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就是……你要等的人?」

見扎特爾點頭,炫琳也不由多看了南玉清幾眼。

「都說南陵國玉清世子出塵絕世,淡然如蓮,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若是平時,南玉清肯定都是不會多理會的,如今他卻一反常態。

輕笑著道。

「都說西漠玄琳公主美貌無雙,是西漠第一美人,如今一見同樣名不虛傳呀。」

玄琳公主蒼白的臉上也認不出露出笑意,趕緊對扎特爾招手。

「你杵在這兒做什麼呀?客人上門,茶呢?」

扎特爾翻了個白眼,「他不用喝茶,來的這麼晚,讓他喝白水吧,我們這屋裡可沒茶。」

玄琳公主身子不好,不能飲茶,扎特爾是西漠人,只。 虎妹見到祝融已經拿下了小白斑鹿隨後興沖沖地跑了過來,然後一口咬死了小白斑鹿。

正當虎妹準備享用這頓美餐的時候,祝融卻用眼神制止了她。

這讓虎妹很是疑惑!

不過,她早就沒有護食的習慣了!

她看祝融的眼神也沒有表現出抗拒,更多的是好奇。

祝融沒有在意虎妹的表情,而是直接叼起了小白斑鹿就朝着一棵大樹而去。

這隻小白斑鹿的體重大約在五十斤!

對於祝融來說這種重量根本就不是負擔!

緊接着他三下兩下就爬到了樹上,隨後找了一根粗壯的樹枝將小白斑鹿掛在上面。

【力量+0.1】

【耐力+0.1】

伴隨着系統的提示音,祝融感覺精神瞬間為之一振。

好久沒有這麼輕鬆地通過訓練獲得屬性點了!

虎妹看到祝融爬到樹上頓時兩眼放光。

她好久沒有見到祝融爬樹了。

此刻看到這一幕還以為祝融是在故意逗她玩兒。

於是興沖沖地爬上了樹跟祝融擠在了一根樹枝上。

「咔嚓!」

一陣輕微的樹枝斷裂聲傳來。

祝融瞬間將自己的四肢固定在主樹榦上,隨後深深地望了虎妹一眼,「……」

虎妹顯然沒有領會到祝融的意思,有些調皮地晃着腦袋,隨後又望了望樹枝上的小白斑鹿。

緊接着,虎妹直接跳到了樹枝上一口咬住小白斑鹿,隨後露出了興奮的神色好像是在對祝融說,「哥,你看!我贏了!」

祝融,「……」

咔嚓一聲!

原本只是有些裂開的樹枝瞬間斷裂開來。

虎妹的雙眼陡然明亮,不過可惜的是她已經來不及反應了!

「砰!」

虎妹直接從樹枝上摔了下來。

等她再次爬起時眼神流露出了茫然。

:虎妹這是摔懵了吧!

:讓她貪吃!!

:她這是對自己的體重根本沒數啊!

:虎妹呀!你是老虎!不是花豹!可長點心吧!

:話說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大王把食物叼到樹枝上!

:花豹把食物叼到樹枝上再食用是為了防止被外敵搶走,可是大王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做呀!

:難道你忘了大王之前的名號?大王可是出了名的「自律虎」!學點新技能怎麼了?

:大王好像很久沒有爬過樹了,難道是因為最近有了危機感?

:能有什麼危機感?周圍好像也沒人是大王的對手呀!

:也許是旱季到了,天氣有些熱,大王這才上樹避避暑。

:總算有個聽着靠譜點兒的猜測了。

……

虎妹在地上愣了好幾秒才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瞬間感覺連地上的小白斑鹿都不香了。

祝融看着摔得不輕的虎妹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隨後縱身一躍直接從三米高的樹杈上跳了下來。

「呼嚕嚕~」

他發出聲音安慰的虎妹。

可是虎妹就像反應變慢了一樣根本沒聽見。

「摔得不輕啊!」

祝融一邊想一邊朝着虎妹靠近,隨後用頭蹭了蹭虎妹的小腦袋。

直到這時,虎妹才露出了委屈的表情,嘴裏還不斷發出「嗚嗚」的聲音,感覺隨時都要哭出來一般。

祝融發出「呼嚕嚕」的聲音哄了好久都沒有任何效果。

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虎妹這個樣子!

頓時也有些慌張。

曾經的祝融不喜歡哄孩子,也見不得別人哭。

哪怕如今成了老虎,他在這一方面還是不擅長。

祝融有些無奈!

他原地思索了一會兒便學着前世奶奶哄他的樣子對着那棵大樹輕輕地踹了一腳。

然後嘴裏還不斷地發出「呼嚕嚕」的安慰聲。

虎妹先是露出疑惑的表情,緊接着「嗚嗚」聲就停止了。

「有效果?」

祝融也懵了!

他本來就是抱着試試看的態度來嘗試一番,結果沒想到竟然真的有用!

於是,祝融想也沒想直接對着那棵大樹狠狠地蹬了好幾腳。

就好像這棵大樹是他的生死仇敵一般!

過了好一會兒,虎妹才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祝融,好像是在說,「哥!明明被摔的是我,為什麼你傻了?」

祝融很是解氣地回了頭,正好與虎妹的視線碰在了一起。

「……」

:哈哈……

:大王這是在哄虎妹嗎?

:像極了我媽帶孩子的樣子!只要孩子摔倒,我媽都會在摔倒的地方跺兩腳,然後孩子就不哭了!

:這不是問題的關鍵好嘛!問題是大王明明在安慰虎妹,結果轉頭的時候卻發現虎妹正在把他當傻子看!

:笑死!

:大王不感覺尷尬嗎?

:誰說大王不尷尬?你沒看見大王的尾巴都不搖了嗎?

:大型社死現場啊!

:我要是大王現在就找個洞鑽進去!太尷尬了!

……

祝融也察覺到了虎妹的眼神,愣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她。

於是,他只好再次叼起小白斑鹿,然後爬到了大樹的第二個樹杈。

【力量+0.1】

【耐力+0.1】

系統的提示緩解了祝融的尷尬。

他用爪子在小白斑鹿身上劃開了一道口子,然後咬了一口,接着慢慢地咀嚼起來。

虎妹站在樹下抬頭望着祝融,眼神顯得有些猶豫。

祝融剛剛嘗了一口,隨後看到了虎妹的眼神頓時覺得嘴裏的肉不那麼香了。

想了一下,他用大爪子固定住小白斑鹿的身體,然後用嘴狠狠地撕了一條後腿。

緊接着,小白斑鹿的身體便沒有辦法在樹杈上繼續保持平衡。

「撲通!」

小白斑鹿的屍體就落到了樹下。

虎妹有些好奇地望了望樹上的祝融,見到自家哥哥沒啥反應這才開始享用起來。

:看來大王還是沒有習慣在樹上吃東西!這麼大一隻白斑鹿都能掉下來!

:你覺得以大王的速度真的沒辦法接住那隻小白斑鹿的屍體?

:難道大王是故意讓給虎妹吃的?

:肯定的呀!大王什麼時候讓虎妹餓過肚子?

:好傲嬌呀!

……

很快祝融就將一隻鹿腿吃了個乾淨。

而此時虎妹也已經吃飽了。

她和往常一樣只吃了一些內臟,其餘的便留在了樹下。

祝融吃完鹿腿之後便從樹上跳了下來。

他看着還沒有吃完的小白斑鹿也沒有嫌棄繼續大口地吃了起來。

十分鐘后只留下一地的殘渣。 黑暗中空氣很污濁、溫熱,氧氣似乎是有的。

「這下好了,誰來救咱們?!」清水和一的聲音在黑暗中罵了聲,隨即就聽咕嚕嚕聲和濃稠液體氣泡破裂發出的「啵」聲,那是夜魔鬼的胃液。

「不是還能說話嗎!」就聽葉書樂在不遠處大叫。

「有沒有注意阿波羅和阿爾緹妮斯?」

沉默片刻,兩人都沒有聽到任何回答。

只能聽到「夜魔鬼」那沉重有力的心臟跳動。

「你的瑩光棒在哪兒!」

「早就滅啦!」

「好臭!」

「嘔——」

「喂,你吐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