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大可以試試看看」夜魅修鷹隼般的眸子閃爍著銳利的鋒芒,睨視了一眼畫面中頂著一腦袋沒有搭理,亂蓬蓬金黃色的捲髮的Austin,毫不示弱地反唇相譏。

不過,語氣雖然非常強硬,但是,兒子畢竟在Austin手裡,投鼠忌器,夜魅修還是停下了手上想要掛斷電話的動作。

將手機隨手放在桌子上,他伸手拿起簽字筆,開始批閱起文件來。

看到自己的威脅奏效了,Austin邪肆俊美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但很快,這笑容便被另一種複雜的情愫取代了。

這些天,一想到夜魅修娶了女人,他的心臟便像是被針扎著一般的疼,有種說不出的煩悶。

拿起手機,他幾番猶豫,想要給夜魅修打電話。可是,每次卻都在電話撥通的一瞬間,又都放下了。

電話打通了,他該說些什麼呢?

眼下這一切不都是他一手策劃的嗎?

舉辦那次時裝周的活動,讓殷漓重新出現在夜魅修的視線里…

儘管這一切的一切盡在他的算計之內,但是,夜魅修會決定跟這個女人定下百年婚約,卻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是他低估了那個女人在夜魅修心中的分量。

微眯著淡藍色的眸子,Austin貪婪地注視著視頻畫面中的盛世容顏,充滿野性的喉嚨不受控制的上下滾動了一下,稍後,他抬起粗糲的大手,手指緩緩撫抹上了屏幕上的那張俊臉。

夜魅修埋首審閱完手裡的文件,隨後,拿起簽字筆,在文件下方簽署上自己的名字。

抬手將文件放在了桌子的右上角,無意間,他的目光掃到了放在一旁的手機。

正巧對上Austin那雙淡藍色,透著異樣光芒的眼睛…

夜魅修頓時感到心裡一陣噁心,伸手拿起手機,切換掉了視頻,隨後,語氣極不耐煩地問了句:

「找我什麼事?」

畫面突然消失了,電話另一端,Austin淡藍色的眼睛隨著手指的落空,冒起了憤怒的火苗。

「shit」

怒不可遏地罵了一句,他端起手中的水晶杯,一仰脖將杯中的紅酒盡數喝下。在長長出了口惡氣后,他這才說道:

「亞瑟想那個女人了」

自從那天,在私人飛機場Austin把亞瑟帶回到統帥府,小傢伙便一直跟他鬧脾氣,纏著他,非要去找殷漓。

儘管,想到夜魅修與那個女人睡在一起,他的心裡便很惱火。

可是,Austin知道,這個時候給夜魅修打電話或者帶著亞瑟去找殷漓,夜魅修那個翻臉比翻書還快的禍害,非跟他徹底決裂不可。

小不忍則亂大謀,一切還是從長計議比較好。

於是,他只好搬出各種理由和借口,來哄騙亞瑟這個小傢伙。

一天、兩天,小傢伙表現的倒還算是聽話,可是,時間一長,小傢伙就按捺不住了,開始吵鬧著,要找媽咪。

昨天晚上,小傢伙一直哭哭咧咧不肯睡覺,保姆哄了半天都不行。

無奈,Austin只好把他抱到自己的大牀上,讓他跟自己一起睡。

可是沒有想到,這個小東西竟然在睡到半夜的時候,發大水,把他給淹了…

Austin的話,讓夜魅修微微愣了一下,握著簽字筆的手,翻看文件的動作停頓了下來,稍加思慮了片刻,他回答道:

「這兩天,我會儘快把手頭上的事物處理一下,隨後帶著漓兒過去…」

結束了與Austin的通話,夜魅修將手機隨手放在了板台上,稍稍思索了片刻,他伸手從辦公桌上拿起座機,撥通了秘書室的電話。

「訂兩張後天飛往M國的機票」

撂下電話,夜魅修立刻進入了緊張繁忙的工作模式,回M城的時間提前了,他要把後續的一些工作,全部壓縮在兩天內完成。

—————————

自從那天從海城回來,在機場,沐雨給夜魅修打電話被殷漓接聽后,她便一直守在自己的房子里,焦躁不安地期盼著夜魅修能夠主動給她打電話過來。

可是,幾天過去了。不僅夜魅修沒有主動給她打過一個電話,就連她給閔睿打電話,說自己想要留在曼哈頓總部工作這件事,也如泥牛入海,杳無了音訊。

知道自己再等下去,等來的,恐怕除了失望還是失望。

無奈,沐雨只好開著夜魅修給她買的限量版蘭博基尼白色跑車,到Y.M公司辦公大樓,親自去找那個狠心的男人。

將車子在辦公大樓門前停好,沐雨伸手推開駕駛室的車門,從車上下來,踩著高跟鞋朝著公司大門走去。

「請問修在嗎?」

來這裡已經挨過幾次癟,知道這裡進入管理森嚴,走進大廳后,沐雨沒敢再趾高氣揚,盛氣凌人。

儘管已經過了上班的時間,但是,一樓大廳的工作人員,依然沉浸在震驚的餘溫中,熱情不減,津津樂道著boss結婚的事。

忽然聽到有人用極為曖昧字眼「修」來詢問boss的下落,大家頓時不約而同將狐疑的目光轉向了來人。

白色的貂皮大衣,香奈兒的白色洋裝,昂貴的鑽石項鏈、耳環…

儘管這個女人長相很一般,但是,身上的穿著打扮卻是非常的奢貴。

這時,有眼尖的人已經認出,眼前這個女人正是每次來公司都趾高氣昂,表現的不可一世,直接找boss或閔特助的那個女人。

boss夫人會是她嗎?

眾人的心中頓時充滿了疑竇。

這個女人可並非善類…

大家的心裡不由得忐忑了起來。

儘管還不能夠確定這個女人就是boss夫人,但是,員工們寧可自己猜錯了,此刻,也不敢怠慢了她。

接待處的工作人員立刻嚴陣以待,滿面堆笑地向沐雨問道:

「您好,請問boss知道您來找他嗎?」

「修不知道,我沒有告訴他」

「那您稍等…」

看到工作人員拿起座機,撥通電話交談著,沐雨心裡感到有些不安,唯恐又向之前那幾次一樣,被告知夜魅修在忙,讓她到等候室去坐等。

就在她惴惴不安,胡亂揣測的時候,忽然,看到工作人員掛上了手裡的電話,轉過頭來,微笑著對她說道:

「您請上樓吧,boss此刻正在辦公室」 什麼情況?

這裡的人怎麼今天像是換了一副面孔?

難道是神經搭錯弦了?

沐雨坐著電梯來到頂層,直到從電梯中走出來,處在蒙暈狀態的大腦,還是沒能從剛才接待處工作人員鮮有的熱情中回過神來。

回想起以往,每次來公司找夜魅修,這些工作人員哪次不是擺著一副公事公辦的嘴臉,開口閉口,問的都是有預約沒有?

預約?

她要見到修,還用得著預約嗎?

然而這些狗眼看人低的東西,只要一聽到她說沒有預約,便處處加以刁難,總是用各種借口搪塞她。

可今天不知道是什麼緣故,這些人不僅沒有刁難她,還主動走過來引導,將她送到了電梯前…

這讓沐雨著實感到有些意外。

難道說,是修對她們吩咐了些什麼?

想到這,沐雨的臉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腳下的步子也更加輕快起來。

來到夜魅修辦公室門前,她站定腳步,稍稍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隨後,抬起手輕輕叩響了房門。

辦公室,匯聚時尚元素寬大的板台前,夜魅修靠坐在舒適的老闆椅上,正聚精會神傾聽著市場部負責人史密斯彙報著近期的工作。

聽到房門口傳來敲門聲,他眉頭微微輕蹙了一下,深邃的眸子朝著房門口看了一眼。在看到沐雨推開門走進來時,他立刻轉過頭朝著史密斯擺手示意了一下,史密斯會意,連忙將手裡的文件夾放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隨後,轉身退出了房間。

「修,我沒打擾你的辦公吧」看到史密斯走出房間帶上了房門,沐雨臉上立刻露出一副充滿歉意的模樣,柔聲問了句。

「沒關係」

夜魅修從座椅上站起身,面帶微笑地安慰了一下沐雨,隨後,帶著她朝辦公室里會客用的沙發走去。

自從沐雨答應不再沉湎與自己過往的那份感情后,夜魅修始終沉甸甸的心裡,終於放輕鬆了些。

然而,這份輕鬆很快就被發自內心對沐雨的愧疚和歉意所取代。

當初,是他將這份感情強加給沐雨的,而如今,又是他親手掐滅了他給她的希望。

對漓兒的愛,毋庸置疑。

對沐雨的傷害也已經是無法避免地事情。

現在,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儘快幫助沐雨找到一個適合她的男人,讓她能夠開始一段新的戀情。

在這之前,他是不會拋下她不管的。

不過,在照顧沐雨的同時,他會顧及漓兒的感受,不會讓這影響他和漓兒之間的感情。

看到夜魅修徑直走到一旁的單人沙發前坐了下來,沐雨的心裡頓時感到一陣失望,只好走到緊挨著他的雙人沙發前,緩緩坐在了上面。

「雨兒,找我有什麼事嗎?」沐雨的心思全都掛在了臉上,夜魅修自然都看在了眼裡。

但是,打從他認清自己的心那一刻起,對沐雨的這份情意,他只能辜負了。

沐雨正不知道該如何切入主題,聽到夜魅修主動開口詢問,她立刻順著他的話題,將自己此行的來意,娓娓道了出來:

「修,我今天來找你,是因為工作的事情…」

夜魅修背靠在奢華小牛皮沙發靠背上,兩腿交疊,翹著二郎腿,靜靜聽著沐雨講述著她想要做他貼身秘書的想法,從始至終,他始終保持著沉默,沒有發表任何的意見。

沐雨此行的目的,其實,即便她不說,他也已經猜出了八九分。

因為,從之前沐雨在海城分公司時的種種表現,他便已經看出沐雨要求到公司來工作,真正意圖,並不是像她所說的那樣,想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能夠儘快獨立起來。

她這樣做的真正目的,其實是為了接近了他。

現在他回到曼哈頓,她自然是不會願意再待在海城分公司里。

儘管洞悉沐雨的想法,但是,他卻並沒有一語道破。

因為,他並不想傷害她。

不過,對於她的想法,他是不會答應的。

哪怕是,她言辭非常懇切,再三表示,彼此只會是工作關係,絕不會有所逾越,他也不會答應她的這個要求。

至於原因,很簡單,他愛漓兒,他更不想讓漓兒難過。

「雨兒,至於你工作的事情,我會考慮的,眼下快要過年了,你就留在這裡不要回海城了,等過完年,我會對你的工作再作安排」

夜魅修並沒有立刻給沐雨答覆,正如他所說的,馬上就要過年了,他希望沐雨能夠開開心心的過新年。

一切都等過完年再說。

聽到夜魅修雖然並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回答,但總算是沒有拒絕,沐雨的心裡頓時充滿了希望,既然此行的目的達到了,她知道自己也該回去了。

就在她從沙發上站起身,準備向夜魅修告辭離開時,房門口傳來了禮貌地敲門聲。

「進來」

隨著夜魅的應答,辦公室的房門從外面被打開,秘書貝蒂推門走了進來。

「boss」

在看到房間里,除了夜魅修坐在沙發上以外,旁邊還站著沐雨,貝蒂到嘴邊的話,不由得遲疑著停頓了一下,猶豫著,自己是否還繼續彙報下去。

看到這幅情形,沐雨連忙識趣地說道:

「修,你忙吧,我就不打擾了。」

「好」

夜魅修微笑地點了點頭,隨即跟著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看到沐雨走出房間,帶上了房門,夜魅修緩緩收起了臉上的笑容,轉身一邊朝著辦公桌走去,一邊開口問道:

「衣服都送過去了?」

貝蒂連忙回答道:「是的,boss,衣服全部都送過去了。」

夜魅修聽后,滿意地點了點頭。

來到板台前,他在寬大舒適的老闆椅上坐了下來,隨後,繼續問道:

「夫人怎麼說?還滿意嗎?」

醫生帥哥,從了我 「回boss,夫人只是看了看,便讓把衣服放下了,並沒有說什麼。」在回答這句話的時候,貝蒂的目光稍稍猶豫了一下。

因為,在她帶著人到達別墅時,看到殷漓穿著睡衣圍著被子坐在床上,像是才睡醒的樣子。

不過,讓貝蒂隱隱有些擔心的是,她的臉色顯得有些過於蒼白,好像身體不大舒服的樣子。

之所以,在猶豫了片刻后,她沒有將自己看到的告訴夜魅修,主要是考慮到了,她們此時正是新婚燕爾時期。

殷漓表現出來的這個身體狀況,很有可能,是因為boss在姓生活上不節製造成的。

自己如果貿貿然然將此事說出來,很有可能會讓boss臉上感到尷尬,下不來台。

基於對這些的考慮,貝蒂覺得殷漓不舒服這件事情,還是讓boss晚上下班回到家裡,自己去發現比較好。

聽完貝蒂的彙報,夜魅修微眯著漂亮的星眸,目光注視著辦公桌面,腦子陷入了沉思。

可是,琢磨了半天,他也沒猜想出,殷漓這個態度,究竟是滿意,還是不滿意。

微微嘆了口氣,他緩緩抬起頭,這才發現貝蒂還站在辦公桌前,在等著他的示下。

臉色微微一哂,他連忙開口說道:

「好了,你先下去吧」

「是」貝蒂立刻答應了一聲,轉身朝著辦公室門口走去。

就在這時,夜魅修忽然又想起沐雨的事來,連忙出聲喊住了她:

「貝蒂」

聽到身後傳來夜魅修喊自己名字,貝蒂連忙轉過身,快步走回到他的辦公桌前,恭敬地問了句:

「是,boss,您還有什麼吩咐?」

「你去找一間適合開花店的商鋪,把它買下來。再安排一個懂得經營花店的人,把店鋪經營起來」

之所以這樣安排,夜魅修是有他的考慮的。

這些年,沐雨從未上過班,早已經習慣了自由自在的生活。

萌寶千里虐渣爹 把這樣的一個她放在公司里,讓她過著朝九晚五,循規蹈矩的生活,無疑是一種受罪。

與其這樣,讓她感到受限制,受拘束。

還不如,為她開個店面。再找個人幫助打理。

這不僅可以讓她學習獨立生活,也可以為她閑來解悶。

再有就是,她不在公司上班,漓兒那裡,他也可以交代。

即便沐雨偶爾有什麼事情,需要找他幫忙,也不至於被漓兒發現,產生誤會。 回M國的機票已經訂好,而公司里,還有很多事情在等著夜魅修去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