩當中,嚇得這些溜達雞四處奔跑,雞毛亂飛。

雞窩當中的雞蛋,正被一頭王八吞食。滿嘴都是雞毛雞糞,猙獰的樣子,也嚇了楊柏一跳。

「我的雞蛋!」

楊柏本來就窮,好不容易養的雞,還是趙艷紅幫著弄的。

看到自己的雞蛋被王八吞了,楊柏憤怒的拿起磚頭,狠狠的砸了過去。

「砰!」

王八的腦袋直接開瓢,楊柏依舊憤怒,沖了過去,一腳就踹在王八蓋上。

「大爺的,疼!」

楊柏蹬了蹬腿,覺得自己太傻了,王八殼那麼硬。

「這王八怎麼這麼大!還有這龜甲上的金線是怎麼回事,聽說有金錢龜,沒聽說有金線龜?」楊柏就踩在王八殼上面,看著周圍縮著頭的王八,目光逐漸火熱起來。

「這些王八,應該能夠給我姐弄來錢,太好了!」

楊柏一拍大腿,這些王八能夠長這麼大,肯定值不少錢。

楊柏趕緊坐了起來,拿起繩子就準備把這些王八都綁一起,放在磚牆後頭的倉庫當中,省的在出來霍霍小雞。

「不對,誰家王八也不能變化這麼快,這才一夜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楊柏開始回憶,仔細的回憶。

「當初放進水缸當中,我到底做了什麼?」楊柏想了半天,好像只記得自己在水缸當中洗手了。

「回頭再研究,這頭王八死了,也賣不出去了,拿到姐家給燉了,給姐補補身體。」楊柏扛起王八,扭身朝著趙艷紅家去。

剛到趙艷紅家,楊柏就聽到東廂房當中,傳來王剛興奮的叫聲。

「嫂子,別掙扎了,哈哈,左右鄰居都下地了,哈哈,沒有人能夠過來。今天沒有臭小子幫你,反正你也沒有錢了,這樣吧,你跟我睡一晚,跟了我,你還可以住我哥的房子,你看怎麼樣?」

「王剛,你個混蛋,你放開我,我是你嫂子。」趙艷紅被王剛騎在身底下,雙手被王剛帶來的繩子給綁上了。」

「哈哈,是,你是我嫂子,那正好,我大哥都死了這麼多年了,你肯定也受不了了吧。嫂子,反正都是一家人,哈哈哈哈。」

趙艷紅的褲子,已經被王剛給褪下一半,露出裡頭的褲衩子。

王剛滿嘴臭烘烘的,直接朝著趙艷紅的脖子,就壓了過去,猶如豬一樣。

趙艷紅瘋狂掙扎著,死死咬住嘴唇,想要起身。

「嫂子,你真當你是貞潔烈女?我告訴你,我哥死了,讓你白住這麼多年房子,你得賠償我。我媽說了,你就算死,也是老王家的人!老子,今天讓你開葷,讓你知道什麼是男人。」

「草尼瑪的!」

楊柏大步走過來,一個耳光直接就抽在王剛的臉上。

「王剛,老子打死你!」

楊柏眼看著趙艷紅,被王剛欺負,怎麼可能容忍。

王剛都懵了,馬上就要提馬揚鞭了,怎麼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怎麼又是你,楊柏,你個二愣子,你放開我,這是我們家事!」

王剛太瘦了,被楊柏一個通天炮,兩眼烏黑。

「家事你個頭,這是我姐,今天我宰了你,大不了我吃槍子!」

楊柏這句話可是把王剛嚇傻了。

「嫂子,救我,救我。」王剛已經能夠感受到楊柏的殺氣了,這股殺氣,讓王剛直接就尿褲子了。

趙艷紅雙手依舊綁著,起初看到王剛被楊柏揍,特別的解氣。

可是聽到楊柏要殺人,看到王剛都在吐血了,她趕緊吼道:「楊柏,別打了,會出人命的!」

趙艷紅褲子都沒有提上,趕緊把從炕上爬了起來,想要制止楊柏。

「那老子就給他償命,王剛,今天你就死在這吧。」楊柏雙目欲裂,感覺自己拳頭越來越有力量。

王剛叫的都沒有人動靜了,看到楊柏的眼神,王剛再次吼道:「嫂子,快救我,我不想死,我再也不敢了,我今天就出村,我再也不回來了。」

王剛是真的害怕了,楊柏真的要殺自己。而且王剛也明白,自己先侵犯嫂子,這要傳出去,估計自己就得蹲局子。

「楊柏,你給我住手,你要在不住手,姐不認你這個兄弟了。」趙艷紅實在沒有辦法,哭著喊了出來。

億萬新娘:霸道首席不分手 「姐!」

楊柏咆哮一聲,回頭看到趙艷紅的眼淚,稍微冷靜下來。不過看到地上的王剛,楊柏一抬手,直接就把王剛拎起來,憤怒的吼道:「說,你要是再敢來,老子捏死你。」

「不敢了,楊柏,我再也不敢了,我現在就走,我錯了,真的錯了。」王剛都走不動了,簡直就是爬的跑了出去。

楊柏看到王剛走了,扭身回頭,想要替趙艷紅解開繩子,卻聽到趙艷紅羞臊的說道:「楊柏,先幫我把褲子提上去。」

趙艷紅能不害羞嗎,剛才為了制止楊柏,什麼都沒顧上。

楊柏從憤怒中醒來,看到趙艷紅這個樣子,有點不知所措。明知道不好,想要轉過身去。

「楊柏,幫姐一下,趕緊給我解開。」此時的趙艷紅卻露出一股柔情,只是並不敢直視楊柏的雙眼,眼神一直在躲閃。

楊柏趕緊把繩子解開,楊柏再次背對過去。而此時的趙艷紅,羞澀的也背轉身子,趕緊整理下衣服,空氣中瀰漫一種異樣,讓兩人好半天都沒有說話。。

「楊柏,姐,謝謝你,那個該死的混蛋。」良久,趙艷紅再次哭了起來,眼前的淚光,讓楊柏無比心疼。

「姐,別哭了,以後有我呢,那個混蛋,不敢回來了。」楊柏的安慰安慰半天才讓趙艷紅恢復過來。

等趙艷紅穩定下來,楊柏趕緊奔向門口。「姐,你看我弄個什麼?」楊柏獻寶一樣,把門口的王八給搬了進來。

「這麼大的王八?起碼十多斤?成精了?」趙艷紅也是一愣,印象當中,很少看到這麼大的王八。尤其這些王八龜甲之上一道道金線,看的讓趙艷紅有點害怕。

「哈哈,我摸的,我本來準備摸王八上縣裡賣點錢,結果今天有點事耽擱了。」

楊柏揉了揉頭,感覺不好意思,幸虧今天過來送王八,不然艷紅姐就被人欺負了。

「姐,王剛被我打跑了,以後在也不敢來了,要不,這個王八晚上我們燉了,補一補。」楊柏的話,讓趙艷紅點了點頭,聽到楊柏為了自己去河裡摸王八,內心更是一暖,看著楊柏充滿了愧疚。

「姐,下午好像要下雨,你的苞米,還沒有收完吧,我先去幫你收去。」楊柏抬頭看了看天,好像真的要來雨。 「那你準備怎麼回!是直接將計就計,還是在釣一下他,讓他把這份憤怒加大?」

黎胖子開口道!

「不了!現在不需要加大了,而且你還搞不好這個傢伙會魚死網破,既然自己得不到,被哥哥給搞黃了,那自己也要去吧他的搞黃,那咱們的計劃不就全泡湯了嗎?所以這是千萬不能用的招式,現在我們直接將計就計吧!可憐他讓他覺得因禍得福」

說著姜辰立馬回復道!

「你別這樣說自己啊!看著怪讓人心疼的,我可以和你出來吃飯逛街啊!實在不行我也可以臨時做你女朋友,好在讓你贏得比賽吧!畢竟你哥哥這樣坑你,說實話我心裡也很是替你難過呢?」

看著發過來的消息,姜天宇直接激動的跳了起來,這還真是因禍得福啊!然後立馬恢復道!

「為什麼要做臨時的女朋友啊!難道不能做永久的嗎?」

「什麼叫做永久的啊!你這樣讓我很吃虧誒!我一個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的女孩子,就這麼隨隨便便做人家女朋友是不是太虧了,沒有告白,沒有玫瑰,甚至連一次約會都沒有,你是不是覺得我很隨便啊!」

當姜辰把這個消息發過去,讓夜歌都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老實交代你上輩子是不是女的啊!而且還是那種特別粘人的那種女的?」

「對!我也覺得他女人起來感覺沒我們什麼事兒了!」

晚霞也在一旁捂嘴偷笑著。

「哈哈!看來你們還是不了解!辰娃子,這個混蛋以前小的時候,那個時候大概讀初中的樣子吧!他經常假冒女的騙人家Q幣,所以這個傢伙是以前我們所稱呼的人妖一號啊?」

黎胖子立馬哈哈大笑道!

「原來如此,我就說這麼厲害呢!原來練過啊!」

「行了!你們就別打岔了!你以為我想裝女的啊!我現在是委曲求全,我這麼一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男子漢,你說我現在心裡就不委屈了,不過雖說有些委屈,但是怎麼這麼爽呢!逗得這兩個傢伙團團轉」

姜辰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而姜辰這邊都笑了,那姜天宇那邊不是笑得更加高興了,這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自己這個哥哥從小到大什麼事情都要壓自己一頭,這下看你還怎麼壓,老子得到了,老子還要讓你得不到,居然敢陰我。

說著姜天宇立馬回復道!

「哈哈!瞧你說的,你怎麼可能那麼廉價呢!你放心別人有的你都有,別人沒有的你也有,這個世界上都沒有的,我就讓他有,明天出來吃個飯吧!感謝你告訴我這些,我在送你一份特別的禮物?」

「什麼禮物啊!貴重不貴重啊!貴重的禮物我可不會要的。」

「你放心吧!這份禮物對別人可能貴重,但是我覺得對於你來說不算貴重」

「那行吧!明天中午吧!上午我要和我媽去逛街,中午我來找你,你定地方和時間吧!行了!就這樣我敷個面膜要睡覺了」

「好的! 傾盡天下:雙笙情緣 晚安祝你有個好夢」

「行了!搞定了!明天晚霞你的檔期也來了,可以演戲了,我相信你也應該期待了很久,明天應該沒問題吧!」

「那當然了,雖說應變處理問題方面,可能不一定有夜歌那麼完美,但是在彪演技方面,我肯定是不會輸給夜歌的」

「哦!是嗎?那明天我可要親自去捧捧場哦!看看晚霞妹妹的演技怎麼樣?」

「肯定是讓大伙兒聲淚俱下,大伙兒就走著瞧吧!」

雲龍山莊內,剛才晚霞要是不告訴自己,自己肯定會睡不著,現在告訴了自己這些,現在自己又有些激動的睡不著了,你說姜天龍,還在絞盡腦汁的想怎麼追求那個女孩兒的時候,自己已經挽著自己的愛人,開始髮結婚請帖了,你說姜天龍看著會是什麼樣子,肯定氣的屁股都要出血吧!果然自己在怎麼也要比姜天龍年輕,帥氣又魅力,所以在漂亮的女孩兒見到自己,也會對自己一見鍾情的,就這樣姜天宇就這樣自言自語的臭美了一個晚上。

早上睡到十點才起來,急急忙忙的爬起來趕忙收拾自己開著法拉利朝著預定的西餐廳急忙趕去。

而姜辰這邊,因為今天早上有兩部戲同時要開拍,自己一個導演根本作用不過來,於是便把今天夜歌早上去公司報道的事情延後了,等中午再去,給姜天龍發過去了一個消息,家裡的狗狗生病了,要去寵物醫院,自己下午再來報道,姜天龍趕忙說好,還無比關心狗狗有沒有問題,自己認識很好的寵物醫生啥的,總之對夜歌那叫一個好。

和姜天龍這邊的檔期戳開了以後,便開始準備上演晚霞親自參演的第二部戲份了,依舊是早早的來到了提前預定好的西餐廳,相比於姜天龍坐著勞斯萊斯紳士優雅的來,姜天宇就要狂暴很多直接開著超跑來的。

依舊是比較唯美的想見,今天晚霞公主特意打扮了一下,一股濃濃的校園風,讓姜天宇看著眼睛都值了。

而躲在車裡面看著現場轉播回來的錄像,讓姜辰他們成了綜藝節目的導演一樣。

「我怎麼感覺這個姜天宇,喜歡晚霞比姜天龍還多一點呢」

「證明人家晚霞公主長得好看唄」

夜歌在一旁話里有些濃濃的醋意,而娶兩個老婆最怕的就是爭風吃醋,於是姜辰立馬得當起和事老。

「這麼簡單你們都看不出來嗎?因為姜天龍要大一些,可能就更會沉穩一下,而姜天宇畢竟年齡小嘛!所以就會精力更旺盛一些,就跟火一樣燃燒得比較大。」

而這邊車子里嘛在討論,那邊晚霞已經聊上了,晚霞給自己娶了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葉婉如。

「呵呵!真好聽的名字啊!你姐姐叫宋美娜,你叫葉婉如,感覺就跟民國的那種大小姐一樣」

姜天宇樂呵呵的笑著道

「你看這個姜天宇就不是太會聊天,要是換做別人可能早就把天給聊死了」

姜辰像是現場的嘉賓導師一樣,還要分析兩人的對話和情商,現場就差觀眾了。 旁邊的山貓對於顧忘的這個決定有些蒙圈,他不明白為什麼大哥要讓老虎到他們到顧氏來工作,更不明白這個老虎為什麼偏偏要跑到這裡來!

「那我先去準備一下?」老虎向面前的顧忘問道。

「去吧。」顧忘直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