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莽荒神山確實不能輕動,必須要做好萬全的準備,發動你們麾下的王侯,但凡和莽荒神山有點關係的,全都派出去,能拉攏幾個是幾個,不是蝰蛇一族,哪怕是附屬種族的強者,也可以!」葉擎道。

「是,殿下!」眾人聞言點頭。

要對付莽荒神山這樣的大勢力,確實要做好萬全的準備,畢竟,像古神山那樣,直接被炸斷了根的例子是不可複製的……

而且有了古神山的前車之鑒,其他勢力更是不會在給葉擎這種機會……

「既然太始神山的實力不算很強,那就先拿他們開刀吧,我記得之前有個封王級的迦娜進入過時間加速陣法,到時候以他為內應,一舉拿下整個太始神山,你們也各自回去準備一下,兩個月後正式出發,這次出戰,可不僅僅是單單是聖級強者的!」葉擎審視了一下眾人道。

之所以給出兩個月時間,是因為他們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而且還要聯繫太始神山的內應,時間上,自然要留的充裕一些。

「是,殿下!」眾人聞言點頭,而後各自返回自己的城池,準備點兵出征!

對於葉擎交代下來的任務,他們每人敢陰奉陽違,戰場上的表現,決定了他們得到血脈純化靈液的數量,有關血脈純化靈液的得失,他們自然要盡心儘力! 太始神山是迦娜一族的聖地,然而,真正的八臂迦娜,只有不到數百人,更多的是六臂,與四臂,甚至於由於血脈下降的厲害,還出現了兩臂的存在。

四臂和六臂,在八臂的迦娜族人看來,已經和他們不屬於同一種族,所以還有一個多臂獸的稱呼,至於兩臂的傢伙,更是會被直接逐出太始神山,只能在山下生活,連踏入太始神山的資格都沒有。

生活在太始神山的多臂獸約有百萬之眾,在一眾神山聖地之中,太始神山雖然不算什麼強者,也能排在中流。

從來沒有哪個多臂獸會想到,有一天,太始神山竟然會被人攻破,而這一天,真的到來了……

攻略太始神山,對於葉擎來說,算是非常輕鬆的一戰了。

一來太始神山的實力一般,只有一個隱世不出到了老迦娜是大聖級的存在,但是除了少數的幾個聖級迦娜,其他族人,甚至都不知道這位老祖宗的存在。

二來聖級強者數量太過稀少,不算那大聖級的老迦娜,整個迦娜一族也不過只有五人罷了,其中之一還是渾源神教的外圍成員。

王侯級的數量倒是不少,加在一起差不多有八十齣頭,其中二十餘名封王,六十餘名封侯,其中八臂迦娜不愧是血脈最為接近純血迦娜的存在,成年期的八臂迦娜,實力最低也能進入元神境界,甚至王侯之中,絕大部分都是八臂迦娜,只有寥寥十餘人,是六臂,而四臂更是只有兩個,一個封王,一個封侯……

有一名迦娜長老做內應,葉擎對於迦娜一族的情況可以說是瞭若指掌!

當然,獅子搏兔,亦需全力,況且太始神山被滅的消息,也不能傳出去,自然要動用大量的人手,將整個太始神山給封鎖起來!

好在,葉擎麾下不缺戰士,來自古原城和戰王城的百萬大軍還停留在秘境之中,可以直接調遣出來,黃金獅子一族出兵出兵十萬,天雷豹一族出兵三十萬,黃金獸和白銀獸兩族各自出兵五十萬,再加上馬原湖方面,葉擎可以培養的軍隊,出動總兵馬數量超過兩百萬之多!

而高手方面就更不用說了,戰王率領的二十名聖級強者,組成軍陣,專門針對那老迦娜,大戰老,雷洪,金銘,銀針,天人族長,二長老等強者,也同時出動,如此實力,自然是完爆太始神山一方。

當然,為了方便調動大軍,傳送陣,還是要葉擎親自布置才行。

而且為了保密,葉擎還要圍著太始神山布置一圈迷陣,以防有人逃走。

雖說他有兩百萬大軍,太始神山畢竟太大了,真要是逃走,沒有陣法的情況下,葉擎也不敢保證一個不漏。

布置好一切,葉擎利用神符暗中潛入太始神山山頂,與渾源神教的內應直接接頭,而後出現在太始神山的祭祀之地……

「確定那些老傢伙在這裡?」葉擎看向身旁的八臂迦娜道。

「確……確定,我成功晉級之後,告訴過我……」八臂迦娜神情痛苦道。

畢竟,他是迦娜一族的,雖然加入了渾源神教,可並不意味著,他背叛了迦娜一族……

「行了,別哭喪著臉,本殿下不是已經承諾過你,只要你們迦娜一族的人識趣,本殿下不會大開殺戒,黃金獅子一族和天雷豹一族的發展你也看到了,加入渾源神教,對於你們迦娜一族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葉擎皺眉道。

「是,殿下,屬下明白!」那八臂迦娜聞言狠狠的點頭。

他是進去過虛神山秘境的,也知道黃金獅子一族和天雷豹一族現如今擁有多少純血族人,擁有多少聖級強者,比起他們來,太始神山已經落後了太多……

他內心深處,不停的告訴自己,自己不是迦娜一族的叛徒,反而是為了迦娜一族的將來……

「嗯,明白就好,接下來應該怎麼做,你自己看著辦吧,我先進去了!」葉擎點頭道。

這裡是迦娜一族的祭祀之地,裡面存放的,自然也是迦娜一族歷年來留下來的底蘊所在……

現在的葉擎,自然明白,不管是哪個勢力,想要對付他們,就必須要先搞定他們所謂的底蘊,否則的話,大戰一起,突然冒出幾個,甚至十幾個大聖,聖人王級別的強者出來,恐怕誰都受不了……

葉擎掐動手訣,直接打開了祭祀之地的守護陣法走了進去,迎面看到了三個高大的身影。

「只有三個?看來,迦娜一族的實力,確實不怎麼樣……」葉擎喃喃自語道。

只有三個的話,解決起來,倒是簡單多了,完全用不著弒神槍出馬,單憑他,就足可以這三個自封的老傢伙直接解決。。

其實,就算是更多,葉擎也已經有了解決辦法,只需要布置隔絕他們氣機感應的陣法即可,讓他們感覺不到同伴遭遇的危險,就不會蘇醒,然後葉擎自然可以一個個慢慢炮製他們……

在葉擎進入祭祀之地之後,古神山山腳下,葉擎帶來的兩百萬軍隊,在各自族長或是將軍的帶領下,直接攻山,各種殺喊之聲,此起彼伏,直接喚醒了已經陷入沉睡中的迦娜一族強者……

「敵襲,敵襲!」

「有人打上山了!」

「什麼人,竟敢圍攻我太始神山,不要命了嗎?」

「……」

「咚,咚,咚……」

山頂上響起了大鐘,很快山頂無數身影朝著大殿竄去……

迦娜族長眉頭緊皺看向眾人道:「山下久經是什麼情況?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誰攻打我太始神山?」

「現在還不清楚敵人是誰,我已經派人下山,四面打聽了,應該很快就會傳來消息!」迦娜一族大長老沉聲道。

「族長,大長老,不好了,是黃金獅子一族打過來了!」

一名封侯強者人還沒到,聲音倒是先到了……

「什麼,是黃金獅子一族?我太始神山與他黃金聖山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他們為何要攻打我們?」迦娜族長有點懵逼……

「族長,大長老,山下的敵人是人族,強者很多,已經死了上萬多臂獸,族長,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

又是一個封侯級八臂迦娜從外面飛了進來。

「人族?怎麼還有人族,難道是某個古國和黃金獅子一族聯手了嗎?」

大長老奇怪道。

神山勢力和古國勢力,一向不怎麼和睦……

以前人類是各大神山的食物,後來人類崛起,又覬覦他們的凶獸血脈,彼此之間,可以說是相互看不順眼,除了聖地能夠完美融合凶獸血裔和人類共存,還沒聽說哪個勢力能讓人類和凶獸聯合,更何況還是黃金獅子那種驕傲的種族…… 「族長,山下來了好多天雷豹,該死,不過是小小天雷山,竟敢攻打我太始神山,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大長老的疑惑,還沒有人解答,又是一名封侯強者跑了過來……

「人類,黃金獅子,天雷豹三方聯手,不過他們以為,憑藉這些實力就吃定我們了嗎?」迦娜族長怒道。

「就是,人類總體實力雖然很強,但是內部分為很多勢力,前來攻打我們太始神山的,最多不是一個古國而已,至於天雷豹一族,更不算什麼,只有雷洪一個聖級,真不知道他哪來的膽子,竟敢對我們迦娜一族出手!」

「唯一要注意的是黃金獅子一族,不過他們之前已經死了一個三長老,而我們這一方又增加了一名長老,即便是三方聯手,這裡也是我們的主場,倒也不怕他們!」大長老站起身來振奮軍心道。

這些普通的族人們不知道,但是他們這幾個長老可是知道,在他們身後還有一尊大聖在的,這可是定海神針一樣的存在!

「對,我們不怕他們,滅了他們這些傢伙!」

「竟敢攻打我們太始神山,給他們點顏色看看!」

「……」

隨著大長老的話語剛剛落音,眾多王侯們,開始義憤填膺起來。

雖然對方三方聯手,但是比拼起實力來,他們也不見得弱多少,畢竟,還有陣法優勢,再不行,還有老祖宗們,隨便喚醒一個,都足以解了今日之危!

「族長,不好了,山下有好多黃金獸和白銀獸打上來了,肯定是古神山要對我們出手,怎麼辦,古神山啊……」

一名封侯跌跌撞撞的來到大殿,神情十分沮喪,幾乎都快要哭出來了……

迦娜族長和大長老在聽到此人的話之後,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沒一頭栽在地上……

他們可都是強大的聖級強者,可見這個消息對他們的震撼,到底有多大……

「你……你看清楚了嗎?確定是古神山的黃金獸和白銀獸?」一名長老急忙下場,拽住那封侯迦娜道。

「當然看清楚了,黃金獸和白銀獸,我還能認錯了不成?」那封侯迦娜道。

「該死,怎麼會這樣?古神山為什麼也出手了?」迦娜族長的嘴巴都在打哆嗦……

沒辦法,古神山的名頭,那可不是一般的大!

他們迦娜一族,在眾多神山之中,只能排名中流而已,而古神山的實力,那絕對是前三級別,雙方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

哪怕他們背後還有一名老祖宗也沒用,前些日子,他可是親自去參加過古神山的大聖宴,知道古神山現在起碼擁有兩名大聖!

「族長,我知道了,我知道他們進攻我們太始神山的原因了!」大長老道。

「什麼原因?」迦娜族長急忙道。

「族長,這一切肯定都是天人族的手筆,天人族的古神山在數年前不是被人炸了,他們已經沒有了駐地,此時大舉進攻我們迦娜一族,顯然是看上了我們的神山,想要鳩佔鵲巢啊!」大長老痛心疾首道。

「大長老此言有理,該死的天人族,這天下的神山聖地也不在少數,怎麼就看上了我們太始神山?不過,我們太始神山也不是好惹的,大長老,去喚醒各位老祖宗吧,沒有他們,我們是守不住太始神山的!」迦娜族長沉聲道。

「你們還想要喚醒老祖宗,不好意思,已經沒這個機會了……」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門外傳來,直接讓眾人心中一涼……

葉擎帶著一群聖級強者,直接步入殿內……

「天雷豹族主雷洪,黃金獅子一族的二長老,天人族二長老……好,真是好,都到齊了啊!」迦娜族長恨恨道。

「葉兄……是你嗎?」

就在這時,迦娜族長身後,蛇信帶著滿臉難以置信的眼神看向葉擎……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帶人打入他們迦娜一族聖地的人,竟然是葉擎,那個曾經給過他幫助,結果卻被卡拉給恩將仇報的葉擎……

「是我,蛇信,好久不見……」葉擎淡淡道。

對於蛇信,葉擎心中可沒有什麼愧疚之心……

要愧疚,也應該是蛇信愧疚!

當初,如果沒有他的幫助,蛇信根本無法完整通過第一大關,拿到血脈純化靈液,而自己幫助他的結果,卻是被恩將仇報……

「信兒,你……你認識此人?」迦娜族長詫異道。

「認識……父親,他就是在虛神山秘境中幫助過我的人類……」蛇信嘆息道。

本來,葉擎幫助了他,他欠了葉擎一份人情,兩人還算有點交情,只可惜,被卡拉那個自作主張的混賬東西給破壞了……

「什麼?這怎麼可能?這才過去幾年時間,他的實力……」迦娜族長直接搖頭不信……

自己而兒子,也算是天縱之才,從虛神山秘境拿到血脈純化靈液之後,晉級純血,幾年下來,也不過是剛剛突破洞天境罷了,可是看對面那葉擎的實力,起碼是和自己一個檔次的……

幾年時間,讓一個連元丹都沒有結成的人,突破到聖級?

這現實嗎?

「葉兄,你是怪我當初恩將仇報,所以帶人過來報仇的嗎?蛇信的人頭,就在這裡,你隨時可以拿去,請不要傷害我的族人行嗎?」蛇信用近乎哀求的語氣道。

「呵呵,蛇信,你錯了,恩將仇報的是卡拉,不是你,而且卡拉也已經在火神秘境中被我給殺了,我來這裡,是為了另外一件事!」葉擎搖頭笑道。

「另外一件事?」蛇信不禁眉頭一皺,難道他們迦娜一族,還在什麼地方的罪過葉擎不成?

「老傢伙,不要藏了,今日,本殿下的目標,就是你!」

葉擎說著,直接一拳揮出,將大殿直接擊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一個人影隨即落到了地上……

這是一個年級很大的老迦娜,也是迦娜一族目前唯一的大聖級強者!

「你竟然能發現我?你到底是誰?我從未見過你,應該與你並無仇怨吧?」老迦娜皺眉道。

「哼,你我之間的仇怨,早在二十幾年前就有了!」葉擎冷哼道。

二十幾年前?

老迦娜聞言一愣,隨後面帶驚恐道:「天星古國皇室?你是天星古國皇室餘孽?」

老迦娜已經有上千年不曾露面了,唯一出山的一次,也是在二十幾年前,自然是參與覆滅天星古國皇室的那一戰……

「還算你有點記性,本殿下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然後讓你們迦娜一族投降,本殿下可以寬恕其他族人,只殺你一人!」

「第二,被本座圍殺致死,大軍攻山,抵抗者,一個不留,你選吧!」葉擎淡淡道。

「左右都是死,這就是你給我的選擇?」老迦娜頓時怒了……

「當然,本殿下此舉,本就是為了報仇而來,你不死,怎能算是報仇?」葉擎理所當然道。

「那一戰,天人族可是也參與了!天人族……嘶……你就是炸毀古神山的元兇?」反應過來的老大聖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雖然,幾年前古神山的大聖宴,他沒有去,但是也有聽族長說過……

聽到老大聖的話,其他人一個個也不禁瞪大了眼睛看向葉擎,那可是古神山啊,各大神山聖地中排名前三的存在,竟然是被此人給炸的?

瞬間,眾人都有些背脊發涼……

連古神山都落得如此下場,他們太始神山還能有好? 「你的腦子還算不錯,反應很快啊,兩條路,你自己選吧!」

葉擎說著直接後退一步,戰王則是帶領身後二十名聖級強者,直接將氣勢鎖定老迦娜,以防他突然暴起傷人。

畢竟是大聖級的強者,雖然看氣勢,遠遠比不上老天人,但卻也比之前天人族大長老強上不少,應該是一名大聖中期的強者。

面對此等強者,如果突然暴起傷人的話,普通聖級,怕是連他一招都難以抵擋。

「二十餘名聖級強者組成的軍陣,好大的手筆!」

「只可惜,老夫並沒有束手就擒的習慣,光憑他們,還留不住老夫,小輩,你知道自己錯在何處嗎?你不該自以為掌控一切,隨意暴露了自己真正的身份!」

「你是天星古國皇室的餘孽,就是這世界所有神山聖地的敵人,即便你身邊有數十聖級修士,也難逃一死!」老迦娜冷聲道。

「難道,你連自己的族人,也不管不顧了嗎?」葉擎聞言不禁詫異道。

迄今為止,他遇到的那些強者們,幾乎沒有誰能夠做到真正無情,要不有親人羈絆,要不有族人難捨,甚至為了族群的傳承,他們可以不惜犧牲自己,比如那老天人就是如此!

像老迦娜這種,居然不顧自己族人死活,開口就說留不住他的,還是第一次見……

「族人?嘿嘿,老夫不過是一隻多臂獸罷了!」老迦娜聞言不禁冷笑搖頭道。

多臂獸?

這時候,葉擎才注意到,此人竟然只有六條膀臂,並非八條……

六臂獸,竟然能夠修鍊到大聖境界,不得不說,此人的天賦高的有點嚇人,倘若他有八臂迦娜的血脈,說不定實力比那老天人還要強……

「所有人,全力出手,給本殿下留下這個老傢伙!」

沒有絲毫猶豫,葉擎直接一聲暴喝,直接將百鬼幡扔了出去,五六個聖級鬼王,加上一些封王,封侯級的鬼將,直奔那老迦娜。

「哼,老夫要走,憑你們,還攔不……」

老頭還沒說完,他身後的一名八臂迦娜悍然出手,一柄長劍,直接從那老迦娜背部透胸而過,隨後瞬間爆裂,直接將那老迦娜的半個胸腔都給炸碎了……

「哈哈,老傢伙,現在我看你還能不能跑!」葉擎見狀不禁大笑道。

幸好,自己有后招啊,提前在迦娜一族埋下了卧底,而關鍵時刻,給予其致命一擊!

那柄長劍,是自己特意煉製的爆裂法劍,只有兩個特點,一是鋒利,二是可以利用法力將其引爆!

爆裂法劍本身不能用於戰鬥,因為自身特性的原因,很可能會在戰鬥中爆炸,但是當做暗器,用來暗算猝不及防的自己人,那可是一暗算一個準……

而且因為法劍自爆的原因,加上葉擎煉製的時候所用材料不菲,爆炸的威力堪比聖級強者全力一擊。

這威力,如果是有防備的情況下不算什麼,但若是沒有防備,而且是在身體內部爆炸,聖級的修士除非要有葉擎自身如此強悍的肉身才能扛得住,否則就算是聖人王,也得被炸個四分五裂!

當然,老迦娜起碼是大聖中期的強者,肉身強度要比聖級強上許多,而且因為葉擎的原因,全身緊繃,法力時刻處於流轉狀態,所以這柄法劍只能將其重創,直接殺死倒是不太現實,除非是他完全沒有防備,還差不多。

「你……」

老迦娜帶著難以置信的眼神轉過頭來,完全沒有想到,他居然會被自己人給偷襲……

「蛇振,你幹什麼?」迦娜族長頓時大怒,幾乎瞬間,其他幾個迦娜長老,也將武器對準了蛇振。

「哈哈,幹什麼?蛇振是我渾源神教的護法,你們誰敢動他?老傢伙,我看你這次,還能不能跑得了!」葉擎大笑著,輕輕一揮手,瞬間數十名聖級強者,直接朝著迦娜一族的那些長老們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