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真是太感謝應少了,有了應少這一句話,那以後應少若是有什麼需要我們中華閣的地方,儘管開口,我們能幫上的都會盡量去幫!」袁世平趕忙道。

應海雄哈哈一笑:「好說好說!」

袁世平捋了一下長須,表情當中也儘是笑意。

倒是沐家姐妹,對視一眼,心中也有些熱血澎湃,她們一直想要幹掉林逸,可是中華閣這些日子以來一直按兵不動,可是現在中華閣應應少的要求,要對林逸下手了,這可是他們夢寐以求的,蠢蠢欲動。

而一旁的袁靜嫻則是道:「我覺得……」

話剛說了一半,袁靜嫻的臉色立刻有些不對,轉過身去,乾嘔了起來。

一旁的沐婧瑤趕忙輕輕的幫袁靜嫻拍打著後背,關切道:「師姐怎麼了?不舒服嗎?」

「沒事沒事,可能……可能是因為今天的菜比較腥吧!」袁靜嫻恢復過來,擺了擺手道。

應海雄望了一眼桌子上面的菜,不解道:「不會吧,我聽聞中華閣的人向來吃素不吃葷,所以今天桌子上面全是素菜,根本沒有葷菜,怎麼會比較腥?」

「這……這……」袁靜嫻有些尷尬,不知所措。

倒是應海雄,笑著道:「我知道了,袁小姐肯定是懷孕了。」

眾人聽到了應海雄的話,俱是一個震驚,仔細一想,好像是有這個可能,沐婧琪皺眉道:「好像是有這個可能,師姐,你昨天晚上是不是也吐了?」

「不……不會……我……」袁靜嫻的眼神當中閃過了一抹慌亂。

袁世平一愣:「這……這怎麼可能?小嫻還是一個未出閣的大姑娘,怎麼會懷孕呢?」

「袁閣主有所不知,上一次……」沐婧琪這小姑娘的嘴巴有些快,立刻道。

袁靜嫻則是瞪了沐婧琪一眼:「沒事,過一會兒我就好了,不要瞎說!」

說完這番話,袁靜嫻離開了,留下了一臉尷尬的沐婧琪,過了一會兒,輕輕的搖了搖頭,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誰能想到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啊。

待袁雪嫻離開,袁世平則是趕忙問道:「上一次出了什麼事情?」

「這……這……」沐婧瑤結巴道:「我們還有點事情,改天再說!」

說著沐婧瑤拉著不明所以的沐婧琪轉身離開了,留下了一臉目瞪口呆的袁世平和應海雄。

「袁閣主,您的千金可能真的有點什麼事情!」應海雄有些玩味道。

袁世平則是勉強擠出一絲笑意來:「多謝應少挂念,我先去看看!」

「去吧去吧!」應海雄擺了擺手道。

袁世平趕忙離開了,想要趕上袁雪嫻,可袁雪嫻早就不知道去哪裡了,也不在酒店當中,袁世平坐在沙發上面,心中想著袁雪嫻到底會出什麼事情呢?

倒是袁雪嫻,此時正和沐家姐妹在一起。

看到袁雪嫻的情緒有些不太好,沐婧瑤皺眉道:「袁師姐,可能是上一次的事情……我看……還是到醫院去看看吧!」

這種事情沐婧瑤也不知道怎麼開口,說話有些結結巴巴。

袁雪嫻的眼淚突然如同決堤了一般流了出來,梨花帶雨。

一把抓住了沐婧瑤,帶著哭腔道:「師妹,如果我真的有了他的孩子,那……那該怎麼辦?」

「這……」沐婧瑤沉默了下來,那天晚上她們三個人都昏迷了,具體怎麼樣誰都不知道。

「還能怎麼辦?去掉唄,現在醫學這麼發達,這肯定不是問題。」一旁的沐婧琪嘆了一口氣道:「要是不這樣,你還打算幫林逸生孩子?」

沐婧瑤點了點頭:「琪琪說的沒錯,確實需要去一趟醫院,袁師姐,你看呢?」

袁雪嫻抹了一把淚水:「事到如今,也只能這樣了!」

三個女人來到了京城第一人民醫院,挂號,醫生診斷之後,然後就來到了B超室,排了好長時間隊,還要憋尿,好不容易才輪上,袁雪嫻為了做一個檢查也是不容易,換一個過來人,這種事情肯定知道,可誰讓這三個女人全部都是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呢。

躺在床上,醫生拿著超聲波探頭在袁雪嫻那雪白的肚皮上面掃來掃去,以前袁雪嫻的身材很不錯,可是現在袁雪嫻的肚子已經微微有些發福了。

袁雪嫻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可是並沒有往心裡去,可能是因為有逃避的心理吧,例假好長時間沒來也沒注意。

醫生望著屏幕上面,忍不住笑道:「這位小姐,你這是懷孕了,都有三個月了!」

袁雪嫻的臉色瞬間蒼白了起來,身軀顫抖了起來,她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發生了。

醫生並沒有注意到袁雪嫻的臉色,嘴角依舊掛著笑容:「看,他已經完全成型了,非常健康,已經開始吞咽和踢腿了!」

過了一會兒,裡面傳來了聲音,醫生繼續道:「聽,這就是胎兒的心跳!」

過了剛剛的緊張,再聽著醫生的話,望著顯示屏上面那迷迷糊糊的影子,也不知道是怎麼,一股子母愛的慈祥浮現在了袁雪嫻的心中。

誠然,這個孩子不該來到這個世界,他是林逸的孩子,可是有錯的是大人,還是並沒有錯。

一旁的沐婧琪焦急的問道:「醫生,如果現在做流產的話……」

「流產?」醫生愣了一下,皺眉道:「現在懷孕十三周,雖然錯過了最佳時間,但還是可以的!」

沐婧瑤點了點頭:「好,那就給袁小姐安排一下吧!」

聽到沐婧瑤的話,袁雪嫻的心臟猛的抽動了一下,有一種窒息的感覺,趕忙道:「還是……還是等等看吧!」

袁雪嫻站起身來,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沐婧瑤愣了下,不解道:「你這是……」

「多謝醫生,過些日子我們再來!」袁雪嫻頭也不回的離開。

沐婧瑤和沐婧琪兩個人只好跟了上來,醫生則是趕忙道:「這位小姐,我建議你還是儘快,時間拖得越久,會多你造成的傷害越大!」

袁雪嫻並沒有聽醫生的話,快步離開了醫院。

沐婧瑤和沐婧琪姐妹二人好不容易趕上了袁雪嫻,沐婧瑤瞪目道:「袁師姐,你這是幹什麼?他可是林逸的孩子,他不能留在這個世界上!」

「是啊,袁師姐,你可不能糊塗了!」沐婧琪同樣道。

…… 葉靈沒有把目光放到曲星辰身上,而是關注了其他人。

曲星辰注意到了,差點失手輸了遊戲,但最後還是贏了。

彭新宇垮著臉跟他說:「兄弟,你能不能讓我們贏一次呀,這可關係到我的女神呀?」

說完,可憐兮兮的看向古月。

古月抿嘴一笑,眼閃秋波。

曲星辰說了句承讓,便回到葉靈旁邊坐下。

葉靈笑著看了他一眼,看他望來,便把笑容擴大了些。

曲星辰低頭擦了擦臉,看著仍看向別人的她一會才收回目光。

她上場的時候,並沒有全力去拼,似乎名次不重要,只在參與。

結果排了第四。

她給了別人三次選走他的機會。

「呵」

曲星辰冷笑一聲。

她是巴不得不和自己一組嗎?

「大家注意哦,這次選了可不會再選了,接下來的兩天,就是你們的固定隊友了。」

因為有所顧忌,所以採用的是寫字方式。

互選對方的算配對成功,多選或沒選的再爭取。

葉靈遲遲沒有動筆。

抬頭看見給她拋媚眼的體育生,葉靈手一抖,下意識寫了曲星辰的名字。

葉靈心砰砰跳的聽著主持人逗弄的語言,直到公布的時候,她都沒敢看曲星辰一眼。

如果他選了別人,如果自己沒人選。

有一剎那的羞恥感湧上來,不是其它,真的感覺羞恥,如果跟曲星辰的關係搞好一點,那這些意外就一定不會有。

可是自己惹人家生氣了啊(雖然她不是很清楚他生什麼氣),從早上的表現看,他應該就是在生自己的氣呀,以前不管怎樣,都不會話都不肯跟她說的……

所以他不選自己也是正常的,他們的關係一直都沒有公開,他和別人配也不會有人說什麼,大概也會說,好的就應該配好的吧,第一名配第一名,而她這種名聲差又能力不突出的人,沒人選是多正常的事呀。

自找的,自取其辱不是嗎?

「嗯?出乎意外哦。」

主持人的話更是讓葉靈的心都提到了嗓子邊。

「我們先來看看第一組是哪位呢?」

主持人為了活躍氣氛,說了好些逗笑的話,可是葉靈一點都笑不出來。

「第一組是……古月,和誰呢?」

「這樣,我們來聽聽五位男嘉賓的想法好了,你們覺得古月會和誰呢?」

葉靈看向古月,此時的她眉舒眼笑,捂著嘴的模樣俏皮動人。

古月是女子組的第一名。

曲星辰是男子組第一名。

如果他們選擇了互選,那麼……

葉靈心想,自己的朋友和自己的……朋友在一起,她應該不去計較的。

如果忽略心底的那一點酸的話。

「和古月互選了的是……彭新宇!」

葉靈意外的看向曲星辰,曲星辰也同時看向她。

對望中被發現自己的心思,葉靈尷尬的轉去看別人。

曲星辰緩緩的收回目光,她的意思是不是說自己會選別人?

有些自嘲的一笑,主持人就公布了他倆的選擇,他倒是以為她會選別人呢。

但不可否認,聽到她的名字的時候,心安了下來呢。

在一起就好,如果接下來的兩天要把她交給別人,還不如離開。

葉靈因為剛才的眼神,忍住了再次看人表情的衝動。

只是心緒浮動有些大,不得不磨娑自己的手指安撫著。

直到再次開始活動,曲星辰才開口跟她說話:「你是不是不想和我一組?」

葉靈連忙搖頭,這次可不能再犯錯了。

看到她下意識的舉動,曲星辰一愣,隨後嘴角上彎,走在她前面做活動去了。

葉靈暗暗鬆了一口氣,只要他對自己笑了就好。

接下來的時間,曲星辰話不多,但是做每一件事,他都沒退縮過,上山下水,似乎沒有怕的。

「你好勇敢!」

葉靈看著為她開路的人,真心實意的表揚道。

「不然呢?」

曲星辰瞥她一眼,像以前他們相處的方式。

只有這樣,她才會稍微放下她的戒備。

只要不企圖深入,她才不會拒絕與你交流。

曲星辰又看了她一眼,然後繼續往上爬著。

「要不還是別了吧,太高了。」

葉靈略帶愧疚的想勸人下來,她不過說一句那花特別,他就上去要摘。雖然不難,可是這樣爬上去:「衣服會很髒的。」

「那你幫我洗。」

「呃……」

葉靈看看花,覺得洗一下衣服還是值得的,於是點頭。

重生青梅逆襲記 跟拍的人都離開鏡頭看了彼此一眼,確定自己沒聽錯。

「哈哈」

曲星辰愉快的笑聲傳來。

葉靈卻有些擔心他一腳踩空什麼的。發現自己想的似乎有些詛咒人,敲敲自己的額,想要改口一般喊道:「你要小心,摘不到就算了。」

曲星辰一心往上爬,根本不在意其它。

葉靈看著他突然一個閃避,差點沒有抓住。

嚇得大家都在下面要行動。

只見曲星辰找了一根枯枝,以迅雷之勢把枯枝往沒人的地方一扔!

有人跑去察看,竟然是一條小蛇!

那人慌亂的一腳踩中蛇頭,踩完又驚嚇的大啊一聲。

嚇得大家跑去幫忙。

而曲星辰這邊,已經把花摘完,快速的回到葉靈身邊。

「給。」

滿臉的愉悅,像小男孩做成了一件非常快樂的事般還帶著成就感。

「下次不要了。」

曲星辰沒有說話,怎麼可能不要,她是第一次說有喜歡的東西呀,以前送她禮物都沒說過喜歡,更甚直接不收。

「這是什麼花?」他對花的認識可不多。

「桔梗花。」

「哦。挺漂亮的。」

「嗯,也蠻常見的,所以不用特別去幫我摘,可能再走遠點,平地也會有的。」葉靈還在為剛才的事擔心。

曲星辰斜著眼看她,若有若無的「嗯」了一聲。

「你沒有受傷吧?」

葉靈不放心的檢查著他的手腳。

「腳好像跳下來的時候有點痛。」

「這樣嗎?我看看!」

戰爭天堂 看著葉靈就要蹲下,曲星辰一把把人撈住,然後把手搭在她肩上:「沒什麼大礙,只是走路有點痛。」

「哦!」葉靈連忙把人扶住,關注點還是在腳上:「走路會痛嗎?是不是你剛才跳下來那一下傷到了?那麼高你就往下跳,下次要小心呀……」 旁邊跟著的人收到了曲星辰的斜眼,心裡就明白是怎麼回事。

然後,曲星辰一路享受著葉靈的照顧。

幾乎是無微不至,連水都喂他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