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這麼決定了,瑾月,你什麼時候走?」蘇離赫問道。他雖然沒有和女兒相處多久,但是也知道她是個極有主見的人。他的心裡是極不想讓她去昆崙山的,但是他知道他就算反對,她也會堅持她的決定。

「明日一早出發。」蘇瑾月道。既然已經決定了,那就早一點去辦。早一點找到靈石,就能早一點提升實力。現在宋伊人被人救走,還不知道將來會有什麼變故。

「這麼快嗎?那你什麼時候再回來。」林素問不舍的握住蘇瑾月的手。女兒好不容易才回來,這麼快就又要走了。

「我找到靈石就回來,媽媽,你要是想我了就打電話給我,我也會經常打電話給你的。」蘇瑾月微笑著看著林素問,眼底深處有著滿滿的不舍。

林素問笑著點頭,「你只要不嫌我煩就好。」

「我才不會嫌你煩呢,我希望媽媽天天打電話給我呢。」蘇瑾月挽住林素問的手臂,將頭靠在她的手臂上撒著嬌。前世沒有親人,她連撒嬌的資格都沒有,什麼苦都是自己默默的忍受。

「你這孩子!」林素問笑著點了一下蘇瑾月的額頭,溫柔的杏眼中充滿了寵溺之色。

蘇瑾月調皮的對著林素問吐了吐舌頭。

林素問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都這麼大了,還像個小孩子似的。」

蘇離赫父子相視一笑,心中溢滿了濃濃的幸福感。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開心滿足的。 宋伊人猛地睜開眼睛,看了看四周,頓時鬆了一口氣。她剛剛夢見自己還在地牢里被蠱蟲折磨。

想到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以及重生以來,欺負她,折磨過她的那些人,心中的不甘和憤怒慢慢的滋生蔓延,面容也開始扭曲了起來,顯的猙獰可怖。

她這次被救,是因為那些人發現她后,她說自己知道醫谷的秘密,他們才將她帶回來的。他們幫她逼出蠱蟲,喂她吃療傷丹藥,只是她的雙手已經徹底的廢了,再也無法恢復了,以後的她只能是個殘廢。

但是她現在已經不求別的了,只求能活著。只有活著,她才能將那些欺負過她的人一一殺掉,才能滅了醫谷。她還要狠狠地折磨蘇瑾月,讓她將自己吃過的苦,全都都吃一遍,最後再慢慢地殺了她。和上輩子一樣,她永遠都是勝利的一方,蘇瑾月註定會死在她的手裡。

「醒了?」一道沉冷的聲音響起。

宋伊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戰戰兢兢地看向來人。

來人是一名長相極為英俊的男人,五官稜角分明,猶如刀刻,劍眉下那雙銳利冰冷的深沉黑眸,帶著陰森森的寒氣,慵懶、魔魅,被他看著就如同置身在冰窖中一般渾身冰冷。

男人在椅子上坐了下來,「說吧,看你有沒有利用價值。」他低沉的嗓音中透著一股煞氣,讓人不寒而慄。

宋伊人哪敢違抗,顫顫巍巍的開口道:「我叫宋伊人,是歷城人…」感受到一股寒意,宋伊人知道自己的話惹對方不高興了,不敢再說廢話。

「我被抓是因為我拿了蘇瑾月的玉鐲,她的玉鐲不是一般的玉鐲,裡面有著一個精靈,還有著一部修鍊眼睛的功法,名叫『天眼通』。那部修鍊功法一共分為五級,分別是慧眼、心眼、玄眼、靈眼、天眼,隨著等級的提升,便可知曉別人的命運,殺人於無形。」

獨孤彥雲滿意的點了一下頭,示意宋伊人繼續。

「醫谷還有著一朵紫骨丹花,就在醫谷的葯田深處。還有蘇言溪身上有著一隻儲物袋,是他殺了一名黑衣人後得到的。」宋伊人邊想邊說道。前世她救了蘇言溪,後來蘇言溪通過玉鐲認了她做妹妹,對她一直都很好。所以也沒有對她隱瞞他有儲物袋的事。

她承認前世蘇家的人對她很好,可是他們那樣對她后,她對他們已經沒有一絲情義了,有的只有濃濃的恨意和殺意。 重生之閻王總裁的暖妻 所以有關於他們的秘密,她都不會隱瞞的告訴獨孤彥雲。她要借獨孤彥雲的手殺了醫谷的所有人。

「果然是醫谷的人殺了彥陵。」獨孤彥雲面沉如水,陰鷙的眼中殺氣騰騰。他這次去醫谷,就是查到了自己的弟弟是醫谷的人殺的,只是沒想到醫谷的實力比他想象中的要強大很多。

他這次出來帶的人不多,而且進入醫谷后也沒有感受到弟弟儲物袋的氣息,所以只是殺了醫谷的幾個阻攔的人。至於宋伊人,他只是好奇為什麼醫谷會將一個普通人折磨的這麼凄慘。再加上宋伊人說她知道醫谷的秘密,所以就將她帶來出來。現在既然得知了醫谷真的是殺了弟弟的兇手,他自然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行駛了一個多小時,車子停了下來,蘇瑾月抬眼望去,只見面前是一座巨大的莊園。

落影走到蘇瑾月身旁,「宋伊人現在就在這座莊園中。」

「謝謝你!」蘇瑾月微笑著看向落影道。她已經看到了宋伊人,此時她正和一名男子在交談著什麼。

落影勾了勾唇,「你只要以後把我當成朋友就行。」上次知道蘇瑾月故意挖坑宋伊人跳后,他就讓人注意著醫谷的情況,所以宋伊人一被救走,他就得到了消息。 億萬總裁:驅魔甜妻來襲 知道蘇瑾月應該會很在意這個消息,所以在得知蘇瑾月要坐飛機前往源城后,他特意將她請到了這裡。至於機上的乘客自然都是他的人。

蘇瑾月淺笑著點頭,「好,以後你就是我的朋友。」這次她欠落影一個人情,若是有機會她一定會還的。

「我們進去吧。」落影燦爛的一笑,抬步向著莊園內走去。裡面的人可不是一般人,單是蘇瑾月和蘇言溪未必能夠對付。

獨孤彥雲感覺到有一道視線正在注視著自己,眉頭緊皺了起來,掃了四周一眼。難道是他的錯覺?想到宋伊人剛剛的話,心中頓時瞭然,那麼就是醫谷的人來了。

想到這裡,他抬步向著外面走去。既然對方送上門來找死,那麼他就成全對方。

來到門外,只見自己這方的人已經和蘇瑾月三人交戰在了一起。

獨孤彥雲停下腳步,冷笑著看著被自己的手下包圍著的蘇瑾月三人。他這次帶來了十二名手下,進入醫谷的時候折損了兩人,剩下的這十人實力都在玄級之上。這樣的實力要對付蘇瑾月三人綽綽有餘。

不過很快,獨孤彥雲的臉色就變了,只見蘇瑾月三人如割菜切瓜一般,他的手下在他們手中,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就被三人一一斬殺了。

獨孤彥雲臉色變的更加陰沉,抬手祭出自己的武器一把黑色長戟,腳尖一點,快速的向著蘇瑾月三人攻擊了過去。他的實力已經突破了天級,他們就不信外隱門有人會是他的對手。

蘇瑾月看到獨孤彥雲攻擊過來,微微勾唇,迎向了對方。他就是和宋伊人說話的那個男人,應該就是他救走了宋伊人。

看到蘇瑾月迎向自己,獨孤彥雲不屑的一笑,手中的長戟一揮,捲起一道凌厲的飆風向著蘇瑾月攻擊了過去。

「小妹!」蘇言麒看到長戟捲起的飆風,就知道獨孤彥雲絕對不是和他們戰鬥的這些人可以相比的,殺了正在和他對戰的人後,沖向了蘇瑾月。他答應過家人要保護好小妹的。

蘇瑾月在獨孤彥雲攻向自己的時候,手中的陣旗同時揮出,形成了一個防禦攻擊陣法。

「咔!」飆風撞擊在防禦陣法上,消散一空。 宋伊人猛地睜開眼睛,看了看四周,頓時鬆了一口氣。她剛剛夢見自己還在地牢里被蠱蟲折磨。

想到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以及重生以來,欺負過她,折磨過她的那些人,心中的不甘和憤怒慢慢的滋生蔓延,面容也開始扭曲了起來,顯的猙獰可怖。

她這次被救,是因為那些人發現她后,她說自己知道醫谷的秘密,他們才將她帶回來的。他們幫她逼出蠱蟲,喂她吃療傷丹藥,只是她的雙手已經徹底的廢了,再也無法恢復了,以後的她只能是個殘廢。

但是她現在已經不求別的了,只求能活著。只有活著,她才能將那些欺負過她的人一一殺掉,才能滅了醫谷。她還要狠狠地折磨蘇瑾月,讓她將自己吃過的苦,全部都吃一遍,最後再慢慢地殺了她。和上輩子一樣,她永遠都是勝利的一方,蘇瑾月註定會死在她的手裡。

「醒了?」一道沉冷的聲音響起。

宋伊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戰戰兢兢地看向來人。

來人是一名長相極為英俊的男人,五官稜角分明,猶如刀刻,劍眉下那雙銳利冰冷的深沉黑眸,帶著陰森森的寒氣,慵懶、魔魅,被他看著就如同置身在冰窖中一般渾身冰冷。

男人在椅子上坐了下來,「說吧,看你有沒有利用價值。」他低沉的嗓音中透著一股煞氣,讓人不寒而慄。

宋伊人哪敢違抗,顫顫巍巍的開口道:「我叫宋伊人,是歷城人…」感受到一股寒意,宋伊人知道自己的話惹對方不高興了,不敢再說廢話。

「我被抓是因為我拿了蘇瑾月的玉鐲,她的玉鐲不是一般的玉鐲,裡面有著一個精靈,還有著一部修鍊眼睛的功法,名叫『天眼通』。那部修鍊功法一共分為五級,分別是慧眼、心眼、玄眼、靈眼、天眼,隨著等級的提升,便可知曉別人的命運,殺人於無形。」

獨孤彥雲滿意的點了一下頭,示意宋伊人繼續。

「醫谷還有著一朵紫骨丹花,就在醫谷的葯田深處。還有蘇言溪身上有著一隻儲物袋,是他殺了一名黑衣人後得到的。」宋伊人邊想邊說道。前世她救了蘇言溪,後來蘇言溪通過玉鐲認了她做妹妹,對她一直都很好。所以也沒有對她隱瞞他有儲物袋的事。

她承認前世蘇家的人對她很好,可是他們那樣對她后,她對他們已經沒有一絲情義了,有的只有濃濃的恨意和殺意。所以有關於他們的秘密,她都不會隱瞞的告訴獨孤彥雲。她要借獨孤彥雲的手殺了醫谷的所有人。

「果然是醫谷的人殺了彥陵。」獨孤彥雲面沉如水,陰鷙的眼中殺氣騰騰。他這次去醫谷,就是查到了自己的弟弟是醫谷的人殺的,只是沒想到醫谷的實力比他想象中的要強大很多。

他這次出來帶的人不多,而且進入醫谷后也沒有感受到弟弟儲物袋的氣息,所以只是殺了醫谷的幾個阻攔的人。 神醫廢柴妃:鬼王,別纏我 至於宋伊人,他只是好奇為什麼醫谷會將一個普通人折磨的這麼凄慘。再加上宋伊人說她知道醫谷的秘密,所以就將她帶了出來。現在既然得知了醫谷真的是殺了弟弟的兇手,他自然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行駛了一個多小時,車子停了下來,蘇瑾月抬眼望去,只見面前是一座巨大的莊園。

落影走到蘇瑾月身旁,「宋伊人現在就在這座莊園中。」

「謝謝你!」蘇瑾月微笑著看向落影道。她已經看到了宋伊人,此時她正和一名男子在交談著什麼。

柔情少爺俏新娘 落影勾了勾唇,「你只要以後把我當成朋友就行。」上次知道蘇瑾月故意挖坑讓宋伊人跳后,他就讓人注意著醫谷的情況,所以宋伊人一被救走,他就得到了消息。知道蘇瑾月應該會很在意這個消息,所以在得知蘇瑾月要坐飛機前往源城后,他特意將她請到了這裡。至於機上的乘客自然都是他的人。

蘇瑾月淺笑著點頭,「好,以後你就是我的朋友。」這次她欠落影一個人情,若是有機會她一定會還的。

「我們進去吧。」落影燦爛的一笑,抬步向著莊園內走去。裡面的人可不是一般人,單是蘇瑾月和蘇言麒未必能夠對付。

獨孤彥雲感覺到有一道視線正在注視著自己,眉頭緊皺了起來,掃了四周一眼。難道是他的錯覺?想到宋伊人剛剛的話,心中頓時瞭然,那麼就是醫谷的人來了。

想到這裡,他抬步向著外面走去。既然對方送上門來找死,那麼他就成全對方。

來到門外,只見自己這方的人已經和蘇瑾月三人交戰在了一起。

獨孤彥雲停下腳步,冷笑著看著被自己的手下包圍著的蘇瑾月三人。他這次帶來了十二名手下,進入醫谷的時候折損了兩人,剩下的這十人實力都在玄級之上。這樣的實力要對付蘇瑾月三人綽綽有餘。

不過很快,獨孤彥雲的臉色就變了,只見蘇瑾月三人如割菜切瓜一般,他的手下在他們手中,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就被三人一一斬殺了。

獨孤彥雲臉色變的更加陰沉,抬手祭出自己的武器,一把黑色的長戟,腳尖一點,快速的向著蘇瑾月三人攻擊了過去。他的實力已經突破了天級,他們就不信外隱門有人會是他的對手。

蘇瑾月看到獨孤彥雲攻擊過來,微微勾唇,迎向了對方。他就是和宋伊人說話的那個男人,應該就是他救走了宋伊人。

看到蘇瑾月迎向自己,獨孤彥雲不屑的一笑,手中的長戟一揮,捲起一道凌厲的飆風向著蘇瑾月攻擊了過去。

「小妹!」蘇言麒看到長戟捲起的飆風,就知道獨孤彥雲絕對不是和他們戰鬥的這些人可以相比的,殺了正在和他對戰的人後,沖向了蘇瑾月。他答應過家人要保護好小妹的。

蘇瑾月在獨孤彥雲攻向自己的時候,手中的陣旗同時揮出,形成了一個防禦陣法。

「咔!」飆風撞擊在防禦陣法上,消散一空。 獨孤彥雲眼中露出一抹驚詫之色。看來是他小看了對方。

落影收回視線,嘴角揚起淺淺的笑意,手中的長劍一刺,鮮血飛濺,又一名獨孤彥雲的手下折損在了他的手中。想不到只是短短一個月,蘇瑾月就已經突破到了天級。這樣的修鍊速度,真是讓他嘆為觀止。

「三哥,你去對付其他人,他交給我就好。」蘇瑾月說話間,再次撒出了一把陣旗。看來她得找一把趁手的武器了,免得下一次又赤手空拳的和人對戰。

蘇言麒看到獨孤彥雲已經被蘇瑾月的陣法困住,提著的心放了下來,沖向了剩下的兩人。解決了他們,他就可以全心全意的和小妹一起對敵了。

獨孤彥雲不屑的掃了一眼困住自己的陣法,手中的長戟向著其中一個方向用力一刺,「咔嚓!」長戟再次與陣法壁相撞,陣法壁上蕩漾起一陣漣漪,不過並沒有因此破裂。

蘇瑾月微微皺了皺眉,再次揮出幾面陣旗。看來對方也是個懂陣之人,這樣她就更不能放走對方了,不然對方隨時都可以進入醫谷。以對方的實力,醫谷根本無人能敵。

此時落影和蘇言麒已經解決了獨孤彥雲所有的手下,兩人走到蘇瑾月的身旁。

「落影,三哥,你們分別站在那個位置和這個位置。」蘇瑾月指了指兩個位置。今天她必須要滅了對方,絕對不能留下隱患。

獨孤彥雲掃了三人一眼,眼中滿是陰森森的寒氣,「憑你們就想殺了我嗎?哼!」他冷哼一聲,祭出一張黃色的符紙用力一捏,隨即一道黑芒升起,他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陣法中。經過剛剛的對戰,他已經知道自己現在的實力和蘇瑾月不相上下。現在又加上落影和蘇言麒幫忙,他自然無需再戀戰,不過這個仇他一定會回來報的。

「是遁符。」落影玩味的勾了勾唇。

「什麼是遁符?」蘇瑾月收起陣旗,心中充滿了擔憂。這次讓獨孤彥雲逃走,將來必定後患無窮。只怪她現在的實力太弱,不然就不會輕易讓對方逃走了。

「遁符是符籙的一種,它的作用就是讓人在危險的時候快速遁走,在修真界這樣的符籙隨處可以買到。不過遁符也是有等級的,像他剛剛用的應該是三級遁符。三級遁符,可以讓人一下子就逃遁到萬米之外。」落影說道。

「你怎麼會這麼了解?莫非你是修真界的人?」蘇言麒問道。他一直就覺得落影有些神神秘秘的,而且他的那個雪花宮,他也從來沒有聽說過。

「你猜啊。」落影勾唇道。

蘇言麒白了落影一眼,看向蘇瑾月,「小妹,我們去抓宋伊人吧。」他知道小妹現在在擔心,對方逃走醫谷會有危險。但是這不是小妹能控制的,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修鍊資源提升醫谷眾人的實力。

「別擔心,對方一時半會兒不會再出來了,除非對方沒有回修真界。」落影開口道。

「落影,你說的修真界在哪裡?」蘇瑾月看向落影問道。從落影的話,她已經可以肯定他就是修真界的人,不然他不會對修真界那麼了解。

「以你現在的實力,還是不要知道的好。」落影揚唇道。蘇瑾月的實力在地球這個地方算是強大的存在了,可是在修真界,她卻只能算是小蝦米,隨時都是被滅掉的存在。

「你隱藏了實力嗎?」蘇瑾月猜測道。落影和剛剛逃走的獨孤彥雲實力差不多,既然落影說她的實力最好不要進入修真界,那麼他們能在修真界,實力肯定不只有現在這樣。

「沒錯!不過不是隱藏,而是被壓制了。」落影道。修真界通往地球必須要經過一個傳送陣,那個傳送陣是一個單反傳送陣。從地球通往修真界,實力是不會受到絲毫影響的,不過從修真界通往地球,實力就會被傳送陣壓制。就比如他,在修真界的實力是築基後期,到了地球他的實力就被壓制到了地級,也就是鍊氣中期。

蘇瑾月明了的點了點頭,「那我的實力達到什麼程度才能進去?」這麼說來,剛剛逃走的獨孤彥雲的實力,肯定也不止她看到的那樣。

「最起碼要突破築基期,不過築基期在修真界也只是墊底。」落影道。築基期在修真界只是垃圾般的存在,像他之所以沒有人敢欺,一是因為他是雪花宮的人,還有就是他的資質上佳,十六歲不到就已經突破了築基期。

修真界築基修士雖多,但是能在三十歲之前就突破築基期的修士卻是少之又少。雖然修真界的修鍊資源豐富,但是修真界的修士也多。所以也並不像想象中的那般,到處都充滿了修鍊資源。

蘇瑾月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抬步向著屋裡走去。現在她先要解決了宋伊人。

宋伊人看到獨孤彥雲出去,又聽到外面傳來打鬥聲,就知道應該是有人闖入了莊園。

不過獨孤彥雲出去后,她很快就聽到打鬥聲消失了,由此可見獨孤彥雲已經將闖進來的人解決了。

笑了笑,慢慢的躺了下去。有獨孤彥雲在,醫谷根本不足為懼,她相信獨孤彥雲知道那些秘密后,絕對不會放過醫谷的,到時候她只要提出,讓獨孤彥雲將蘇瑾月交給她處理就好。而她要做的,就是好好養傷。

閉上眼睛,正感覺有些睡意,就聽見了一陣腳步聲響起。聽腳步聲,進來的應該不止一個人。

宋伊人疑惑的睜開眼睛,抬眼看向門口,當她看清楚來人後,臉色頓時變的慘白一片,眼中充滿了不敢置信的神色,「蘇瑾月!」這怎麼可能?

蘇瑾月冷眼看著宋伊人,「在這裡過的挺安逸的嘛。」

宋伊人回過神,「你怎麼會找到這裡的?」那獨孤彥雲不是很厲害嗎?為什麼連蘇瑾月都攔不住。

「是不是很失望?」蘇瑾月走到一旁,在椅子上坐了下來,冷笑著看著宋伊人。 宋伊人自嘲的一笑,坐起身看著蘇瑾月,「既然我已經輸給了你,也沒什麼好失望的。」原以為她已經逃出了蘇瑾月的掌控,沒想到蘇瑾月這麼快就找來了。只可惜這一輩子,她沒有上一世的手段,不然她絕對不會給蘇瑾月機會。

「好,今天我們就做個了斷。」蘇瑾月手一揮,幾根銀針向著宋伊人射了過去。這一次她要親眼看到宋伊人死,絕對不會再給她一點機會了。

宋伊人哈哈大笑了起來,「蘇瑾月,我已經將你的秘密都說出去了,你身旁的那個人他也知道。」她看了一眼落影,她相信沒有人在知道玉鐲的秘密後會不心動的。落影之所以接近蘇瑾月,肯定就是因為那隻玉鐲。蘇瑾月知道對方的目的,怎麼可能會放過對方。落影看起來也不是省油的燈,最後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落影不屑的一笑。修真界比玉鐲厲害的法寶多了去了,他可不需要那種如雞肋般的東西。什麼天眼通,他根本就不看在眼裡,他要透視只需要用神識就可以。實力一旦突破築基,就會產生神識,神識達到一定的程度,就算是整個地球,他都可以盡收眼底。

蘇瑾月看了一眼落影,見到他眼中的不屑,嘴角勾了勾。落影來自修真界,有什麼法寶是他沒有見到過的,怎麼會將玉鐲放在眼中。而且宋伊人應該是早就告訴落影了,以落影的強大,他若是真的想要得到玉鐲,上次宋伊人拿到玉鐲時,他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得到了。

宋伊人的笑聲戛然而止,緊接著是痛苦的慘叫。

宋伊人只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都在快速的向著一個地方流動,她想要掙扎,但是她的穴道被封,根本動彈不得,「蘇瑾月…你不得好死…我…」她的話被一隻飛來的鞋子堵在了口中。

蘇言麒拍了拍手,冷嘲道:「真是死不悔改。」

宋伊人痛苦的直翻白眼,只是鞋子太大,她根本吐不出來,只能發出一陣痛苦的嗚嗚聲。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宋伊人的肚子越來越大,她的眼珠子因為痛苦都突了出來,看起來特別駭人。

「砰!」的一聲,如同氣球爆炸的聲音響起。

蘇瑾月站起身,淡淡的看了一眼已經沒有了氣息的宋伊人,抬步向著外面走去。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應該為報了仇而高興,她卻高興不起來。

「馬蘭開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四五六…」蘇瑾月的耳邊響起了熟悉的童謠。

兩個綁著麻花辮,穿著花衣服的小女孩,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在院子里跳著皮筋。

其中一個滿臉紅彤彤,胖嘟嘟的女孩停了下來,喘著氣在一旁綁著牛皮筋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瑾月,明天就要過年了,你有沒有什麼新年的願望啊?」

另一個有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的女孩也停了下來,走到那個問話的女孩身旁,拉過一張小馬扎坐下,想了想說道:「我想找到我的爸爸媽媽。」

胖嘟嘟的女孩看向不遠處正吃著米的母雞,和在它們身邊跑來跑去的小雞,眼中有著一絲羨慕和傷感,「你還有希望能找到爸爸媽媽,可是我…」她的爸爸媽媽都餓死了,她是師父從死人堆里撿回來的。

「等我找到我爸爸媽媽分給你一半,要是找不到我們還有師父,他就是我們的爸爸,我們繼續跳皮筋吧。」大眼睛的小女孩站起身,再次跳起了皮筋。

胖嘟嘟的女孩點了點頭,站起身。

院子里再次響起了笑聲,童謠,「四五六,四五七,四八四九五十一,五五六,五五七,五八五九六十一,六五六,六五七…」

「小妹。」蘇言麒的聲音在蘇瑾月的耳邊響起,打斷了她的思緒。

蘇瑾月轉頭看向蘇言麒,微微揚唇,「走吧。」一切恩怨已經了結,留下的只有那偶爾才會想起的回憶,有一天或許回憶也會慢慢淡去。

「落影,這次謝謝你了。」走出莊園,蘇瑾月看向落影感謝道。這次若是沒有落影的幫忙,她和宋伊人的恩怨不會這麼快就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