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勇,明天我在山洞休息,你有事可以過來找我。」

「嗯!」

阿勇回答道,帶著阿春快跑去。

本因和尚笑道:

「怎麼,你打算幫助他了?」

「不,我打算幫助我自己。」

「什麼意思?」

「明天你就知道了。」

……

狼王部落是神龍架十幾個野人部落中最強大的,他們覺得自己是所有野人的主宰,行事兇狠,自稱為狼人,部落領自稱為狼王,他的圖騰便是兇殘狡猾的狼。

一大早,狼王的兒子阿豹帶著幾十個部落手下,準備起身去老石頭的部落接阿春。

阿豹已經三十多歲了,強化基因中級巔峰,身體強健,力大無窮,為人兇殘。

阿豹已經連續娶了2個女人,一個被他打死,一個被他打殘了,三個月前,他路過老石頭的部落,看到了阿春,當即喜歡上了,回去就跟父親老狼王說了此事,老狼王當時正在搶奪另外一部落的女人,便讓兒子等等。

老狼王最後如願將自己看上的一個女人強娶過來,事情一了,便派人來老石頭的部落解決兒子的問題。

「父王,我們去了。」

阿豹出前,向老狼王告辭。

老狼王點點頭,說道:

「兒子,多帶點人過去,記住,如果對方反抗,要第一次時間殺了反抗的人,鎮壓住其餘的人,帶著魔劍。」

「是的,我這次帶了三十個強壯的屬下,有十把魔劍,對付老石頭的部落,足夠了。」

父子兩人口中所謂的魔劍,正是基因商店鑒定過的魔法屬性劍。

狼王有一次帶著屬下去神龍架森林外圍轉悠,正好看到了兩隊人戰鬥,雙方死傷不少,等雙方的人撤走之後,狼王帶人從現場撿到了二十多把魔法屬性劍,這些都是+5點力量左右的劍。

這批魔劍讓狼王部落的實力大增,遠遠越了其它的部落。

狼王原本想統一神龍架的所有野人部落,可是一想,統一了就要負擔所有部落的食物,到時候也是一件麻煩事情,還不如現在他獨立為王,其餘的部落向他進貢來的舒服。

「父王,您就在部落等著好了,下午就可以把人和食物一起帶回來,讓部落的人準備篝火狂歡吧。」

阿豹說完,向老狼王告別,帶著部落副領狼爪和三十個強健的部落手下出了山谷,向老石頭的部落走來。

皇上又追來了 兩個部落距離五十公里左右,這些人都是強化基因中級的人,對山路極為熟悉,也習慣了在山林裡面的行走。

大家一陣飛奔,一個小時不用就到了老石頭部落的山谷。

阿豹帶著人趾高氣揚地跑入山谷。

老石頭得到消息,趕緊帶著部落的人出來迎接。

「歡迎阿豹王子,歡迎狼爪副領。」

阿豹嘿嘿一笑,說道:

「老石頭,人和禮物都準備好沒有?」

「準備好了,準備好了,就在這兒。」

老石頭向身後指去。

身後的野人讓開一條通道,阿豹看到了後面空地上擺放著兩頭野豬,一頭野牛,還有十頭山羊一般大的兔子和老鼠。

阿豹走過去,掃了一眼,說道:

「老石頭,這野牛有點小啊!」

「阿豹王子,我們真的儘力了,我們部落的人少,大的野牛的確無法對付啊,為了抓這頭野牛,我們有三個人受傷呢。」

一旁的狼爪則笑道:

「算了,阿豹王子,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不用跟他們計較這些了,我們趕緊回去,狼王和部落其它的人都等著我們舉行狂歡篝火宴呢。」

阿豹點點頭,說道:

「好,老石頭,這次就便宜你們了,阿春呢?」

「嗯,帶阿春出來。」

老石頭對著附近一個小山洞喊道。

片刻之後,阿春在兩個中年女野人的帶領下,走出了山洞。

阿春今天換了一件新的獸皮當著裙子,頭頂上帶著野花編製的花環,胸部堅挺高聳,散著野性誘惑。

阿豹走上前去,看著阿春,突然伸手捏著阿春的胸部,哈哈大笑。

就在此時,一個人影從圍觀的人群中衝出來,手持長劍,對著阿豹猛然劈去。

只是一瞬間,所有人瞠目結舌,都來不及反應,誰都沒有預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生。

阿豹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殺氣襲來,本能地伸出右手擋格,

咔嚓一聲,

阿豹的右手直接就被砍斷,然後,鋒利的長劍從他的右胸前斜劈而下,直接將他的胸部數根肋骨批斷,胸腔劈開。

阿豹一聲慘叫,頓時撲到在地上,暈死過去。

(感謝書友星雲飄雪打賞3ooo起點幣,低調的讀書打賞1oo起點幣,多謝大家的支持!)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事情發展得太突然了,沒有野人會想到有人會突然衝出來襲擊狼王的兒子。

就在那一瞬間,老石頭看到了襲擊者,幾乎要暈過去了,那不正是自己的兒子阿勇嗎?這混小子是要找死,這是要給整個部落帶來滅頂之災啊?

阿勇一劍劈死狼王的兒子阿豹之後,手持長劍,站到阿春身前,對著狼爪等人大聲吼道:

「阿春是我的女人,誰也不能把她從我身邊帶走,誰敢搶阿春,老子就殺誰!」

現場一陣死寂。

人人目瞪口呆。

老石頭喉嚨咕嚕了幾下,氣急攻心,身體顫抖不已,終於是沒有說出一個字來。

狼爪等人在片刻震驚之後,終於是回過神來。

狼爪看著阿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小子三天前對於讓出阿春就情緒激動,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居然敢公然反抗,還劈死了狼王的兒子? 玉階怨:清宮良妃傳 這小子是發瘋了還是吃了豹子膽了?

狼爪抽出長劍,爆喝一聲:

「阿勇,你好大膽子,居然敢殺死狼王的兒子,你,你,你們整個部落就要完蛋了,老石頭,你怎麼交代?」

老石頭直到現在還不敢面對這個現實,整個人都懵逼了,連同整個部落的人都陷入了驚恐之中,他們都知道,阿勇闖下了大禍。

老石頭看著兒子,吼道:

「阿勇,你,你,你知道在做什麼嗎?你害死了我們整個部落,你知道不知道?」

阿勇已經殺了狼王的兒子阿豹,已經豁出去了,當即冷笑道:

「哼,狼爪,你不用嚇唬我阿爸,有本事,你就來抓我,老子來承擔一切後果,我告訴你們,老子不怕,來呀!大不了一死!」

阿勇將手中的長劍一橫,擺出了戰鬥姿態。

身邊的阿春突然一咬牙,也站到了阿勇身邊,雙手一揮,兩根手臂粗的藤條破空而出,說道:

「阿勇,我陪你一起死!」

阿勇內心一熱,說道:

「好,阿春,我帶你走。」

狼爪冷笑道:

「嘿嘿,走?你們能夠跑去哪兒?神龍架就沒有你們容身之所,小子,你以為撿了一把破劍就可以阻擋我們了?兄弟們,上,殺了阿勇,把阿春抓回去。」

十個高大的青壯年野人抽出長劍,撲向阿勇。

阿勇一聲怒吼,沖向最前面的一人,手中長劍狠狠劈下。

那人趕緊舉劍擋格,這邊阿春的兩根藤條突然卷向了他握劍的手臂,那人手臂一緊,手中長劍僵住在半空中。

阿勇看準這個時機,手中長劍斜劈而下,直接將對方的腹部給劈開了,然後一閃身,沖向另外一人。

阿春手中藤條趕緊跟上,卷向對方的腳,那人腳步一僵,被阿勇就地一滾,一劍劈斷了小腿,倒地哇哇大叫。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誰也沒有想到阿勇如此勇猛,如果果決,在阿春的配合下,瞬間劈倒了兩人。

狼爪氣得大叫,

「圍上去,劈死他,劈死他!」

阿勇也知道,自己和阿春剛才不過是運氣好,利用了對方輕敵的思想,佔了一點便宜,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阿勇一劍劈退衝上來的一人,對阿春說道:

「跑,去神人那裡!」

阿春聽了,立即向山谷外衝去。

狼爪帶著八個手持長劍的屬下,立即圍上來,大聲喝道:

「想跑,沒那麼容易,劈死他!」

幾個人衝上前,和阿勇打成一團,阿勇畢竟不是眾人對手,打鬥閃避之間,連中了幾劍,渾身鮮血,狂叫如雷。

老石頭終究不忍心看著兒子死在眼前,一咬牙,怒吼一聲,沖了上來,一拳將一名男子轟飛。

「拼了,老子跟你們拼了,兄弟姐妹們,橫豎是一死,大家拼了!」

大家都是長期受到狼王部落的欺辱,敢恨不敢言。

這裡面就有五個野人的女兒和女人被狼王部落的人搶走了,這些年來,很多女人都被狼王的人搶走,導致了部落人口不斷減少,無法繁殖後代。

老石頭這麼帶頭一吼,其餘的部下也都發怒了,拿著木棒,鐵管沖了上來,女性野人則使用植物魂系藤條纏繞對方。

頓時一場混戰,狼爪這邊好幾個人猝不及防,被對方的藤條給纏倒了。

狼爪氣得哇哇怪叫,

「反了,反了,殺,給老子殺了,男的殺掉,女的留下。」

在原始時代,女人對於這些野人來說,是珍貴的財富。

老石頭這個部落一共才六十三個人,其中大部分還是婦女兒童和老人,青壯年只有十幾個人,雖然一開始佔了點便宜,但是很快就被狼爪的人壓制了,畢竟狼爪這邊有十一把魔劍,另外的二十人都是青壯年。

阿勇和部落的人拚死力戰,終究不是對手。

老石頭拿著一根鐵管,衝到阿勇身邊,大聲吼道:

「跑,快跑!」

「阿爸?」

「跑,不要回來!」

阿勇此刻渾身鮮血,一咬牙,向山谷外衝去。

狼爪帶人立即跟上,老石頭拿著一根鐵管拚死阻攔,終於被狼爪一劍劈斷胳膊,暈死在地上。

狼爪對那些沒有魔劍的屬下說道:

「你們留下來,控制這裡所有的人,再敢反抗的,直接殺了,帶劍的人跟我上,今天一定要追到阿勇和阿春,否則沒辦法回去向狼王交代。」

此時,阿勇部落的十幾個青壯年已經被對方打翻在地,剩餘的老人,女人和孩子已經不是對手。

狼爪留下兩把魔法劍,交給手下看管老石頭等人,自己帶著八個青壯年野人,向山谷外追去。

阿勇身上一直在流血,沿途留下明顯的痕迹,大家一路狂奔,慢慢就看到了阿勇和阿春的影子。

阿春是強化基因初級,阿勇受傷很重,兩人奔跑的速度自然沒有狼爪等人快。

阿勇距離楊嘯山洞還有數公里,帶著阿春拚命奔跑,他記得神人昨天跟他說過,神人今天在山洞的,現在趕過去,應該可以見到神人。

阿勇也知道,整個神龍架,不,整個世界能夠救他的,恐怕只有楊嘯這個神人了。

「阿春,堅持住,快跑,跑到神人的山洞,我們就有救了。」 (貓撲中文)「兄弟們,快追,殺死阿勇,誰先抓住阿春,阿春就是誰的。」

眾人一聽,頓時熱血沸騰,將速度提到了極限。

「阿勇,你是跑不掉的,老子要把你剁了拿去喂狼王的獵狗!」

狼爪大聲叫道。

狼爪作為這次行動的負責人,出了這麼大的漏子,導致狼王的兒子慘死,他是負有責任的,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抓住阿勇,才會回去給狼王一個交代。

很快,狼爪等人距離阿勇只有二百多米了。

「阿春,你快跑,去找神人,他會救你的。」

阿勇感覺自己實在不行了,流血太多,體力越來越不行了,跑不動。

阿春急了,抓住阿勇的手,拖著他使勁往前跑。

「阿勇,堅持住,你倒下了,我也不想活了。」

聽到阿春的話語,阿勇內心一陣激動,使出最後的力氣,拚命跑起來,咬牙堅持,終於穿過了一片森林,出現在了距離楊嘯山洞只有一千多米遠的地方。

狼爪等人距離阿勇也只有數十米距離了。

此時,楊嘯正坐在山洞前與本因兩人烤肉吃。

「楊嘯,你確定阿勇今天會來找你?」

「不確定,不過,如果他今天來找我,那就是他人生的機會,就看他有沒有這個勇氣把握住了。」

「什麼意思?」

本因有些疑惑地望著楊嘯。

「很簡單,如果他屈從了狼王的威脅,順從地將女人交給了狼王的兒子,那麼他今天就不會來找我了,即便來找我,我也不會再幫助他,

但是,如果他今天敢反抗狼王,即便被狼王追殺到這裡,我也會幫助他,一個有血腥的野人比什麼都重要。」

本因點點頭,說道:

「你昨天說你是在幫助自己,我不明白?」

楊嘯笑道:

「我暫時說了也沒用,看事情的發展吧,如果佛祖保佑的話,我們的機會就來了,對了,你乾脆念念經,祈禱佛祖保佑我們好了。」

本因笑道:

「你如此功利心,佛祖是不會保佑你的,哈哈!」

楊嘯正要說什麼,便聽到遠處森林裡傳來吼聲。

兩人站起來,舉目望去,正好看到了阿勇和阿春倆人從森林裡面跑出來。

一眨眼,狼爪等人也從森林裡面追了出來。 超級驚悚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