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之一族對二位的報酬,感謝你們把我族的靈寶送回來!」

他們將兩塊天道碎片送上。

許辰和麒麟接過天道碎片,拿到手中看了一眼后,互相驚訝。

這好處,不小了啊,兩塊天道碎片差不多是價值四五十萬的聖靈石,而一件非常普通的先天靈寶和頂級皇器也就是這個價格了。

掌珠 這魑玄族出手的大方,遠遠出乎他們所料。

「兩位恩人是覺得這報酬少了?這個有些抱歉,我們最近的戰事一直處於被動之中,得到的天道碎片少之又少,已經給很多功臣分出去了,這兩塊也是最後僅剩的兩塊。」

一個只存神色平和的說道。

許辰和麒麟點頭:「夠了,我們很滿意,這是你們的寶物。」

他乾脆的把寶物交了出去,心裡覺得訝異,這群人不管是態度還是出手都很出乎他的意料,這種奇怪的狀況,不是他所想象的啊。

「的確是我族的靈寶不錯!」

「多謝兩位人族的貴客,你們遠道而來,我讓人帶你們去族內參觀參觀?」一群至尊檢查完寶物后都是滿意而笑,再看向許辰的時候,態度依舊沒有變化,還是很平和。

許辰搖頭:「參觀就不必了,我們……事情順利辦完就可以走了吧?」

他目光看向這群至尊,現在就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如果這群人要攔著不讓他走的話,那說明還是和他所想的一樣……

「兩位貴客不多停留?」一個至尊看了許辰和麒麟一眼,見兩人神色凝重,笑道:「如果貴客想早點離去那我們就不挽留了,現在就送兩位離開,只是兩位可別怪我們一族招待不周啊。」

「怎會怪罪,那我們就先離去吧。」

蜜蜜婚寵:總裁大人好體力 「好,即刻找人送你們。」

有人找來戰車,然後讓許辰上了戰車后,一路沒有任何阻攔的飛到了魑玄族之外。

「兩位貴客慢走。」到鐵索周圍后,送人的人抱拳行禮,然後也不多說,轉身回去了。

又回到懸崖邊的許辰和麒麟在原地沉默一會。

「這個魑玄族不錯啊。」麒麟感慨道:「完全不是咱們想的那個樣子,看來我們也不能把所有人都想成是壞人啊。」

許辰瞥了他一眼,然後搖頭:「可能是我之前真的想多了吧,現在看來這魑玄族的確不錯,如果我們真要選擇站隊的話,可以考慮這魑玄一族。」

「那也先走吧。」

「嗯,這裡還是不安全。」許辰和麒麟過了鐵索,過了許多時日後都沒有遭遇到任何阻攔和埋伏,到此兩人是徹底信了這魑玄族,是真的很通情達理的一個種族啊。

「既然如此那就選一個魑玄族麾下的勢力去加入戰爭協助吧。」

半路上,許辰做出了決定:「你把資料拿出來,看看魑玄族麾下有什麼不錯的勢力可以選擇,對手又是什麼。」

「嗯。」

麒麟拿出資料道:「這裡,魑玄族有三個很不錯的超大勢力,一個是擁有五個至尊的強大種族,一個是擁有四個至尊的強大種族,還有一個是擁有兩個至尊的超大勢力,剩下的。」

麒麟看了看道:「剩下的多是只有一個至尊的普通大勢力,和幾十個沒有至尊的種族。」

許辰點頭,在三個強大的種族上考慮,最後看向了其中擁有兩個至尊的種族道:「這是什麼種族,另外他們的對手是什麼。」

「這個種族叫斑聖族,身上有著一圈圈黑色的斑文,外表和人族看起來沒什麼兩樣。」

麒麟把資料遞給許辰道:「至於他們的對手也是擁有兩個至尊,二十多個皇者的種族,具體是什麼種族不太清楚。」

「實力相差不多,那就他了,去這個斑聖族進行戰爭協助,對了你在看一下他們的資源分配是怎麼進行的。」許辰拍板。

麒麟點頭:「資源分配都是論功行賞,如果功勞大的話是可以得到天道碎片的,而具體數量多少就看功勞有多大了。」

「嗯,走吧。」

許辰許辰點頭確定下來。

「那你就不考慮金翅一族了?」

「不考慮了,我們已經來過魑玄族了,金翅一族如果查出什麼來,我們去了還不得把我們當做姦細處理掉,同時我也想好了,現在我們就差八塊天道碎片,參加幾場戰爭早點湊夠后以突破至尊為理由退出,反正東西湊夠我的確就是到突破至尊的時候了。」

「這個,到時候你就算退走了,金翅一族的人也不會放過你吧,入了這個漩渦,想走可不是容易的。」

「那又如何,到時候突破成為至尊,同時完全掌控業火紅蓮,有至尊的實力和業火紅蓮護體,即便這漩渦再大我也有自保的信心。」 許辰和麒麟朝斑聖族走去。

選擇加入這魑玄族一系的勢力還有一個原因許辰沒說,從魑玄族進出,更接觸過魑玄族的頂級靈寶,許辰覺得背後一定有魑玄族強者的眼睛在盯著他們。

我是寡婦我怕誰 若是這時候了還考慮去金翅族,估計在路上就有被滅口的危險。

也可以說選擇這魑玄族一系還是處於迫於無奈的情況下。

一個月後兩人到了斑聖族的周圍,打探了一些情況,又浪費了半個月時間后,兩人沉吟。

「這斑聖族剛停戰,上一次戰事並不理想,我們需不需要弄幾個投名狀去?」麒麟問道。

許辰拿著戰爭協助的帖書遲疑:「我剛才在想這個,我們是殺幾個他對手的皇者,還是滅掉一個他對手麾下的勢力比較好?」

斑聖族這種超大勢力之下也統率著三五個勢力,都是沒有至尊的勢力,以許辰現在的實力來看滅絕對方並不是很難的事,只是滅掉一個普通勢力對於斑聖族來說似乎並不太重要。

而且這樣做了無疑會徹底得罪金翅族,往後是一點退路也沒有了。

「從利益方面考慮,肯定是滅掉一個普通種族好啊,親手滅的種族,那天道碎片都是我們的啊。」麒麟挑眉:「反正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天道碎片。」

許辰點頭笑道:「嗯,贊同你的觀點。」

兩人直奔金翅族一方的小勢力而去,觀察之後都是皺眉,這些小勢力外面都有其他族的強者派守,可以預料到一旦動手就會驚動出許多的強者,萬一被至尊堵截,那就危險了。

「想要偷襲成功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滅族,按照他們這種互相牽連通氣的情況來看,我們最多只有三天時間。」

許辰沉吟:「三天滅掉一個種族,似乎有些行不通了,要不你和我一起出手,試一試?」

「如果失敗咱們可就被至尊追殺了。」麒麟看了許辰一眼。

許辰點頭:「但如果成功就能得到不少的天道碎片,比如這個勢力,五個皇者,滅了就是五個天道碎片。」

「你也太貪了,五個皇者的種族豈能三天就滅掉?目標小一點,滅一個兩個皇者的小勢力算了,速度還能快點,你一個我一個,三天之內應該沒問題。」

麒麟說道。

許辰搖頭:「我已經有兩個天道碎片了,這樣,滅一個三個皇者的小勢力,之後湊齊五個碎片,如何?」

「三個皇者有點冒險了啊。」麒麟看向遠處。

驚世冷後 「走了,富貴險中求。」

許辰身形一動,剎那間到了一個種族的前面,對一個不斷徘徊在外面防守的皇者出手。

「什麼人?!」

皇者警覺回頭。

迎接他的是一道劍光,劍光很驚艷,剎那而至,不等防守的人反應過來,血光乍現,他整個人生機頓時消散,一道神魂靈光衝天而起。

「動作快點,消息馬上就會傳開了。」

許辰回頭朝麒麟喊了一聲,兩人如風暴雷霆,衝進了前面的種族之中,如同早先摸索好的情況一樣,這是一個只有三位皇者的小種族。

……

血雨腥風,刀光劍影。

三天後。

許辰和麒麟得了三快天道碎片,如期而退。

「什麼人敢偷襲我翼蛇族的盟友!」一個身影從天而降,緊追許辰。

「翼蛇族至尊,這是斑聖族的老對手來了,逃!」麒麟看了一眼許辰急道:「我就說了行不通,你還富貴險中求,現在好了,被至尊追殺!」

許辰神色不驚:「只是一個至尊而已,我忽然有了想法,你我兵分兩路,我引開他,你去斑聖族請救兵,就說我們戰爭協助,並且立了功,現在引出一位至尊,有幾乎將其伏擊殺死!」

麒麟呲牙:「這樣危險了吧!萬一斑聖族不來人怎麼辦。」

「這就看你的口才了!去吧。」許辰身形一動,和麒麟分開,引著至尊去了另一個方向。

「他娘的。」麒麟看了許辰一眼,然後轉身急忙前往斑聖族。

「以許辰的實力和底牌,只面對一個至尊的話未必會有危險。」麒麟路上狂奔,同時暗忖:「如果他全力爆發的話說不定還能和至尊抗衡一二,等把斑馬族的人請來,也許真能伏擊掉一個至尊。」

「就是有點危險了啊,和我一起逃到斑聖族不好嗎?」

念頭落下,麒麟發足狂奔。

許辰的選擇他也懂,直接逃到斑聖族雖然能讓危機退散,但這無疑自降了身份,讓人認為是被逼無奈之下才找斑聖族庇護,這一來不僅不被重視,反而被人輕視,往後的日子不會很好過。

但如果再立一功,真要在許辰的糾纏下伏擊掉對方一個至尊,那就是功上加功將被重視,往後的日子不要太好過。

三天後。

麒麟直奔斑聖族,攜帶戰爭協助的帖書闖入對方主城,引得人群騷動之中,有三個人影看到麒麟露出驚懼之色。

「怎麼又是這個傢伙!」

三人呲牙,他們三個正是之前在魑玄族鐵索上被許辰搶劫的三個人,上次親眼看到了許辰和麒麟在魑玄族被十幾個至尊迎接的場景,這才剛回到本族不久,就再次看到了麒麟。

「快去看看,他要做什麼。」三個人連忙跟著麒麟到了主城之內。

「何事鬧得滿城風雨?」一個至尊顯化在半空,攔住了麒麟的去路。

只見許辰持著帖書飛奔,後面跟著一大群追捕他的護衛和強者。

「斑聖族的至尊?」麒麟腳步一停,取出帖書,遲疑了一下道:「我和我主人意圖來戰爭協助你斑聖族!為此我主人前去滅了翼蛇族麾下的一個種族來做投名狀,這是那個種族三個皇者的腦袋。」

麒麟扔出三顆人頭。

眾人稍安,並且微微露出驚訝,對方的各個聯盟互成一塊,想要偷襲成功是很難的,因為對方的支援會很快到達,想要全身而退那就至少是至尊境強者才能快進快出,但雙方的至尊都被盯得很緊,根本不會得到機會。

「很好。」

麒麟揚聲道:「想來你們也知道偷襲一族的難度,但這不算什麼,我主人乃是天縱之姿,天上地下、古往今來第一天才,同境無敵,絕代無雙……」

他發揮口才,把許辰誇的獨一無二,把眾人聽的目瞪口呆。

隨後麒麟道:「所以我主人不滿足於此,此刻又引出了對方的一個至尊,想和你斑聖族聯手將其伏殺!你們可敢?」 麒麟的一番言辭讓斑聖族的人聽的都是驚訝連連。

不過斑聖族至尊無動於衷,平靜的聽完后笑道:「既然你將你主人說的如此驚才絕艷,那就讓你主人親自殺掉一個至尊后再來豈不更好?」

麒麟呲牙,就知道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如果許辰能親自殺掉一個至尊,還要你們聯手伏擊做什麼啊!這不是屁話嗎!

他心裡焦急,許辰畢竟被一個至尊追殺,這拖一刻就多一刻的危險。

「這位至尊。」麒麟按捺下焦急,表現出十足的傲然道:「我主人雖然是古往今來的第一天才,但他畢竟還只是陽皇境的實力,他可以同境無敵,甚至越級而戰,但至尊和陽皇的差距終究太大了,哪怕以我主人之才也僅僅能做到纏鬥而已,還沒有殺死對方的能力。」

他頓了頓,然後冷笑道:「如果我主人真有了單獨殺死至尊的能力,豈會來協助你斑聖族?」

斑聖族至尊笑道:「是啊,既然你主人是如此天縱之才,他為什麼不直接去魑玄族,而來協助我斑聖族啊。」

這是不相信啊!

原來這個傢伙到現在還拖延是根本不相信他的話啊。

麒麟急躁,深吸一口氣道:「我主人乃是有大背景的人,他之前一直潛心修鍊,此刻才剛剛出山而已,出山之後他想要歷練一番,之前也去了魑玄族,但魑玄族戰事焦灼他短時間做不出建樹,便想先來你們斑聖族試煉一番,你們切莫誤了機會!」

斑聖族至尊搖頭笑道:「那就多謝你們主僕二人的青睞了,不過我斑聖族現在也是戰事緊急,騰不出手,愛莫能助了。」

你他娘的!

麒麟心裡罵娘,這傢伙也太謹慎了吧,到現在了還不相信?

難不成,真要變個說法,委屈一下身段?

這時,人群中三個人影飛快飛出,到了至尊身邊一陣竊竊私語,麒麟看到這三個人影,頓時瞪眼。

「我去,這不是被我們搶劫的那三個人?他們是這一族的人?完了完了,這三個傢伙不會要連通這至尊來找我算賬吧?」

麒麟目光飄忽起來,暗暗犯難:「許辰啊,我們失策了啊,現在我怕是救兵請不到,還羊入虎口了,現在不僅你危險,我也危險了啊,我他娘的這做的是什麼事啊。」

他心裡嘀咕,一陣後悔,選擇這太高調的做法,真不是什麼正確的選擇!

「哦?是嗎,他們當真是魑玄族的貴客?」至尊此刻忽然驚訝出聲,側目看了一眼麒麟,然後看向身邊的三個族人。

三個皇者皆是點頭:「千真萬確,我們親眼所見,這位道友和他口中的那個主人被魑玄族所有的至尊出城迎接,那一天很多人都看到了。」

斑聖族至尊沉吟,點了點頭讓他們退下,再看向麒麟的時候,露出笑意:「剛才真是失禮了,原來你們真是我方盟友。」

麒麟瞪眼。

這發生了什麼,轉變也太快了吧。

對方怎麼就突然相信了,那三個傢伙說了什麼?

麒麟轉念間忽然想到什麼,再看那三個人的時候,眉眼中露出笑意,原來如此,這三個傢伙一定是看到了魑玄族強者迎接他和許辰的場景,他們必定是誤會了什麼。

如此,甚好啊!

麒麟大喜,如此一來這三個傢伙就是坐實了他剛才的一切言論。

「好啊,很好,既然你相信了就好,如此就快馬加鞭出發吧,現在我家主人還在和敵方的強者周旋,我們此刻出發的話,正好可以將對方一舉拿下。」

麒麟朗聲說道:「試想一下,對方只有兩個至尊,如果這次能殺掉其中一個,那接下來你們就可以大軍出擊,連續將對方滅族了,等滅了他們,再滅了他們手下的勢力,你們能有多大的收穫?這是天大的好機會啊!」

他繼續蠱惑。

對方至尊此刻有了信任的基礎上,對此聯想十分看好,臉上也露出了笑意:「的確如此!只要殺掉對方一個至尊,那就是兵敗如山倒,連同他們族內的二十多個皇者,還有麾下的四五個勢力盡數都要被我等伏誅,如此下來,收穫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