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都有什麼項目呢?」林放故意問道。

衛苗再次舉起可彎曲屏幕,東墨彤弓念道:「搬磚每小時250塊,混泥水每小時250塊,開挖掘機每小時300塊,上塔吊每次500塊……」林放大喊:「全部一小時送一小時!送夠三小時再送兩小時!」

「我要搬磚!」

「上塔吊!」

「我要開挖掘機!!」

外星遊客們紛紛爭搶叫道,他們可不傻,這個工地才這麼大,絕對名額有限。

一通哄搶后,果然搬磚的名額就被搶完了,剩下爭不到的遊客又氣又恨。那些爭到的立即開始體驗,克格格特人用鼻子捲起一排磚頭,一個三米高的外星人直接抱起一堆磚……他們一邊搬,一邊催促著自家孩子快來一起搬。

「你看看這些地球人,幹得多麼辛苦,但還是這麼努力。你要學習這種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

「兒子呀我告訴你,所有文明都是這麼發展過來的,我們的祖先也曾經搬過磚,快來搬啊!」

「這就是工匠精神吧,搬磚!」 羅陽剛下到樓下,便遇到一個熟人。

不是別人,正是秦飄!

原來她已跟其他美人提了一下,說要去親戚家走走,這樣就溜了出來,要去別的酒店開房等羅陽。

其實是秦飄先出到酒店外面的,在等的士。

忽然見到羅陽,她便連忙走了過來。

凌蝶染血了無痕 羅陽環視一圈,沒看到熟人,才鬆了一口氣。

二人站在酒店門口卿卿我我,若被唐桂花等美人瞧見了,又要惹出麻煩。

於是羅陽帶秦飄上了車,二人坐在車廂後座。

秦飄俏臉滿是興奮的神色,撒嬌道:「牛仔,咱們一起去吧。」

若是跟秦飄去開房,屆時到了酒店,想走就不容易了。

萬一真的被她拖進了房間,恐怕就要在床上跟她鍛煉身體了。

羅陽左右為難,他本心是想成全秦飄的。

可是兩位村花不會同羅陽輕易讓秦飄懷孕,她們會有意見的。

這事又不敢跟安玉瑩和唐桂花兩位大美人說,一時又找不出兩全其美的辦法,只能先拖著。

別以為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若發生了,後面接踵而來的麻煩會源源不斷。

一旦秦飄給羅陽生下了寶寶,那標誌著兩位村花要吵鬧的日子就拉開了帷幕。

除非兩位村花同意羅陽讓秦飄懷孕,那又是另一回事。

從秦飄眼眸流露出來的期待,羅陽知她內心非常想儘快完成這個人生目標。

他的難處,或許秦飄體會不到。

在秦飄看來,羅陽跟洪佳欣等美人早已有一腿,以後會有很多美人給他生寶寶。

是以,多秦飄一個不多,她也給他生寶寶,那他應該不會反對。

可是事實上,羅陽跟洪佳欣還沒有發生一腿的關係。

這種男女之間的事情,羅陽解釋,秦飄也難以相信。

有時候,羅陽真想對秦飄說「我現在還不能讓你懷孕」這句心裡話。

但看著秦飄那麼誠懇的樣子,莫說話到嘴邊,其實話一直窩在心裡,沒有勇氣說出來。

羅陽知道若傷害了秦飄的自尊心,那她以後恐怕會變成一個墮落的美人。

這是羅陽不願意看到的結局。

現今又沒有好辦法讓秦飄冷靜下來,她一心一意想早給羅陽生寶寶。

並且有了寶寶,那她就可揚眉吐氣的回娘家,向周邊的村民無聲宣示:看看,我不克夫,我也能生孩子!

這口氣,秦飄無論如何都是要出的。

能幫她完成這個任務的便是羅陽了。

是以,秦飄要牢牢的纏住羅陽,讓他幫她實現願望。

彼此都有充足的理由,卻無法敞開心扉交流。

講真,在宏運大隊里,羅陽最怕遇到兩個女人。

一個是唐桂花的媽媽,另一個就是秦飄了。

怕見唐媽媽的原因,其實很簡單。

妃嘗不可,妖孽王爺 唐媽媽老是覺得羅陽佔有十里八鄉聞名的兩位大美女,那是他三生行了大運。

在唐媽媽看來,她女兒唐桂花吃了虧。

以唐桂花的資質,嫁一個如意郎君,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另一半全心全意愛唐桂花,那都不為過。

現今羅陽卻還要分一半愛給安玉瑩,這讓唐媽媽頗有微辭。

只要有機會,唐媽媽就想找羅陽說這個問題,讓他二選一。

若非唐桂花幫忙,好幾次,羅陽都要被唐媽媽嚇得不知所措。

現今面對著秦飄,羅陽握著她的手,勸道:「飄姐,別急,晚上有的是時間,我現在要去跟那個日苯人談事情。你跟她們一起吃晚飯。」

秦飄含笑道:「牛仔,我一分鐘都不想浪費。我去開好房,你辦完事就立刻去找我,好么?」

其實羅陽想說「晚上可能沒空」,若那樣說,敷衍的痕迹又太明顯了。

「飄姐,聽我說。」

「你說。」

見她痴痴的凝視著,羅陽從她的瞳孔里能看到她內心的那抹火焰。

「咱們有的是時間,不用急的。」

說著,又輕輕拍了拍她的圓臀。

「牛仔,我想過了,不用開房也行的。咱們只是見過面,一兩分鐘內就可以了。不如就在這裡吧?」秦飄嬌聲道。

一面說,一面要拉開羅陽的褲鏈。

按正常而言,上車,一般是坐在正副駕駛位上。

可是羅陽擔心秦飄催促他開車,送她去別的酒店開房,那倒不妙。

於是才拉秦飄坐進了車廂後座。

他的用意是先勸一勸秦飄,看能否哄轉她。

若秦飄按捺下了心頭的那抹蠢蠢欲動的火焰,那就不用再想辦法解決。

封仙紀 不料秦飄卻想在車裡完成「第一次」,亦即是見個面。

一來,羅陽確實是要去辦事。

二則,若被秦飄拉開了褲鏈,後面的事,誰能保證只是「見個面」,而不是秦飄索要30分鐘以上?

是以,羅陽只得連忙握住秦飄的手,吻了吻她的手背。

待秦飄稍為安靜了,羅陽才說道:「飄姐,別急嘛。等開了房,我要讓你……嘿嘿,到時你就知道我厲害了。」

秦飄深情的凝視著羅陽,亢奮道:「牛仔,在這裡見面最好了。又沒人看到。時間又不用很長的。牛仔,你就滿足我嘛。」

見她晃著嬌軀萬分懇求的楚楚令人憐的樣子,羅陽心一軟,都想讓她拉開褲鏈了。

可是才剛剛跟兩位村花分別,嘴裡還留有她們檀口的甜味,羅陽知道若讓秦飄懷孕了,兩位村花一定會跟他嚴重算帳。

這事不得不三思而行。

只要跟秦飄「見了面」,日後羅陽也把持不住自己了。

他打算找個機會跟兩位村花聊一聊,看她們會否支持他。

腦筋一轉,羅陽說道:「飄姐,花姐要跟我一起去。她就下來了。要是讓她看到,那怎麼辦?」

秦飄怔了怔,道:「那……」

現今二人的關係只能悄悄維持,在還沒有懷孕之前,秦飄也不想讓其他美人獲悉。

不然,兩位村花一阻止,那羅陽就難以隨便讓她懷孕了。

「飄姐,聽話。我說了會給你,就一定會給的。咱們有的是時間,用得著這麼急?」羅陽摩挲秦飄的秀髮。

其實遲一年半載生孩子,秦飄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她很想向那些鄙視她的村民證明一件事,那就是她能生孩子,並且克夫這個惡名不是她的專利。

人就是這樣,有時為了爭一口氣,什麼也可以不顧。

若從組建家庭的角度來考慮,秦飄當然願意找另一個彼此相愛的男子結婚,那樣更符合幸福的定義。

可她不想再結婚了,也沒人敢隨便娶她。

原因就是秦飄克夫。

只有當她證明她不克夫,並且能生孩子,或許以後會有村民願意娶她。

可到了那時,秦飄已是羅陽的人了,她才不會再找別人組建家庭。 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的電視節目,直播外星遊客在工地上搬磚。 超級藝術家 還有天理嗎?

「好吧,我們看到的是。」全球各個直播間里,主持人們都無語地把皮球踢給專家們,「什麼情況?」

專家們清清嗓子,就分析了起來:

「我們知道『蝴蝶效應』,延伸開來說,當你在地球上搬了一塊磚,可以引發一萬光年外的一場超級太陽風暴。也許,我是說也許,這是他們精確計算的行動,是一種黑暗森林威懾。」

「文明的三條標準是文字、城市和禮儀性建築,后兩條事實上都與磚頭有關。我們或許一直忽視了磚頭這種東西的人文意義,但高等文明不同。他們通過搬磚得到心靈愉悅,就像我們把玩藝術品一樣。」

「當我們說一個人老實巴交,會說『他就是塊磚頭。』磚頭的英文Brick也有大好人的意思。它其實是一種更高級的好人卡,一旦對方接受不了情緒失控要傷害你,你可以一磚頭把他拍倒。這可能是外星人熱愛磚頭的原因。」

這些話你們自己能信嗎混蛋!

觀眾們好生氣,什麼情況不是明擺著嗎,人類就有跑去非洲蓋房子、跑去山村搭豬棚的,這就是現在的情況!

無論如何,外星遊客們搬得起勁,還有混泥水的、抬鋼筋的、開挖掘機的……他們雖然穿著宇航服,但不是地球人笨重的那種,全都輕便如衣服,所以他們手腳麻利,尤其是那些蟲族遊客。泡影人宇航球則是釋放出一股能量來操作,看上去磚頭懸空飛舞的。

遠處陰涼的休息棚,林放、東墨彤弓、衛苗都坐椅子上玩手機,不過衛苗玩的是蘋果手機。

一小時過去了,幾小時過去了,遊客們的體驗時間相繼用完,被包工頭趕了開來。

他們大汗淋漓的拿著手機、相機拍上幾張成果全息圖,自己當然也要入鏡,再發到朋友圈:

「和孩子一起在地球(坐標)搬磚,原始生活使我們都學到了很多。」

「能在這個浮躁的宇宙,認真地搬上半天磚,今天很幸福。」

「以前總是認為工匠精神已經不存在了,其實只要你肯去尋找,就一定找得到。」

「各位,辛苦啦。」這個時候,東墨彤弓笑容燦爛的走來,大佬們拉著幾箱飲料跟在後面,她說道:「這些地球飲品全部100塊一瓶,有要的嗎?」那些飲料有什麼王老古、力口多寶、紅午、奧巴牛……有些是以前的飲品店剩下的,有些是從拼多多買來的。

外星遊客們猶豫著,雖說他們大部分是碳基生命,但這個能不能喝?

「你們不體驗一下嗎?」林放走來說,從箱子隨便拿起瓶什麼,「比如這個,景田萬歲山。它被某些地球人譽為『水中貴族』,覺得它是聖水,喝起來特別有身份。其實就是普通的水啦。」

聽他一說,許多遊客心動了,土著的原始風俗嗎?水神崇拜?

他們最終還是掏了錢,買上一支「聖水」,多數是用來當紀念品,有幾個人形的遊客喝上一口,不錯耶。

又有遊客拍照發朋友圈道:「這種飲料叫景田萬歲山,地球上的一種聖水,純澈,好喝。」

離開工地后,接下來分隊行動,遊客們自由選擇加入林放隊或者東墨彤弓隊,下午四點再會合。

林放隊到了一處天橋底下,行人不少,有些流動小攤位,其中一個攤位立著個牌子:「專業貼膜,手機、相機、筆記本電腦、包全機,高價回收手機」旁邊攤也立著個牌子:「祖傳貼膜,各種手機膜,應有盡有,價格公道」

兩位中年師傅都在專心致志地給手機貼著膜。

「貼膜是中國大地上的一項特色風俗。」林放給遊客們介紹道,「沒有膜的手機,幾乎是不存在的。」

「為什麼呢?」有個外星遊客問道,「這樣做有什麼由來嗎?」大家都相當疑惑,這確是新奇的事物。

「呃,有的。」林放想了想,「簡單的說,我們認為貼膜有吉祥、長壽、發財的寓意。」

哦!遊客們恍然地點頭,再看那兩位貼膜師傅,那認真的樣子,一絲不苟的工匠派頭,厲害。

真的嗎?衛苗都要相信了,為什麼貼膜會有那些寓意?膜有什麼特別的?他向林放投了記疑問的眼神。

「我們中國喜歡給東西安上美好的寓意。」林放又說,「光是叫發財樹的植物,就有一堆。好啦,貼膜這個項目,貼一次50塊,三次送一次,滿十次再送兩次。有人要貼嗎?」

遊客們爭著舉手,就兩個攤位,等一會搶都搶不上!

與此同時,東墨彤弓隊到了紐約,遊客們一看到那座自由女神像,就紛紛讚歎舉著一隻肥貓這種設計真能代表地球的獨特藝術風格。他們跟著她走街串巷,體驗擦鞋匠、流浪漢等的生活。

兩隊分別忙活到了下午四點,才在上海外灘會合。

「今天最後一個項目。」在傳送亭前,林放向大家宣布,「塞車。」

衛苗舉著可彎曲屏幕:【塞車:你嘗試過塞在路上幾小時動彈不得嗎?你是否希望在忙碌的人生中,有這麼一絲停下來看風景的時間呢?每位遊客每一小時收費:250地球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