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姑娘,怎麼稱呼?」那名男修士看著那漂亮得不像話的美女修士,上前問道。

「我叫楊心怡,是葉雄的老婆,告訴我他在那裡?」美女問。

男修士腳下一軟,差點沒站穩。

接下五年間,仙界各地,飛升上來多名美女,這些美女都一樣,飛升上來已經是元嬰修,他們上來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葉雄在哪裡。

魔仙王死後,葉雄已經沒事可干,有空天天往下界跑,通過黑白石板,將仙界的修鍊資源帶到下界,送給自己的女人們。

楊心怡,何夢姬,鳳凰,阮玫瑰,除了實力爛泥扶不上牆的唐寧,所有的修士全都飛升到仙界,聚集在第八洞天。

就連他的兩個徒弟血屠跟無情,也飛升上來,成為他的助手。

這五年間,魔仙王沒有任何消息,但是葉雄不敢有絲毫放鬆,一直在不斷地修鍊,為自己突破化神期作準備。

以他的戰力,只有徹底突破到化神期,才能真的放心。

突破化神期,何其困難,有些修士終極一生地,都沒辦法突破到化神期。

葉雄突然實戰力強大,但是突破到化神期,也沒那麼容易。

把所有的女人全都接到八大洞天,葉雄心裡固然高興,但是也頭疼不已。

楊心怡倒沒什麼,但是幽冥可是個大醋罈,怎麼也不可能接受他身邊有這麼多的女人。

葉雄風流性格她又管束不了,無奈之下,她索性躲起來閉關,眼不見為乾淨。

這天早上,葉雄正在大廳裡面用餐,突然水鏡震了起來,是秦煌的消息。

「秦大哥,今天吹什麼風了?」接通水鏡之後,葉雄笑道。

「沒事就不能找你嗎?」秦煌笑道。

「沒事的時候,就沒見你找過我。」葉雄笑道。

「是老哥錯,以後閑來無事,每天找你聊聊……」

「千萬別……我可沒那麼多閑情。」葉雄連忙說道。

如果對方是一個美女,他當然不介意,但是他是個男的,每天說話,想想都起雞皮疙瘩。

「知道你事情多,身邊美女如雲,沒空理我。」秦煌笑道。

「知道就好。」葉雄也不否認。

現在仙界,誰不知道他身邊美女無數,無數的美女從個界上來,第一個就是找他。

「不扯了,跟你淡點正事。」秦煌神色嚴肅起來,說道「仙王昨天給我提議,選撥兩界之王,他說,勢力集中容易管理,糾紛也少。」

權利集中制,確實是一個好事,就像妖界,有大妖當統領,就不會出現那麼多的紛爭,至少勢力之中有糾紛,有人出頭擺平,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打個比方,如果仙王跟大秦皇打架,上面沒人,就會引起兩大勢力之亂。

「百里圖提議的?」葉雄眉頭問。

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 「沒錯,是他提議的?」

「他準備選誰?」葉雄問。

「他說,為了服眾,以實力取勝,誰強誰就當仙界之王。我本來是提議你的,但是覺得他這說法也不錯,反正打不打,這位置都是你的,咱們這裡沒有一個人是你的對手。」秦煌說道。

「這個位置,我不適合坐。」葉雄斷然拒絕。

他最煩的就是當這個當那個的,多不自由。

「這裡最適合就是你,你不坐,誰坐?」

「仙界之王這個位置,應該讓你來坐。」葉雄道。

「我哪裡有資格,百里圖都比我有資格。」

葉雄搖了搖頭,說道「他不行,誰都可以坐,就他不行。」

百里圖這個人,城府太深了,而且陰險,如果被他坐上仙界之王,指不定會發生什麼事情。

「如果你不想他坐,那就得你自己坐了。」秦煌笑道,似乎早就知道他的反應「三個月之後,百花仙域皇城舉行仙界之王大選,記得要過來。」

秦煌說完,急匆匆掛了水鏡。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 「仙界之主……關我屁事。」葉雄冷笑一聲。

現在的他,不知道多逍遙自在,傻呼呼去爭什麼仙界之王之位,豈不是閑得蛋疼?

雖然他很不喜歡百里圖,但是如果他當仙界之王,似乎也並無不妥,只要他不惹自己,到時候他當他的王,自己過自己的快活日子,但是,如果他膽敢惹自己,到時候就別怪自己不客氣了。

百里圖的實力,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

「又是陽光明媚的美好一天,今天去探望誰好呢?」葉雄猶豫著。

這五年來,他下界的女人雖然都飛升到仙界了,但是他一點實質性的進展都沒有,這不得不說,是一件非常失敗的事情。

當然,這也是幽冥在身邊,他不敢亂來,有賊心沒賊膽。

現在幽冥閉關了,是不是該蠢蠢欲動了?

葉雄腦海里,在考慮著,去什麼地方。

去找楊心怡,鳳凰,還是何夢姬,還是朱雀,還是慕容如音?

想來想去,葉雄還是覺得去找慕容如音。

作為自己身邊,早期為數不多的女人之一,慕容如音在後來存在感覺很低,但是她一直都跟在自己身邊,不離不棄,也沒有爭寵,也是他心裡最疼愛的女人之一。

五大美女飛升之後,葉雄都給她們找了各自的修鍊秘地,讓她們安心修鍊。

慕容如音安排的地方叫天楓谷,是一個元氣非常濃郁的地方。

葉雄朝天楓谷遁去,眨眼之間,就到了天楓谷,進入谷內。

為了不打擾她修鍊,天楓谷之內所有的修士,都被葉雄趕走了,只剩下的慕容如音一個女子。

天楓谷裡面,有一面峭壁,峭壁上面有一個山洞,那裡正是慕容如音修鍊跟居住的地方。

山谷裡面,種了很多靈藥跟花草,慕容如音是學醫的,哪怕是進入修真一道,依然喜歡醫術,跟朱雀一樣。

遠遠的,葉雄就看到一名身穿白色裙子的絕世美女,站在靈藥之中,手指翻飛,正在施雨淋著靈藥。

那姿態,那體態,出塵脫俗,飄飄然,如同仙女一般。

葉雄身影一閃,落到她身邊,笑道:「如音寶貝,我來看你了。」

慕容如音轉身,見是他,頓時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她的目光看向他背後。

「沒人,就我一個人過來,你怕什麼。」葉雄笑道。

慕容如音嬌臉一紅,回道:「我有什麼好怕的。」

「你都是我老婆了,有什麼好害怕的。」

葉雄笑著走過去,打斷慕容如音施雨:「你休息一下,我來幫你。」

一邊說,他一邊要施展水系功法,施雨澆灌靈藥。

「你不懂這個,小心把我的靈藥淋壞了。」慕容如音連忙打斷他。

這些靈藥,十分珍貴,要養護得非常小心才行,萬一這個傢伙,手腳不知道輕重,來一場暴雨就麻煩了。

「那你慢慢來,我等著。」

葉雄站在旁邊,看著她婀娜多姿的身姿,站在陽光下,那是一種絕美的享受。

這時候,如果有個小孩子在身邊,那就更加美妙了。

這種平靜的生活,多讓人嚮往。

等慕容如音澆好水之後,葉雄陪著她,在山谷之中轉了幾圈,然後回山洞燒飯。

慕容如音很喜歡葉雄吃的飯菜,所以他特地花了很多時間,燒了一桌美味可樂的飯菜。

沒有使用元氣火焰,沒有使用水系功法,所有神通都沒有用。

這一頓飯,花廢了他很多時間,但是值得,因為慕容如音吃得非常開心。

這是用心做出來的一頓飯。

「對了,你現在修鍊有什麼進展沒有?」葉雄問。

「才飛升幾年,能有什麼進展,你以為人人都像你啊!」慕容如音說道:「能在有生之年,進階到元嬰巔峰,我就滿足了,更別提傳說之中的化神期。」

「進入元嬰期,有好幾千年的壽元,你還怕突破不了嗎?」葉雄笑道,又道:「只要有我在,我一定會幫你的,別說元氣嬰,哪怕是化神期,也不是問題。」

仙界很難突破到化神期,但是葉雄完全可以用時間堆徹,讓修為突破。

「就怕那時候,你不知道飛升到什麼界面了。」慕容如音幽幽道。

「你放心,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去真仙界的。」葉雄向她保證。

在以前,幽冥飛升到這裡來,他沒有辦法,必須追上來。

但是現在,他在仙界過得好好的,安安樂樂,讓真仙界見鬼去。

「現在你這樣說,以後天知道會發現什麼事情。」慕容如音道。

葉雄走過去,將她摟住,說道:「你放心,無論如何,你都是我這輩子不會放棄的女人,咱們之間,可是一有著一百多年的感情!」

從地球,到修真界,再到現在的仙界,這個女人跟自己的關係,早就不是一般的情侶那麼簡單。

慕容如音躺在他懷裡,享受著他的擁抱,無論以後的事情怎麼樣,至少,他現在躺在自己身邊,不是嗎?

……

天楓谷,葉雄呆了一個月,白天陪慕容如音種種靈藥,澆澆水,施施肥。

晚上,兩人在山洞裡,做著羞羞的事情。

葉雄特別賣力,因為他很想給這個安靜的小山谷,添一個可愛的小娃娃。

想一想,在清晨或者夕陽西下的時候,慕容如音身邊有一個小屁孩,雙腳上滿是泥巴跟在她後面追著,伊呀學語,蹣跚行步,那種生活多溫馨多豐滿。

為了這個,他必須要賣力。

慕容如音似乎知道他想要什麼似的,盡量配合他。

除了其本的生活之外,平時葉雄也在修鍊,希望能讓其餘的五行功法都進入第五層。

《梵聖功》第四層。

《梵天功》第四層。

《凝冰功》第四層。

《長青功》第四層。

《大地功》第四層。

所有的五行功法全都是第四層,離進入第五層,遙遙無期。

但是葉雄一點都不急躁,反正他打定主意留在這裡,哪怕花一百年,五百年才突破,那又如何?

這一界暫時已經沒有危險了,他不必這麼急躁。

功夫不付用心人,一個月之後,慕容如音終於出現噁心反胃的情況,這情況一看就知道是懷孕了。

懷孕之後的慕容如音,反應特別大,除了葉雄煮的東西,什麼都吃不下。

葉雄寸步不離,每天都呆在慕容如音身邊,為她煮飯燒菜。

睡覺的時候,給她說笑話,逗他開心。

這天晚上,慕容如音又被他的笑話逗樂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然後,她緊緊地抱著葉雄,幽幽道:「老公,我覺得這輩子沒白活,哪怕只有這三個月時間,我都滿足了。」

「傻老婆,胡說什麼呢,你跟我會長命萬歲的。」葉雄笑道。

(本章完) 三個月之後的仙界之王大戰,葉雄沒有去。

哪怕秦煌,羅琨,還有八大洞天的洞主,有他本命元氣的朋友都溝通他讓他去,他都沒有去。

還有什麼,比當好一個父親更重要的。

後來,百里圖打敗了所有的人,順理成章當上了仙界之王,成為了名符其實的『仙王』。

秦煌,羅通都被打敗了,無緣仙王之名。

這天,葉雄正在燒飯,裝著元氣的小瓶子又震動了起來。

是秦煌。

別人他都懶得接,但是秦煌,這個面子還是要給的。

「秦大哥,仙界之王大會都結束了,你不會還想著多生事端吧?」葉雄笑著問。

「葉兄弟,有件事情,我覺得咱們要慎重對付。」秦煌嚴肅地說道。

「什麼事情搞得這麼嚴肅,不會是魔仙王復活了吧?」葉雄笑道。

「魔仙王沒有復活,但是,他的意識復活了。」

「此話怎麼講?」葉雄奇怪地問。

魔仙王一直都是他心裡的一根刺,聽到這個名字,他不得不慎重。

「百里圖……他身上似乎有魔宗功法的氣息,而且,他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秦煌眉頭皺了起來,說道:「在仙界大會的比拼之中,他重傷羅通,那時候羅通已經認輸了,他本不必下如此重的手。」

聽到這裡,葉雄頓時沉默了。

臉海里,不由得想起那天追殺魔仙王的情景。

「秦大哥,魔仙王重傷那天,百里圖呆在你身邊嗎?」他問。

秦煌搖了搖頭:「那天,魔仙王重傷,還施展魔遁大法,油盡燈枯,咱們為了找到他,分頭查探。我私底下跟羅通聊過,都覺得很有可能,他遇到了魔仙王,把他殺了,把魔族的傳承弄到了手,甚至……連神器黑暗之心,都落到他的手裡。」

這些年,葉雄隱隱約約有些擔心,沒想到,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這些全都是你們的猜測,也許,事情並不像你們所想的那樣呢!」葉雄笑了笑,道:「他是什麼面目,很快就會出現,你們盯著他便是。」

「你這小子,還真是什麼事情都不想管了。」秦煌苦笑著,說道:「也許是我多想了,不打擾你準備當父親了,再見。」

秦煌水鏡剛停下,慕容如音就走了進來,問:「怎麼,出什麼事情了?」

「秦大哥問候我一下,沒什麼的。」

葉雄笑著摸著她微微隆起的小肚子:「才四個月就這麼大了,這小傢伙,以後一定是個了不得的人物。」

……

百花仙域,皇城。

百花殿門口的招牌已被換了下來,由百花殿三個字,改成了仙王殿。

現在誰不知道,仙界的王者是百里圖。

空無一人的大殿之上,冷冷清清,一個人都沒有。

百里圖站大殿之上,有種高手寂寞的感覺。

為了這一刻,他足足等了上萬年,終於可以如願以償,成為仙界的王。